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抢劫
不器2018-11-21 11:272,635

  城北的荒野是人们惯常埋死人的地方,故罕有人至。某个傍晚,天阴沉沉的,刘昆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手里拎着一个小箱子,箱子里装着钱。这趟生意做成刘昆可以赚一百多万,但他一点也没有为即将到手的巨额利润感到高兴。刘昆仔细感受着荒野以及散落在荒野中的坟墓散发出的凄凉。他能够感受到这凄凉渗入他的肌肤、血肉、骨骼,让他感到浑身冰冷。他裹了裹身上的风衣,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上,又掏出打火机用手挡着风,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一口,烟气带着温热进入他的胸腔,这才让他感到一丝温暖。过了一阵子,送货人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荒草和坟墓的后边,然后那个身影渐渐清晰、变大,终于站在他的面前。送货人递给刘昆一个手提箱,刘昆把自己的手提箱递给送货人。送货人转身提着箱子顺着原路又走了回去,然后消失在荒草和坟墓的后边。

  刘昆取下嘴里的香烟,扔在地上,用脚把它踩灭,转身离开。刘昆走出没多远,经过一个荒坟时,从坟后转出两个人拦住了他。看身形打扮,这两人是一男一女,都戴着购物袋做成的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男劫匪手里拿着水果刀,女劫匪手里拿着菜刀。

  男劫匪晃晃手里的水果刀用假嗓音说:“留下箱子。”

  女劫匪也晃晃手里的菜刀用假嗓音说:“只劫药,不伤人。”

  刘昆轻轻地摇摇头,嘴里带着遗憾说:“抱歉!药不能给你们,如果想要就拿钱来。”

  女劫匪有些激动地嚷嚷道:“有病啊,你!有钱,谁还来抢劫!?”

  男劫匪不满地看了女劫匪一眼,用假嗓音说:“闭嘴!”然后对着刘昆说:“把药留下,否则剁了你。”

  女劫匪用假嗓音说:“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是把药留下走吧。”

  刘昆若有所思地说:“听你们的口音,看你们的身形,有熟悉的感觉,只是想不起来。”然后刘昆从风衣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举在眼前爱惜地看着说:“进口TUFU手术刀,跟随我多年,切人胸膛,如切豆腐,割人肚皮,如割薄纸,轻轻一拉,皮肉就像花朵般绽开,鲜血像红宝石般涌出,已割阑尾、盲肠无数。想让我割你们哪里?”

  男劫匪狠狠地盯着刘昆说:“这是你逼我的。”然后对女劫匪点点头说:“拼了。”俩人扔下水果刀、菜刀转身朝坟墓后边跑去。

  刘昆有些吃惊地看着俩人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还是收好手术刀,转身准备离开。一阵土石崩开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刘昆疑惑地转过身。他看见那坟墓的土石朝外崩开,一只有些腐烂且有很长的黑指甲的手伸了出来。一只穿着破烂衣服的僵尸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俩劫匪从坟墓后现身,男劫匪说:“这僵尸铜皮铁骨刀枪不入,是我多年的研究成果,我看你一把小刀怎么应付?”那僵尸双手直直地朝前伸出,油黑的指甲上闪着锋锐的光芒,缓慢地朝着刘昆挪了过来。刘昆吃惊地朝后退,和僵尸拉开距离。僵尸还是执着地缓慢地朝刘昆挪了过来,刘坤又后退了几大步,和僵尸的距离更远了。

  刘昆对着劫匪说:“这僵尸好像走不快。”

  女劫匪说:“废话!既然叫僵尸就是僵硬的尸体,僵硬了怎么会走得快?”

