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法文课
陈佳杏2021-05-19 01:573,726

  “小悦,你下周日有空吗?”

  “干嘛?”

  陈悦正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原来学法语时候用过的语法书,陈妈妈突然跑到房门口表情神秘的问她:“你先说你有没有空。”

  “你先说你要干嘛?”‘万一是跑腿的活那我有空也是没空的!’

  “你李阿姨啊,她儿子下周日有空。”

  “她儿子有空关我什么事?”

  “我们两家聚一下啊,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和他玩的吗?这么多年没见了,她儿子现在是市立医院的外科医生。”

  “老妈~~~!”听到这里,陈悦立马明白了,开始哀嚎:“你不会想搞什么相亲的戏码吧?你女儿我像那么没人要的样子吗?我才二十四,二十四,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小时候爱跟他玩,那是因为一个院子里就他俩年纪差不多好不好,她有的选择吗?他一天到晚的挂着一条鼻涕,还特别懦弱,别人碰下他就哭鼻子。想到这里陈悦就一阵恶寒,‘去相亲?跟他?算了吧,何况我每周日还要学跆拳道呢。’

  “二十四你还以为你小呢!对门老张家的女儿,跟你一样大,儿子都两岁了,你还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干嘛?”她被吓到了,陈妈妈忽然冲到房间里,抓住她的双臂,仔细端详。

  “啧啧……我女儿长得多秀气啊,皮肤白白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怎么就没有男人追呢?”陈妈妈百思不得其解。

  “老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那是怪物好不好?你别着急,时候到了自然会给你带个女婿回来的。”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陈妈妈悻悻地松开她去开门,嘴里还嘀咕不停:“唉……总有*不完的心。”

  陈悦心里忽然觉得酸酸的,从小到大,就一直让爸爸妈妈*心,小时候,身体不太好,三天两头的生病,更是医院的常客,每回打点滴,爸爸妈妈就坐在边上守着她,长大了,又一个人去了国外,一呆就是五年,现在还要妈妈替她*心终身大事,太不孝了。想到这儿,她追了出去:“老妈,下周我去,不过可不是去相亲,就当见见老朋……”她的‘友’字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陈妈妈已经把门打开了,林染站在门口。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老师没说几点,我来得太早了吗?打扰你们了吗?”他的神色自如,应该是没听见刚才的话,不然让他知道老师要去相亲,传到班上还得了!

  “不会不会,进来吧,老妈这是我班上的班长,林染,他来跟我学法语的。这是我妈!”

  “阿姨好!打扰您了!”他很有礼貌的和陈妈妈打招呼。

  “哎……你好,你好!现在的小孩都长得真俊啊!好好学,不懂的就问小悦。”

  “好啦,妈,我们进去了。嗯?”她刚想进房间,袖子就被陈妈妈拉住了,她压低了声音说:“那我就去给李阿姨打电话啦,就约下周日了。”

  “好,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陈妈妈满意地放他们进去了,还体贴地替他们关上了门

  “法语呢会比英语复杂一些,它的名词前面都要加上冠词,而且名词还分有阴性和阳性。但是英语的单词有很多都是法语词汇演变过去的,你英文好,学起来也不会很困难。”

  林染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多语法点陈悦只讲一遍他就明白了,发音也十分标准。但是他第一次接触这门语言,陈悦没有教给他太多,怕一下子接受不了会产生逆反心理。

  “你把这些习题做完了,今天的课就结束。”陈悦讲解完后,又按照今天上课的内容布置了六道小题。

  秋日的傍晚,夕阳的余晖斜斜地照射进来,给这间不大的房里增添了几分温馨的感觉。只是这林染,怎么那么点题他都做了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做好啊?

  “题目太难吗?”陈悦实在忍不住,凑到桌子旁边问他。应该不会难啊,前面的字母,最简单的对话,他都学的很好的呀,这习题跟课文的内容几乎都是一样的。

  “不是的。老师,我慢慢的写,想记得牢一些。”

  橘黄色的阳光这时候正好从他的背后斜照在桌子上,他的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阴影里,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就只有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她。

  “开灯吧,都看不见了。”陈悦被他盯的有些不知所措。拧开台灯,看见他正咧着嘴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房门‘兀兀’地被敲了两下,老妈探了个头进来问:“你们还没学完呐?小林同学晚上就留在家里吃饭吧,都这么晚了。”

  “谢谢阿姨。”这下他连眼睛都是弯弯的,又露出那种狐狸式的笑容。“老师,我可以尝尝你的手艺吗?”

  “当然可以。”陈悦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妈妈就答应下来,进来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往屁股上踹了一脚,说:“快去,丫头,烧晚饭去!”

  “哎呀~~老妈,我学生在这里你不能斯文点嘛?”陈悦揉着屁股往厨房走去,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这样要是传到班里,我还怎么树立威信啊~!”

  陈悦在厨房里和水煮肉片做斗争,就听见客厅里传来老妈爽朗的笑声,间或还有林染清朗的声音。这小子,还真会哄老人家开心。

  “好香啊,我宝贝女儿今天做大厨呀!”

