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平第一个朋友
Shuang2018-11-14 10:575,724

  渐渐地,荣荣觉察到现实生活中遇到的一些事情正在逐步的靠近梦境。有的时候,梦境与现实可以完全重合。就像荣荣可以预知自己那未出世的妹妹的离开,预知姥姥和大姨的去世,甚至就连大舅生病住院,荣荣都可以预测得到。她开始感觉到害怕,感觉到惶恐,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祸害,她认为,她亲人的生病、离去皆因她的梦。如果她没有梦见,是不是她的姥姥,大姨就都不会离开。如果她没有梦见,是不是大舅就不会住院。荣荣开始害怕睡觉,害怕做梦,她害怕自己再梦见亲人的离去,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离去而无计可施。荣荣开始封闭自己,拒绝与人相处,与人亲近,他觉得,自己与人亲近就是害了对方。

  那是荣荣刚到北京,独自一人闯荡的时候,也是姥姥和大姨刚刚离开的时候。

  北京,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这里,物价贵,房价贵,而工资却不多。但是许多年轻人依然带着满腔热血,奋不顾身的来到了这个中国的首都。不为什么,因为北京是一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城市。荣荣便是这千千万万的年轻人里中的一个。在荣荣的心里,北京不仅是一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地方,还是她心仪之人的家乡。

  荣荣从小就有一个明星梦,想要成为一名演员,怎奈,家里不同意,荣荣又是一个孝顺的女孩,于是,荣荣顺从了父母的心意,找到了一份很稳定的工作——在一家微型企业做评估助理。

  由于荣荣受自己梦境的困扰,起初,并不愿意以真心对待任何人,同事们聚在一起八卦的时候,荣荣只能自己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跟电脑,键盘打交道;同事主动找荣荣一起吃饭,逛街的时候,荣荣总是很委婉的拒绝。多次之后,同事都以为荣荣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便主动远离了。荣荣虽然很孤独,但是却没有不开心,因为她觉得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不会去伤害到别人。就这样,荣荣孤孤单单的在公司里度过了一年的时光。

  一年之后,公司陆续招聘了一些新人。由于招聘的人比较多,所以便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转正,这便有了竞争,有了勾心斗角。许多新人为了想留在公司,争得头破血流。有拉关系的,有送礼的,还有出卖自己感情的……荣荣看到这些,想到了自己当初找工作的样子,庆幸的是,自己当初找工作的时候,评估行业还不是很火,工作很容易就转正了,如今评估越来越火,行业的新人也越来越多,人才也就越来越多,那些见不得人的“脏东西”也就越来越多了。

  荣荣在评估行业已经做了两年了,也渐渐懂得,实践工作所需要的东西跟大学所学到的多数都不一样。商人最终还是以利益为先,其余的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都是可以放宽要求的。有些规则,有些程序原来也只是制作出来供人“观赏”的。荣荣觉得这已自己的初衷已经大相径庭,越做越没有兴趣,越没有兴趣越不想去做,荣荣开始陷入了纠结中,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荣荣很想辞职,但是却又不知道,辞职之后,自己能做什么,便继续做了下去。

  一天,荣荣在洗手间听见了有人在打电话,听着声音像是荣荣的同事,荣荣无意间听见了谈话的内容,摇着头笑着离开了。

  过了一会,部门主管来找荣荣,询问了一下荣荣这些新人的表现,然后又问了一下荣荣觉得哪些人该留。荣荣看了一眼名单,心想,领导就是领导,虽然平时不说,但是大家的表现都看在了眼里。荣荣想了一会,说,应该再添上一个人,于是,荣荣说出了那个人是谁——白茹心。

  荣荣将没有通过实习期的告示贴在了公告栏里,一些新人都过去寻找是否有自己名字。不出意外,几家欢喜几家愁。白茹心很不服气,便去找了主管,说她既没有送礼,也没有拉关系,工作也勤勤恳恳,怎么就没有转正呢,主管跟她说,她的名字不是自己填上去的,而是荣荣。主管说,荣荣虽然只工作了一年,但是她看人还是很准的,你没有通过,一定是有没有通过的理由,不然,你去问一下荣荣。白茹心马上去找荣荣,大声斥责为什么荣荣要把她赶走,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荣荣镇定的说:“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做事很认真。”

  “那为什么你还要赶我走?”白茹心气急败坏。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要在什么场合说。”荣荣回答。

  “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份公示名单里,你的名字,是我填上去的,在洗手间这种公共场所跟别人打电话将同事拉关系的事情全盘托出,洗手间离领导的办公室最近,我不知道你是无意还是有意,就算是无意的,你就这样把别人的私事说出来,难保以后不会把公司机密的事情说出去,公司不需要嘴巴把不住门的人。”荣荣冷漠的指出了白茹心的缺点。无论你做什么工作,前提都是嘴要把住门,然后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工作,不要觉得有任何捷径可走。

  白茹心哭了,她说,她来北京并不容易,父母在几年前因车祸去世,家中只剩下一个妹妹,自己刚来北京就被骗了,还被男朋友甩了,她也只是想要有一个稳定的生活,稳定的收入,想有一个爱她的人,她只是想过的更好,给妹妹更好的生活,她有什么错。

