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南山寺之围
卡斯2019-08-15 13:123,868

  当李木童和兴木良奈到达黄浦十六铺码头时,十六铺码头同样空无一人,提前赶来的士兵向兴木良奈汇报了情况,未发现船只靠岸,派出去的搜查船也没有看到黄浦江上有异动。

  兴木良奈大为光火,朝李木童怒喝到:“你说的船和地下党呢。”

  李木童假装迷惑:“我分明就是听到赵栋天说他们的货会运送到十六铺码头这边来了,莫非他们零时更换了运输码头?”

  兴木良奈命令身旁的士兵:“你还在这给我装,我看你也是地下党了,把他给我押回去,关起来。”

  李木童也不反抗,只暗暗的笑到:“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是押送我再审也好还是现在就杀了我也好,我是一个字都不会再说的了。”

  兴木良奈:“听你这么一说,把我们这些人带过来耍一圈也是早就预谋好的吧。”

  李木童不再解释:“你回去就知道了。”

  兴木良奈讥笑着:“你是说,你们安排了人来袭击地堡,救出石庆春,要是真的来人,估计那批人也全军覆没了吧。”

  李木童不解的问道:“你们知道我们今天会有行动,提前设下了埋伏?”

  兴木良奈:“还好有人及时通知了我,否则可能还真让你们得逞了。”

  李木童:“是谁告诉你消息的。”

  兴木良奈:“这个你就不必清楚了。”

  李木童:“那这么说欢喜客栈你的未婚妻会被绑,你也是清楚的啰。”

  兴木良奈抓住了李木童的衣领怒喝:“什么,你们还去了欢喜客栈。”

  李木童:“这个你也不必清楚。”

  兴木良奈:“走,我们立刻回总队。”

  兴木良奈命令所有人马立刻返回宪兵总队。

  回到总队后兴木良奈得知迟田光一在追捕赵栋天的途中被赵栋天杀死,现在不仅赵栋天跑了,铃木奈美和莉央纯子还被这些地下党抓到了南山寺,他更加恼怒,拔出日式军刀就向李木童左手砍去,李木童下意识闪躲了下,但左手的半个手掌还是被兴木良奈砍掉了,痛的李木童嗷嗷直叫。

  兴木良奈手下的士兵继续向他禀报:“

  那些地下党非常猖狂的说要用莉央纯子和铃木翻译官交换石庆春,否则,明天就会在南山寺的门口看到她们两位的尸体。”

  兴木良奈十分恼怒:“那些自不量力的地下党是想找死,只要救出翻译官和纯子,我就一把火烧掉整个南山寺,看着那些地下党在里面一个一个被活活烧死。”

  士兵继续追问:“那如何向他们回复呢?是换还是不换。”

  兴木良奈更加生气:“当然是换,不换怎么从封闭着的南山寺救出翻译官和纯子。”

  士兵继续:“明白,少佐,我去通知他们进行交换。”

  兴木良奈:“我说过什么时候交换了吗?”

  士兵:“少佐的意思是什么时候呢?”

  兴木良奈:“明天一大早,八点钟。”

  士兵:“这就再去南山寺告诉他们,明早八点用铃木奈美和莉央纯子交换石庆春。”

  兴木良奈擦拭着刀口上的血迹:“你去吧,叫上王木天一起。”

  又到南山寺大门口的传令兵,看的紧闭的大门让王木天大声对寺庙里的地下党通报人质交换时间选定在明天上午的八点钟。

  赵栋天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响动,觉得白天交易不太好,想要改动交易时间,便回应到:“还是明天晚上八点交易吧。还有,我们是抓了你们两个人,要交易也是二换二,用石庆春和李木童来换你们的少佐的未婚妻和翻译官。”

  王木天隔着大门继续喊道:“这个要求,我只能回去反馈给兴木少佐,至于能否答应,我不敢保证。”

  赵栋天:“如果他不答应就等着给那俩日本女人收尸吧!”

  王木天:“那我回去和少佐说明你的意思,尽量达成交换人质。”

  王木天回去告诉兴木良奈,兴木良奈却狡诈的笑了笑:“只要交换了莉央纯子和铃木奈美,他们寺庙里的所有人的死期也就到了。”

  王木天附和着:“我明白少佐的意思。”

  王木天再次来到南山寺向里面的赵栋天和孔倩琪告知兴木良奈同意了他们的提议。

  赵栋天告诉孔倩琪:“千万不能对兴木良奈这只老狐狸掉以轻心,我就是中了兴木良奈的诡计,不仅害死了前来援助的革命同志,更是差点让自己的小命也葬送在了那个阴森的地堡监狱。”

  孔倩琪凭着多次接触兴木良奈的优势,明白这个不好惹的危险人物确实需要更加谨慎小心的对待才行:“那我们是要真的和他们进行交换吗?”

