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就是一个魔鬼”
Shuang2018-11-14 10:585,513

  一段时间以后的夜里,荣荣睡着睡着,便抓紧了被子,猛的惊醒。没错,她又梦见了那个曾经的朋友。这回不是发生车祸,而是为了拍摄美景,不小心失足掉进了河里。荣荣不知道该怎么做,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茹雪,可是,已经好久不联系了,突然联系有点不太好。荣荣想了很久,于是发了一条微信。

  ——最近切忌不要去有水的地方。

  ——荣荣,你总算是联系我了,可是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荣荣,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啊,你到底是怎么了?

  荣荣看着茹雪一条一条的微信发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关了手机,继续躺下了。

  其实就算荣荣可以预知到茹雪将要遭遇什么危险,并且提前告知她让她远离危险,可是一切都是定数,所以茹雪还是溺水了,不过还好,及时被路人就上来了。

  后来荣荣依然会梦到一些事情,也依然提醒着茹雪,可是每次茹雪都能化险为夷,可是茹雪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疑问,为什么每次遇到微信之前,荣荣都会跟他说话,告诉他,提醒他,远离危险。

  一天,茹雪给荣荣发微信,说想见个面,既然决定不再做朋友了,那就来一次分散局,从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荣荣没有办法拒绝,因为茹雪发来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曾经,你真的把我当做朋友。

  茹雪当然是荣荣的朋友,正因为是她的朋友,正因为荣荣在乎她,才会梦到她即将发生的一切。

  见了面之后,茹雪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干了一瓶酒,然后看着荣荣说:

  ——“如果,你把当过朋友,这瓶酒,你就喝下去。”

  ——“你喝多了。”

  ——“我就问你,你喝不喝?”

  荣荣拿起了一瓶酒,干了下去。有点多,荣荣感觉头晕晕的。

  茹雪耍了点小心机,她觉得,平时荣荣过于冷静,或许喝了酒,就能说一些平时说不了的话,所以,在荣荣来之前,茹雪就悄悄的把自己的那瓶酒给换了。

  “说吧,明明很关心我,为什么不来看我,还让我姐姐转述说你对不起我,为什么,哪里对不起我?”茹雪开始一点点的问,将自己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而此时的荣荣却哭了,是的,此时此刻,她是不清醒的,酒后吐真言或许是有道理的。荣荣将这几年所经历的事情,还有妹妹、姥姥、大姨的离世,还有茹雪遭遇的不测的原因,都说了出来。

  “都是因为我的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超能力,我宁愿不要有这种能力,你知道嘛,可以预知自己最爱之人的离去,却毫无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咽气,却无能为力。为了保护别人,为了不伤害别人,这些年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呆着,自己跟自己说话,为了不去伤害别人,不去连累别人,直到你的出现。你知道吗,你有一种魔力,一种无法让人拒绝,想要靠近的魔力,我想要靠近你,因为你天真烂漫,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我想跟你交朋友,可是就是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才会将你一步一步的带入危险中,你出车祸,溺水,被砸,都是我提前预知到的,我提醒你,想要你避免这些,可是却避免不了,所以,我必须远离你,将你从我的生活中移开,或许只有这样,你才能是安全,你才能平安的度过一生。”

  荣荣真的是喝醉了,这些事情是他自己心里的秘密,现在她居然全说出来了,或许是她压抑了很久了吧。

  白茹雪明白了,为什么荣荣会对她时远时近,为什么在她遇难之前,荣荣都可以提醒她远离危险。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怕,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害怕了吧,对啊,遇到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怕。”荣荣冷笑了几声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茹雪皱着眉头,过了一会,看着荣荣说:“我不是害怕,是心疼,你说说你,人的心脏总共也不大,你居然压了这么多的心事,这些年原来你活得如此压抑,其实,我应该早点问你的。”茹雪看着荣荣,落下了心疼的眼泪。

  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人这一生,朋友不在多,而在知心,如果能找到一个聊得来又知心的伙伴,多么的不易,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吧。或许老天是看荣荣太惨了,于是派了一个天使下来保护,安慰,陪伴着荣荣。

  第二天,荣荣酒醒后,发现自己住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但是被子的味道却又很熟悉。没错,这里是白茹雪的家,白茹雪的房间。

  “醒了,赶快洗个澡,下来吃早饭。”茹雪笑着说。

  荣荣只是感觉诧异,回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但貌似酒喝的有点急,什么都想不起来,头疼的快要炸开了。

  荣荣洗完澡从楼上下来,看着桌子上很丰盛的早饭,有点惊讶。

  “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吃饭啊,昨天喝了那么多的酒,现在头一定很疼吧。”茹雪关心着说。

