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运
陈佳杏2021-05-19 01:573,789

  早上起来,陈悦的腿疼的就跟灌了铅似的,抬都抬不起来,她真是太缺乏运动了。才跑了一个早晨,肌肉都僵硬了。

  一步一挪的走到楼下,林染已经在等她了。很奇怪他没有穿运动服,一件深烟灰色的牛仔外套,领子竖得高高得,棕色长裤,头上戴着黑色的毛线帽子。背靠着墙,双手插袋,脚在地上踢啊踢的,一副很无聊的样子,看来是等了很久了。

  “林染。”

  他看见是陈悦,很灿烂的笑。最近他好像开心了好多,不像她第一次见他时,笑容仅仅是扯着两边嘴角上扬。

  “你怎么没穿运动服?”

  “今天不跑步。老师的腿很疼吧?”他看她走路歪歪扭扭的样子,一副‘我就知道’的笑脸。

  “啊?那你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用起那么早啦!”

  “多走走,可以放松放松肌肉,再说,今天天气这么好!”

  他双手交叠在脑后,晃悠悠的走在她的旁边,遇到有些低矮的树枝,还时不时的跳起来拍打。

  “诶……我说,你这几天好像很开心啊?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分享一下,让我也开心开心呗!”陈悦微微抬头看他,不禁又感慨了‘哎……现在的小孩,发育的可真好啊,以我1.60米的个子来测量他,估计有1.78米吧,我只到他的耳垂那儿。’

  “猜猜看?”他弯腰,*笑地凑过来。

  “幼稚!”陈悦撇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把他脸PIA开。

  “喂……这怎么幼稚了,你别搞得好像比我大很多的样子好吗?”

  “我比你大七岁啊孩子,我们之间隔的,可是马里亚纳海沟。”

  说话间,两人又走到晨跑路过的那家包子铺,陈悦又提了一小袋包子,正准备付钱,林染已经把钱递给老板了。虽然让学生付钱不好,不过才几块钱的事,陈悦也不愿太矫情的非要还给他,遂拍拍他的胳膊,语重心长地说:“对嘛,这样才有点尊重师长的样子!”

  话音刚落,包子就被林染拿了过去,他打开袋子,也不管烫不烫,三口两口,就把十个小笼包全部消灭了,陈悦在旁边还没反应过来呢!

  林染看着陈悦目瞪口呆的样子,觉得真是太可爱了,抬手揉了两下她的头发,那样子,就像是随便摸摸自家的小狗。

  陈悦被摸了头才回过神来,敢情这包子他是买给自己吃的啊,居然还敢摸她的头,陈悦老师咆哮了:“你吃包子的大油手,快给我拿开~~~~~!!!”

  林染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可乐开了花‘让你说我幼稚!’

  他吃完包子后,又买了一笼递给她,“喏,赔给你的,别气啦!”

  陈悦没理他,扭头就走。

  林染用食指勾着袋子,跟在后面,还时不时的出声引诱:“真香啊,这小包子太诱人了吧,皮薄馅多,一口一个,齿颊留香啊~!!”他看看陈悦没反应,继续说道:“有人是不是真的肚子不饿呢?不想吃吗?真的不想吃吗?真的真的不要,那我可就要独吞喽!”

  他在后面卖力吆喝的时候,陈悦想的却是刚才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自从跟他学了跆拳道之后的这将近一周时间,他们的对话的语气,动作,好像都太亲密了些?不行不行,老师和学生之间,还是有点距离比较好。

  陈悦忘记了,她原来在法国做老师的时候,和学生之间也是很随意的,学生们都很喜欢她这样有亲和力的老师,那时候她没觉得如何,怎么现在和林染之间,反倒在意起来了。

  林染耍宝了半天,前面的陈悦没有任何反应,他渐渐紧张起来‘坏了,是不是刚才做的太过分了?她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他刚想追上去跟她道歉,却看见人行道上一个下水道的井盖,可怜兮兮的缺了一个碗口大的角,陈悦也不知看见没看见,还是直愣愣地往前走着,他急忙出声提醒:“老师,小……”‘心’字还没出口,只见她一步踏错,脚好死不死的就踩上那个洞,崴了!

  陈悦觉得脚下一阵钻心的疼痛,不禁惊呼出声:“哎哟……”身子随着惯性便要往旁边倒下,说时迟那时快,林染长臂一伸,拉住她的胳膊,就像电视里的恶俗剧情一样,她被他揽入怀中,清爽的皂香,霎时紧紧的包裹住她。

  她呆了三秒钟,立刻推开林染,从他的怀抱中退了出来,即使这样,陈悦觉得他的味道好像还在鼻端萦绕,她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把不满的情绪发泄在让她崴脚的井盖上:“哪家死孩子偷井盖这么不专业啊?就挖一个角的。”

  “老师,如果那个连井盖都没有的话,我现在就在下面捞你了。”林染蹲在她的脚边,检查伤势,他有些不明白陈悦为什么突然那么生气。

  “要是整个井盖都没有了,我还能往那边走嘛?别碰,很疼。”

  “还好,伤的不厉害,回去擦点药酒,揉揉去了淤血就好了。”

  “你懂得还挺多的。”

  “练拳的,哪能没伤啊,久病成医。”他转了个身,背对着她说,“上来吧。”

  “干嘛?你要背我?”

