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被杀
不器2018-12-25 14:072,180

  半年后的荒野中,吴无病正在不断地来去奔跑、闪动,同时有无数的水珠从四面八方朝他飞射,但吴无病身上一点水渍都没有。魏盖州和尹刀则坐在一个小石桌旁,小石桌上放着一套功夫茶的茶具,俩人边喝茶边看着吴无病苦练。尹刀忽然问道:“这就是你教给他的法术?”

  魏盖州说:“是的。”

  尹刀说:“可这怎么看都像凡人所练习的武术。”

  魏盖州说:“法术要能够击伤或杀死人,首先要击中人,否则就无效,所以练习法术必须要练习体力、精准和敏捷。”

  尹刀怀疑地说:“有效果吗?”然后他手朝吴无病一指,一个巨大的火球就轰了过去。吴无病似乎毫无察觉,但他只是轻轻地向左边跨了半步,火球贴着吴无病飞了过去,紧接着一道闪电又朝着吴无病劈了下来,吴无病只是偏了一下头,闪电把吴无病身后的大树一下劈成了焦炭。

  尹刀有些不服气地说:“如果躲避不过去,那该如何挡住法术的攻击。”

  魏盖州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又一个巨大的火球朝着吴无病轰了过去,吴无病这次并没有躲避而是抬手,一个巴掌大的小水墙斜立在吴无病前方,火球轰击在水墙上,水墙瞬间被蒸发了,但火球受到水墙的这一阻挡,斜飞出去,轰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一个中年男人“啪!啪!”地鼓着掌,从树丛中走了出来说:“精彩!精彩!九师弟只用了跨步、偏头的体力和一点点法力就化解了攻击。”

  魏盖州看着这中年人说:“《孙子兵法》说:‘以正合,以奇胜。’雄浑的法力和高深的法术才是根本。你九师弟只是学会了一点运用力量的方法而已。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那些方法也只是镜花水月。”

  中年男人说:“师父,这就是我一直尊敬您的地方。死到临头了还不忘教导弟子。”

  这时尹刀站了起来说:“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中年男人像狮子一样盯着尹刀没有开口。

  尹刀接着说:“李天朝我自知打不过你,但如果你要杀我,很可能会让你的师父又一次逃掉,虽然这种几率很小。”

  李天朝轻蔑地说:“那你赶快滚,不要等我改变主意。”

  尹刀朝魏盖州和吴无病拱拱手说:“每年清明,我必会为二位多烧纸钱。”然后嗖的一声,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

  李天朝对魏盖州说:“师父,东西拿来吧!”

  魏盖州说:“休想。即使我给了你,你也会杀了我和你九师弟。”

  吴无病说:“师父,我们和他拼了。”吴无病身影晃动朝着李天朝扑去,同时一张手,三颗火球同时从不同角度朝李天朝射去。

  李天朝冷笑一下说:“你显然忘了师父刚刚说的话。”李天朝大手一伸,一个巨大的土黄色大手朝着吴无病拍了下去,吴无病的速度虽然很快却也无法脱离大手的拍击范围。轰隆一下,吴无病被拍得像肉饼一样趴在地上,大口地吐着血。那三个火球也失去了控制消散在空中了。

  魏盖州跑了过去抱起吴无病破娃娃似的身体说:“你竟然杀了他!?”

  李天朝冷笑一声说:“你看清楚,我并没有杀他。”

  正在此时,魏盖州的袖子里弹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就刺进了吴无病的后心,同时一段话也传入了吴无病的灵魂里。吴无病只来得及说了一声:“师父”就死了。

  李天朝冷笑着说:“师父,你就那么确信我一定会杀了九师弟。其实我本打算放过他的。”

  魏盖州嘲讽地说:“你已经杀了其他七个师兄弟,你会放过你的九师弟?你连撒谎都不会了。”

  李天朝说:“既然九师弟不能说话了,那么请您告诉我那东西在哪?”

  魏盖州说:“休想。”

  李天朝一只手抓住魏盖州的脑壳说:“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花费点力气,对你进行搜魂。”

  魏盖州说:“我已经吃了碎魂散,随时都会灵魂破裂而死,你要搜魂,我的灵魂马上就会碎裂。”

  李天朝拎住魏盖州的领子发狠道:“那我就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李天朝拿出一颗药丸塞进魏盖州的嘴里,魏盖州顿时感到一股清新的花香弥漫全身和灵魂,自己的身体更强健了,灵魂中的裂魂都有些弥合了。

  魏盖州叹息道:“你还真是大方啊!天香丸这种能够增强肉体,壮大魂魄的神药,竟然舍得给我吃。”

  李天朝拿出一把尖刀说:“师父,给你吃天香丸是因为我想在你的肋骨上弹琵琶,如果你中途死了,就不好玩了。”说完李天朝拿着尖刀划拉魏盖州的肋骨,魏盖州的皮肉顿时绽裂开来,血肉模糊了胸膛。

  魏盖州在这酷刑之下,却只叹了口气说:“弹琵琶这种酷刑确实能让任何人实话实说。但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吃了碎魂散。”

  李天朝顿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嘴里骂了声:“该死。”

  魏盖州“呵呵”地笑了两声说:“看来贪婪已经让你变得傻了,碎魂散能够破坏人的神经系统使人没有痛感。这个知识你忘了。”

  李天朝有些气急败坏地扔掉尖刀,用两只手抓着魏盖州的衣服拎起魏盖州说:“我是你最好的弟子,你为什么就不肯把那东西给我?”

  魏盖州冷冷地说:“因为你人品不好。”

  李天朝阴冷地说:“既然如此,师父你就躺在这慢慢地品尝死亡的滋味吧,天香丸会让你的死亡持续好些天。”

  魏盖州嘲讽地说:“你真的变傻了。人不可能品尝死亡的滋味,难道你不知道吗?”

  李天朝说:“死到临头,还胡扯。”

  魏盖州说:“当一个人活着时,死亡就没有降临;死亡没降临自然无法品尝死亡的滋味。当死亡降临时,人死了自然也无法品尝死亡的滋味。”

  李天朝恨恨地说:“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吧!”李天朝一把捏碎了魏盖州的脑壳。但他仿佛看见了魏盖州的微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