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理由2月6日
齐龍女2018-12-04 11:112,530

  2月6日,星期五,天气晴,不再彷徨

  上午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声音很熟悉,对方自称周鸿伟,这个名字也很熟悉,他约我到西餐厅说是有重要东西给我。我记得他曾捉弄过我,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他说他手中的资料可以让张一君名誉扫地,于是我毅然决然的去了。

  周鸿伟就是周小老板,我们坐在包间里,他为我点了一杯红酒。

  他说:“看来你是真喜欢上张一君那小子了。我若不提他你是不会出来的。”

  我说:“我和周小老板除了工作上的关系,没有什么交集,我也高攀不起。”

  周小老板转了转手上的戒指说:“没有关系么?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

  周小老板将一部手机放在我面前,打开了里面的一段视频。我清楚的看见那是一段婚礼视频,女主人我不认识,但是男主人是张一君。我诧异的看向周小老板,他似乎很满意我此刻的表情,说:“别惊讶,接着看吧。”

  婚礼仪式结束后,新人向每桌敬酒,我居然也出席在他们的婚礼上。我一身大红色的礼服显得那么刺眼。这条红色的礼裙我似乎有些模糊的印象,但是整件事情我忘得很干净。

  我按照视频上的时间搜索当日的新闻,张氏企业未来掌门人张一君与影视传媒千金崔艳萌喜结连理。我真是大条,连这个新闻我都没看过。

  我指向红色礼裙的自己看向周小老板问:“当时站在你身边的真是我么?”

  周小老板将我的护照递给了我,还有我往返的机票。

  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我不可能不记录。可为什么我找不到了?”

  周小老板说:“因为有人不想让你找到,也不想你记得。”

  我将随身携带的日记本打开,撕下的部分刚好是那段时间的记录。

  周小老板说:“你之前的病情一直很稳定,偏偏这段时间加重了,你可想过原因么?”

  我说:“因为记忆太痛苦,连我自己都不想记得。”

  周小老板说:“有些真相很残忍,但你有必要知道。”

  视频里张一君的家人和他正牌夫人的家人一起共度元旦,他们看起来很恩爱的样子,两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他们分别参加了两个公司的年会,而这一切都有相关的新闻报道,而且是头条。可我偏偏就不知道。

  这就是正牌和小三的区别,我就是那个永远也上不了台面的。

  周小老板又给我播放了一段张一君和一群妖艳女子亲密互动的视频,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我扭开头,这样乌烟瘴气的视频我实在看不下去。

  周小老板说:“仔细听后面的对话。”

  那确实是张一君的声音:“周老哥,你一直关照的那个妹子真不错,哪天介绍给我认识呗。”

  视频里周小老板说:“我关照的妹子有很多,你说的是哪个?”

  张一君:“就是孤儿院的那个,你一直资助的那个。”

  其他女子嗲声嗲气的说:“呦,周小老板还兼职做慈善呢,真了不起。”

  周小老板说:“那个妹子你别动,她不适合你。”

  张一君说:“嘿,周老哥舍不得了,你该不是养在家里玩养成吧?周老哥就是周老哥,玩法都比我们高级。”

  周小老板说:“那妹子什么情况你不是早就调查清楚了么?小心刚把妹搞到手,过几天就把你忘了,白玩一场,多没面子。”

  张一君嬉笑说道:“这不更好么?随便玩玩,还不用负责,哪天想分了也分的干脆。不会找你哭哭啼啼也不会嚷嚷着要什么分手费。多理想的小情人,就怕你周小老板舍不得。”

  周小老板说:“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张一君说:“我年轻英俊又有钱,什么样的妹子把不到。我跟你打赌三个月之内我肯定将她追到手。”

  我看向周小老板说:“所以我就是你们有钱人之间打的一个赌?”

  他没有说话,喝了口桌上的红酒。

  我问:“你就是那位一直资助我的人?”

  他说:“钱都是我父亲出的。”

  我问:“所以你们很早就知道我?”

  他说:“我和张一君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们之间基本没什么秘密。”

  我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可怜我?”

  他说:“你已经长大了,该告诉你的都已经告诉你了,该怎么抉择,你自己选吧。”

  我离开了包厢碰见了正在用餐的张一君和他的正牌妻子。我依稀记得他前天与我说要去外地出差几天。

  我走到他的面前。

  他很惊讶的看着我,没错西餐厅我很少来,因为实在不喜欢。

  张一君惊诧的问我:“你……你怎么在这?”

  他的妻子问:“她是谁?你们认识?”

  张一君犹豫了一会,他说:“是周老哥手下的员工,我们公司的融资项目就是她经手的,小何。”

  正妻和我之间他已有了抉择。

  他的妻子说:“我想起来了,你是周小老板的表妹,叫……嗯……小幽是吧,我记得你。你还来参加我和一君的婚礼呢。真巧在这碰到了,周小老板没和你一起么?”

  我说:“我不是周小老板的表妹,我只是他公司里的一个普通员工,而且我也已经离职了。”

  她说:“原来是这样啊。那太可惜了。放着这么漂亮的妹妹不留,周小老板也真是舍得。”

  我说:“与张氏企业的项目已经完成了,原计划三个月的项目,一个月就完成了,实在顺利的很。如今也没什么好交涉的了,我该离开了。”

  她说:“何小姐很有能力,我代表张氏企业谢谢你。”

  我淡淡一笑:“有能力的并不是我,而是张经理,一切如你所愿。”

  我离开了,张一君并没有上前追我,我已知他的心意,也明白了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

  我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将屋内的东西打包好。好久没回福利院了,不知道何院长近况可好。我将多数的衣服邮寄到福利院分发给那些需要的人,行李箱中仅留有近期需要换洗的衣物。其实真正属于我的东西少之又少,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也微乎其微。

  我很难过也很气愤,可那又能怎样呢?责备他?报复他?有什么意义么?我是那么喜欢他。就算他骗了我,辜负了我,抛弃了我,我还是喜欢他。我宁愿伤害我自己,我也不忍心苛责他,因为我爱过。

  我感受到黛玉焚诗的悲哀。我将笔记本一页一页的烧掉,焚尽的不止是那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还有曾经深刻心底的情感。一切以谎言为开端的甜蜜只是假象,就算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样呢?过一段时间,睡过了几觉也就忘记了,是是非非随着记忆的消退也变得没那么重要了,最后不还是一切如常么?

  也许像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爱情。天意如此我注定孤独一生。

  再见了张一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遗忘者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遗忘者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