第一章 幻影雀
不器2018-11-06 15:445,675

  当吴无病还是一个十岁小男孩的时候,他的特长是看到书就能睡着而且还能流口水。为此吴无病遭了很多罪,譬如:被老师打手板,被妈妈揪耳朵等等。有一天晚上9点多,吴无病还在背课文。看着课本,吴无病又一次睡着了,口水再一次流淌在了书上。

  在书虫国国王的宫殿里,国王和王后正坐在大大的餐桌上用餐。书虫的食物当然是各种书籍。

  国王对王后说:“亲爱的,如果能打败幻影雀,拿到变身石,我在虫子中的威望会更高,这样我的统治就会更加的稳固。”

  王后娇媚地说:“您还是那样的英明神武。”

  国王听了嘶嘶地大笑,张口咬住了盘子里的书,但国王立马僵住了,过会则忙不迭地吐出口中的书本,因为国王感到这本书充满了人类的口水味。国王看到书的封面上写着吴无病的名字。

  国王立即召见自己的大臣说:“我最喜欢的食物被一个小小的人类糟蹋了,他用极其恶心的方式破坏了我的食欲。”

  大臣说:“国王陛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破坏您的食欲?”

  国王说:“是吴无病,他竟然往我的食物里吐口水,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臣说:“我这就派虫把吴无病抓来,千刀万剐。”

  国王满意地点点头。

  大臣接着说:“国王陛下,最近我们获取变身石的行动屡屡受挫,派去的精英武士都死了。”

  国王说:“追封他们为虫子英雄,再派武士去,我一定要得到变身石。”

  大臣赶紧趴在地下乞求说:“陛下,变身石在幻影雀的窝里,我们是虫类,虫子往鸟的窝里去,恐怕很难成功。还请您怜悯武士们的性命,不要再派武士去了。”

  国王听了气得嘶嘶地叫了起来:“变身石可以让国家繁荣富强,难道你不想国家变得强大!?”

  大臣连连地用脑袋磕地说:“臣不敢!臣不敢!要不我们让吴无病去,如果他被幻影雀吃了,刚好替您出了一口恶气。”

  国王接着说:“如果他拿到变身石,就让他被我吃掉,作为对他的奖励。”说完国王得意地大笑起来。

  吴无病正趴在书上流口水,他梦见自己被一只大虫子拖到一个鸟语花香的草地上。这只大虫子比两个吴无病还粗,比两个吴无病还长。吴无病无法理解自己的处境且对那只大虫子感到恐惧,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他楞在了那里,一动不动。那只大虫子开口说话了:“吴无病,你的任务是去幻影雀的窝里找变身石。”其实所谓的变身石就是一颗普通的石头,因为常年被幻影雀用来磨鸟嘴,所以就具有了幻影雀的能力—产生幻影。

  吴无病终于回过神来说:“可是……。”

  虫子打断他的话说:“没有可是,如果你不去找那变身石,我就吃了你。”虫子裂开嘴,嘴里露出三排尖利的牙齿,足有上千颗之多。

  吴无病只好拖着被吓软了的腿,走进不远处的森林。吴无病浑身绷得紧紧的,因为他总是感到草丛里藏着蛇。他不得不找一个木棍像盲人那样,在前边拨开草丛和灌木。

  正当吴无病慢慢深入森林的时候,一棵苹果树出现在他的面前并和蔼地说:“孩子,来吃一颗红苹果吧。”这和坏王后对白雪公主说的话一模一样。吴无病立刻想到:这棵苹果树要毒死自己,把他当做肥料埋在树根下。吴无病转身就跑,却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被苹果树的树根缠住了。他被苹果树拖了过去。苹果树把一个红苹果递到吴无病面前说:“吃吧。”

  吴无病不敢吃但又不敢说不吃。他只好磕磕巴巴地说:“我过会吃行吗?”