  “嗯,不然怎么回去?老师不会是不好意思吧!”他转过头,呲牙咧嘴地笑着。

  “这么点小伤,哪里就走不得路了,我走给你看。”说着,陈悦往前走了一步,脚上立刻传来钻心的疼:“嘶……”

  “诶……”林染刚想拦,还是慢了一步,看她疼成那样,也着急起来:“脚崴了就不能再动了,不然更严重,我来背你。”

  “不用,我慢慢走也行的,你看!”陈悦用那只伤脚的脚尖轻轻点地,借力迅速地跳换到没事的那只脚上,她这样倒也能走,就是速度非常慢,而且非常不雅观。

  林染不动了,双手交叠在胸前,脸色冷的能直接刮下冰来。他一声不吭,冷眼看着陈悦在前面缓慢地跳着。他不知道她在固执什么,为什么总是把他拒之于千里之外,他更看不懂现在的自己,总是不自觉的就把视线落在她身上,总是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他非常懊恼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可是看见走在前面的陈悦,估计因为施力不均匀,又差点摔倒时,他还是忍不住上前,恨恨地说:“你打算就这样一直跳回去?”说完走到她前面,转身蹲下。

  陈悦看着他的后背,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不过自己的脚确实不好走路,这样一跳一跳的也太难看了,于是小心翼翼地扶上他的肩膀。

  林染此时也很紧张,就怕她又绕过他,再一次无视他贴上来的热脸,还好,他感觉到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攀上他的肩。他心里一松,手上的力度一下子没控制好,勾住她的腿,猛然往上一颠,吓得她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

  “老师,你想掐死我啊!咳……咳……”

  陈悦赶忙直起身子,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楼得太用力了,没事吧。”

  “没事!”

  过了一会儿,林染说:“老师,你比我想象中要轻呢!”

  “我看起来很胖吗?”

  林染没有回答,陈悦也没有追问,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林染的肩膀很宽,可能是长期练跆拳道的关系,他的身体很结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瘦弱。他走的很慢,很稳,陈悦趴在他的背上,感觉到他的体温透过衣服传递过来,热热的。

  第一次的跆拳道训练因为陈悦的脚伤夭折了,等到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又听见一个令她头疼的消息。

  “小悦,恭喜你啊!”

  陈悦上午没课,下午刚到办公室,张媛就很兴奋的跑到她面前说恭喜,搞得她一头雾水!

  “恭喜?我??”她点着自己的鼻子,“我有什么好恭喜的?难道是给我涨工资?哦,有可能哦,我刚过试用期呢!”

  “你还不知道?”张媛的眼睛‘嗖’地瞪大,吓了她一大跳,看张媛那样子,她紧张起来。“什么事?你快说啊!”

  “我们学校每年都有秋游,每个班由一名女老师,一名男老师带队,今年是外语组的宇文老师带领你们高二(9)班哦,而且,最重要的是……本来都是班主任去的,可是王老师身体不好,所以让你去。怎么样?幸福吧!!你可真是好运啊,要是你在试用期内还去不了呢!”张媛说得一脸兴奋,陈悦在旁边还是云里雾里的。

  “怎么外语组也有语文老师?”陈悦刚问完,张媛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外语组的宇文老师,宇文瞳,你居然不认识,哦……”她只手拍额,快要昏厥的样子,“百林高中所有雌性动物的幻想对象。不过也是,你才刚来,还不了解,过来,我给你讲讲。”张媛拉过身边的凳子坐下来,大有要开始八卦的架势。

  “免了,免了,我对大众情人没兴趣,怕被群殴,上课了,上课了,先走一步!”抓起桌上的讲义,陈悦夺门而逃。

  宇文瞳,会是那小子吗?

  “小悦悦,我有苹果,你要不要吃?”

  一位胖乎乎,白嫩嫩的小男孩献宝似的摇着手里的两个苹果。

  “宇文,你下次再叫的这么恶心,看我不把你的胖脸揍扁!”小陈悦举着拳头,恶狠狠的对他说。

  他可爱的笑脸立刻垮下来,怯怯地说:“小悦……悦……苹果。”

  那两颗大大的苹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勾的小陈悦口水泛滥,想吃人家的东西,自然也不好太凶了,“拿来吧!”

  他乖乖的递了个青的给她。

  “为什么你的苹果那么红?”

  “哎……削了皮都是一样的,拿来。”他胖胖的小手笨拙的削着那颗青色的,削完以后再递给她。小陈悦拿在手上没吃,想着等那颗红的削好以后看看是不是一样的。费了好长时间,他终于在苹果有些变黄的情况下完工了,献宝似的举在她眼前,兴奋道:“你看,你看,是不是都一样?”

  果然,两个没皮的都有些黄黄的苹果完全一样。

  “嗯!”小陈悦开心的咬下去,心里正想着这回没有被他骗到,下一秒,小脸立刻就皱成一团,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宇文瞳,你别跑~~~~”

  “铃~~~”上课铃响了。

  陈悦站在教室门口,甩甩头,思绪拉回来。‘怎么可能是他,那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再怎么样也不会变成风靡校园的帅哥吧,只是同名而已!’

  不过,他的名字,要想相同,还真是有点难度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