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岂有此理、你有何话说.
西红柿爱上番茄2018-11-06 06:063,400

  “来人,立刻送少爷回去……”高战渊喝令一声,就准备命人将高鹏送回去,他要独自面圣讨回一个公道。他任家有免死玉牌,难道就可以任意妄为,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岂不是人人自危。

  “不…”此刻已经冷静下来,最终含着咬碎牙齿的高鹏突然抬手道:“我就要这样面圣,这件事情动不了任杰什么的,但皇帝对任家的强势早已经担心已久,今天就让他看看没有了任天行,任家之人有多么嚣张。而且他就算不处罚那任杰,也要给我们一定好处,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要尽量利用,至于任杰…我不需要其它人插手,我会慢慢收拾他。”

  今ri之耻辱,誓要找回。

  在高家高战渊虽然是家主,但高战渊很清楚的记得八年前父亲将家主位置传给他时候说的那番话。

  “同辈中人比你优秀的人有,跟你差不多的更多,之所以将家主之位交给你,就是因为你比他们有一个好儿子。”所以他很清楚,自己不过是过渡一下而已,父亲真正看好的是高鹏。事实上在最近三年多的时间里,高家的一切事情事实上已经逐渐开始由高鹏在操控了。

  所以高鹏一说高战渊也没说别的,立刻带着他上了他的灵豹座驾,快速进入皇宫。随着高家家主灵兽座驾进入皇宫,皇宫正门缓缓合拢。

  皇宫之内有五族殿,乃是当年五大家族共同开创明玉皇朝后建造而成,五族殿内之豪华绝对不输于皇宫内任何大殿,每年只有皇帝御宴宴请其它四大家主的时候才会开放,是当年五大家族家主在这里盟约之地,具有特别意义。

  此刻明玉皇朝的皇帝李海元早已经坐在上方等候多时,其它时候都是群臣等待,皇帝才会出来,也只有在五族殿宴请其它四大家主之时,有一些东西要改变。

  当然,皇帝高坐上方,威仪气势依旧,年纪还不到五十的皇帝陛下正是春秋鼎盛之年,尤其是在他手中明玉皇朝版图扩张了一倍有余,身为一国九五之尊他就更有气势。

  文勇带领文子豪最先进入,拜见皇帝之后直接入座,随后则是方家家主方天恩带着一名方家子弟进入。

  我靠,这里到底有多大,比之任家议事大殿还要大上许多,再看威严、威仪坐在上方的皇帝,他的气势跟这皇宫跟他的位置都有一种宁为一体的感觉,怪不得一般人见到皇didu会有一种惧意、跪拜之意。

  这要是以前任杰进入到这里,也一定会受到巨大影响,但他连那神秘的圣人论道都感受过了,跟那个一比这个就差太多了。

  “任家家主任杰拜见陛下。”在记忆中,这任杰见皇帝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这些礼节倒是很简单,而且身为任家家主也不许要行大礼,所以并不算太难。只是以前这任杰因为每次见皇帝头太紧张,受皇帝气场、气势压迫,所以记忆中都对皇帝没什么印象,甚至没敢抬头看过,任杰这次一进来就先打量了一番,随后带着高仁跟铁塔施礼。

  铁塔憨直,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看哪里都奇怪。反倒是高仁,看到皇帝坐在上边的样子,眼睛转了转,丝毫不以为意的跟着任杰意思意思行礼,目光随后已经看向他们座位上那些吃的了。

  “免礼,任家主,上次朕记得好像是任家三位长老陪同你一起来参加的御宴,你好像明年才成年,今年几位长老怎么没来呢?”皇帝说了声免礼,却并没立刻赐坐让任杰他们坐下去,反倒是很奇怪的询问起来。

  靠,揣着明白装糊涂,虽然那些都是刚刚在皇宫门前发生的事情,任杰不相信皇帝不知道。如果他连自己眼皮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那他这个皇帝也就不用当了。

  看似随意询问、关心,但话里的意思要是仔细琢磨就太多了。

  想询问任家内部情况,而且他的询问也会传出去,甚至会加剧自己跟家族长老之间的矛盾,又或者是他想等高家人进来……

  “我都已经不小了,我父亲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能带兵打仗了,所以我就想我不能整天有事情就带着几个长老在身边,这样别人还以为我是没长大的孩子呢。正好今年我的朋友跟我最忠心的侍卫也想见识见识御宴是什么样,我就带他们来了。”任杰自然不可能什么都说,但也说出一部分来,地球心理学虽然任杰没钻研过,但平时看一些电影、电视剧都能学到不少,谎话容易出问题被拆穿,所以说真话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同样是真话,如何去说、说哪一部分的效果却都不相同,任杰此刻就是实话实说、

