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终章)
和和方方2018-11-08 12:003,214

  正在龙宫处理事务的洛忍,忽地接到属下的飞鸽传书:“萧七妹和龙灵被人劫走,劫者只留下字条说,若想见到她们,速去邙山。”上面还画了一个忍者。洛忍心中冷哼道:“老狐狸终于露尾了……”

  邙山,斜阳残照,衰草萋萋。

  “阿弥陀佛!洛施主,我们又见面了!”老和尚拦在洛忍前方。

  洛忍心头一紧,似乎要扬起手中的刀。和尚身旁的徒弟立刻警戒起来,生怕洛忍再对师傅不利。

  “洛施主,你再去吧!一切都该结束了!也是该做个了结的时候了!”和尚闪开了路,让洛忍上山去了。

  “师傅,他是恶魔,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和尚的徒弟不满的对师傅道。

  “何谓正,何谓邪?正与邪都是人心在怪,只有让他做个彻底的了结,才能立地成佛。”

  和尚望着洛忍的背影道。

  山腰的一片空地上,洛忍与尹卡对峙着。

  “看来我们的恩怨今天是一定要解决的……”尹卡望着曾经是自己最爱的徒弟,那张布满经年风霜的脸上,此时不免又添几分垂暮之色。

  “其实……”不等他把话说完,洛忍已经抽刀朝着他的要害部位刺来,尹卡只得闪身避开,接着道:“我当年真的……不忍心逼你,可是你违背了主人的意念。你原本是要成为最优秀的忍者,却被一个女人迷昏了头脑……”

  洛忍依旧不说话,下刀不留一点情。尹卡被逼得好无退路,腰间的长剑倏地飞出,一下子荡开洛忍的刀,尹卡趁机跳开一步,道:“三招已过,我与你的较量正式开始,看看你这几年有没有进步?”说着,长剑挥舞,剑影叠叠,袭向洛忍。

  剑影若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直照下来,洛忍不敢硬挡,避了开去,剑影却是不断的变幻。洛忍若想既不受伤,又可以伤到尹卡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洛忍本就不是尹卡的对手,因为尹卡在三十岁就把忍术尽数学完,打遍东瀛无敌手。

  洛忍把心一横,往剑影中横冲而去。锋利的剑刃擦过他的发丝,发丝顿时纷纷飞落。洛忍手中的修罗刀今日似乎毫无感应了,浑然不觉主人的危险处境。双方变招神速,剑落刀挡,叠舞纷乱;而且两人也算得上当今世上的绝顶高手了,精彩之度令人咂舌。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未几,洛忍已是浑身汗湿,而且他的剑招也是被尹卡封地死死的。忽地长剑擦住洛忍的刀刃,随即顺势前滑,剑尖就直指洛忍的心口。洛忍眼光一狠,不等剑尖刺来,倒是自己猛地向前一步,剑尖深深的刺入他的心口,同时他的袖口飞出的暗器直中尹卡的胸膛。

  “啊!你?”尹卡的胸膛立刻呈现出一片炓紫,看来暗器上涂了剧毒。

  洛忍跌跌撞撞的倒退几步,以刀支地,道:“主人,我不辱使命,我完成了使命……”说着,挥刀斩向自己的脖子。

  “你?你……”尹卡惊奇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他不是洛忍?难道自己……上当了,被他的易容术给骗了?

  “哈哈哈……想不到你竟然也有今天?”真的洛忍忽然闪出,看着尹卡的痛苦样子,疯狂笑起来。

  “你……原来变聪明了!”尹卡看着黑紫之色渐渐遍布全身,只恨自己太大意了。

  “他是我五年前走投无路之际救下的一个男子。知恩图报的他一直把我的仇恨当作他的仇恨……”洛忍冷笑道,“老东西,当日你逼迫我时一定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今日吧?”

  “唉!当日是我……一个人酿成的错,你竟杀那么的人,还有江南七怪!”尹卡气虚喘喘道。

  “是吗?这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吗?你不是早就想霸占中土的武林吗?但有了江南七怪你会得逞了吗?”“你都知道了?唉!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当年我的确是不忍心杀你,是想借秦云天之手杀你,可惜他没能杀死你。不过我忽地想到,在海岛上,逼你杀柔倩的,不止我们忍者,还有他秦云天。按你的脾气,你不会放过秦云天的,这样你们窝里斗,对我们东瀛忍者只会有好处,绝无坏处。”尹卡道。

  “当年你定是对秦云天说若放我回到中土,定会取代他成为中原第一高手吧?”洛忍眼中似乎已有些杀意了,“你是自己解决,还是要我动手?”

