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砸钱、太过瘾了
西红柿爱上番茄2018-11-06 06:044,290

  “你们在干什么?”此时,刚刚走不久的老师有听到这边山呼海啸的声音,特意赶回来。

  却看到了所有坐着的铁木凳竟然都跑到武斗场中了,而此刻十几个人正拼命的冲上去,竟然是像要救什么人。

  他们都看迷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铁木凳还能出现崩塌将人埋住不成,这才多大会功夫,谁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过瘾……”高仁扔的过瘾,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周围,寻找还有没有铁木凳。

  “嗯,嗯,俺砸中了他好几下,真痛快。”铁塔也笑着猛点头。

  “别痛快了,赶快走吧,老师都来了。”看到这两个家伙还意犹未尽,任杰赶快拉着这两个家伙离开武斗场。

  不只是他们,有许多人也反应过来,不管拿没拿到钱的此刻都悄悄的溜走。

  “什…什么,十五万两,你是说刚才你…竟然将十五万两黄金都砸出去了?”回到住处,当听到任杰竟然将下个月一整个月的花销,甚至预支的最大额度的钱都砸出去了,高仁顿时傻眼了。

  他还预计要买许多药材、还想到许多新的菜式,完了,这下可怎么办?

  “小钱不出,大钱不进,再说咱们刚刚赚了五十万两。”任杰如今已经了解,在这个世界玉钱是真正通行货币,银子跟金子量非常之大,是作为通用货币流通。在任杰认识中,银子就是前一世的分、金子就是角、玉钱才是元。只不过要论道购买力,却跟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差不多,五十万两黄金足够普通一家人一辈子花销了。

  但要真对大人物来说,却只是五万玉钱而已。

  “高飞不找咱们拼命就已经算好的了,你还指望他能给你五十万两黄金?”

  “开什么玩笑,本家主是一家之主,这点钱还要不回来。”任杰早有打算道:“算什么帐,他自己跳上去说要赌的,愿赌服输,学院方面最多也只能说咱们损坏铁木凳,而且咱们一共没损坏几个。钱也不怕他赖账,明天有宫廷宴会,到时候我直接跟他们高家家主要钱。”

  皇宫宴会,直接跟高家家主要钱,一听到这个高仁顿时想到那种场景,这简直太大胆了,但是…一定很好玩。

  原本平时就躲在学院之中从来不出去,也不跟着任杰参加任何宴会的他破天荒第一次提出要跟着一起去,任杰自然不介意带着高仁。

  铁塔原本待了一会就想回去,但任杰倒是担心高飞那些狗腿子不敢到他这里找麻烦,反倒去找铁塔的麻烦,就让他先在自己这里住下,这几天就让他先跟着自己。铁塔从小接受他老子的教育,早就坚定的认为自己会成为任杰的护卫,对于任杰的话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武斗场之内的事情让整个玉皇学院一年级都为之沸腾,很快传来消息,幸亏老师们及时出手援救,否则高飞还真可能有生命危险。现在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而作为一手催动这件事情的正主儿,任杰却跟没事人一般该干什么干什么。

  …………………………………………………

  玉京城五大世家,产业全部都是遍及天下买卖更是多不胜数,但在玉京城之中,皇宫居中,其它四大家族老宅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方家就在玉京城南面,此刻方家之中已经乱成一团。

  “啪!”方家家主方天恩重重的将手中茶杯摔到地上,剑眉微微颤动,已经年过五十的他中年才有的方琪,而且方琪各方面也一直很突出,被他视为掌上明珠,结果现在竟然被人下毒。

  “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已经一天一夜了,人竟然还没救醒。”方天恩越说越怒,猛的抬头怒视刚刚过来报消息的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还御前禁卫军统领,我看你什么都不是,要不是你妹妹帮你跟七公主走到一块,你现在能坐上这个御前禁卫军统领的位置。”