  刘昆长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放松了,对俩劫匪挥挥手说:“二位我先走了,再见。”

  男劫匪眼中闪出决绝的目光,猛地朝刘昆扑了过来。女劫匪也跟着跑了过来,想要拽住男劫匪,嘴里喊着:“孩他爹!”刘昆见势不妙,扔掉箱子掏出手术刀,随时准备切进男劫匪的要害,作为多年的外科医生,刘昆知道自己只需一刀就可以使男劫匪丧命。然而男劫匪就好像没有看见闪着寒光的手术刀,还是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刘昆。刘昆的手术刀搁在男劫匪的脖子上,却切不下去,他还从来没有杀过人,他也不愿自己心爱的手术刀从救命刀变成杀人刀。

  女劫匪也冲了过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对刘昆说:“大侠饶命!”

  刘昆对男劫匪说:“松开手,我不杀你!”

  女劫匪也对男劫匪说:“孩他爹,算了。”

  男劫匪却坚决地说:“不行,你赶紧拿起药箱去救浩儿。”

  女劫匪听到“浩儿”两个字,就流着泪哭泣着去拿药箱。

  刘昆终究不能够为了钱财伤人性命,于是长叹一声,收起手术刀说:“药就送你们吧。”

  女劫匪一听又跪了下来说:“谢谢,谢谢,大侠!”男劫匪也松开了手臂讪讪地说:“谢谢。”

  刘昆说:“你们先别忙着谢我!能不能让那僵尸停下来,它快要掐住我脖子了。”

  男劫匪赶紧对着僵尸做了一个手印,僵尸就停住了一动不动。刘昆终于松了口气,他一下坐在了地上,然后对女劫匪说:“您也坐,不要跪着,我最讨厌人下跪了。”

  女劫匪就顺势坐在地上说:“都是爹妈养的,谁也不比谁低一等,你当我喜欢给人下跪啊,这不是没办法吗?”

  男劫匪说:“我们夫妻俩也是很要脸的人,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

  刘昆说:“能不能拿掉购物袋说话?”

  俩劫匪赶紧拿掉头上的购物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刘医生。”

  刘昆恍然地说:“原来是王大军、汪小霞夫妇,我就觉得有些熟悉。你们真是好算计,骗我说要买药,等我有了药,然后直接抢,谅我也不敢去报警。”

  汪小霞说:“对不起,刘医生。我们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实在是没钱。我们夫妻俩都是干保洁的,俩人工资加起来才刚刚5000元,这点钱仅够糊口。没想到,我儿子王浩得了重病,为了治他的病已经把家底掏空了,还是没治好,所以就来抢你。我向你保证,我夫妻俩有了钱马上还你。”

  刘昆摆摆手说:“不提了,算我当了回人民医保。”然后刘昆颇有兴趣地指着僵尸说:“你们也算是奇人异士,竟然会混得这么惨。”

  王大军长叹一口气说:“我们夫妻俩也算是有才华的人。只是我们的才华不被这个社会需要,所以就混成了保洁员。”

  汪小霞有些愤愤地对王大军说:“我就说培养僵尸没前途,你看抢劫都帮不上忙。我早就对你说,有那些钱还不如让我去韩国整个容,隆个胸。”

  王大军嘲讽地说:“然后就能赚到钱啦?”

  汪小霞说:“对,就能赚到钱。漂亮脸蛋、大胸就是被需要的才华,培养僵尸的才华有屁用!?”

  王大军还想再说,却被刘昆挡住了。刘昆若有所思地说:“才华能赚多少钱是由社会决定并不由才华本身决定,因此凭借才华赚到的钱就应该回馈社会。那么凭借才华赚到的钱越多缴纳的税越多也是合理的。”

  汪小霞不满地说:“您这是太监操着皇帝的心,您啥时候成了税吏的拥护者了?”

  刘昆自嘲地一笑说:“也对,我一个走私者没资格讲那些话。”

  刘昆接着说:“你们夫妻俩既然拿到了药,就走吧。”王大军、汪小霞夫妇千恩万谢地提着箱子,带着僵尸离开了。刘昆苦恼地想,总是这样心软赚不到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