  “你曾经是我最好的徒弟,可是如今却要弑师!”毒性散发的如此之快,尹卡的半张脸都现黑紫了。

  腰中的修罗刀觉得主人的心里忽然变化了。“是你,为了得到一个优秀的忍者,却把我的父母杀了;是你,为了得到主人的赏识,把我推进一个炼狱般的修罗道场里;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洛忍通红着双眼质问道,“我们原本只是去东瀛经商的百姓而已,是你,把我逼上这条路……”修罗刀一声嗡鸣,飞身出鞘,直抵尹卡心窝……

  一路上,没碰上过多的抵挡,看来他们以为尹卡定能杀了洛忍。

  翠云峰,众人被逼到了崖边。洛忍冷酷至极,刀起头落,血影纷叠,众人是一个个的吓破了胆,压着龙灵往崖边退去。

  看着洛忍一步步的逼近,萧七妹蹙眉道:“你不要再逼近了,不然我会杀了她的!”说着,把闪着寒光的剑放在龙灵的脖子上。

  “把解药给我,并把龙灵放了,我会放了你们的。”洛忍又上前逼近了一步。其他人顿喜,一齐把希望寄托在萧七妹身上,只要给洛忍解药他们就可以活命了,若不给他解药,只有再退一步,悬崖就在脚下。

  萧七妹镇静道:“我可以把解药给你,但是你得先让他们走。等我估计他们走远后,我才能把解药给你……”洛忍爽快的答应了。

  等众人散尽,萧七妹冷笑道:“你的解药就在这里……”伸手把龙灵推向洛忍。

  “哪里?”洛忍顺手揽住龙灵的腰,心疼地把她靠在自己怀中。龙灵也真的心力憔悴了,他们这些天一直折磨她,不给她吃,甚至不让她睡……

  “就在你怀中……”萧七妹没趁机逃走,只是站在原地冷笑道,“就是……她的……心头之血!”萧七妹指着龙灵,一脸的嘲笑。

  “什么?”洛忍觉得自己听错了,惊奇的看着萧七妹。

  “你中的毒是我配置的‘痴情咒’,是用百种毒性极大的稀有草药制成的……它就是当年我对你日思夜想的结晶,想不到你竟然中了,真是天意啊!”萧七妹冷笑道,“解药就是心爱之人的心头血。”

  洛忍一下子推开龙灵,颤抖的后退一步,吞吐着:“不可能……”龙灵看着痛苦的洛忍,一颗心也似酥了……

  老天似又开了一个玩笑!为什么?为什么……洛忍疯疯癫癫的仰天冷笑,长发四散,忽地长啸一声,修罗刀陡然有种不祥之感……主人他又疯了!主人他要杀了她?她可是主人爱的人啊!难道五年前的悲剧又要重演了吗?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支配着修罗刀,修罗刀挣扎着,悲剧真的要重演吗?修罗刀想挣脱约束,可是心有余力不足……空气一点点的凝固,修罗刀颤抖着向龙灵的心窝飞去……龙灵的心真的碎了,他是不会爱我的,终究是要杀我的。她轻轻的闭上了眼,几滴清泪顺着眼角滑落……

  “嘭……”随着一声清脆的破碎声,修罗刀暗自欣喜道:幸好只是刺到了主人送她的孤星泪上。龙灵模糊着眼后退了几步,不知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

  “洛忍……你真的要刺死她吗?当年我无怨无悔的要你活下去,不仅是要你为我报仇,更是想给你机会去做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爱一个人,就要为她着想,就要使她活着。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洛忍的意念中倏地蹦出一个俏丽的面庞,亦嗔亦怒对着他道。

  “为什么?老天你不公平!啊!”洛忍双手抱头,痛苦的长叫。然后蓦地转身,奔下山去。

  萧七妹冷笑看着这一切,一把揪住还愣着的龙灵,道:“为什么你可以得到?为什么我却得不到哪?如今一切都死了,都死了,你也去死吧!”说着,一把将龙灵退下了山崖。

  修罗刀安静地躺在斩忍宫的藏刀室里,再也没见过阳光和血腥。对于主人的传言,江湖中有很多。有人说主人死了,有人说主人去找解药了,还有说主人从邙山的悬崖跳下去了,还有人说在少林寺见过主人……至于主人的下落,斩忍宫的人也不知,自从主人撇下自己独自离去后,就再没出现过。

  山谷里,云雾缭绕。

  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一遍一遍徘徊其间,嘴中不知咿呀着什么,白嫩手掌上托着一块破碎的白玉。她跑着跑着,手掌忽地滴上了一滴水珠,晶莹剔透,宛若她的眼泪,又似苍天的泪水。

  附近砍柴的人都直摇头:“这姑娘真可怜,不知她的爱人是谁?嘴里一直呢喃着‘亲爱的,你在哪里?我愿意用我的心来救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发如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