  御前禁卫军统领方炎不过二十岁出头,也是玉京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三年前从玉皇学院毕业,在军队历练一年屡立战功。回来之后进入禁卫军就已经是校尉,随后两年之间一年一个台阶,如今已经成为手握实权的禁卫军十二统领之一。

  去年更是差一点夺得武状元,如果当时不是那个逆天的家伙出现,换在其它时候他也不会仅仅是第二名了,而且他跟七公主走的很近,据说很有可能成为驸马,到时候将会成为禁卫军最年轻的副将。

  一身铠甲显得无比精神的方炎被方天恩骂得哭笑不得,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啊,自己已经第一时间想办法将御医也请过来了。方天恩虽然不是他父亲,但他是方家家主,方炎心里虽然如此想,神情上却显得很是愧疚。

  “都是我的错,只是宫中御医跟我们家族的几位妙药师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暂时维持住,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赶快救方琪妹妹,七公主已经求陛下赐下一颗中品保命灵丹,御医说应该能拖上几天,所以我们必须争取时间尽快想其它办法。”方炎连连点头认错,随后小心的将方天恩的注意力转移。

  “中品保命灵丹……”方天恩一听,脸上的神情也微微有所缓和,因为中品保命灵丹的珍贵他也很清楚,就算皇宫之中也不多,由此可见方炎还真是尽力了。

  “连御医都束手无策,中品保命灵丹也只能拖延几天而已,何人竟然下此毒手……”方天恩眼中怒火燃烧,杀气闪动,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做的,绝对不会善罢罢休。

  “家主,根据当时的情况,还有御医跟家中妙药师所说,能配置出如此毒药之人,绝非一般人。而他要想真正杀了方琪妹妹应该比现在弄得我们束手无策更容易,所以此人恐怕有意如此。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不如公开悬赏,到时候来解毒之人就一定是下毒之人。”方炎虽然年纪不大,但能在这个年纪坐到这个位置,可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方家子弟。

  “下毒之人还敢出来?”方天恩声音冰冷,足以将人冻僵。

  “至少目前我们已经没有其它办法,悬赏也许能找到奇人异士也说不定。而且下毒之人不管是有什么目的,如果真想借此索取什么,或者跟我们方家做什么交易,到时候也就会自动出现。另外一方面,咱们也尽量想办法……”方炎知道方琪在方天恩心目中的地位,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是特别小心。

  事实上他能得到方天恩的重视,也是因为一直以来他紧紧跟随方琪,讨好方琪,坚定的支持方琪才会如此。

  甚至方琪在做许多事情之前都会跟他商量,甚至连利用高飞冲动性格,看能不能以小孩子闹矛盾争风吃醋的方式杀死任杰,让任家跟高家闹起来,让任家内部闹起来这些计策,也都是当初方炎帮助方琪一起想出来的。

  所以方琪出事,方炎必须表现得拼尽全力,作为方琪最信任的人,作为坚决支持方琪的人,他要表现出来,让所有人都看到,让方天恩、七公主他们也都看到。

  “只好如此了,别让我知道是谁对琪儿下的手,否则我绝对不会饶了他的。嘭……”方天恩正好走到一个足有两人合抱的巨大柱子前,一拳重重的砸到上边,瞬间珠子被一层冰霜气息包裹,随后经竟然咔咔不断碎裂开来。好在这只是整个大殿众多柱子中的一根,碎裂也并不影响,但却让一旁的方炎看得暗自心惊。

  就算对待他那两个儿子,也没看过方天恩如此在意。

  “还有,那个消息你继续跟进,如果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也只能兵行险招了。”

  什么?方炎的心猛的提起,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自己还是低估了方琪在方天恩心目中的地位。