  一旁已经坐下的文勇刚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一听任杰这话差点一口喷出来,方天恩也用极其古怪的眼神看任杰。

  你老子的确厉害,这谁都不否认,任家开国之时强盛,最近几百年一直垫底,直到出现任天行用了不到二十年就将任家带上了巅峰。但那是你老子,你能跟他比。

  “陛下。”任杰很认真的躬身施礼道:“我也想学我父亲,为国家开疆扩土,如果有机会请陛下让我带兵为国出征。”

  就你,为国出征?你舍得死,我还怕丢人呢。

  皇帝倒是被任杰说的无言以对了,这小子当了一年家主,这也太膨胀了吧,太想学他老子了。你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真气境巅峰了,而且文韬武略无所不能,而你这个纨绔……

  这种纨绔实话说平时连见皇帝的机会都没有,而任杰因为是任家家主的身份,今天还是五族殿御宴,他也不能说别的。

  “任家主为国之心值得嘉奖,不过你还是先完成玉皇学院的学业再说,赐座。”皇帝也不想再听下去了,谁知道再听下去他会再胡扯些什么。

  “扑…”终于,原本想喝口水将刚才要喷出来的水压回去的文勇一下子没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而他身旁的文子豪则因为强忍着笑,脸上的肉在不断跳动抽出。

  坐在另外一面的方天恩则鄙夷的看着任杰,心说这家伙真的变化很大,以前在陛下面前连抬头、正眼看都不敢,如今倒是什么都敢说了,只是全部都是胡说八道。

  想想之前的各种消息,皇宫前的事情,方天恩总结的就是,看来这家伙被打之后,脑袋好像真有些不正常了。

  “是。”看到皇帝跟周围这些家伙的表情,任杰心中也很爽,至少从现在来看,皇帝跟其它几家并没真正将自己放在眼里,他们怕的是强大的任家,对自己这个纨绔家主则根本不在意。任杰一板一眼的答应,随后一招手带着高仁跟铁塔走向左手边第一个座位,人还没坐下已经先抓起上边摆放的水果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下去。

  胖子高仁完全没受这里环境影响,看到好吃的比任杰还快,铁塔看任杰动了,他一把直接将一把盘子的水果都抓在手中。

  他们三人的动作,看得坐在一旁的文勇、方天恩两位家主直皱眉。

  “陛下,陛下你可要臣做主啊,陛下,没有王法、没有天理了、国法难容啊,陛下……”就在此时,外边突然传来高战渊带着哭腔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随后只见高战渊带着高鹏,高鹏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扑…”人刚到前面,一口血竟然直接喷了出来,刚才咬碎的几颗牙齿碎渣全部都在其中,张开的嘴满是鲜血,看起来甚是恐怖,好像受了多重的伤都快不行了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高鹏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去年的新科榜眼,在金殿之上是皇帝亲点的,自然认识。当然,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就完全装作不知道了。

  “陛下你可要为臣做主啊,任家家主任杰目无王法、竟然在皇宫前伤害我儿高鹏,还以陛下上次的免死玉牌要挟要杀了臣全家,请陛下为臣做主,还臣一个公道,给所有人一个安心。”相对来说,如果只是单纯的家族家主,就算面对皇上都超然一些,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一方势力,又不再朝为官。只是这种情况很少,任杰算是个特例了。

  高战渊是户部尚书,掌管天下钱粮,位高权重,此刻却老泪纵横,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

  而高鹏则一声不出,不时的从口中吐出一口口血水,只是他眼角的余光看向任杰的时候,却带着一股森冷的寒意,已经超越一般杀意,那种寒意看上一眼都让人不寒而栗。

  “老大,这个好吃,特别进贡的,平时吃不到。”

  “嗯,嗯,这个也不错,铁塔你慢点吃。”

  “呃…好啊!”

  只是任杰带着两个吃货,根本当他们不存在,虽然还没上别的菜,但上边也摆放着十几种糕点、十几种水果,周围空间巨大,一会足足有上百道菜会上来。而三人此刻就已经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

  “高爱卿先别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来人,立刻叫御医来给榜眼诊治。”皇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关心的让人传御医,这边则又询问一遍。

  高战渊则委屈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后痛心疾首,认为任杰此举不只是打了一人,已经将御赐之物当儿戏,无视国家法纪、皇家尊严,罪该当诛。

  “嘭……岂有此理。”皇帝听完之后,龙颜大怒,猛的一拍面前桌案上边各种糕点、果盘都震起来,随后脸色一沉看向任杰:“任杰,任家主,你有何话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