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兰国公主
幽灵九号2018-11-10 11:483,214

  “皇上……,这会儿怎么连皇上都出来了啊”,“还有,干嘛又抓着我的手啊……”上官幽灵在心里默默地发问着。

  “快!快!快!快传御医!快啊!”男人急切地喊道。

  “喳,传太医。”这一听就是太监的声音,又细又尖,不男不女的。上官幽灵继续闭着眼猜测着。“不过,这情况不对啊……”就在上官幽灵疑惑的时候。听到一个老年人的声音。

  “皇上,臣来了。”

  “御医,你快来看看,公主是不是要苏醒了。”

  “啊……”随着手臂上的一阵疼痛,上官幽灵大叫了起来,也是这么一痛,上官幽灵终于睁开了疼痛的双眼。也许是闭眼太久了,面对忽然的光亮,眼睛刺痛,有点不适应。上官琉星只好拿手臂挡一挡,缓缓。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咒骂道:“妈的,不知道,姐最怕痛啊,拿什么刺了姐的手臂啊,这么痛……”上官幽灵一边在心里默默自己的手臂“打抱不平”,一边活动揉着手臂活动筋骨的时

  过来一会儿,上官皓月停了下来,不是手臂不痛了,而是被人眼睛盯着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而且目光如此强烈,想忽视都很难啊。

  上官幽灵抬头看了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着实下了一跳。

  只见自己的床边正坐着一个身穿黄色龙袍的中年男子,床边还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着官服老人,手里正拿着一个泛着冷光的银针,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泪眼婆娑的丫头,但是为什么,这三个人看自己的眼光,都那么震惊为什么啊?还有那个丫头,为什么眼睛张那么大,特别是嘴巴,张得都能吞下鸡蛋了。

  “谁呢告诉我啊,这是什么情况啊?不是在拍戏吗,你们继续啊,我只不过是看一下传说中的拍戏是怎样的情形,你们不至于拿针扎我吧?”,“怎么现在这么多人都喜欢演容嬷嬷啊,爱扎人。”

  “可是,可是……,”上官幽灵疑惑地环顾周围一圈,发现这传说中的演戏,这场景,这道具,这服装,准备的也太形象,逼真了点吧。甚至连蜡烛都点了起来了。”

  看着上官幽灵,这看看,那看看,这打量着,那打量着。并未和身边这些人打招呼。所以一直在旁边坐着的皇上忍不住了,因为怕吓到刚刚苏醒的爱女,只好轻轻唤道:“灵儿,灵儿,你醒了,我是父皇啊,你认得我吗?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

  “灵儿?”上官幽灵将目光转向中年男子,怀疑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疑惑地开口问道:“灵儿,是在叫我吗?”

  “嗯嗯,灵儿,你怎么了,难道你不认识父皇了吗?”,中年男子着急地问道,“御医,公主这是怎么了?”

  直到听完中年男子的话,上官幽灵,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在拍戏,虽然自己有想过那种可能,可是怎么也觉得太狗血了。好好的旅游就旅游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

  可是,听着中年男子声音中的慌乱与急切,再看看周围装饰的一切,在听听他们说话,动作。

  上官幽灵这时不得不接受,口口口,这么戏剧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啊,只有在电视,小说中才出现的事情,现在清清楚楚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早知道自己这么“幸运”,就应该出门时买好彩票,准能中个头等奖啊。

  原本站着的御医,听到皇上的命令,才缓缓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立马拿着手中的针向前,准备给公主把脉,检查。

  看到御医手中的针,上官幽灵头都大,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上官幽灵,假小子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针。记得从前自己得了重感冒,老是高烧不退,爸妈没办法,要带自己去医院看看,那自己怎么可能答应嘛。那是医院啊,肯定不是打针,就是吊水了。

  偏偏这两样,上官幽灵怕的要死。坚决不去医院,最后没办发,爸妈买了一大袋要回来,自己整整吃了两个星期才好呢。那真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啊,现在有时回想起来,上官琉星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巴到处都残留着苦苦的药味呢。

  现在,你还拿针,要扎自己,你当我跆拳道黑带九段是白练的啊。所以当御医拿着针上前时,上官幽灵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离得银针远远地。并且做出防卫的姿势。

  中年男子被上幽灵一连串的动作吓得有点懵住了,过来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询问道:“灵儿,你怎么了啊,我是父皇啊,你刚生病才醒过来,我让御医给你看看。”

