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虫子
不器2018-11-13 13:133,338

  凌晨1点多,吴无病被尿憋醒,从床上爬起来上厕所。吴无病正在撒尿,忽然感到脚脖子被什么东西咬住朝后扯了一下。吴无病打了个趔趄,同时痛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妈妈在卧室里听到动静,就问:“无病怎么了?”

  吴无病一边把手在衣服上擦,一边说:“妈妈,没事。”刚刚那一下,让吴无病尿在了手上。

  吴无病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圆滚滚的大虫子在咬他。这只虫子和吴无病的大腿一样粗,和吴无病的大腿一样长,头上两粒小眼睛闪着绿莹莹的光,嘴里有三排尖利牙齿。吴无病感到自己好像在哪见过这只虫子。

  那只虫子说:“我说过,如果你敢逃掉,我就要从你的脚开始吃起来。”说完那虫子迅捷地冲向吴无病的脚。吴无病吓得赶紧后退,他的脚还在流血。慌张间,吴无病摸到了马桶刷,他挥着马桶刷抵挡虫子的扑击。但吴无病绝望地发现,马桶刷每次挥过去,都会被虫子张开大嘴,“咔嚓”一声咬掉一块并吞下去,然后马桶刷越来越短。

  妈妈又听到卫生间里有动静就问:“无病出了什么事?”

  吴无病高声说:“没事!”吴无病可不认为父母来了,会有什么帮助,说不定还会把他们牵连进去。

  虫子吱吱叫着,继续扑击。但妈妈不放心就推身边的爸爸说:“你去看看儿子。”

  吴爸爸不情愿地说:“不会有事的!”

  妈妈又推推吴爸爸说:“我不放心,你去看看。”

  吴爸爸只好不情愿地起身,走进卫生间,看见吴无病一只脚在流血,手里拿着半截马桶刷在拼命挥舞,好像在赶什么东西,吴爸爸看不见大虫子。吴爸爸赶紧上前,但吴无病却大喊:“站住不要过来。”吴爸爸疑惑地站住了问:“你怎么啦?”

  吴无病着急地说:“爸爸,你赶紧出去。”

  吴爸爸当然不会出去,他反而走上前去,要抱住吴无病,他以为儿子发疯了。

  虫子狞笑着放开吴无病,转身扑向吴爸爸。吴无病嘴里不由喊道“不要”,拼命挥舞半截马桶刷去抽打虫子,可是马桶刷打在虫子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虫子猛地朝吴爸爸头上咬了一口,吴爸爸虽然皮肉未破,但感到一阵头痛,就“啊!”的一声,朝后栽倒,头磕在瓷砖铺成的地面上,当时就一个血窟窿,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吴妈妈听着卫生间里的声音放心不下,就问“发生了什么事?”同时起床,准备到卫生间来看看。吴无病不敢想象妈妈到卫生间来会发生什么。

  吴无病这时反而镇定了下来,智慧果让吴无病遭受了太多的痛苦,以至于他能在痛苦中很快地平静下来。吴无病大喊:“卫生间有老鼠。”吴妈妈听见老鼠,又不敢出来了。吴无病拼劲全力挥舞马桶刷逼退虫子,逃向家门外,虫子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追着吴无病。吴无病的脚受伤了跑不快,可虫子似乎也并不急着追上吴无病。虫子在吴无病身后说:“我最喜欢看人绝望奔逃,但又知道逃不掉的样子。逃啊,快逃,我就要追上你了。”

  吴无病不说话,只是拖着伤脚往前逃,终于他来到了小区里的河道边。

  虫子的眼睛里闪着绿光说:“噢,你这是打算把我拖到河里淹死吗?哎呀!真的好可怕。”

  吴无病不说话,只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虫子。

  虫子摇摇头说:“我是水陆两栖动物。怎么样,绝望了吧!?”

  吴无病还是用坚定地眼神看着虫子,虫子没有看到预料中的绝望,令它很气愤。于是虫子猛地扑向吴无病的脚,吴无病等虫子咬住自己的脚后,就一把抱住虫子,栽向河里。

  到了河里,吴无病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可以自由地呼吸、游动,看来那颗人鱼珠有效。虫子这时却松开了吴无病,浑身抽搐着向河岸游去,吴无病死命地抱住虫子,不让它游上岸。不多一会,虫子就身体发黑,再也挣扎不动,虫子用有气无力地声音问:“这是什么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毒性?”

  吴无病说:“河水,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在这条河里生存,包括你。”

  虫子绝望地说:“好狠!为了杀我竟然毒死河里的所有生命。”说完虫子就死了。

  吴无病松开虫子的尸体说:“你错了,是为了几张纸币不是为了你。”然后吴无病就朝岸边游去,因为他脚上的伤口受到了河水的侵蚀很痛。爬上河岸后,吴无病意外地发现老狼正站在河岸上等着他,就是吴无病在幻影森林里碰到的那只老狼。

  吴无病忍着脚痛说:“你是来拿回真实之木吗?”

