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至亲的离开(上)
Shuang2018-11-11 19:247,809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荣荣已经上了大学。这两年,荣荣很开心,一方面她看着自己的母亲身体越来越好了,恢复的很快;另一方面,她也重新拥有了奶奶家的疼爱。

  可是幸福的时光永远都是转瞬即逝,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在荣荣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让荣荣害怕与人亲近,渐渐的走上了孤独之路……

  那是大二的某一天晚上,荣荣辗转反侧,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觉。荣荣下了床,拿起了自己偷偷放在柜子里的啤酒,开始喝起来。

  在所有人的眼里,荣荣是一个听话懂事的乖乖女,可是只有荣荣自己心里知道,她不是乖乖女,她有着自己的脾气,有着小心翼翼的叛逆,但是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荣荣一直装作乖乖的样子。

  喝了两瓶酒,也不知是醉了,还是好不容易的困意袭来,荣荣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爽,爽,你怎么睡在桌子上啊?”舍友关心的问。

  荣荣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说:“啊,昨天晚上睡不着觉,喝了点酒,结果就睡在了桌子上”。

  “赶紧起来收拾收拾,一会该去上课了。”

  “好,我现在就去洗个澡,收拾一下。”荣荣站了起来,往洗手间走去。

  荣荣一边洗着澡,一边想着睡觉时做的梦。

  收拾过后,荣荣跟着舍友便一起往教室走去。

  很快,一天的课程结束了,荣荣吃了晚饭,便回寝室了。

  “喂,妈,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呢?”荣荣刚到寝室,便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荣荣,有一件事,妈妈得跟你说一声,过两天,我要去苏州那边,十一假期你就在学校呆着吧,不用回家了。”

  “好的,不过,妈妈,你怎么突然之间要去苏州了呢?”荣荣不解的问。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妈妈我得的病吧,我是乳腺癌,前段时间,你大姨去体检,检查出宫颈癌,好像是晚期,需要做手术,你姐姐和你姐夫工作又特别忙,没有时间照顾你大姨和果果(姐姐和姐夫的孩子),我去照顾一段时间。”荣荣妈妈说。

  “奥奥,这样啊,我姥姥知道这事吗?”荣荣问。

  “你姥姥不知道,年纪大了,本来妈妈得的那个病,你姥姥就挺上火的了,你大姨这件事就先不跟你姥姥说了,免得你姥姥又上一回火。”

  “好,我知道了。你去的时候好好照顾我大姨,毕竟你生病手术的时候,我大姨特意回来照顾你的。”荣荣叮嘱着。

  “嗯,你放心,然后,等我过去了,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我再跟你说啊。”荣荣妈妈怕荣荣着急,安慰着说。

  忽然之间,荣荣想起了昨天的梦。

  “妈妈,我想跟你说件事,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我大姨去世了,你说,我大姨会不会……”荣荣不敢说。

  “不会的,做梦而已,不用当真。好啦,不早了,你收拾收拾赶紧睡觉吧。”

  随后,荣荣妈妈挂断了电话。荣荣听着电话里面的滴滴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几天,荣荣又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荣荣,妈妈到你大姨家了,放心吧。”

  “好,我知道了,我大姨怎么样啊?”荣荣担心的问。

  “你大姨确诊了,宫颈癌晚期,不过还没有手术,过两天就开始住院,然后准备手术,你不用太担心,好好学习。”妈妈叮嘱着荣荣。

  “好,我知道了。”荣荣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这段时间,荣荣一直想着前两天做的梦,总是心有余悸。

  一周后,荣荣再次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得知大姨已经手完术了,目前正在化疗中。妈妈问荣荣想不想跟大姨视频,看一下她,荣荣拒绝了。荣荣妈妈反问荣荣,“你是不想你自己的妈妈,还是不想你大姨啊?”

