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灵魂收割者
不器2018-11-07 08:512,967

  伴随着上课铃声,吴无病冲进教室,王大鹏小声叫:“吴无病,吴无病。”

  吴无病小声回应:“什么事?”

  班主任刘老师用黑板檫敲敲讲台说:“吴无病、王大鹏上课不许讲话。”然后皱着眉头往后退,躲开讲台上腾起的粉笔灰。

  吴无病只好认真听课。过了一会,一个小纸团扔在了吴无病的桌上,是王大鹏扔过来的,纸团上写着:“下课再和你说。”

  下课了,许纯、王大鹏、吴无病三人聚在一起。王大鹏迫不及待地说:“今天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可怕的地方。”

  许纯问:“什么地方?”

  王大鹏得意地说:“就是发生凶杀案的那间房子,我有钥匙。”

  吴无病说:“不去。”

  许纯说:“我也不去。”

  王大鹏一脸不高兴地说:“你们俩就是胆小鬼,不敢去!”

  吴无病和许纯可不愿被看做胆小鬼,就答应了。

  傍晚,王大鹏、许纯、吴无病三人聚齐。吴无病头上插着真实之木,多亏真实之木变小了好多,不仔细看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三人来到那凶宅门前,王大鹏用钥匙打开门,一股无人居住的霉味和阴冷的气息从黑的房间里流淌了出来。王大鹏伸手摸索着要打开灯,摁了几下开关,灯没有亮。王大鹏掏出手电筒打开,一束光落在满布灰尘的地板上。他们三人走进了凶宅。吴无病顺手把门关了,关门声吓了许纯一跳。

  王大鹏用手电筒四处照。这是一间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装修简陋。王大鹏说:“听我表哥讲,死者男性四十岁左右,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

  三人站在客厅中央,看着那个男人倒下的地方,除了灰尘还是灰尘。吴无病通过真实之木查看了一下,地板上有大片的清洗痕迹,应该是房主清洗血迹留下的痕迹。王大鹏说:“听我表哥说,凶手是谋财害命,抢走了三万多块。”

  许纯手里握着一个观音挂件嘴里反复念着:“冤有头债有主,和我们没关系。”

  王大鹏不满地说:“许纯,看把你吓得。我爸说了,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王大鹏的爸爸是警察局的法医。

  一个虚影飘了出来,对着吴无病说:“你头上插的那个东西很神奇,竟然能让你和我交流。”当然这个虚影的形象和声音是直接出现在吴无病的脑袋里的。

  吴无病吓得用手一指面前,声音颤抖地说:“鬼、鬼。”

  王大鹏则赶紧用手电筒照,很紧张地问:“在哪?在哪?”

  许纯则高举观音挂件,紧闭起眼睛念着:“观音菩萨保佑,观音菩萨保佑。”

  王大鹏什么也没看到,就转身给了吴无病一拳说:“别开玩笑,会吓死人的。”

  虚影则朝吴无病眨眨眼说:“别喊,他们看不见我,我是人不是鬼。”吴无病感觉到虚影没有任何凶厉气息,也就不怕了,在脑海里说:“还真是鬼话连篇。鬼就是鬼,竟然说你是人。”

  虚影严肃地说:“如果一个人只剩下半个头颅还活着,他还是人吗?”

  吴无病说:“是。”

  虚影又问:“为什么半个头颅还是人?”

  吴无病说:“有一个人的灵魂在那半个头颅里。”

  虚影说:“如果有一个猫的灵魂占据了人身,那么它是人吗?”

  吴无病说:“不是。”

  虚影说:“因此判断一个生物是否是人,关键看它是否有人的灵魂。有就是人,没有就不是人。我虽然是一个虚影,但我有一个人的灵魂因此我是人。”

  吴无病可不想和一个虚影进行诡辩,就转移话题:“你从哪来的?”

  虚影说:“卧室的衣柜里。”

  吴无病疑惑地问:“衣柜里?”

  虚影说:“对。”

  吴无病对王大鹏说:“我们去看看卧室衣柜里有什么?”

