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鱼王
不器2018-11-09 13:204,597

  半夜,吴无病正在熟睡,灵魂收割者出现在吴无病的床边。它从黑色的身影里延伸出一条黑色的索套,套向吴无病的脑袋,一切都在寂静无声中进行着。吴无病突然从睡眠中惊醒,他赶紧向旁边一滚,并大声地反复地叫:“爸爸、妈妈,救命啊!”

  灵魂收割者无奈地摇摇头说:“不要喊了,没人会听见的,我已经在你的房间里施加了一个屏障。”

  吴无病不听,还是大声地喊着,并向门口冲去,但他被一个无形的屏障阻住了。

  灵魂收割者有些丧气地坐在了吴无病的床上说:“我怕麻烦,所以一向谨慎行事避免一切麻烦,谁知今天还是出了意外。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吴无病还是不管不顾地大喊并敲打屏障。灵魂收割者叹口气说:“你想让你爸妈过来和你一起死吗?”

  吴无病顿时安静下来。灵魂收割者又问:“你为什么能察觉我的到来。”

  吴无病紧闭着嘴不说话,他不想把真实之木的事告诉灵魂收割者。

  灵魂收割者见吴无病不开口就说:“你不愿告诉我,我也不再问了。希望你不要再给我添麻烦,否则我会让你叫家长。”

  吴无病可不想把父母牵涉进来,他打算不再做任何挣扎。

  灵魂收割者说:“你可以选一个好的死亡姿势。例如:把自己挂在门框上,伸出舌头。”

  吴无病希望父母看见自己的时候,自己好像仅仅是睡着了。于是他上了床,躺好。

  灵魂收割者摇摇头说:“现在的小朋友真没有创意,竟然搞了个标准的挺尸。”

  吴无病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怒火,吼道:“我要死了。”

  灵魂收割者本来要动手收走吴无病的灵魂,听到吴无病的怒吼,愣了一下说:“我以为你能感知到我,就能看到死亡的真实意义。谁知还是普通人的样子。”

  吴无病问:“什么死亡的真实意义?”

  灵魂收割者耸耸肩说:“当小鸡从内部啄破蛋壳,对于鸡蛋来说就是死亡。灵魂脱离肉体就像小鸡脱离蛋壳。所以死亡不过是由一种生命体变化为另一种生命体,没什么可怕的。”

  吴无病说:“你说的轻巧,如果仅仅是变化。那人们如果对生活不满意,只要去自杀,就可以过上新生活了。”

  灵魂收割者摇摇头说:“你把鸡蛋磕破,出来的不是小鸡是蛋液。自杀是终止了生命的过程,不是变化的自然发生。”

  吴无病说:“我们老师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灵魂收割者把黑套索往吴无病头上一套,拽出了吴无病的灵魂,然后对吴无病的灵魂说:“你们老师弄错了。”

  吴无病知道自己算是死了。吴无病对于死亡还是可以接受的。但他实在不敢想象,父母会如何去面对自己的死亡,或许死亡带给人的伤害,是指对生者的伤害而不是死者。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让自己想到父母,吴无病说:“有些智慧生物没有灵魂。他们死了就是生命的终止不是变化。”

  灵魂收割者感兴趣地说:“哦!?举一个例子。”

  吴无病说:“《安徒生童话》中说,人鱼没有灵魂,死后就会变成海里的泡沫。”

  灵魂收割者拽着黑色的套索。套索的一端捆着吴无病的灵魂说:“是吗?我还真的没有收取过人鱼的灵魂,走,去看看。”灵魂收割者黑色的肢体在空中一划,空中就出现了一面镜子,镜子里是海底世界。灵魂收割者拽着吴无病跨入镜子,来到海王的宫殿前。海王的宫殿是用珊瑚砌的墙,水晶做的窗户,琥珀做的屋顶,到处镶嵌着晶莹的珍珠,闪灼着冰蓝的光芒。灵魂收割者收回捆着吴无病的套索说:“跟着我。”然后黑色影子飘向海王的宫殿。那黑色影子存在的地方,空间就像缺失了一样,它好像可以吞噬掉一切,连光线也不能逃离。吴无病这时才知道,自己是因为无法感知到灵魂收割者的存在,推算出灵魂收割者的存在。这就如同看到水面有漩涡且水面不断下降,就知道了水下有个洞,但那个洞是看不见的。吴无病感觉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当灵魂收割者飘向海王宫殿的时候,阻拦在它面前的一切东西都凭空消失了。人鱼卫兵的刀枪只剩下半截,海王宫殿的大门出现一个空洞。

  人鱼王看着面前的灵魂收割者,恭敬地低下了头说:“伟大的灵魂收割者,您有何要求?”