  苹果树点点头,让吴无病把红苹果装进兜里。吴无病小心翼翼地接过红苹果,他担心那颗苹果会忽然变成黑色毒液,把他的手融化掉。苹果树说:“你这个娃娃真调皮,这森林都敢进来,你不想活了?赶紧出去吧。”

  吴无病哭丧着脸说:“我不敢出去,外边有只虫子要吃我,除非我找到变身石。”

  苹果树听了浑身一哆嗦说:“虫子!我最怕虫子了。”然后苹果树就飞快地跑了,吴无病觉得苹果树跑的比豹子还快。

  被苹果树这么一搅合,吴无病觉得森林没那么可怕了。吴无病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森林的深处,植被茂密,光线幽暗,四周一片寂静。吴无病突然看到有一只孔雀正在草丛里打盹,从这只孔雀灰褐色的身体、短尾巴的样子看,吴无病断定这是只雌孔雀。吴无病认为雌孔雀是很和善的动物。他走上前小心地问:“请问幻影雀住在哪里?”那只孔雀睁开了眼睛,盯着吴无病看了一阵子,然后一声大吼,从孔雀嘴里喷出一股腥风,吹得吴无病连连后退。孔雀说:“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吓得吴无病转身就跑,孔雀迈开两条腿追了上来,还好吴无病会爬树,他赶紧爬上了一颗树。但是到了树上,吴无病就后悔了,他怎么会傻的认为鸟不会上树。孔雀追到树下,它好像不会飞,只是围着树转圈圈,吴无病放下心来。他想这孔雀不会飞就和雄孔雀的大尾巴一样没有道理。雄孔雀长了那么大的一个尾巴,飞行、奔跑、寻找食物、逃避天敌都是个累赘,那雄孔雀为什么要长大尾巴?正当吴无病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惊恐地发现,孔雀竟然开始用嘴撕咬树干,树干就像面包一样被孔雀的嘴撕开。孔雀一口一口地撕咬树干,大树倒了。吴无病被摔得浑身疼痛,但他却很高兴。原来孔雀是从树干的一侧撕咬的,于是大树也就朝孔雀所在的那一侧倒了下来,把孔雀压死了。吴无病想,脑容量小就是笨啊!

  高兴过后,吴无病看着周围幽寂的森林,越来越感到害怕,他想这森林里一只雌孔雀都那么可怕,要是碰到豺狼虎豹或者蝎子、蜘蛛、蜈蚣、毒蛇这类东西,他岂不是死定了,于是他就坐在原地哭了起来,他希望自己哭着哭着能够睡着,这样一睁眼又妈妈的乖宝宝。吴无病哭了好一阵子,没有睡着,却听见身后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吴无病害怕地紧绷了身体,他慢慢地转过头,看见了一只老狼站在他身后,伸着舌头,嘴里滴着口水。

  吴无病只好用颤抖的声音问:“狼先生,你有事吗?”

  老狼说:“我饿了。”

  吴无病说:“我不好吃。”

  老狼的眼里闪过好笑的神情,它说:“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吃你?”

  吴无病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说:“难道你不吃我?”

  老狼走到吴无病的面前说:“我吃素不吃肉,你看不出来吗?你有吃的吗?”

  吴无病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红苹果递给老狼说:“我只有这个。”

  老狼吃了红苹果满意地说:“味道不错,还有吗?”

  吴无病把口袋翻出来给老狼看说:“没有了。”

  老狼点点头,又用嘴指指死了的孔雀说:“那只孔雀是你杀死的?”

  吴无病老实地把经过讲了一遍。

  老狼说:“那只孔雀总是想吃我,却被你弄死了。你还给我吃了一颗苹果,说吧你想要什么?”

  吴无病把自己面临的困境说了一遍。老狼说:“我倒是可以帮助你得到变身石。我有一根真实之木。”说着老狼拿出一根干枯的树枝,“你的困境就在于你认不清现实。譬如:把孔雀当成吃素的,把我当成吃肉的。这真实之木可以帮助你看透虚假,认清现实,这样你就可以趋吉避凶,顺利拿到变身石。”

  吴无病拿过那个树枝,嘴上说:“这个怎么用?”心里却想,这只老狼该不会另有什么阴谋,拿着一根干树枝骗我。

  老狼说:“你把它插进你的脑袋里就可以了。”

  吴无病突然大声说:“你真阴险,想吃我肉还不自己动手,要我把自己插死。”

  老狼看着有些失去理智的吴无病,拿过真实之木用力插进了自己的脑袋。吴无病惊讶地看见老狼一点事也没有。

  老狼又从头上拔下真实之木,把它递给吴无病。吴无病把真实之木轻轻地往自己头上一插,没插进去。

  老狼说:“用力。”

  吴无病就用力把真实之木往头上一插,头皮破了,吴无病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真实之木还是没能插进他的脑袋。吴无病声音带着哭腔说:你没骗我吧?”