  荣荣听白茹心诉说着她的不易,回想起了一年自己当初的经历,被骗过,被嘲笑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人,住过地下室,也住过没有门的客厅,被业务员坑过,被上司骂过,想到这些,荣荣觉得白茹心很不容易,很像曾经的自己。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一个女孩,尤其是一个没有好看的外表,没有丰厚家底的女孩,在北京这样的城市打拼并不容易。她可能要比别人多付出不知多少倍的努力,才能赶得上别人的脚步。

  就这样,一年又过去了,跟往常一样,荣荣依然一个人,每天都是公司,家两点一线的走着,生活平淡无奇。直到一个女孩的出现,让荣荣不再孤独,有了那种可以敞开心扉、无话不谈的朋友,但也就是因为这个朋友,荣荣再一次的封闭了自己,退出了评估行业,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这一天是周末,荣荣看外面天气还不错,想着出去逛逛,于是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了。北京的秋天很短,但是很冷。树上的叶子都黄了,荣荣想着自己已经来北京四年了,感叹时间飞逝。荣荣看着地上的叶子笑了,想“天气冷了,就连叶子都担心大地会冷,给它铺上了一层层金黄色的毯子,再想想自己,四年了,依然是独自一人。想着想着,荣荣笑了。是啊,没错,像他这种会给别人带来灾难的人怎会配有朋友,有爱自己的人呢。现在这样就挺好的,至少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荣荣捡起一片叶子笑着,笑着,流下了眼泪。

  “咔嚓——咔嚓”一个闪光灯闪到了荣荣。

  一个女孩上来跟荣荣说话,“不好意思啊,美女,我是一个专业摄影师,刚才你的动作,还有你的眼泪再融合此刻的环境,真的是太美了,打扰到你了,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女孩连连道歉。

  荣荣上下打量了这个女孩,年纪不大,穿了一身白色的大衣,画了淡妆,皮肤雪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笑起来,会露出洁白的牙齿。

  “没事”荣荣笑了一下,便转过身准备离开。

  “美女,你是一个人嘛,我也是一个人,要不,我们结伴同行?”女孩笑着说。荣荣本想拒绝,但是,却同意了,或许是这个女孩的笑真的很单纯,很天真,亦或许,是荣荣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真的很需要别人的陪伴吧。

  “那里的风景真好,咱们过去吧。”说完,还不等荣荣点头,女孩就拉着荣荣的手往那边走去。

  “哇,好美啊,我得赶快照下来。别动。”女孩大声说。

  荣荣竟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怎么了?”

  “你看,有一片树叶掉到了你的身上,我把它照下来了。”女孩开心中带着得意。

  “你很喜欢摄影?”荣荣问女孩。

  “当然,我很喜欢摄影,因为我觉得,这个世间有很多事物,虽然美好,但总是稍纵即逝,只有摄影才可以把美好的瞬间变成永恒。”女孩看着自己的作品,开心的不得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的笑似乎有一种感染力,有一种治愈能力,可以让人忘却一切烦恼,荣荣看着她,竟然也笑了。

  临别时,这个女孩管荣荣要了微信,起初荣荣是不想给的,但是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这个女孩的笑容,给了她。

  回到家以后,荣荣打开微信,发现是今天的那个女孩申请加她为好友,荣荣同意了,随后,荣荣手机又收到了一条新微信。

  “您好,我是今天白天摄影的那个女孩,我叫白茹雪。”

  白茹雪,人如其名,真的是像雪一样纯洁无暇。

  荣荣出于礼貌的回复了一句“您好,我叫苏爽,您也可以叫我荣荣”

  就这样,白茹雪有事没事都会主动找荣荣聊天。两个人的感情也就越来越好。感情越好,荣荣也就越发的纠结。茹雪也渐渐地发现,他们两个虽然感情很好,但是荣荣总是不会敞开心扉,就像荣荣的心里有一扇门,谁也进不去。白茹雪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这是荣荣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

  一天晚上,荣荣正在睡觉,忽然惊醒了,荣荣下了床,开了灯,去了洗手间,从镜子里面看自己,满脸的汗水,一脸的惊恐。是的,荣荣又做梦了,这次梦到了什么呢,又梦到了自己的家人嘛?不,不是,他梦到了一个女孩,一个干净,纯白的像雪一样的女孩出了车祸,满身是血,是的,那个女孩不是别人,就是她新交的好朋友——白茹雪。

  第二天,荣荣赶紧给白茹雪发了微信,问她是否安好,茹雪秒回荣荣。

  ——荣荣,我很好啊,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很好就好,你最近注意一点,过马路什么的都要小心,注意安全。

  ——好的,么么。

  虽然确信了白茹雪现在是安全的,但是荣荣依然很担心,因为梦境很真实,就像当初,荣荣梦见姥姥去世,梦见大姨去世是一样的。

  下午,荣荣刚下班,准备回家做饭。刚到家,想起了昨天的梦,便想给茹雪打个电话,再次确认一下便接到了茹雪的电话。

  “喂,茹雪。”

  “喂,您好,这里是北京市***医院,手机的主人刚刚经历了一场车祸,正在手术室抢救,您是伤者的家属吗?”

