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华
忍顾2021-05-19 02:112,279

  夜半时分,我摸着黑偷偷溜到了师傅的药庐,想趁着夜色寻师傅珍藏着的金疮药和一两味打理身子的好药去照拂我那位从天而降的相公。

  至于我会叫相公,全然是受了夜阑的影响。我见他从前一贯都是一脸奸笑的称呼那些到谷里来求药的妇人们为小娘子的,而每每那些妇人们听到了夜阑这么说,就个个都是面红耳赤的不敢正视夜阑。我见后就觉着这事儿有趣,也爱学着夜阑的口气唤她们小娘子,之后她们就总是一脸鄙夷外带嫌恶的看着我,还不忘了绕道而过。在我苦苦又孜孜不倦的追问夜阑之下,他才最终告诉。原来小娘子是男子唤的,我该唤的是相公。我知道了之后,就兴冲冲的去了。可是,结果还是相当的不济。

  后来,夜阑就说要考考我的悟性,看看我能不能悟到什么,装模作样的又摇了摇他的玉扇道:“子曰: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二话没说的就带我去见见那些随行的女眷们是怎么唤旁的女眷的。

  我去时正撞见一盏上好的茶盅已经在地上粉身碎骨了,还见着了一个比我还要小一点的妹子,跪在地上帮另外的一个穿着甚是华丽还喘着大气的姊姊捶腿,堆着一脸的笑意,嘴里边还时不时的道:“三奶奶息怒,三奶奶莫气……”

  我算是瞧明白了,一脸恍然大悟的望着夜阑,道:“唔,原我该唤她们奶奶的!”

  夜阑闻后,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阿鸾,你的……你的悟性甚好……”

  最后,夜阑没有办法,才愿意直白的告诉我。原来,男子唤女子为娘子,女子唤男子为相公。

  我在院子里学着布谷叫了好半天,见里边没动静,就估计着这会儿约莫夜阑该是睡成猪了的。他一向自诩金刚不倒,其实着了夜即倒。而师傅现下正在闭关推演星象,暂时出不来,也绝对不会知道的。再等到师傅闭关出来了,想必那个时候,我也早就已经带着我家的小相公远走高飞了!

  这时的我铁算盘绝对是打得啪啪响的,美滋滋的在药庐里边翻箱倒柜,就是想着要把师傅收着的那些个秘而不宣的宝贝统统都给扒出来。

  寻到了一小半,我却很是担心这会儿我呆在这边寻药,他不会在山崖那边就两腿一蹬的一命呜呼了。

  想着这可不成的,随即我就放下手头的活,迅速的赶了回去。到了的时候,正见到明月透过崖壁之上稀稀疏疏的枯枝碎叶,明晃晃的洒在了地上,映出了那个男子躺着的尺寸之地有着一方明媚的雪白,像是个似梦非梦的仙境,会让人觉着那个躺在那里的男子原是个正在月下小憩的仙人。

  那个他依旧还是躺在了那里,依旧是好看的样貌,依旧早先的剑眉英挺,依旧早先的鼻梁高挺,依旧早先的紧紧地合着眼睑,却有着一种我难以言喻的贵气。我想这样的人,大概就是师傅口中所说的无上贵人了。

  我慢慢的靠近,看着他看的竟然就呆了。良久后,见到他蹙着眉头的样子,在月光之下竟显得十分痛苦,身体的四周已经有着不少虫蚁的尸体了。这是刚刚为了防止就在我回去拿药的这么一点时间,再来点什么蛇虫鼠蚁,再让他成个药石不灵,我就在这里四周散了许多的药粉。

  我就二话没说,也是因为没有人和我说话,放下了手上兜里的瓶瓶罐罐,就开始帮他敷药。我不知道他该是个什么样的男子,约莫该是个铁血铮铮的好男儿,只因我敷药的时候笼统的数了一下,他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着一百多道。最大的是胸口的那一道,足有两尺三寸,直离心脏还有半分了,再多一点就该真的没命了。

  以前我和夜阑上山去抓山鸡之时,夜阑莫不是屁股上边被那野鸡抓了一道拇指大的口子,他就要死要活的让我伺候了他整整半月。

  我仔仔细细的帮他敷好了药之后,想着要不要把他搬到什么别的地方修养才好。介于我实在是搬不动他,而且他现在伤口才上了药,最好还是不要乱动的好。我只好找了一些棉被帮他盖着,再就去溪边打了一点水,寻了一些碎布帮他擦掉了脸上的那些血污,这才是真的露出了那美如冠玉的好样貌。这庐山真面目,足足让我惊艳了好半天。

  就在我盯着他发呆的那片刻,他竟然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我以往看戏本,就总是见到有什么英雄救美人,而那些美人之后无非都是成了英雄们的贤内助。我估摸着师傅早先总是说我模样长得怪好的,那应该凑合着该算是个美人,那眼前这位横陈病榻的嘛,总该还是算个豪杰的吧。

  我一想,又是这么个月下,这么好的意境!他该不会一醒过来就要以身相许了吧!

  那么,我要不要装的矜持一点,先想一点什么推辞之词的,不要到时暴露了本性,一时半会愣是对不上话。

  就比如说,英雄一点的版本,他会说: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只愿以身相许,还望姑娘成全……

  再比如说,婉转一点的版本,他会说:小生一介布衣,流落至斯,无依无靠。本就只该星陨命散,承蒙姑娘大恩,不知可否再施一恩,让我……让我……

  还比如说,最简洁、最爽快,也是我最喜欢的方式,他可以说:姑娘,你就让我从了你吧!

  ……

  我正这么思索着,却见他半合着双眸,眼眸之中映着皎皎的月色,散发着淡淡的微光,正似颇为费力的抬眼环顾着四周景色。片刻之后,才环顾到了我。也是在望见了我之后,就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我的脸,恍若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震撼而一言不发。

  我才纳闷,明明我就是在他最眼前的东西,他却是最后一个看向我的。

  啊呸,我才不是东西……

  我和他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真的没有说话,这气氛有些些诡异。

  我想着,该不该问问他渴不渴,不然就是饿不饿,要不要喝点水或者是吃点东西什么的。可是他这么个好看的人有着那么双好看的眉目,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让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却听到他的声音很低沉,神情庄重,却似是在端详了我良久,才认定了什么,意味深长道:“阿鸾……”

  惊!这个“阿鸾”,莫非指的是本姑娘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