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影
不器2018-11-24 11:224,182

  下课了,王大鹏一下就跳到吴无病的课桌边,把许纯也喊了过来,说:“我在这里正式宣布,威霸侦探团周末将有重大行动。”

  许纯问:“干什么?”

  王大鹏说:“去陈小翠家调查。我一直怀疑是陈小翠杀的人。陈小翠的丈夫住精神病院需要钱,陈小翠的儿子腿瘸了需要钱。陈小翠做刘昆的情人也是为了钱。刘昆生前取了10万元放在租住的地方,这笔钱消失了。很可能是陈小翠偷了刘昆的钱,被刘昆知道了,于是就害死了刘昆。”

  许纯说:“也有可能是小偷去偷钱,被刘昆发现,就把刘昆杀了。”

  王大鹏说:“不可能,刘昆是被人从背后用刀捅死的。刘昆不会让自己背对着小偷。”

  许纯说:“如果刘昆没有发现小偷,那他就有可能背对着小偷。”

  吴无病说:“小偷是为了偷钱。如果没被发现,小偷是不可能杀人的。”

  王大鹏接口说:“所以一定是刘昆认识的人杀了刘昆。”

  许纯说:“刘昆的老婆也可能杀了刘昆,刘昆找了一个情人。这事被王琳知道了。王琳在气愤之下杀了刘昆。”

  吴无病说:“还有可能是陈小翠的老公王大有。陈小翠做了刘昆的情人,王大有气愤、嫉妒之下杀了刘昆。”

  王大鹏说:“这也有可能的。不过查案总要一步步来,就从陈小翠、王大有开始。”

  吴无病说:“怎么去?”

  王大鹏说:“坐我爸车去,我爸答应带我们去陈小翠家调查。说是为了让我们体验生活。”

  星期六早上6点钟,王大鹏、吴无病、许纯坐上王大鹏爸爸王兴的车一起朝陈小翠的老家小寨村赶。路上,王兴向吴无病三人说:“到了地方,我们要趁陈小翠一家分开的机会分别问他们三人在2017年10月13日的行踪。要在不同时间段里反复问同样的问题。这样我们通过比对三人的言辞,就容易判断他们是否撒谎。我问陈小翠、王大有,你们问王十全。”吴无病三人点头。王兴先是开了3个小时的公路,又开了2个小时的土路,终于到了小寨村村外。四人是又累又饿,感觉骨头都要被汽车颠散架了。他们艰难地从车上下来,随便吃了点面包、饼干、火腿肠之类的东西又坐在路边休息了好一阵子,这才打起精神继续朝村子里开。小寨村是一个破败的小山村,低矮的土墙,破旧的木门、塑料布挡着的窗户。迎面有个人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过来了。这个人边骑车边反复喊:“劳斯莱斯开过来了,快闪开。”王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拦在了来人的自行车前。

  那人从自行车上下来,仔细地察看自行车,并轻轻抚摸着它,然后对着王兴大喊大叫:“劳斯莱斯你也敢碰瓷,找死啊!”

  王兴定睛一看,还真是劳斯莱斯。这人的自行车车头上挂了一个用硬纸板做的牌子,牌子上写着:“劳斯莱斯”。

  王兴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还真没认出是劳斯莱斯。”

  那人很自傲地拽拽自己的衣服说:“连劳斯莱斯都不认识,太low了。”

  接着,那人又指着自己身上的破旧衣服说:“看看我这衣服,认识吗?”

  王兴很小心地说:“不认识。”

  那人说:“就知道你不认识。”然后那人敞开衣服,给王兴看他的衣服里子。

  王兴仔细看他的衣服里子。衣服里子上写着三个字“阿玛尼”。王兴恍然地说:“原来是阿玛尼。”

  那人得意地说:“这叫低调的奢华,一件就几万块,够你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了。”

  那人又抬起脚给王兴看他的破鞋。王兴问:“你这双鞋很贵吧?”