  “我…我…我是她的朋友。”荣荣开始紧张了。

  “好的,请您尽快通知她的家属,谢谢”。

  挂了电话,荣荣忽然想到,家属,天啊,她家都有谁啊,自己居然从来都不知道她家人的联系方式。荣荣赶紧穿上衣服,立刻赶去医院。

  到了医院,荣荣询问了护士,护士说,伤者正在手术室里抢救,请耐心等候。

  荣荣赶到了手术室门口,焦急的在外面等待着,曾经可怕的感觉又来了。

  手术室门上的灯灭了,门开了,大夫走了出来,问谁是白茹雪的家属,荣荣赶紧上前,说自己是她的朋友。大夫说伤者不是很严重,身上的伤只是外伤,有点轻微的脑震荡,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荣荣这才放了心。或许,荣荣害怕了,她怕茹雪受伤是因为自己的梦。荣荣看着茹雪被推进了普通病房,并没有进去。荣荣心想:到此为止吧,你的梦已经害了她,庆幸的是,没有危及到生命,就此远去吧,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她的安全。荣荣在门外看了茹雪一眼,心痛的走了。

  或许,这就是荣荣的人生吧,注定她会给她爱的人带来灾难,注定她不配爱上任何人,注定她孤独一生……

  白茹雪醒后,听医生描述,她很确信荣荣来过,可是为什么自己住院一周了,荣荣就来过一回,还是在自己昏迷之后,难道她是出差了吗?茹雪很是疑惑。

  “妹妹,你怎么样,头还晕嘛?”一位身着干练的女人问。

  “姐姐,我没事了,医生说不用多久就可以出院了。”茹雪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女人问。

  “我有一个朋友,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虽然很亲近,但是总感觉走不进她心里去,就是觉得她心里有一扇门,总是把别人拒之门外。”茹雪丧气的说。

  “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女人皱着眉头。

  “她叫苏爽,我一般管她叫荣荣,是她的乳名,我知道她住在哪里,要不,姐姐,你帮我去找她一下,好不好嘛。”茹雪哀求的语气。

  “好,可是你不是有她的微信嘛,联系方式嘛,怎么可能会联系不到她?”女人问。

  “电话打了没有人接,微信发了也不回,我是真的有点担心她。”

  “好吧,那你把她家地址给我,我帮你去看看。”

  “谢谢,姐姐,我就知道姐姐对我最好了。”茹雪撒娇的说。

  “谁让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呢,不宠你宠谁啊。”女人一脸宠溺的说。

  女人很快便来到了荣荣家,按了门铃。荣荣在床上躺着,听见了门铃声,便去开门。

  “请问,你是?”荣荣诧异了。没错,站在面前的,就是当初荣荣亲自在没有通过实习期的名单表上添上了她的名字——白茹心。

  “我就说,这个名字,性格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你。”女人说。

  “是你,白茹心。”

  “看来我需要重新介绍一下自己,你好,苏爽,我是白茹心,同时我也是白茹雪的姐姐。”

  荣荣恍然大悟,是啊,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名字这样贴近。“原来,当初你说要抚养一个妹妹,就是茹雪。”

  “怎么,不请前任同事进去坐坐,聊聊天。”白茹心问

  “请进。”荣荣不自然的说。“你要喝什么嘛?”

  “水就好。”

  “好,稍等”。

  荣荣倒了一杯水给给白茹心,并问了一下茹雪的病情。

  “既然你这么关心茹雪,为何自己不去看她,你知道她有多想你嘛?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茹雪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呢?”白茹心责备的语气。

  “对不起,请你转告茹雪,就说我很好,让她不用担心,还有,让她别再联系我了。这样对她对我都很好。”荣荣的声音很小,像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你这是什么意思,出车祸的是茹雪,惦记你的也是茹雪,而你呢,作为朋友,你不去关心,不去照顾,反而这么说,你对得起茹雪对你的好嘛?”白茹心越说越生气。

  “对不起。”荣荣低着头。

  白茹心很是不解,不明白两年前那个做事雷厉风行说不要她就把她剔除的精英,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口一个对不起。白茹心叹了一口气“罢了,就当茹雪瞎了眼,交了你这样的人。”说完,站起身便向门外走去。“对了,我还要感谢你当年的剔除之恩,不然,我现在也不能在著名广告公司当策划总监,跟一个明星谈恋爱啊,这都得要谢谢你啊。”说完,白茹心笑着走了。

  白茹心走后,荣荣哭了,是的,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朋友,好不容易没有那么孤单,好不容易渐渐的从阴影中走出来,就在快要走向光明的时候,脚下的路断了,又掉进了万丈深渊。

  一周后,茹雪出院了,迫不及待的去找荣荣,可是荣荣却搬了家不在这里了。茹雪找不到荣荣,也只好作罢。继续过她安稳的生活,继续摄影,留下她想要留住的美好瞬间。只是在茹雪的影集里第一页,第一张,便是那个手上拿着叶子,留下了眼泪的人。

继续阅读:第2章 “你就是一个魔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似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