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被抓
不器2018-12-18 13:453,467

  吴无病最近很烦,自从上次被神而经欺骗之后,吴无病不知道该去哪里学习神通。他把自己的烦恼和王大鹏、许纯讲了。许纯拍着胸脯说:“这种事你当然应该问我,我们家祖祖辈辈都信鬼神。我听我爸妈讲茅山的道士能画符念咒、驱鬼降妖、祈福禳灾。你要学真本事就要去茅山。”

  吴无病面露难色说:“上山当道士,我爸妈会打死我的。”

  王大鹏说:“你要是不学习神通,妖魔鬼怪会打死你的。”

  几天后,吴无病给父母留了一封信,一个人去了火车站,打算坐火车去茅山。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吴无病正寻找着售票大厅,有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吴无病面前,“啪!”打了吴无病一个耳光,然后抓住吴无病胳膊就往一辆汽车里拖,边拖还边大声叱责着“你这孩子,竟然敢离家出走。”

  吴无病死命地往地上赖,边哭边喊:“救命啊!我不认识你。”

  那男子打得更凶了并说:“连爸爸你都不认了,造反了你。”

  周围的人看见了,但没有人报警或阻止。很快吴无病就被拽进车里。司机一踩油门,车子开走了。

  吴无病被带到乡下一个偏僻的院子里。一进院门,司机就高兴地对院子里的一个老年男子和中年妇女说:“又搞到一个。”

  老年男子看看吴无病说:“长得还行,能卖个1万多块钱。”

  中年妇女说:“要是能卖给丐帮,说不定能卖2万。”

  司机拽着吴无病进了一间房子,房子里已经用铁链锁了五个孩子了。这些孩子都浑身脏兮兮的,面前放了一个盆子,盆子里放了一些不知名的食物。吴无病也被司机用一根铁链锁住,然后在他面前丢了一个肮脏的盆子。

  一等司机出去,吴无病就问里边的孩子能不能逃出去,那些孩子转过头来用呆滞的目光看看吴无病,然后又摇摇头。

  吴无病又问了一遍:“有办法逃出去吗?”

  其中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子说:“逃不出去的,你千万别哭闹。哭闹的厉害了,他们害怕引人怀疑就会把你杀了,丢到河里去。大头就是这样被杀的。”

  又有一个孩子说:“运气好,很快就会被买去收养。运气要是不好,被丐帮买去,会被打断腿脚,用开水烫伤,挖掉眼睛,扔到街头乞讨。”

  有一个孩子说:“我要是被丐帮买去,我就想办法自杀,否则很惨。”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抓吴无病的中年男子端着个大盆进来了,用勺挖炒肉片倒在每个孩子的食盆里说:“今天是你们最后一次在这里吃饭,改善一下你们的伙食。”

  吴无病问:“为什么?”

  男子说:“有人把你们都买了,晚上就接走。”说完男子竟然高兴地唱起歌来:“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孩子们一听都放声大哭,那男子拿着饭勺一阵乱打,边打还边说:“不许哭!不许哭!”有的孩子头都被打破了,鲜血直流。孩子们的哭声这才渐渐小了下去。吴无病没有哭,所以没有挨打。

  等男子出去了,吴无病问:“你们为什么要哭呀?”

  那个女孩子说:“肯定是丐帮把我们买了去。”说完又压抑着抽泣起来。

  绝望弥漫在房间里,孩子们睁着空洞的眼睛呆呆地坐着,似乎他们的灵魂已经飞往自由的天空。吴无病拼命地想要把脚从铁链里挣脱出来,他的脚脖子已经磨出血来了,但铁链还是牢牢地箍住他的脚。那个女孩子说:“没有用的,即使你把脚砍了从铁链子里挣脱了,你怎么逃出这个房子,房门从外边锁住了。”吴无病知道那个女孩子说的是实情,但他还是拼命地挣扎。

  半夜,吴无病听见院子里有人走动,院门“嘎吱”一声打开了。就听见老男人说:“怎么是帮主夫人亲自驾到了?小公子也来了!”

  一个女人说:“这次的货都还健壮吧!不要像上次,砍了条腿就死。”

  一个小孩的声音说:“妈妈,你是说小畜生很容易死吗?”

  女人说:“乖孩子,你要多吃饭否则会像那些小畜生一碰就死。”

  小孩“嗯”了一声答应了。

  紧接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房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妖娆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后边跟着那四个人贩子。

  帮主夫人一眼就看见吴无病被磨破的脚说:“这个好像喜欢反抗,最好是砍掉手脚。”她又看看其他五个孩子说:“这五个好像不大健康啊!”

  老男人说:“他们健壮着呢。”说着老男人拖过一个男孩掰开他的嘴让帮主夫人看说:“您看他的牙齿洁白整齐,身体壮着呢!”