  “还站那做什么,赶紧吃饭啊,吃完我还要去上班呢。”白茹心不在意的说。

  荣荣坐下后,拿起了一片面包。吃完之后,荣荣跟茹雪进了房间。

  “荣荣,赶紧挑件衣服换上,一会好上班。”

  “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喂,我是说,你穿我的衣服啊,喏,咱俩身材差不多,我的衣服你应该都能穿,随便穿啊。”茹雪笑着说。

  荣荣拉开了茹雪的衣柜,是啊,正如她这个人一样,衣服也是白色居多。

  荣荣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裤子,梳起了高高的马尾。

  “哇塞,荣荣姐,原来你上班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啊,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荣荣扬起了嘴角。

  “收拾好了吗,我送你上班吧,正好我也顺路。”白茹心看着荣荣说。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过去就行。”

  “上车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谈谈。”

  “姐,你想要跟荣荣姐谈什么啊?”茹雪不解。

  “没什么,你的荣荣姐这么优秀,当然是挖角了。”白茹心脸上流出了充满深意的一笑。

  等荣荣上车之后,车开了。

  “说吧,你想要跟我谈什么?”荣荣面无表情的问。

  “刚才不是说了嘛,挖角啊”白茹心嘴角上扬,漫不经心的回答。

  “如果你真的想说这件事,就不会避开茹雪了。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荣荣皱着眉头,内心恍惚有一丝不安。

  “远离茹雪,她是我最爱的妹妹,也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白茹心的笑容逐渐消失。

  “你为什么这么说?”荣荣的心开始紧张起来。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已经很清楚了,如果你要是再不离我妹妹远点,别怪我把你的秘密说出来。”白茹心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下车,你这种人我一分钟都不想跟你多呆,如果再让我发现你跟我妹妹有接触,我就把你的秘密昭告天下,让你被万人唾弃。哈哈哈”白茹心按下了急刹车,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瞪着荣荣。

  是的,荣荣害怕了,这是荣荣心底的秘密,是荣荣无法揭开的伤口,可是为什么她会知道。

  “下车。”白茹心大吼了一声。

  荣荣手足无措,那种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站在了她的面前,荣荣低着头,下了车,踉跄的走去了公司。

  这一天,荣荣就像是丢了魂一样,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工作屡屡出错。

  公司看荣荣最近工作状态不是很好,于是给荣荣休了年假,让荣荣休息一段时间,荣荣回到家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躺在床上想着姥姥,想着大姨,想着自己曾经的一切,缓慢的闭上了眼睛,留下了眼泪。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荣荣虽然没有跟茹雪见面,但是茹雪在微信上面一直找荣荣聊天,大概是怕荣荣太孤单,太寂寞,太害怕了吧,荣荣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一天,荣荣又梦见了茹雪。

  “荣荣姐,荣荣姐,你醒醒,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起床,你这个小懒猫。荣荣姐,你看我这件我白色的衣服好看吗,我新买的,今天特地穿来给你看看。”荣荣揉了揉眼睛。

  “好看,茹雪长的白净,穿什么都好看”荣荣闭着眼睛笑着说。

  “哎呀,你睁开眼睛看一看嘛。”茹雪哀求着说。

  荣荣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裙子,茹雪,你买的真的是白色的裙子嘛?”荣荣吃惊的望着那件白色的裙子。

  “对啊,白色的。”

  荣荣震惊了“茹雪,那是一件红色的裙子,你怎么会,怎么会……。”

  “是啊,白色的裙子,可是染上了红色。”茹雪的笑容的逐渐消失。此时,荣荣身处在街道上,面前围了一群人,一辆车靠在了一边。荣荣扒开人群,走了进去。顿时惊住了,坐在了地上,慢慢的爬到了车的旁边。车的旁边有一个身着白色裙子的人躺在地上。不,此时不应该说是白色的裙子,而是浸染了血色已经看不出来白色的“白裙子。”荣荣哭了,大喊。可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喊不出声。

  “荣荣姐,我就要离开了,我好舍不得你,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有的时候感觉你很冷,你的冷漠让周围人都不敢靠近你,你要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好好的生活,代替我,好好的在这个世间活下去。”说着说着茹雪笑了,“荣荣姐,我在那个地方等着你。”说着,茹雪指向了天上。

  荣荣醒之后发现脸上都是泪水,枕头也都湿了。

  荣荣背靠着冰冷的墙,想要让自己冷静一点,却不知道为什么,荣荣的心就像聚在了一起,全身都在打颤。她想给茹雪打电话,但是又害怕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荣荣迟迟不肯打,拿着手机,继续背靠着墙颤抖着。

  天亮了,荣荣的心渐渐的稳定了下来,拿起了手机,想要拨通茹雪的电话。

  “喂,茹雪嘛。”荣荣发着颤音的说。

  “荣荣姐,是我,你已经好久没有主动给我打电话了呢。对了,荣荣姐,我新买了一件白色的裙子,我现在就去你家,让你看一下哟,哈哈,等着我啊。”茹雪一如既往的笑着。荣荣听见了茹雪的声音,挂了电话之后,心安定了许多。准备收拾收拾吃个早饭。