  赵栋天:“还是要让兴木良奈看到女画师和他的翻译官,否则他也不会将李兄弟和石大哥换给我们,但在交易时你就瞄着她们俩,一旦看到石大哥和李兄弟进入到南山寺里的安全范围就用枪打死她们俩。”

  孔倩琪:“对,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赵栋天继续安排着人质交换计划:“

  主要是我们要想好如何带着寺里的僧侣一起撤退出去,毕竟我们加上寺庙里的僧侣也有百来号人啦。”

  孔倩琪:“外面的日本兵现在把我们团团围住,这么多人即使是晚上也不好一次撤离呀。”

  赵栋天:“那就让他们现在先撤离,南山寺的僧人没参与我们的计划,我去说服日本人放他们先离开。”

  赵栋天知道王木天应该还没有离开,对着南山寺外的王木天喊道:“我们还有一个条件,先放了南山寺僧人离去,我们把两个日本人绑到这里来,这个寺庙里的所有人事先都是不知道的。我们和日本人的较量也不应该连累到这些清修的僧侣,这些僧侣是无辜的。

  王木天答道:“这些算什么她妈的僧侣,还清修,肯定早就和你们串通一气了,

  怪不得我全城搜查都查不到你的人影,一定是躲到这寺庙里来了。”

  赵栋天:“这几天,我根本就不在南山寺,我知道你们在通缉我,不过我当然不会在这南山寺而是在你们根本就想不到的地方-春风楼。”

  王木天:“呵呵,你可真会躲,怪不得可以在张老爷家里隐藏的这么深。”

  赵栋天:“那不是不想让你们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我么,你还是再回去向兴木良奈提出我们这个附加要求吧。”

  王木天勉强答应:“好吧,但是我同样不能保证兴木少佐会同意你们的这个要求。”

  赵栋天:“你话带到了就行。”

  王木天再次回报给兴木良奈赵栋天的附加要求,兴木良奈却显得十分高兴:“那更好,先让那批寺庙里的和尚出来,我们派人跟着,只要远离南山寺,就把他们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王木天鼓起掌来:“那批地下党要送和尚受死,兴木少佐刚好成全了他们。”

  兴木良奈:“你让你的人马跟着那批和尚,到了大治河边就行动干掉他们。”

  按照约定包围南山寺的日本兵在南山寺大门处,让出了一个口子,南山寺大门打开,住持首先出来,而后是其他僧侣陆续而出。王木天在后面紧紧的盯着出来僧侣们,但发现最后是孔倩琪用枪抵住了莉央纯子的头压阵而出。

  孔倩琪架着莉央纯子穿过了举起枪的日本兵第一层包围后又看到了日本兵身后站着的是王木天带领的那些暗杀特务,他们都没有拿出枪,但都看的出他们大褂的袖口里分明藏着枪。

  王木天看到孔倩琪感到了一丝丝的惊讶:“真没想到,原来是你,我还特意把你推给了兴木少佐。”

  孔倩琪假笑着发出了声:“呵呵,没想到吧,王站长,不是我当初那么积极的讨好老鸨和您,您又怎么会把我推到兴木长官的身边呢!”

  王木天:“不过是你也好,省的我们在花费时间来调查。”

  孔倩琪:“王站长,我就知道你们耍滑头,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些和尚,所以只好带着兴木少佐的未婚妻出来,溜达一圈,让她看看我们南山寺外面的风光有多美,只要这些和尚能够平安的转移到我们的安全地址,我就会担保眼前这个日本小女人没事,否则我随时可以一枪打死他。”

  王木天看到孔倩琪押着莉央纯子,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整个上海都是沦陷区,哪里才是你所说的安全区呢!”

  孔倩琪:“这不用你们管,我们有街头的安全区域。”

  王木天有个手下看孔倩琪的气焰嚣张,抖动着袖口,准备拔出枪,被王木天看到后,示意他收起枪不准拿出。

  孔倩琪也看到了那个准备拔枪的特务小小的举动被王木天制止,便恐吓到:“知道你王站长这养的人有枪法好的,现在就可以拔枪射爆我的头,而让兴木良奈的未婚妻存活下来,但只要我一个时辰内没有回到南山寺里,赵大哥就会知道我行动失败,他会立刻打死日本翻译官,并把她的尸体挂到南山寺大雄宝殿的金顶之上,让所有日本人都能会看到他们的翻译官惨死的样子,这个锅你敢不敢背就取决于你自己了。”

  王木天走到孔倩琪跟前来:“原来我为随意使唤你先道个歉,你也别生气,我们这过来也是兴木少佐的意思,他是不放心这两个日本女人,怕你们有什么新的动作,既然你只是送南山寺的僧人去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再带着莉央纯子观光下南山寺周围的风景,那当然是可以的了,我从兴木少佐那了解到莉央纯子是最喜欢去到新的风景散步的,刚好还有你能够陪着当向导,我们也就放心了,也请你放心,我王木天保证绝对不会再有我的人跟在你们的身边,我们这一个时辰就待在这里等你们送走这群和尚后,再散步回来,一个时辰厚不见不散啰!”

  说完王木天也命令第二圈围着的暗杀特务也给那批南山寺的僧侣和押着莉央纯子的孔倩琪让出了一条道。

  南山寺的和尚与孔倩琪慢慢的走着,他们万万没想到离开南山寺的道路会走的如此艰辛,那些举起枪的日本士兵和藏起枪的暗杀特务也都想僵着的木乃伊一样,目送他们离开。这瞬时的空气仿佛变得越来越慢了似的,伴随着浦东还在继续下着的雨滴声,不仅敲打着地面上松软的泥土,更是在敲打着孔倩琪和赵栋天以及所有留在南山寺里的地下党成员的心,但孔倩琪和赵栋天以及所有留在南山寺的地下党成员都明白不能让这些天空中的雨水浇灭营救石庆春的前进道路,更不能让王木天的暗杀特务们和兴木良奈的日本士兵浇灭那心头向往自由,崇尚民族独立的内心之火。他们心中都明白现在只有一个目标:救出石庆春和李木童,然后抱团一起,冲杀出一条血路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场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场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