  那个东西可是皇家秘宝,方天恩竟然为了方琪不惜打那样东西的主意,难道他真的是想将家主之位……

  “是。”方炎心中的震撼已经无以复加,但是神情上却没有一点体现,方天恩一说他就连忙点头答应着。

  ………………………………………………

  夜色渐黑,一辆虽然不是灵兽座驾,但一样巨大无比豪华的车里,之前在武斗场被五千个铁木凳狂风暴雨一般砸过的高飞正躺在车里。

  “哎…哎呦……混蛋,任杰你个王八蛋,你等本少爷好了的,我跟你没完……”高飞痛苦的呻吟着,身上骨头断了几十处,碎裂的地方也有不少,虽然已经服用了保命丹药跟一些药剂,但这种伤势没有个十几天也不可能好的。

  “你个无耻的家伙,学校怎么能这么放过他。”

  “自己不敢上来,竟然是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白痴、可恶……”

  “等我好了的,我非亲手打碎他身体上的每一块骨头……”

  …………

  就在高飞疼痛难耐、呻吟、怒骂任杰,在这宽大的车厢之中还有一人静静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持一本古卷正在看书,旁边檀香袅袅、跟躺在那里的高飞像是完全两个世界中人一般。

  “哥…学院方面难道一点处罚都没有?”高飞自己在那骂了好一会,虽然已经想了几十种方式等伤势好了找任杰报复,但对于自己被任杰煽动被人用几千个铁木凳砸的事情依旧耿耿于怀,学院竟然没对此事作出什么处理,这也让他极度不爽。

  正在看书的年轻人跟高飞有六、七分相像,但却显得稳重、大气、一身书卷气息,直到此时他才缓缓合拢书,慢慢的转头看向高飞。

  “你要什么处理,是你自己跳上武斗场的,任杰也没说要跟你比斗。你在这里骂他白痴,废材,结果你被白痴跟废材算计,你认为自己是什么?”

  “哥,我……”高飞一听,立刻想争辩。

  但是看到这个一身书卷气年轻人脸色微微一沉,他吓的身体一紧,触动身上多处伤痛处,疼得直咧嘴却不敢发出声音。这高鹏虽然是他亲哥哥,比他也只是大两岁,但面对高鹏他比面对他们老子还恐惧。不只是因为自己这个哥哥高鹏从小聪明过人,去年大考之中还中了榜眼,这也就是因为去年有一个逆天、变态的家伙出现,换成以往他肯定能成为文状元。更因为如今这高鹏已经全面插手高家事情,在高家已经有足够大的权力,别说是同辈中人,就算一些长辈宁可见家主都不愿意见高鹏。

  “你什么你,那方琪将你们玩弄得团团转都不自知,你还真以为他会看上你,打了人之后不先禀告家族竟然知道跑了是吧。等你伤势好了过了学校大考,回家族闭关苦修三个月,不达到炼体境大圆满不得出来。”

  闭关苦修,高飞一听眼泪都差点控制不住,家族中的苦修本来就已经很恐怖,经过高鹏改动之后更加非人所能承受,苦修三个月简直跟拔层皮一样。高飞脸部还没完全消肿的肉不断跳动,嘴巴张了几次也不敢在高鹏面前说什么。

  看到高飞终于闭嘴不出声,高鹏这才拿起书来,只是此刻他目光看着书,脑海中却在琢磨起最近这几天的事情。虽然在他看来,这就跟一群孩子胡闹一般,但那方琪煽动高飞动手,是不是有更深远的意义呢,如果那任杰真的因此死掉的话……

  而方琪住处着火,又到底是谁出的手,那方琪根据密探回报应该已经中毒,又是谁下的手呢?

  那任杰突然在武斗场中玩了高飞一次,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是意外还是……

  是不是因为被高飞打了之后有人在背后推动,还是这任杰有什么古怪?不过如果这任杰真有古怪,恐怕最先着急的应该是他们任家那几位吧。

  明天就是宴会,倒是可以趁机试试这个任杰,如果那方琪中毒跟高飞被打事情都是出自他的手笔,那自己在离开玉皇学院之前就该想办法先解决掉这个隐患,将这些杂鱼都清理之后才好跟蓝天那个家伙在朝堂之上交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