  “嗯嗯,能让他把针拿走吗?把脉应该不用针吧?”上官幽灵姿势依旧地答道。

  听了上官幽灵的话,中年男子终于反应过来了,看着上官幽灵小心翼翼地神情,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看,朕这都忘记了,朕的灵儿,是最怕针的了。御医把针撤了吧,用红绳吧。”说完站了起来,让出位置给御医把脉。

  “是。”老人回道。

  看到御医将针收了起来,上官幽灵也收起了自己的拳头。原本站在御医身后的丫头,这时走了过来,打算搀扶着上官琉星到床上重新躺着。还没等到自己伸手,上官幽灵早就三步作两步,一个翻身,人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看着上官幽灵的动作,坐在躺椅上的中年男子忍不住笑着说道:“朕的灵儿,生了一场病醒来,还是那么顽皮呢。”

  听着中年男子的话,上官幽灵大致获得了一些信息。

  自己现在的这副身体的主人,原本是这位中年男子,也就是眼前的这位皇上的女儿,是位公主。而且这位公主很受自己父皇的疼爱,这点可以通过中年男子的行动与说话的语气,判断出来。原本的公主是因为生病了,所以躺在床上,直到自己穿越过来,借住在这具身体里。所以当自己睁开眼时,他们以为是原本生着病的公主,现在苏醒过来了。这是上官幽灵穿越过来,目前所能获得得所有信息。而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也就是真正的公主,上官幽灵现在还不太清楚。也不太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所以她最好尽量少说话,不然会露出马脚,引起怀疑。还好,听刚才中年男子的话,原本真正的公主也是活波好动地,这就好,不然要自己装大家闺秀,那怎么可能吗?早晚要出问题,引起怀疑的。现在了解到以前的“灵儿”也是性格活泼开朗地,那么这下自己就不同担心露出马脚了。活波好动啊,那不简单嘛,完全就是本色出演嘛。

  所以现在还是乖乖躺下,让所谓的御医把脉吧。

  见上官幽灵在床上躺好了,御医从随身携带着得药箱里,拿出了一小团红绳,打开红绳的一头,交给又站回自己身后的丫头。

  上官幽灵,看到,丫头拿着红绳,走到自己的床边,弯下腰,拿起自己的手,并将红绳围着自己的手腕,轻轻绕了一圈,然后系了一个送送的结,而御医牵着红绳,往后退了几步,做到不远处桌子旁的凳子上,然后捏着红绳,静静地把起了脉。

  上官幽灵躺在床上,好奇地看着以前只在电视看到过,皇宫里的御医给皇上的妃子或公主看病,不能直接和她们的手接触,而是用一根红绳系着,因为妃子和公主都是金枝玉叶之躯,岂是御医那些凡夫俗子可碰触的。所以在皇宫里,御医是采用这种方法给皇上的妃子和公主们看病,把脉的。这在古代叫“悬丝把脉”。

  那时看电视的时候,上官幽灵就对这种把脉方式,嗤之以鼻,什么金枝玉叶,尊贵之躯啊。你要是有能耐啊,就别生病嘛,既然生病了,找医生给你看,人家也就给你看了,可是你还整出这些什么的破规矩,什么意思啊。

  不是说皇上是九五之尊嘛,那你皇宫要御医做什么啊,不是有神的庇佑吗?是真龙天子嘛?到最后不还是要像那些凡夫俗子一样,生老病死,不一样要看病,要吃药。

  可是那是因为自己生活在21世纪啊,生活在一个文明而开放的时代啊。要是现在。就算是打死自己,自己也不敢说啊。

  那要是说了还得了啊,说皇上的不是,那不是没事找死吗。那说了,绝对是死罪一条啊。

  唉……人还是要学会,审时度势,做聪明人,就可以少受点苦。

  看着御医静静地握着手中的红线,

  闭着眼在那坐着。上官幽灵一边看着御医认真把脉的样子,一边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能被看出自己刚才想了什么,努力平静自己的呼吸。

  过了一会儿,御医睁开了眼睛,缓缓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边绕着自己手中的红线,一边满脸思索地看着上官琉星。上官幽灵,看着御医老是一直盯着自己看,好想在研究着什么。

  “不是吧,古代御医都这么神,就把一下脉,就知道自己是“冒牌货”了?不是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那自己不是死定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国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国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