  其实,荣荣不是不想,而是害怕,她怕看见她大姨化疗的样子想起那段可怕的时光——荣荣妈妈化疗时的病态。

  那个时候,荣荣妈妈得了乳腺癌,为了保住性命,被迫成为一个不完整的女人。手术结束之后还要接受各种化疗,当时,荣荣看着自己的妈妈的头发大把大把的掉,浑身没劲,走道的时候都直不起来腰,远远望去,宛如80岁老人,不,连80岁老人都不如。因为化疗不仅会杀死癌细胞,还会杀死正常细胞。每次吃饭的时候,由于舌头都坏了,每吃一口,眼泪都噼里啪啦的往碗里掉,看的荣荣直心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每次荣荣还要忍住悲伤的情绪,笑着对妈妈说:“没事的,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每当荣荣听见妈妈含着眼泪说:“就算再疼,我也要吃饭,只有吃了饭才有力气,有了力气才能恢复的快,恢复的好,我还要看着我家荣荣长大,嫁人呢”,荣荣的心里就像火一样的在燃烧。那段时间里,荣荣妈妈身体不难受的时候,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说话,聊天,身体一难受,或者想起自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的时候,就会哭的撕心裂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有的时候,荣荣放学回到家,便能听到妈妈的哭声。好在邻居,家人,朋友,时刻安慰,劝阻。渐渐的,荣荣妈妈接受了这个事实,身体慢慢恢复过来,精神也好了许多。荣荣从来都不敢想那段日子,甚至希望,那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就都好了。

  正是因为荣荣亲眼见过化疗时候的病态,荣荣才不敢跟大姨视频,她怕自己忍不住流泪,忍不住心疼。可是,荣荣又很希望能够看到大姨,因为在荣荣的心里,大姨是不可替代的,她知道,她大姨对她甚至比对自己家的孩子还要好。

  荣荣虽然害怕,可是最终克服了恐惧,拿起了手机跟大姨视频。

  “大姨,最近怎么样啊,吃没吃点好吃的补一补身体啊?”看着面前骨瘦如柴的病人,荣荣心疼的问。

  “大姨挺好的,你不用惦记大姨,好好学习,自己一个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大姨撑起精神,勉强的说上几句话。

  “好的,我知道了,你也要养好身体啊,等有时间我就过去看你。”荣荣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荣荣和她大姨没说上几句,就匆匆挂了视频,因为荣荣知道再聊下去,眼泪就止不住了。

  挂了视频之后,荣荣心里很不是滋味。回想着曾经和大姨的点点滴滴,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曾几何时,那个显富态,到处充满着笑脸的亲人,如今却变成了瘦骨嶙峋的病人,明明自己难受的要死,却还是在笑着跟荣荣说他很好,让荣荣不用担心。从那一刻,荣荣才知道真正让人心疼的不是表面上的柔弱,而是表面上的坚强。

  过了几天,荣荣的姥姥给荣荣打了个电话:“荣荣,你妈最近怎么样了,怎么好久了都不来我家看看呢?”

  难道姥姥不知道大姨的事吗?荣荣心里想。“姥姥,我也不是很清楚

  荣荣心里有疑问,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敷衍着:“我最近学习比较忙,没有联系我妈他们,不过,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所以,姥姥,你也别担心了。”

  姥姥叹了一口气,“好吧,那你注意点身体,别太累。”

  “好的,姥姥,你也是,上了年纪,一定要小心身体,尤其是你眼睛,你有白内障加青光眼,一上火,眼睛就看不见了。”

  “嗯,好,你学习吧。”说完,姥姥挂了电话。

  荣荣挂了电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很想跟姥姥说大姨的病情,但又怕姥姥着急上火,一时之间,进退两难,只能给妈妈打了电话。

  “喂,妈妈,干嘛呢?”荣荣问。

  “收拾屋子,怎么了?”。

  “妈妈,刚才姥姥给我打电话了,然后问了我大姨为什么最近都不给我姥姥发视频了,我姥有点担心了。要不,你给我姥姥发个视频,让我姥姥看看我大姨?”荣荣不知道怎么了,心

  里很难受。

  “还是算了吧,你大姨现在把头发都剪了,这个样子再吓到你姥姥”荣荣妈妈拒绝了荣荣这个想法。

  “我听着姥姥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原先,我大姨两天一个视频,现在,已经一个月了,一点音信都没有,要不,先别发视频了,不行打个电话吧,至少,得让我姥姥听听她女儿的声音啊。”荣荣哽咽了。