  “爸爸你回来啦,快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你学生蛮懂事的,也很机灵嘛,听你妈说还是班长?”陈爸爸洗完手就在旁边帮着她装饭。

  “对头,成绩不错,体育不错,总之就是小女生梦中情人那类型的。”

  “呵呵……”陈爸爸听她的形容轻笑出声,“那原来你读书的时候有没有偷偷喜欢过像他这样的男生?”

  “我们那时候多单纯啊,只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说完,陈悦一手端着一个碗,两手中间还夹着一个,风风火火地冲到饭厅去了,对着还坐在客厅拉呱的两位嚷道:“开饭啦开饭啦!”

  “老师我来帮你。”林染挽起袖子就进了厨房。

  “好,你来端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菜。”陈悦也不客气,哗啦哗啦地指了好几个菜让他端去饭厅。

  晚饭有五菜一汤,简单的家常菜,陈悦的手艺也只能用‘还行’来形容,可是林染却吃的很开心。他喜欢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说说笑笑,交流白天的所见所闻,这是他的家里一直缺少的,一种叫‘温馨’的奢侈品。

  “小染,以后没事就过来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陈妈妈自从知道林染是一个人住,父母都不在身边后,就一定要他经常来家里吃饭,现在,林染要走了,还拉着他的手嘱咐道。当然,林染高兴的答应了。

  陈悦无语了,听听,‘小染’,多亲切呀。

  陈悦送他到门口,打开门却发现楼道里一片漆黑,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昨天晚上还是好好的呢!

  “老师送我吧?”林染一脸期待的望着她。

  “大男生还怕黑。”陈悦有些畏惧的望着黑洞洞的走道,其实是她自己怕黑。

  “我不怕黑,但是怕~~~~鬼。”最后一个‘鬼’他为了制造效果,故意压低嗓音。

  他这么一说,陈悦更怕了,但是表面上还得硬撑着:“幼稚!!你等等,我让我爸爸送送你吧。”

  “老师也怕黑吗?”他眉眼间又见熟悉的坏笑,一副抓住她小辫子的表情。

  “老师是人,又不是神,当然会有害怕的东西。”陈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转身准备去叫爸爸。

  “老师,不用叫了,我自己回去。”林染拦住她。

  “你不是怕吗?”

  “我突然觉得男生应该勇敢一点。”

  陈悦丢给他一个‘你也太善变了’的眼神。

  他回一个‘没办法,人就是矛盾综合体’

  陈悦完败:“那好吧,你小心点,回家后给我来个电话,号码是62xxxxx。”

  “老师你没有手机吗?”

  “有啊,13870xxxxxx”

  “好,那再见。”

  “再见!”

  送完林染后,陈悦去简单的冲了个澡,洗去一身的油烟味,刚刚在沙发上坐下准备陪爸妈看电视,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不认识的号码。

  “喂……”

  “老师,是我。”林染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微微喘息。

  “你跑着回去的吗?”

  “嗯。”

  “那么急干嘛?”

  “怕老师等着急。”

  “傻啊,刚吃完饭不能做剧烈运动!”

  “哦!老师,我以后真的能常去你家吗?”他的声音透着几分紧张,怕被拒绝的样子。陈悦在这头都感觉到了。可怜的孩子,肯定是渴望家庭的温暖。

  “当然能啊,你看我爸妈都那么喜欢你。”说完她还冲陈妈妈挤挤眼。

  “那老师呢?老师喜欢我……常去吗?”

  “喜欢呀,我从小就很想要个弟弟呢,你来了,我家都热闹好多。”

  “老师晚安。”

  “晚……”她的‘安’字还没有说出口,电话里就传出‘嘟……嘟……嘟……’的盲音。这孩子,这么着急挂电话干嘛?

  陈妈妈看她拿着手机若有所思,奇怪道:“你看着手机干嘛?是小染吗?”

  “对啊,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火急火燎地挂电话了,不知道急个什么劲!”

  “那孩子挺好的,他家父母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孩子一个人扔家里,多可怜,你没事多照顾照顾他。”

  “遵命,老大,没有别的指示,我就回屋备课了。”她起身,立正,标准的一个军礼,然后转身,踢着正步朝房间走去。

  陈妈妈拿她没办法,抄起拖鞋照着她屁股就是一下:“贫吧你就,下周日下午两点半,你可给我记着!”

  陈悦转身,右手压左手放在胯骨上,双腿微蹲,施施然地行了个常礼,柔柔地说:“谨遵懿旨,奴婢告退。”缓缓地朝后退着回房。

  陈爸爸看着她们两母女的互动,早已经乐的倒在沙发上了:“你们这唱的又是哪出啊!”

  陈悦打开房门,探出个脑袋说:“被*相亲啊老爸!”

  ‘咻~~’一只米黄色蕾丝花边系有蝴蝶结的梦幻少女系列拥有人却是中年妇女的拖鞋低空飞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