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凶杀
不器2018-12-13 13:042,383

  交州市春天里小区4栋404,是一个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97平米的公寓,在这间公寓里共设了18张床位,其中6张床位设在客厅里。虽然这样的公寓非常不适合人居住且有巨大的安全隐患,但18张床位已经全部租出去。张其斌就是租客之一,他对这里还是很满意的,因为租金够便宜,每个月只要300元。对门的403也是出租屋,里边的住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性租客,他每个月要付给房东2500元。张其斌注意到经常有人进进出出403。他也曾听闻,对面的人好像是做药品生意的,那些访客大多是他的顾客。张其斌心里暗暗揣测,403室的租客肯定赚了不少钱。

  2017年10月13日晚上10点钟,张其斌不得不中断游戏,放下手机,因为他的肚子已经向他抗议了很久。张其斌从早上到现在只吃了一碗方便面。前天一整天、昨天一整天、今天一整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他都窝在床上玩游戏。他伸了伸有些僵硬的身体,饥饿让他的胃隐隐发痛,头也有些晕。他想找人借点钱或要点东西吃,但他和室友们都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张其斌甚至怀疑404内没有人互相认识,因为他们一回到404基本都是各做各的事,没事就玩手机,没有交谈。这点一直以来都让张其斌很满意,有种独自生活自由自在的感觉。张其斌并不想打破这种感觉,于是他走出404。张其斌相信他的室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离开,即使有人看到他离开,也会像看到地面上的灰尘一样瞬间忘记。张其斌身无分文,因为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工作了。但张其斌还是怀抱着侥幸,希望能够在什么地方弄到点钱或食物。

  真是上天保佑,张其斌幸运地发现403的门竟然没锁,开了一条缝。张其斌把耳朵贴在403的门上,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他从门缝往里张望,里边黑乎乎的没有灯光,似乎里边的租客已经睡着了。张其斌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突然他听见有人说:“你是张其斌吧?我等你好久了。”张其斌吓了一跳,他借着窗外的灯光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张其斌转身就要离开,但那人却急切地站了起来说:“等等,你是张其斌吗?”

  张其斌疑惑地站住了说:“我是张其斌。”

  那人松了一口气,打开客厅的灯,对张其斌说:“不好意思,我习惯关着灯坐在沙发上。”那人热情地邀请张其斌进来坐并拿出啤酒。张其斌疑惑地坐下有些贪婪地大口喝着啤酒。那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张其斌。张其斌中等、瘦弱的身材,面色白净,戴着副眼镜。那人感到张其斌有些面熟,好像是住在对门的人。

  那人问:“你住在对门吧?”

  张其斌说:“是的。”

  那人说:“真想不到啊,你竟然就住在对门。”那人好像突然想起来的样子说:“我叫刘昆,我特意为你把门开着,省得你撬门进来。”

  张其斌有些诧异地问:“难道你认为我会撬门进来吗?”

  刘昆也有些诧异地说:“难道不是吗?”

  张其斌摇摇头说:“如果你的门锁着,我就不会进来了。”

  刘昆瞬间明白,自己打开门的做法,让张其斌成为了杀人者,他感到愧疚。刘昆急忙忙走到卧室拿出了一大叠钱,这是刘昆早就为张其斌准备好的钱,放在张其斌面前说:“抱歉!是我让你成为了杀人犯。这里是三万块钱,请你收着。”

  张其斌眼睛盯着桌上的三万块钱心想:“省着点,够花一大阵子了。”他甚至都没有听到刘昆的话。

  张其斌的眼睛从三万块转向刘昆问:“这钱是给我的!?”

  刘昆点点头。张其斌心想:“这人是不是傻了?”不过他还是抓起钱往兜里揣,把衣服口袋塞得鼓鼓囊囊。看到张其斌把钱揣进兜里,刘昆才感到心里好受一些。

  刘昆说:“你这样回去,会显得很奇怪。”他找了黑色垃圾袋把钱装进去,然后放入美丽家超市购物袋内,递给张其斌。

  张其斌拿到钱就准备离开,问:“还有其他事吗?”

  刘昆以为张其斌准备动手了,说:“不要用你自己的刀,用我这把猎刀。”张其斌疑惑地接过猎刀。刘昆知道张其斌没有杀过人就说:“记得把啤酒罐带走,不要留下指纹、脚印等痕迹。回去后不要显得有钱还要和原来一样。”说着刘昆把空啤酒罐塞进张其斌的购物袋内,然后转身背对着张其斌。

  张其斌看着刘昆的背影又看看手里的猎刀,心想:“这人一定是傻了。”他放下手中的刀,就朝门外走去。

  刘昆见张其斌要走,就问:“你不杀了我吗?”

  张其斌不停步地说:“我干嘛要杀你!?”然后走出了403的门。刘昆疑惑地想:“难道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张其斌走出403却站住了脚步,心想:“我拿了对方这么多钱,他又知道我是谁,他要是清醒了,来要钱或报警。”想到这里,张其斌转身又进了403。

  刘昆看见张其斌进来就说:“你终究还是要杀了我。记住把痕迹清理干净。”说完刘昆转身背对着张其斌。张其斌举起了刘昆的猎刀。

  张其斌回到404自己的床位前,对面床位的室友刚好一局游戏结束,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张其斌手里的购物袋。张其斌惶恐地想到,美丽家超市早就关门了,他却拎着美丽家超市的购物袋。那个室友并没有问什么,只是站起来去厕所了。张其斌不由地松口气,左右看看发现并没有其人注意他,就赶紧把钱藏好,躺到了床上,拿出手机准备接着玩游戏。那个室友从厕所回来了,看了一眼张其斌就躺到了床上。张其斌感到那个室友的眼神意味深长。张其斌手里虽然还是举着手机,但脑子却想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事实,对面的室友知道他回来的时间,他迟早还会知道刘昆死亡的时间。张其斌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各种杀死室友的计划。

  朱泽住在春天里小区4栋404内。2017年10月13日,他玩了很久手游,至于多久他不知道,直到被尿憋的受不了,才放下手机,抬起头来。恰在此时,他看见对面床上的室友拎着购物袋回来,至于是什么样的购物袋,他没有留意,就赶紧去上厕所。在上厕所时,他心想现在是晚上七八点了吧,因为室友购物刚回来。等他回来,看见对床的室友已躺在床上玩手机了。他也躺倒在床上继续手机上未完成的伟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