  灵魂收割者说:“给我一条人鱼。”

  人鱼王说:“请问您要人鱼做什么?”

  灵魂收割者说:“切片做研究。”

  人鱼王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被千万只野牛踩过一样。

  看着傻在那里的人鱼王,灵魂收割者说:“如果不给,我就随便杀上千儿八百的人鱼也就够做研究了。”

  吴无病不禁腹诽起来:“干嘛不自己直接抓一个,非要这样欺负人鱼王。”

  好像是听到了吴无病的腹诽,灵魂收割者说:“我喜欢协商不喜欢强迫。”

  这时从两旁人鱼王的臣子中游出一条人鱼说:“陛下,今天有两条死囚人鱼要执行死刑,不如给伟大的灵魂收割者一条。这样不就可以满足伟大的灵魂收割者的要求,也能避免近千无辜人鱼的死亡。”

  人鱼王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着自己的臣子说:“不行,死囚没有那样的义务和责任。”

  臣子争辩道:“陛下,死囚总归要死,死囚都是罪大恶极的人鱼,让他们用死亡为同胞做点贡献也是弥补他们的罪过。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近千无辜人鱼的死亡?”

  人鱼王用悲伤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臣子说:“我希望在我的国家里人人平等。没有人会因为身份而承担自己不应承担的惩罚,也没有人会因身份而享受自己不应享受的奖励。如果死囚因为是死囚就承担了自己不应承担的惩罚—确定被灵魂收割者杀死;如果其他人鱼因为不是死囚就享受了不应享受的奖励—确定不被灵魂收割者杀死。那么我的国家就将会因为人鱼的不同身份把人鱼分成不平等的群体。我的国家将不再是一个平等、自由、民主的国家。因为低等人鱼会被任意的侵害,高等人鱼则成为有特权的人鱼。一个国家是否是一个民主、自由、平等的国家,判断标准就是贫穷人鱼是否拥有民主、自由、平等。死囚本就是自己跳进陷阱里的同胞,不给于同情也还算符合人情事理,但落井下石,你怎么能干得出来?你不配做人鱼的官吏,现在你被解除一切官职,滚出我的宫殿。”

  人鱼王的臣子愤愤地说:“陛下!您这样固执只会给这个国家带来灾难。”说完臣子转身离开了人鱼王的宫殿。

  灵魂收割者用饶有兴趣的样子说:“那么,人鱼王你打算怎么做?”

  人鱼王恭敬地说:“伟大的灵魂收割者,请您随自己高兴杀死一条人鱼,即使您要杀了我,我也毫无怨言。”

  宫殿里的臣子们一听,激动地高喊着:“请国王陛下三思。”

  灵魂收割者说:“你确定要这样做?或许我会杀掉对你的国家很有用的人鱼。例如:你忠诚的臣子们。”

  人鱼国王不说话。这时有一个臣子站了出来说:“国王陛下,您这样一意孤行,我留在这里对国家也没有什么帮助,恕我不能再当您的臣子。”说完,这个臣子脱掉官帽、官服大步离开宫殿。紧接着又三三两两地有臣子以同样方式离开了宫殿。

  见不再有臣子离开,人鱼王说:“如果不是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家,即使繁荣富强,也不过是一个特权阶层的繁荣富强,所以您请便!”

  留在宫殿里的臣子们开始后悔不已,为什么不早点离开,反而要贪恋官帽。于是有臣子开始恭敬地对灵魂收割者说:“伟大的灵魂收割者,我们的国王竟然被猪油蒙了心,敢于违抗您的意志。他已经没有资格做我们的国王,我们这就把他拿下,让他臣服在您的脚下。”说完就冲向国王,卫兵们拿着刀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灵魂收割者感到不满,思维一动就把所有的人鱼禁锢在原地。灵魂收割者说:“我是来切生鱼片搞研究,不是来看马戏表演。”说着灵魂收割者黑色的肢体就插入人鱼王的脑袋中。灵魂收割者黑色的肢体好像在掏口袋似的,在人鱼王的身体里到处掏摸。最终灵魂收割者收回了黑色的肢体,肢体上只有一颗珠子并没有灵魂。灵魂收割者对吴无病说:“张嘴!”吴无病立刻张开了嘴巴,他被灵魂收割者吓坏了。灵魂收割者把珠子扔进吴无病的嘴巴里,吴无病不由自主地吞了下去。