  “那好吧,我给你姥姥打个电话,跟她报一声平安。你也放心吧。”说完,荣荣妈妈挂断了电话。

  过了几天,荣荣又跟妈妈通了一次电话,说是大姨的病情缓解了,大夫也说,化疗的效果很好,也给荣荣姥姥打电话,报了平安,再过一段时间,荣荣就准备回家了。荣荣的心里也总算是落下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荣荣很开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知了大姨的好消息,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雾”荣荣一边挥着手,一边走进迷雾中。渐渐地,迷雾散开了,荣荣这才发觉,原来这是自己的家,荣荣推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旗袍、画着浓妆的女人,正在拿着镜子左看看,又看看,欣赏自己的美貌。荣荣觉得很熟悉,但是又看不清是谁,于是,荣荣往前走了几步,震惊着睁大了眼睛。是她,那个正在与病痛抗争的女人——荣荣大姨。

  “铃——铃——铃——”荣荣的手机响了。

  “喂?”

  “荣荣,妈妈明天晚上的车票回家,你也快放寒假了吧?”

  “恩恩。”

  “你睡觉呢,那你睡吧。”说完,荣荣妈妈挂了电话。很快荣荣又睡着了。

  同样的梦境地点,同样的女人,同样的妆容,同样的旗袍。是的,荣荣又梦了一遍。

  荣荣醒后,一遍遍的回想着刚才的梦境,一遍遍的问自己,这个梦到底寓意着什么呢?荣荣不知,但是荣荣知道,梦里面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大姨,看着梦里大姨的样子,荣荣很开心,荣荣觉得,大姨一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健康的。可是,天不遂人愿。

  “妈妈,还有不到半个月,我就放寒假了,就要回家了。”荣荣开心的说。

  “好,今年你回家啊,有一件事情千万别忘了,你姥姥还不知道你大姨的事,你千万别说漏了,我们只是跟你姥说,你大姨摔断了腿。”妈妈嘱咐着荣荣。

  “好。对了,妈妈,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让你开心一下。”

  “说吧,什么事。”

  荣荣把前几天做的关于荣荣大姨的梦告诉了妈妈,还笑着问:“妈妈,你看,是不是意味着,我大姨没事了,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荣荣妈妈迟疑了,随后哽咽着说,“孩子,这个梦,不是意味着你大姨没事了,是在诉说你大姨已经离开人世了。”

  荣荣吃惊地说“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

  “荣荣,你看看,哪个正常的女人会画着浓妆,穿着旗袍,你大姨平时是不会这样的。”荣荣妈妈叹了一口气。

  “可是,可是大夫不是说,大姨已经没事了吗,现在只需静养了,不是嘛?”

  “是啊,大夫是这么说的,所以啊,你也别想了,只是一个梦而已。还是想想,你的期末考试吧,可别挂科啊。”

  “好的,挂科,怎么可能?”荣荣自信的说。

  电话挂了之后,荣荣慌了。是的,荣荣知道自己的梦很准,她害怕大姨的病情严重。不过,荣荣又想,大夫都说了,没啥问题,只需静养,所以荣荣做了个最坏的打算,那就是病情反复。可是荣荣却不知道,她的梦不是很准,是准的离谱。

  一天, 荣荣妈妈给荣荣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是妈妈的哭声。

  “荣荣,你大姨的病情严重了,癌细胞又增长了。”妈妈哭着说。

  “什么,不是说,已经好了嘛,大姨不是一直在做化疗嘛?”荣荣不解。

  “你慧姐说,刚开始化疗的很好,杀死了癌细胞,可是不知怎么的,癌细胞扩散了,扩散的速度抵不上化疗的速度,大夫说,用的那些药,不知道为什么,癌细胞没有被杀死,杀死的都是正常的细胞。”

  荣荣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荣荣,你大姨说,想让我过去,办办她的身后事,说那边只有你慧姐和你姐夫,两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那…那…那你过去吧,你…你什么时候过去呢?”荣荣慌着说,不知不觉间,荣荣开始结巴了。

  “还不知道呢,想着等你回家以后,咱们家一起过去,陪你大姨过最后一个年。”

  “好的,那…那…那我姥姥怎么办,是不是该告诉她呢,至少得让姥姥见见她的女儿啊。”

  “这件事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姥姥年纪也很大,就怕你姥姥承受不住啊。”荣荣妈妈叹了一口气。

  电话挂了,荣荣一直在想,是因为自己的梦嘛,明明大夫都说状况渐好,怎么会……

  很快,荣荣放寒假回家了,经过家里协商,最终决定,荣荣一家去苏州照顾大姨,直到她的离去。家里所有人将会瞒着姥姥,就说是大姨上次摔得很重,不光摔断了腿,腰,大脑都摔到了,所以现在动弹不得,也说不出来话。上次跟姥姥聊天的人是荣荣妈妈,因为妈妈跟大姨的声音很像,姥姥上了年纪,没有听出来。荣荣并不同意这么做,荣荣认为,这有可能是他们母女的最后一次见面。再说纸包不住火,姥姥早晚都会知道。可是大人们却说,如果姥姥知道了这件事,没有承受住,身体倒下了,怎么办?