  帮主夫人点点头说:“那就老规矩2万一个。”然后又指着吴无病说:“去把那个腿打折了,省得半路出问题。”

  那个小男孩说:“妈妈我去打。”

  正在这时,一个削瘦的黑衣人凭空出现在房间里,这个黑衣人尖刀一样的脸,黑色的脸膛,眉毛像刀子一样斜插在眼睛的上方,小眼睛,发黄的眼瞳炯炯有神,鹰钩鼻子,薄薄的嘴唇像两片刀刃横放在鼻子下方。黑色的衣裤线条刚硬笔挺地和地面垂直,黑色的尖头皮鞋闪着微光。黑衣人眉头微皱地看了一眼小男孩,小男孩就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帮主夫人赶忙跑过去抱起自己的儿子喝问道:“你是谁?”

  黑衣人并不理会,又扫了一眼屋内的六个孩子,其他五个孩子也晕了过去,吴无病仅仅是晃了两下,又正常了。黑衣人微微一愣,就不再理会吴无病。吴无病突然感到屋里出现一股巨大的恐怖带着冰寒碾压向众人。人贩子和帮主夫人瘫软在地上瑟瑟地抖个不停,一股股屎尿味从他们的身下散发了出来。黑衣人的手上凭空出现一把普通的砍柴斧,他拎着斧子像劈材一样,一下一下劈碎了帮主夫人和人贩子,虽然碎肉满地鲜血溅得到处都是,连吴无病的脸上都溅到了一块碎肉,黑衣人身上却一点也没有。黑衣人劈完人后,又挥了一下手,吴无病和孩子们脚上的铁链都松脱了。这时黑衣人才抬眼看着吴无病说:“在我的恐惧术下还能保持镇定,不错。”

  吴无病顾不得地上的血腥跑到黑衣人旁边,挺直了腰板盯着黑衣人大声地说:“请教我神通。”

  黑衣人皱着眉头说:“麻烦!”转身要走,吴无病又跑到黑衣人面前挺直了腰板大声地说:“请教我神通。”

  黑衣人说:“为什么不跪下来求我?”

  吴无病说:“为什么要跪你?”

  黑衣人说:“嘿!你这小孩,拜师都要跪下。”

  吴无病说:“我不喜欢给人下跪,即使是师父。”

  黑衣人沉默地盯着吴无病看了一会说:“人和人是平等的,你确实没有必要跪我。而且我也厌恶软骨头,媚上者必欺下。”

  吴无病高兴地说:“您愿意收我为徒了。”

  黑衣人说:“不愿意,不过我帮你找一个师父。”然后大手一抓,把吴无病和其他六个孩子都缩小托在了手掌上,吴无病感到自己好像坐在一个宽大的(肉)毯子上,不过这个(肉)毯子却时时刻刻向外散发着血腥味。然后黑衣人腾身而起,像一个黑色的雕塑在夜空中向着警察局飞去。黑衣人把其他六个孩子扔在警察局的院子里,带着吴无病飞向高空。

  吴无病崇拜地说:“您真厉害,把坏人当柴劈了。”

  黑衣人冷漠地说:“我叫尹刀,以后叫我尹刀。我和被我劈了的人都是泯灭人性的野兽,你不要跟我学。”

  吴无病惊讶地问:“为什么?”

  尹刀说:“人贩子不把你当人当做商品,这就是泯灭人性;我不把人贩子当人当做猪羊,这也是泯灭人性。所以我和人贩子都是泯灭人性的野兽。”

  吴无病不置信地说:“您怎么可能是野兽!?您对我和那些孩子都很好。”

  尹刀冷冷地说:“帮主夫人对自己的儿子也很好,人贩子对家人也很好。”

  吴无病说:“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就要像您一样斧劈坏人。”

  尹刀沉默良久后,才缓缓地说:“不要学我,我斧劈坏人是因为我不愿动脑子又喜欢暴力、血腥。你要像警察那样去做,那才是正确的做法。”

  吴无病抗议道:“我才不要像警察。他们经常抓不住坏人,有时抓住了坏人又放掉。”

  尹刀说:“警察不能仅凭怀疑就把公民当做罪犯,所以警察必须以对待公民的方式对待嫌疑人。警察不能用不尊重公民人格的方式去侦查,也不能剥夺公民进行自我辩护的权力。因此他们经常抓不住坏人,有时抓住了又不得不放掉。”

  吴无病说:“可我就是希望警察都像您一样,高效快捷地干掉坏人。”

  尹刀说:“如果你所希望的成真了,整个人间就会陷入大恐怖。”

  吴无病说:“为什么?”

  尹刀说:“如果仅仅是为了惩罚坏人,不需要法律只要有警察就可以了,谁做恶就让警察去把谁劈成碎片。设置法律就是为了约束警察。所以说法律其实是在保护那些坏人,免得他们被警察用斧子劈成碎片。如果没有法律,警察就不受约束。不受约束的警察可以仅凭怀疑任意地处罚公民,于是社会就陷入了警察横行的大恐怖中。”

  吴无病恍然地点点头说:“哦!”

  尹刀接着说:“所以成熟的法制社会宁愿错放坏人,也要约束权力,因为不受约束的权力远比那些偷盗、抢劫、杀人更可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