  王大鹏疑惑地看了吴无病一眼,但还是带头去了卧室并拉开了衣柜的门,一个骷髅倒了出来,吓得王大鹏赶紧后退。许纯则喊了一声:“啊……鬼!”就晕了过去。吴无病也吓了一跳。王大鹏把骷髅扶了起来,又塞进柜子,自嘲地说:“人体骨骼模型,我家就有。我竟然也被吓到了。”

  吴无病扶起昏迷的许纯问王大鹏:“现在怎么办?”

  王大鹏说:“先出去再说。”

  王大鹏和吴无病扶着昏迷的许纯从凶宅出来,然后他们对着许纯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蛋,可是许纯就是不醒,这下王大鹏和吴无病慌了,不知该怎么办。

  虚影说:“他只是被鬼吓到了。灵魂躲进了意识的深处和外界切断了联系。”

  吴无病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急切地问:“那该怎么办?”

  虚影说:“找桃木枝抽打他,边打边说:‘观世音在此,恶鬼退散。’”

  吴无病就对王大鹏说:“我有办法。”

  王大鹏说:“那你赶快呀!”

  吴无病赶紧去碧桃树上折了一截树枝,然后就用桃树枝抽打许纯,嘴里还念叨着:“观世音在此,恶鬼退散。”吴无病的架势还真有些农村里跳大神的样子。

  王大鹏看着吴无病,担心地问:“有没有用啊?”

  吴无病也不理王大鹏只管用桃树枝抽打许纯,过了一会许纯醒了。

  许纯摸摸脸又摸摸身上说:“我的脸、我的身上怎么这么痛?”

  吴无病讪讪地说:“你刚刚晕倒了,我们把你拖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撞的。”

  王大鹏也连连点头说:“就是,就是。”

  至此,三人再也无心探险,各自回家,后来许纯还请了好几天假。吴无病回家的时候,虚影还是跟着他。据虚影说,能找个活人聊天是很稀奇的事,所以他要跟着吴无病。

  吴无病就问:“那你是谁?”

  虚影说:“我是灵魂收割者。”

  吴无病不屑地说:“名字是很霸气,不过就是一只鬼而已。”

  灵魂收割者说:“我不是鬼。鬼这种东西依赖于人的大脑而存在。例如:你的大脑里有鸡蛋的观念,现实中有一个物体在你的面前且符合你大脑里关于鸡蛋的观念,于是对于你来说,你的面前有一个鸡蛋。如果你的脑子里没有鸡蛋的观念,那一个物体对于你来说就不是鸡蛋而是其他东西。这时对于你来说,你的面前没有鸡蛋。”

  吴无病说:“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灵魂收割者说:“鬼对于许纯来说就像鸡蛋一样真实。虽然对于你和王大鹏来说那不是鬼。但那个东西符合许纯大脑里关于鬼的观念,所以鬼对于许纯来说,像你和王大鹏一样是真实存在的。”

  吴无病说:“还是不明白。”

  灵魂收割者说:“假设有一个物体。这个物体从外到里都符合人类关于鸡蛋的观念。人们会认为那个物体是一颗鸡蛋,但那个物体是某个已绝种动物的蛋,只是它非常像鸡蛋。如果你吃了那颗蛋,你会认为你吃了什么蛋?”

  吴无病说:“我认为我吃了鸡蛋。你的意思是心中有鬼,就会真的有鬼。那你是什么物种?”

  灵魂收割者说:“问你个问题,如果你的眼睛看的见我,但你没有关于我的任何观念,也就是说你无法用任何语言描述我。你能意识到我在你面前吗?”

  吴无病说:“能。”

  灵魂收割者说:“回答错误。你见过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东西吗?”

  吴无病说:“没有。我见过的东西我总能用语言说一说。”

  虚影说:“人类的语言有局限性不能描述尽万物。所以有些东西即使你的眼睛能看见,你也意识不到那个东西。我就是那种不可言说的东西。你现在能感知到我和我交流,纯粹是因为你头上的东西。”

  灵魂收割者接着说:“晚上睡觉,头上不会插着那个东西吧?”

  吴无病摇摇头说:“不会。”

  灵魂收割者说:“下次再见,我会带你去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然后灵魂收割者消失了。

  吴无病内心对灵魂收割者充满了疑惑和担心,他实在搞不清楚灵魂收割者是什么生物,对自己是恶意还是善意。于是谨慎起见,吴无病决定头上插着真实之木睡觉。不过他把真实之木插的更深了,以防被看出来。

  人鱼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