  那人自得地说:“当然全球限量版鞋子,一只就几万块,够你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了。”

  然后那人又准备脱裤子,王兴赶紧拦住他说:“你这是做什么?”

  那人说:“给你涨涨知识,看看我几万块一条的内裤。”

  王兴拦住他说:“不用看我也知道,你一条内裤几万块,够我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

  那人得意地说:“那当然。”

  正在这时,有个女人跑了过来,对着王兴道歉说:“对不起,他是我老公,脑子有点问题,请不要和他计较。”

  王兴说:“没关系,你就是陈小翠吧?”

  那女人说:“我就是陈小翠,找我有事吗?”

  王兴说明了来意并把王大鹏三人介绍给陈小翠。虽然陈小翠对王大鹏三人有疑惑,但也没说什么。

  陈小翠的家是土做的围墙,土做的房子,黑漆涂的门窗已经破败。院子中央放着一张矮桌子,桌子上放了一些饭菜,桌子旁坐着一个和王大鹏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陈小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破旧了,几乎不能住人了。”然后又对小男孩说:“十全快喊人。”

  王十全有些怕生地喊:“叔叔好。”

  王大鹏三人聚到桌子边和王十全聊天。王十全有些木讷、内向不太会说话,大部分都是王大鹏三人问,王十全答。

  陈小翠对王兴说,王十全的腿治好了,只是需要时间恢复。王大有、王十全俩人的治疗费花了近30万,花光了一家所有积蓄。她确实从刘昆那里拿了10万,但那10万元是刘昆主动给的。刘昆当时给她钱的时候还说:自己快要死了,让她以后就不用来了。她没有不在场证明,因为刘昆死的那晚,她在自己租住的屋里照顾王十全。陈小翠的这番言辞也得到了王十全话语的支持。

  王兴对陈小翠说:“如果你讲的都是真的,刘昆就有可能是为了骗保自杀而死,把现场伪装成他杀。”

  陈小翠说:“怎么可能是自杀!?他一点死的念头都没有,他总是在努力地进药卖药。他说卖的药越多救的人越多。”

  王兴说:“否则,刘昆怎么会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而且刘昆还买了1000万的人身意外险。因此他很可能为了骗保自杀。但问题是,从刀插入的位置和角度看,不可能是他自己拿着刀。”

  王大鹏说:“那有没有可能是他雇人杀了自己?”

  王兴说:“有这种可能性。”

  王兴又问:“你老公当时在哪里?”

  陈小翠说:“我老公在家里。”

  王兴问陈小翠:“这里如此破败,已经不能住了,你怎么还带着家人回来。难道是要逃避警察?”

  陈小翠苦笑一下说:“医生说,我丈夫的病需要长期住院治疗。我没有钱,只好把他从医院接了出来。我听老乡讲,我们这一带有一个神婆很灵验的,我想试试,说不定就治好了。”

  王兴问:“神婆什么时候来给你老公治病?”

  陈小翠说:“明天就会来。”

  王兴想让孩子们见识一下迷信活动,就问:“今晚我们能住你家吗?”

  陈小翠说:“我们家倒是有一个空房间,以前是我父母住的,他们先后在那个房间过世了,所以那个房间阴气太重不能住人。”

  王兴淡然一笑说:“没关系,我们警察经常和死人打交道。”然后王兴就对王大鹏三人说:“我们今晚就住在阿姨家,明天再走。”

  三人一听要住一晚上,脸上都显出不乐意的神情,因为这里的住宿环境实在太差了。王十全倒是很高兴,因为有了玩伴。

  当晚,王兴、王大鹏、吴无病、许纯四人躺在老旧的木板床上,盖着有些霉味的被褥。据陈小翠讲,这些被褥是她过世父母的,本以为用不到了,就没拿出来晒过。床旁边是一个矮柜,柜上放着陈小翠父母的黑白遗照,遗照前摆了香烛。

  过了一会,许纯小声地说:“王叔叔我睡不着。”

  王兴问:“怎么了?”