  茹雪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往荣荣家的方向走。此时手机响了。

  “喂,姐姐,有什么事嘛?”茹雪问。

  “茹雪啊,你去哪了,大早上起来就没看见你。”白茹心说。

  “我昨天买了一件白色的裙子,想要给荣荣姐看一看,我现在正在去她家的路上。”茹雪开心的说。

  “茹雪,姐姐跟你说,苏爽不是一个好人,她就是一个魔鬼,她已经害死了她的亲人,难道你也想要死嘛?”白茹心气愤的说。

  “不是的,姐姐,你误会她了,其实她是一个特别可怜的女孩,她需要我们的……。咣——”

  “喂,茹雪,你怎么了,说话啊,是信号不好嘛,你说话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喂,茹雪——茹雪——茹雪”

  茹雪被撞了之后,迷迷糊糊的拿起了手上的手机,用着最后的力气打开了手机,录了一段语音……

  吃了早饭之后,荣荣看着时间,想着,茹雪也快到了,于是,穿了件衣服准备下楼去接。就在荣荣开门的一刻,手机响了。

  “喂,茹雪,你是找不到了嘛,你给我发个定位,我去找你。”

  “您好,这里是某某医院,手机的主人发生严重车祸,请您尽快到医院,喂,您好,您在听吗?喂——。”

  荣荣倒下了,是的,梦境又一次重合了,但是这一次并不是简单的外伤,脑震荡了,而是天人永别……

  荣荣赶去了医院,大夫说,这次车祸很严重,一共死了三个人,身份证件都已经被血浸湿了,需要您去指认一下。荣荣跟着大夫去了太平间。是的,没错,身穿白色连衣裙,雪白的皮肤。是她,就是她,那个荣荣唯一的朋友,那个这个世界上有着最纯真的笑容,那个本该拥有一切美好的茹雪,她走了,不再回来了。荣荣眼看着大夫盖上了白布,却无计可施。就像当初预知了姥姥跟大姨的去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离开,荣荣又一次的感受到了心痛。

  “都是因为你,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离我的妹妹远一点,你为什么要害她啊,我妹妹那么单纯,她把你当成知己,当成朋友,为什么,为什么啊,你就是个魔鬼,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不去死,为什么啊,茹雪,我的茹雪啊。”白茹心喊得撕心裂肺。

  “是啊,像我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呢?”荣荣自言自语的说。

  “没错,你就应该去死,你的妹妹因为你而死,你的姥姥,大姨因你而死,现在你又来害死我妹妹,你怎么不去死,你这样的人怎么配活在世上,你死啊,你死啊,你去死啊……”

  荣荣低着头吧,一直默念着,“我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

  荣荣去了茹雪的葬礼,可是却被挡在了外面。

  “说了,这里不欢迎你,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立刻去死,好去陪茹雪。苏爽,你记住,你就是个魔鬼,呆在你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的亲人如此,茹雪亦是如此,你就活该孤孤单单的一辈子。”白茹心咬牙切齿的喊道。

  荣荣向着茹雪埋葬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个躬。低着头,流着泪,小声着说:“对不起,等我。”荣荣起身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中,荣荣换了一身洁白的衣服。“茹雪,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因为有你,我才显得不那么孤单,你就像天使一样,但或许正是因为你太好了,老天爷才要急着把你带走吧,我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你应该很孤单吧,不过你放心,我就要去陪你了。”说着,荣荣拿起了水果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下去,瞬间鲜红的血液漫了出来。荣荣渐渐的昏睡了过去。

  “荣荣姐,你这是在做什么?”茹雪吃惊地问,一边问,一边帮荣荣包扎。

  “茹雪,茹雪,真的是你嘛茹雪?”荣荣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对,是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说好的,没有我,你也要活下去,替我活下去,人世间有那么多美好的风景,美好的事物,我看不见了,可是你可以,你可以替我去看看大千世界,替我去拍一些优美的风景,你怎么可以背弃我们的誓言呢。你要活下去,必须要活下去,为了我,你要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

  “大夫,五床的病人醒了。”一位护士说。

  一会,便来了一位大夫,看了看荣荣,又检查了一下,说,“很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有那么多的人不惜一切也想要活下来,你倒好,想要自杀,你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生命如此可贵,切不可辜负生命。”大夫出了病房,继续询问下一个病人。

  “是啊,茹雪,既然我答应了你,我就不会背弃我们的誓言,我不会再做傻事了,我会代替你,好好的活下去,代替你,好好的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继续阅读:第3章 作家的诞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似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