  荣荣认为,姥姥是不会倒下的,荣荣知道,姥姥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她有一颗坚韧的心。在姥姥面前,任何事情都不会难倒她的。比起倒下,比起上火,眼睛看不见,姥姥宁愿希望见她的女儿最后一面。可是或许人微言轻,在大人的眼里,荣荣只是一个孩子,孩子的想法并不可行。

  于是,荣荣一家便买了车票,赶去了苏州。

  到了苏州,荣荣回想者两年前,高考结束,荣荣一家来到了苏州旅游,当时,有荣荣,爸爸,妈妈,有慧姐,姐夫,还有大姨。

  如今再一次的踏上了苏州,同样的空气,同样的环境,同样的人文,心情却天差地别。这是荣荣第一次体会到了物是人非这个词的含义。

  很快,荣荣一家坐着车到了大姨家。慧姐正在家里迎着他们。到的时间是早上,慧姐正要收拾东西上班。荣荣进了屋之后,径直的走进了大姨的屋子。

  是的,意料之中,没有了头发,骨瘦如柴,因为瘦成了皮包骨,显得眼睛额外的大,额外的凸。看着大姨,荣荣回想起了当初妈妈生病时的样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跟大姨聊了几句话,荣荣发觉自己忍不住了,于是借着上厕所的名义跑出了房间,偷偷地擦掉了忍了很久的眼泪。

  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围绕在大姨的身边,让大姨感觉到了温暖,希望这点温暖可以缓解大姨的病痛。

  很快,我们在大姨的身边度过了半个月,一直都嬉笑着,好像,大姨不是要离开人世,而只是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

  一天,荣荣发现,大姨总想要上厕所,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吃什么东西。妈妈告诉荣荣,这是净肠了。

  荣荣问妈妈,什么是净肠。妈妈回答说:“正如人来到世间一样,干干净净,人的离去是一种神圣,是不容许有一点污染的。净肠是为了除去身体里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意味着,人将要离世。”妈妈哽咽了,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是啊,这段时间,为了让大姨感觉到人世间最后的温暖,对于她的病情,我们只字不提。

  很快,大姨被送去了医院,荣荣听见了大姨说的一句话:“我不想去医院,我不想死在医院冰冷的床上。”

  “荣荣,你别在外面站着,你带着果果(慧姐的孩子,5岁)回屋,不要让果果看这一幕,不好。”妈妈嘱托着荣荣。

  荣荣把果果带进了屋里,关上了门。门外面的人进进出出,最后荣荣听见了外面有人说话“把担架拿屋里来。”,荣荣意识到,大姨要被送走了。

  “果果,你回来,你不能出去,现在家里一团乱,你要听话。”荣荣拉着果果。

  “小姨,我不是不听话,我想出去,我想看姥姥最后一眼,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姥姥了。”果果低着头说。

  荣荣看着果果,想了想,说:“走,小姨带你去,去见你最爱的人最后一眼。”

  果果是荣荣大姨看着长大的,一直都是大姨照顾着,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或许最伤心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看似活泼开朗,内心却藏了很多事的五岁小孩。

  荣荣和果果一起看向大姨被带走的方向。荣荣在心里默默的说着“大姨,或许,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你了吧。大姨,你不在了,以后,我的委屈向谁说。”荣荣静静的看着大姨被送去了医院,往事一幕幕地重现在了眼前。那个一见到荣荣就逗她的人,那个看似冷静实则慌张的老大,那个哪怕自己兜里只有十元钱,也要花9元给荣荣买零食的人,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荣荣大姨被送去了医院,荣荣带着果果回到了屋里,果果说:“姥姥,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乖乖听爸爸妈妈的话,好好学习,你放心吧。”