  许纯说:“我总觉得,照片上的两位老人家在看着我。”

  王大鹏嘀咕道:“这个床躺着很不舒服,浑身难受。”

  吴无病说:“王叔叔,你说王大有还是原来的王大有吗?”

  王兴说:“是也不是。我先解释一下什么是‘我’,你们就会明白,为什么我要那么说。”

  王兴接着说:“人在清醒的时候,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我’的存在,但人们却找不到‘我’存在的证据。能找到的是人的身体、以及身体的活动。例如:你的手写字,你可能会说是‘我’让手写的字。但人们能够观察到的是手的移动和大脑发出的脑电波和一个个念头,观察不到‘我’。”

  停顿了一下,王兴接着说:“轮胎的运动方式是滚动,轮胎在滚动时,轮胎的任何一部分都不滚动而是做圆周运动,那么滚动存在于轮胎的什么地方?同理,‘我’是人类大脑的活动方式,但‘我’并不存在于大脑的任何一部分。”

  王兴接着说:“当轮胎滚动时,会产生轨迹。滚动就像人们感受到的‘我’,轨迹就像人生。当王大有这个轮胎滚动时,会产生持续的‘我’和连续的人生轨迹。但当王大有这个轮胎遭受巨大的撞击,王大有这个轮胎的滚动方式和人生轨迹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于是被撞击后的王大有这个轮胎的滚动和轨迹都不是以前的滚动和轨迹。所以说,现在的王大有不再是以前的王大有,但他还是王大有。”

  吴无病三人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他们决定睡觉。

  王兴却意犹未尽地说:“轮胎的每一次滚动都和上一次滚动不一样。同理,我们一直感到的‘我’都不是之前的‘我’。”

  吴无病三人不得不故意发出打鼾声,王兴只好闭上嘴巴不说了。

  似睡似醒间,吴无病感到陈小翠的父母在照片里向他眨眼睛。吴无病心想:“可能是今天太累了,产生幻觉。”于是他翻个身准备接着睡觉,然而陈小翠的父母还是出现在他面前朝他鬼眨眼。吴无病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并不害怕。他就对那俩鬼说:“有事说事,别在那抛媚眼。”当然吴无病与鬼之间的对话,其他三人根本就听不到。

  陈小翠的父亲说:“求求你救救我们女儿女婿一家。”

  吴无病说:“出了什么事?”

  陈小翠的父亲说:“明天要来我家的神婆,其实是一只阴鬼。她靠吸取人的阳气修行,被她吸了阳气的人一般都活不过三年。”

  吴无病说:“你们把这事告诉陈小翠不就行了。”

  陈小翠母亲悲伤地说:“不行,我们无法和普通人交流。”

  吴无病说:“就算我相信你们的鬼话,但我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

  陈小翠的母亲说:“我们不知道你能做什么,但我们能感受到你有那个能力。”

  吴无病转转眼珠说:“我不保证一定能救陈小翠一家。如果我救了,有什么好处?”

  陈小翠的父亲犹豫片刻说:“十几年前,山里发洪水,我捡了一块神秘的石头。”陈小翠父亲一脸肉痛地说:“没办法,只好送你了。”

  陈小翠父母朝他招招手,吴无病会意地从床上爬起来。那俩鬼影飘飘荡荡地消失在床底下,吴无病只好爬到床底下。床底下布满了老鼠屎、灰尘和蜘蛛网。吴无病倒是能忍受这些肮脏,但从鬼影身上散发出的寒气,让吴无病感到了彻骨的冰冷。鬼影的手指了指角落的一个小木盒,然后就消失了。在消失前,陈小翠的母亲说:“如果没救成,你就去陪葬吧。”吴无病从床底下出来后,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盒子里有一块鹅卵石,吴无病能感觉到这块石头非比寻常。至于如何的非比寻常,吴无病就不清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