  老狼说:“看来是你脑袋里有太多的虚假,才导致真实之木无法插入你的脑袋。”

  吴无病不解地问:“什么虚假?”

  老狼说:“先要破除你脑袋里的虚假,为真实之木提供土壤。”

  老狼接着说:“眼睛就好像照相机,灵魂就像住在密封的黑屋子里。灵魂要想了解外边的世界,只能通过眼睛这部照相机拍的照片。但照片不是世界,所以灵魂看到的只是照片而不是真实的世界。因此人类看到的只是眼睛呈现给灵魂的照片而不是世界。你明白吗?”

  吴无病仔细地想了想问:“难道眼睛不是窗户吗?”

  老狼说:“不是,光线不能通过眼睛照到你脑子里。”

  吴无病恍然地说:“哦!原来我一直看到的是照片,但照片不是和真实一样吗?”

  老狼说:“鹰眼比人眼锐利,所以老鹰可以看见很多人类看不见的东西。蛇能够看到红外线照耀的东西,人却看不到。通过玻璃球看到的世界会变形,人的眼球就是一个玻璃球,你说人眼看到的和真实一样吗?”

  吴无病沮丧地说:“不一样。也就是说我所看到的不是真实。”

  老狼撇撇嘴说:“谁知道呢?不过你现在倒是知道了自己的无知。知道了无知,就能够让真实呈现在你脑袋里了。你现在试试把真实之木插入自己的脑袋。”

  吴无病用力地把真实之木往自己的脑袋上一插,这次真实之木插入了吴无病的头骨内。吴无病却没有疼痛的感觉。吴无病兴奋地说:“成功了。”

  老狼凑到吴无病的脑袋跟前仔细地看了看,摇摇头说:“不行,插入的太浅了。你脑袋里的虚假太顽固。”

  吴无病苦着脸问:“那怎么办?”

  老狼说:“有一个人从生到死一直住在黑屋里,他所能看到的只有照片。假设这个人从照片上看到了一棵树。他能够确信黑屋之外有一棵树吗?”

  吴无病说:“不能或许能,我不知道。”

  老狼看着疑惑的吴无病,点点头说:“这次应该差不多了。”老狼伸爪子抓住真实之木用力往吴无病脑袋上插入。真实之木一下就深入到吴无病的脑袋里,但吴无病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老狼又说:“赶快去拿变身石,记得拿到变身石后回到这里,还我真实之木。”

  吴无病的脑袋插上真实之木后,整个人好像变成了进入大博物馆的小学生,满脸的惊奇和欢欣。吴无病感知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能够觉察到周围的一切。譬如:很远地方的一只蚊子,虽然他无法看到、听到那只蚊子,但他能够通过他周围的事物判断出那只蚊子的存在,他甚至能够知道那只蚊子是雄的还是雌的。吴无病凭借这种超强的感知力,顺利地避开了一切危险,来到幻影雀的窝下边。幻影雀的窝建在一棵十个人都无法合抱的大树上。

  这时幻影雀正耐心地等着虫子送上门来。虽然幻影雀有点饿了,但幻影雀并不想把脑袋探出窝,去张望虫子是否来了,因为它认为虫子来或不来和它是否张望并没有联系。张望是完全地浪费体力。于是幻影雀就半闭着眼睛趴在窝里打盹。打了一会盹,幻影雀竟然睡着了。吴无病察觉到幻影雀睡着了,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告诉自己:“别害怕,别害怕。”然后沿着通道往幻影雀的窝里走。这个通道是虫子们在幻影雀的默许和赞赏下建成的。幻影雀当然会赞赏:能够让自己顺利吃到食物的任何行为。当吴无病来到通道的出口,一眼就看见幻影雀巨大的鸟嘴搁在他的面前,上边还挂着虫子的汁液。鸟嘴的旁边上就是变身石。变身石上也沾满了各种血迹、虫子的汁液。吴无病小心翼翼地绕过幻影雀的嘴,来到变身石前。变身石有西瓜那么大,吴无病用力抱起变身石。变身石上的虫子汁液不仅让吴无病感到恶心,还让变身石变得滑溜。吴无病转身朝通道口走去。当他来到幻影雀的嘴边时,一下没抓牢,变身石掉了,砸在幻影雀的嘴上。