  是啊,就连小孩都知道,比起难过,看最后一眼才是最重要的。荣荣心里想起了姥姥。都说母女会有心灵感应,不知道此时此刻,姥姥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荣荣开始心疼姥姥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知道了是一种心痛,不知道是一种遗憾。可是有的人宁愿选择心痛,也不会选择遗憾。

  由于不是在故乡,荣荣大姨又是一个朴素的人,所以,大姨的身后事办的没有那么复杂,一切以简单为主。很快,荣荣一家便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这一天是大年三十,火车上的人已经很少了,荣荣望着窗外,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忽然觉得,人在病痛面前真的很渺小。

  到家了以后,家里的亲戚都去车站了,荣荣妈妈一见到亲属,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流了下来。是的,荣荣大姨去世以后,一直都是荣荣爸爸妈妈张罗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流泪,他们也不能流泪,因为,大姨家里的一切还需要他们去支撑。

  荣荣到家的这一天是大年初一,正式走亲戚的日子,许多小辈都会去荣荣姥姥家,去看望长辈,这是荣荣姥姥家一直以来的规矩。荣荣姥姥一看见荣荣妈妈,就问,老大怎么样了。荣荣妈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说“还好,您放心。”姥姥听说还好,心里也就放下了,自言自语说“还好就好,还好就好。”

  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由于姥姥年纪大了,不愿意去饭店,所以,只有小辈去了。吃饭的时候,荣荣听见妈妈小声嘟囔说:“今天是团圆的日子,只是以后我们家,再也团圆不了了。”

  一段时间过后,荣荣开学了,就像往常一样,荣荣依然在做梦,这个梦不同于以往的梦。

  荣荣梦见了大姨,看见大姨在床上给果果穿衣服,荣荣心里很清楚,大姨已经不在了,那面前的这个人是…鬼嘛?然后大姨就跟荣荣说:“这果果啊,又被打了,荣荣啊,你看看能不能跟你慧姐说说,孩子啊不能用打的,越打越皮,要口头教育,跟她讲道理,慢慢的教她……”荣荣嗯了一声。

  梦醒以后,荣荣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跟妈妈说梦见大姨的事情。荣荣妈妈问了慧姐,说是不是打孩子了。慧姐说的确打了孩子,因为孩子不听话。从此以后,家里人很怕荣荣,不,准确来说,更怕荣荣的梦。荣荣的梦可以预知未来,但是却是别人的未来,是荣荣最亲的人的未来。

  一个人只要说了谎,就需要有更多的谎言去圆这个谎,就像当初大家怕姥姥伤心,而没有告诉她大姨去世的事情,那么往后,每当姥姥问起的时候,大家都会以各种谎言去掩盖住当初的谎,就连慧姐和姐夫带着孩子回老家都必须躲避着姥姥。想姥姥的时候,慧姐只能在背后默默的看一眼。荣荣不明白,早知今日,当初又为何不说实话呢?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终究,纸包不住火,谎言终究被打破了。

  三个月后,荣荣姥姥身体不是很好,于是搬去了荣荣家养身体,荣荣二姨听说姥姥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便连夜坐了火车回到了老家,尽尽孝。就在荣荣在外地上大学的一天,荣荣妈妈给荣荣打电话,说把大姨去世的消息已经告诉姥姥了,姥姥很坚强,只是后悔没有早一点知道这件事,没有看见大姨最后一眼。妈妈想荣荣说的或许真的是对的,比起心痛,遗憾跟后悔真的更可怕。

  回归故乡,入土为安,是所有人心之所向,于是,家人决定半年后将大姨的骨灰带回老家与大姨夫合葬。姥姥再一次看见大姨,却只是一盒冷冰冰的骨灰和骨灰上面大姨微笑的照片了。

  大姨下葬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从来都不会主动去荣荣二姨家住的姥姥,竟然决定去她家住了,即使,所有人就连二姨也在劝姥姥,说姥姥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坐火车,长途奔波劳累。可是姥姥的一句话改变了所有人的想法,甚至让所有人都留下了眼泪。

  “怎么,嫌弃我老了,眼睛看的又不是很清楚,看来,我是真的没有家了。”

  就这样,姥姥跟着二姨去了她家,在他家呆了两个月,二姨和二姨夫都很孝顺,把姥姥照顾的很好,身体也逐渐恢复过来了。

继续阅读:第11章 至亲的离开(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似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