  这时人鱼王醒转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死。他摸摸自己的身体,发现也没少掉什么器官。灵魂收割者冷哼一声说:“如果你有灵魂,你现在不过是一条死鱼。你们人鱼有情感和智慧却没有灵魂,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需要好好研究研究。”人鱼王一听,不禁浑身打哆嗦。灵魂收割者看着哆嗦的人鱼王说:“别害怕!我现在没有时间研究你。你最近是不是撒尿很困难,想撒尿又撒不出来,不撒又憋的难受。撒的时候,尿是一滴两滴地往外滴,比便秘还困难,并且撒的时候有明显的疼痛感。”

  人鱼王惊讶地点点头说:“是的,您怎么知道?”

  灵魂收割者说:“我刚刚在你的身体里掏出了一颗蛮大的尿路结石。”

  人鱼王听了就扭头四处看,想找到那颗尿路结石。同时吴无病感到一阵恶心想吐。

  灵魂收割者指了一下吴无病说:“你不用找了,已经被我扔到垃圾桶里了。”吴无病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又想把人鱼王痛揍一顿,对于痛揍灵魂收割者这事他连想都不敢想。

  人鱼王看到了吴无病脸上的屈辱和愤怒说:“人类朋友,你不必感到屈辱、愤怒,你反而应该感谢伟大的灵魂收割者。那颗石头对于我们人鱼来说,就是麻烦和痛苦的尿路结石。但对于你们人类来说,它是稀世的珍宝,它被你们人类称作人鱼珠。吃了人鱼珠,你以后就可以像人鱼一样在水里自由地呼吸、游动。不过你现在只是一个灵魂体没有肉身,那颗珠子对于现在的你也没什么用。”

  吴无病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出屈辱、愤怒还是感恩戴德。灵魂收割者摆摆黑色的肢体对吴无病说:“你不必对我感恩戴德,毕竟你帮我处理了垃圾。”吴无病决定还是表现出屈辱、愤怒更合适一点。

  灵魂收割者自然不会理会吴无病纠结的心思,他对人鱼王说:“我再来试试。”说着不等人鱼王同意,灵魂收割者黑色的肢体又插入到人鱼王的脑袋里,人鱼王又一次僵直在原地。这次灵魂收割者从人鱼王的脑袋里掏出一团白色的雾气,扔进自己黑色的身体里品味了一番说:“一个念头包含一团意义和情感。”人鱼王又醒了过来,这次他感觉自己刚刚在一瞬间失灵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只能听天由命。

  灵魂收割者伸出黑色套索捆住吴无病说:“我们该走了。”

  吴无病问:“我们去哪?”

  灵魂收割者说:“自然是死人该去的地方。”

  灵魂收割者黑色的肢体一划,空中出现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一个被灰雾笼罩的世界。灵魂收割者拽着吴无病跨入灰雾笼罩的世界。然后他们就行走在了一条窄窄的路上,路两旁都是灰雾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甚至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衣袖摩擦的声音,前方只有灵魂收割者黑的身影在静静地飘动。吴无病很想说话,他担心如果自己再不说话会被无名的东西吞没。

  于是吴无病问:“人鱼为什么没有灵魂?”当吴无病开口时,他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那声音奇怪、尖利。

  灵魂收割者说:“作为对好奇心的奖励,我决定回答你的问题。人鱼没有灵魂,但它们的情感、思想和有灵魂没有区别。它们的情感、思想只是它们大脑的功能,这就如同行走是脚的功能一样。我从人鱼王的脑袋里只能抓出念头,大脑连续不断地产生念头,每个念头里都包含意义和情感,于是人鱼就有了情感和理性。你就可以看到人鱼虽然没有灵魂但和有灵魂没有区别。问你个问题:当人鱼睡觉且不做梦时,人鱼的大脑不产生念头,人鱼是死的还是活的?”

  吴无病说:“死的或许也是活的,我不确定。”

  灵魂收割者不再继续开口,继续静静地飘荡在前方。吴无病只好跟着前行。吴无病回首来时的路,发现路已经被灰雾吞没。很快他们到了一个岔路口。路口上有指示牌,一块指示牌上写着天堂,一块指示牌上写着地狱。灵魂收割者停在指示牌前问:“你想去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