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侦探团
不器2018-11-10 20:472,418

  吴无病扶着隐隐作痛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打量着自己的房间。墙上贴着蝙蝠侠的海报,地上散落着玩具枪、奥特曼、玩具汽车。书桌上乱七八糟地堆着课本、作业本和文具。吴无病对这个房间有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吴无病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妈妈正在厨房当当地切菜,听见儿子出来了,头也不回地说:“儿子,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早?才6点钟,你要么再去睡会。”

  吴无病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家,好像头一回看到一样,听见妈妈的问话,吴无病随口说道:“年纪大了睡不着。”

  妈妈停下手里的活问:“你说什么?”

  吴无病说:“没什么?”然后去上厕所。

  妈妈又当当地开始切菜,咕哝了一句:“这孩子,今天怪怪的。”

  吴无病从厕所出来后,躺在床上,开始了人生第一次严肃认真地思考。他想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不能总是被莫名其妙的东西抓走。不过还没想清楚,就又睡着了。

  ……

  上课铃就响了。班主任刘老师走了进来,刘老师是吴无病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刘老师今天生病了,但担心同学们的学习落后,就带病来上课。

  看着脚步虚浮,说话有气无力的刘老师,吴无病感到很不是滋味。吴无病心想:“何必呢?不来上课,让我们自习不是很好吗?还抱病教给我们标准答案。”吴无病越想越沮丧,竟然趴伏在了桌子上。

  “吴无病,站起来!”刘老师喝道。吴无病只好站了起来,刘老师问:“你为什么趴在桌子上?”

  吴无病说:“老师,我心情不好,很沮丧!”周围同学一下哄笑了起来。周围同学很早就学会了怎样配合老师。

  刘老师气得指着吴无病说:“你给我出去,罚站!”

  吴无病只好站到走廊里。站在走廊里,吴无病的思绪可以自由地飞翔,不用再去接受标准答案的反复地浇灌。

  下课了,吴无病被刘老师叫到办公室,接受了思想教育。刘老师的思想教育,也就是通常的思想教育:要听话,要循规蹈矩,不要有什么新奇的想法,要有新奇的想法也是老师、家长认可的新奇想法。吴无病感到奇怪:老师、家长认可的想法那能叫新奇想法吗?不过吴无病为了避免更严重的惩罚,又拿出低头、点头、认错这几招。因为他知道大人驯服一个人的过程是:先说,说了不听就打,打了不听接着打,直到被驯服。吴无病可不想挨打。

  思想教育结束后,王大鹏和吴无病聚在了一起。王大鹏拍拍吴无病的肩膀说:“你牛,竟然敢顶撞老师?”

  吴无病翻翻白眼心说:“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吴无病问:“许纯呢?”

  王大鹏说:“听说生病了。你说会不会是被那个人体骨骼模型吓的?”

  吴无病点点头说:“很有可能,今天放学我们去看看他。”

  王大鹏说:“好。”然后王大鹏神秘兮兮地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张照片,在吴无病面前晃了晃说:“你看这是什么?”

  吴无病伸手拿过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的男性,他穿了一身医生的白大褂。吴无病不认识照片上的男人,疑惑地问:“这是谁?”

  王大鹏指着照片上的男人说:“这个人就是我们小区里被杀的那个人。”

  吴无病震惊地手一抖,把照片掉在了地上。王大鹏不满地说:“怕什么!一张照片而已。”

  吴无病说:“不会是你从那间凶屋里带出来的吧?”

  王大鹏说:“不是,你忘了我爸是公安局法医,我是从他那里拿过来的。”

  然后王大鹏兴奋地坐在桌子上说:“你想不想知道,谁杀了他?”

  吴无病说:“想啊!是谁?”

  王大鹏说:“我也不知道。”

  吴无病说:“我去,你不知道你说什么?”

  王大鹏说:“我、你、还有许纯,我们三人可以组成一个侦探团,找出凶手,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恶灵侦探团’,怎么样够酷吧?”

  吴无病一听到“恶灵”俩字,悚然一惊。吴无病最近可是一直在跟恶灵打交道。吴无病赶紧说:“听起来蛮好玩的,但能不能换一个名字,那个名字听着就让人不舒服,可别因名字给我们惹来恶灵。”

  王大鹏一撇嘴说:“你什么时候也像许纯一样迷信胆小啦!就这样说定了。”

  吴无病摊摊手说:“好吧,就恶灵侦探团。”

  王大鹏说:“晚上到我家,我们一起开一个案情说明会。”

  吴无病叹口气说:“事还没干,却已经开上会了。”

  放学后,王大鹏和吴无病先是去了许纯家。在许纯的房间里有关公像、菩萨像、耶稣像等用来辟邪。许纯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声音有些虚弱,躺在床上不愿动之外,一切看起来还算好。

  王大鹏用手指着那些塑像说:“你房间里放这些是干啥的?”

  许纯有些着急地说:“可不许对神明不敬。”然后许纯先是双手合十对着关公像、菩萨像拜了几拜说:“关二爷、菩萨大人不计小人过,请饶恕王大鹏的不敬。”又对着耶稣像在胸口划了个十字说:“王兄弟很快就会信教,请耶稣大神不要计较。”

  王大鹏满脸不耐地说:“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王大鹏把成立“恶灵侦探团”的事告诉了许纯,当许纯听到“恶灵”俩字时,脸又白了一些,然后就是坚决不同意。没办法最后三人商量了把“恶灵侦探团”改为“威霸侦探团”。当然这个新名字还是王大鹏想出来的。王大鹏本想邀请许纯一起去他家开会,但许纯父母坚决不允许。最后只有王大鹏和吴无病俩人一起开会。当然这个案情说明会,主要是王大鹏说,吴无病听。,

  王大鹏说:“被害人叫刘昆,2017年10月13日晚,他在租住的房间里被人从背后用刀捅死。死的时候,距离被害人的37岁生日,仅仅只有21天。据猜测凶手很可能是谋财害命,因为被害人前几天刚从银行提了十万元现金放在家里,警察到的时候,没有发现那十万元现金。被害人的妻子叫王琳,他有一个情人叫陈小翠。”

  吴无病不满地说:“就这点案情,还需要开会吗?”

  王大鹏说:“你就别报怨了,我已经不错了,两分钟开一个会,而且说的都是干货。你还想怎么样?”

  吴无病垂下头举起手说:“好好,是我不对。你说我们该怎么开始调查?”

  王大鹏说:“前期的调查,当然是去找我爸爸,弄明白警察都掌握了那些线索。这个事就由我负责,你和许纯暂时没有任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