  老狼说:“是的,我等你把真实之木还给我,等了很久,实在等不及,我就自己来拿了。”

  吴无病脸一红,他答应过老狼会尽快把真实之木还给它。吴无病说:“对不起,我这就回家给你拿真实之木。”

  老狼说:“不必,刚才我已经拿了。”

  吴无病疑惑地问:“你已经拿了?”

  老狼说:“就在虫子咬你脚脖子之前,从你的书桌里拿的。”

  吴无病说:“这么说,你看见了虫子咬我,咬我爸爸,竟然见死不救。”

  老狼平静地说:“见死不救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激动的!”

  吴无病大声喊叫道:“一点也不正常!看见别人有危难就应该帮助这才是正常。”

  老狼问:“你看见一只老虎正准备捕杀一只林鹿,你打算拯救林鹿吗?”

  吴无病说:“当然不会,如果我去拯救林鹿就破坏了自然秩序。”

  老狼说:“对啊!在我眼里那只虫子是老虎,你就是林鹿。”

  吴无病担心父亲母亲,不再说话,拖着脚努力地往家赶。老狼跟了过来。

  吴无病愤愤地说:“你还跟着我干吗?”

  老狼说:“没事干,看看热闹。”

  吴无病真的很想把老狼揍上一顿,但他知道只能想想而已。吴无病决定再也不和老狼说话了。

  到了家,吴爸爸昏迷不醒,地面上流了一大滩血迹,吴妈妈边哭边用毛巾按住吴爸爸的伤口。吴妈妈是如此的悲伤以至于没有发觉吴无病回来了。

  吴无病轻声地问:“妈妈,爸爸怎么样了?”

  吴妈妈抬头看见吴无病,哭泣声突然由不停地啜泣变成嚎啕大哭,边哭边骂:“你这皮孩子,你爸爸是怎么摔得?这大半夜的,你跑哪去了?你要是出个事,让我可怎么活!?”

  吴无病扑上去抱着妈妈和妈妈一起哭了起来。

  突然间,吴无病就到了一个灰蒙蒙的空间,旁边是老狼。吴无病有些发蒙地问:“我爸我妈呢?”

  老狼说:“看在你很惨的份上,我免费给你几个建议。”

  吴无病着急地说:“你放我回去,我妈妈看不见我,会发疯的。”

  老狼用两只爪子做出向下按的动作说:“安静、安静,我只是把你的灵魂拉到了这里。你的肉身还陪着你妈妈。”

  吴无病这才点点头平静了一些。老狼又说:“而且在这里1小时,相当于地球上1秒钟,所以你不要着急。”

  吴无病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

  老狼不耐烦地说:“不同空间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些地方才过1秒钟,有些地方就过了1小时。这是你们人类科学家已经用理论和实践验证过的。”

  吴无病一脸茫然地说:“不明白。”

  老狼满意地用爪子拍拍吴无病的肩膀说:“能够说,自己不明白,真的是太好了。孺子可教。”

  吴无病惊奇地张大了嘴巴:“啊!?你在耍我吧?”

  老狼严肃地说:“我是很真诚地赞美你。你们人类中有很多人把不知道当知道,把不明白当明白,把无知当有知。你能够知道自己比较傻比较笨比较无知,这很令我满意。”

  吴无病的脸垮了下来说:“你这是在赞美我吗?”

  老狼说:“当然。有一个叫亚里士多德的人给出了明白的标准。亚里士多德说满足四个条件才算明白一件事物:1、知道这个事物的原材料;2、知道这个事物的结构;3、知道这个事物产生的原因;4、知道这个事物的目的。按照亚里士多德的标准衡量,很多人所谓的明白其实是不明白。还有一个孔子说,知道自己不知道就是真知道。你符合孔子说的‘真知道’的标准。”

  吴无病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狼叹口气说:“知道自己笨真的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好吧,说重点:1、你爸爸不会死但会变成植物人。2、你去一趟城西疯人院。在城西疯人院,你会找到唤醒你爸爸的方法。”

  吴无病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老狼说:“你没听说过‘傻人有傻福’吗?好了你现在回去接着哭还来得及。”

  悠忽间,吴无病又回到了妈妈身边,吴妈妈一点也没有感到吴无病的身体曾有那么一刹那停顿了。重新回到自己肉身中的吴无病,止不住悲伤又痛哭了起来。

  当晚,吴爸爸被送进了急救室,吴妈妈和吴无病整晚都在急救室外等候。直到第二天上午,医生才从急救室里出来告诉吴妈妈和吴无病,吴爸爸的命保住了但昏迷不醒成为植物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