  幻影雀一下子站了起来,脑袋左右晃动,寻找袭击者,嘴里发出尖利的声音:“谁打我?谁打我?”

  吴无病在心里咒骂着:“该死的虫子,死了还让我倒霉!”小心翼翼地倒退,因为他太紧张以至于真实之木都无法把“真实”传进他过度紧张的脑袋里。吴无病踩碎了一块骨头。幻影雀猛地低下头盯着吴无病。吴无病只好轻轻地向幻影雀摆摆手,带着哭腔说:“嗨!幻影雀先生。”

  幻影雀猛地向吴无病咬了过去。吴无病吓得赶紧向旁边跳去,但还是被幻影雀咬住了衣服。幻影雀向后一扯,“刺啦”一声,吴无病的上衣被扯下一大片。幻影雀一仰脖子,把那片衣服吞了下去,然后猛地摇头说:“不好吃,一点也不好吃。”

  吴无病连连点头说:“不好吃,就不吃。”

  幻影雀气愤地说:“你到底是什么物种?这么毫无廉耻,不好吃,还很高兴的样子!”

  吴无病低着头,用嘴嗫嚅着说:“我是人,是毫无廉耻。”吴无病拿出对付老师、妈妈、爸爸的方法。一般情况下,他低头认错后情况总会好转,吴无病也希望这次能够情况好转。

  幻影雀说:“我听说过人,他们是很邪恶的种族。竟然在死后把自己的肉烧成灰,这是多大的浪费啊!”

  吴无病点头说:“是挺浪费的,不过我不明白。”

  幻影雀听了后很生气地说:“你们人怎么这么笨,这有什么不明白的!?肉当然是应该被吃掉,烧掉当然是浪费。”

  幻影雀看着还是一脸迷茫的吴无病,开始在窝里转圈圈,边转圈边说:“笨死了。我该怎么向你这种笨物种解释呢?”

  幻影雀终于不转圈了说:“天理循环就是肉在自然界循环,尽量不浪费,这样才能让生物繁荣。譬如:鸟吃虫,虫吃草,死鸟是草的肥料。肉在鸟、虫、草之间流动,这样鸟、虫、草都有的吃。一旦鸟死后尸体被烧了,草没有肥料枯死,虫没有吃的饿死。鸟没有食物也饿死。你们人把自己的尸体烧掉,会让很多生物因没有充足的食物而无法兴盛,这样无法兴盛就会传递给所有生物。我至今还没有找到另一半,绝对是因为你们邪恶的人类把自己的肉烧掉。”

  说完幻影雀又朝吴无病咬了过来,边咬边说:“吃了邪恶,彰显天理。”

  吴无病只好左蹦右跳地躲闪,多亏吴无病脑袋上插着真实之木,总是能够提前察觉幻影雀的攻击方向。但吴无病发现自己已经陷入绝境,因为他不能后退不能转身,否则一定会被幻影雀咬住。渐渐地吴无病的体力跟不上了,幻影雀咬住了吴无病的右耳一扯。

  “啊!”一声惨叫,吴无病被妈妈拎着耳朵从语文书上拽了起来。这次吴无病没有报怨,他觉得妈妈的手是救命手。他很是感激地拥抱妈妈,搞得妈妈有些莫名其妙。

  妈妈只好摸摸吴无病的头,温和地说:“以后看书不要睡着了。”

  妈妈摸着儿子的头,突然发现吴无病的头发里有一个小树枝,妈妈把那个小树枝摘下来说:“你今天去干什么了?头上怎么会有树枝?”

  吴无病惊奇地从妈妈手里拿过那个树枝,他发现这个小树枝和老狼给他的真实之木一模一样,只是小了很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