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雀
忍顾2021-05-19 02:112,369

  那正是一个月圆的十五,是个月明星稀,佳期如梦的夜晚,我看着殷婧被婢妪背进了新房,我似乎可以看到那一顶红盖之下,她喜逐颜开的模样,一双龙凤红烛高高照亮了一个大大的双喜字,默默的垂泪,发出袅袅的青烟。

  我垂下了脑袋,以往就只是看到戏本子里面的那些个始乱终弃,朝三暮四的故事,总是微有些感慨,谁知道今日却真的让我撞见了这么一件事。

  凌冉即位左不过月余,就又迎娶了这貌美如花的赵国公主,这该是世上多少人心中的美事。

  殷婧便就怀着忐忑的心思,迎来了自己的新婚这一夜。凌冉进来的时候,她正绞着自己的衣角,手心里边都沁出了薄薄的汗水。

  他们喝完了合卺酒,就相互对视着坐在案边,谁都不曾再说点什么。

  凌冉就握着一杯酒,样子依旧是淡淡的,好似任何风浪都不足以被他放在眼中。似端详了殷婧良久,才缓缓道:“赵国公主果然艳绝天下,美貌无双。”

  这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调侃之意,就好似他们初初相遇之时,他说话的那种口气,笑的妖娆至极好似个狐狸仙君。

  殷婧答道:“燕国君上果然风流倜傥,不羁之才。”

  说完之后,便就相视一笑,他伸手拥她入帐,帷幔缓缓的放下,殷婧回眸对他浅笑,一笑果真倾国绝色。她戏探其怀,嬉笑着道:“要嫁给你,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怎么,你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的?”

  凌冉挑眉,微微的把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抿着嘴笑了一会道:“你想要什么?”

  说着嬉笑的轻吻她的脸颊,一夜的颠鸾倒凤,色授魂与,拨云撩雨,他与她纵情共度楚梦云雨。

  从来风花雪月无常,夫妻兰因絮果,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亦都只是常事。

  殷婧嫁入了燕王宫不到半年,果真被册封为王后。同年,王宫之中却是来了一位不得了的人。

  那一年,凌冉继任王位后的头一件大事竟不是什么大封功臣,犒赏三军,而是为昔年籍没流放了的蔡氏一族平反。

  早年,蔡氏一族本来就不曾犯过什么大过错,就是曾在上朝之时对燕翰王时期宠臣的骄纵颇有微词,背地里发过牢骚。这么一发牢骚,人家本来以为是没什么,可是被牢骚了的人却是一直的怀恨在心。终于在过了几月之后,逮到了一个小小的机会,就迫使他满族籍没,抄家流放了。

  因此,厚黑学告诉我们,为人处世之道相当的重要,正直是管不饱饭吃的。

  于是,这位不得了的人自然而然的便就是那蔡氏一族进贡来的女儿——蔡容。她也就是日后的容夫人,按念暮归说的,这个女人可谓是荣宠一时,却也不过惨死在了这燕王宫。

  我问:“那容夫人是怎么死的?”

  念暮归没有看我,神色之中带着一点晦明难辨的淡漠:“他们说,那个女人是被我姑母毒死的。外界向来都有谣言,说我的姑母悍妒,毒死了燕昭王凌冉的宠妃。”

  我望见离镜之中,殷婧和颜悦色的握着蔡容的手,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带着淡淡的笑意:“妹妹可以进宫来与我一道服侍君上,姐姐自是高兴的。”

  蔡容却惊惶的退了下去,连忙伏在地上连连叩头,直说不敢与赵国公主称姐妹,更不敢与燕国王后同榻共卧,满口直说着不敢不敢,还有什么恕罪的。

  就在殷婧正想来起身前来扶起了蔡容之时,凌冉却是抢先了一步的闯了进来,就一脸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看着殷婧,狠狠道:“殷婧,你与我说过会好好的待容儿的!如今,她是犯了什么错!你需要让她想你跪拜个不停的!”接着,又望向了现下正是蜷缩在凌冉怀中的蔡容,她正一脸惊恐的望着殷婧,带着满脸的委屈,额头之上正已经磕出了一块鲜红的印子,缓缓的落下几行清泪,样子正是娇弱至极。

  凌冉的确是早与殷婧说过要迎接这么一位姑娘进宫来的,她自小就在宫中长大,自然知道一位君王绝不可能只有一位夫人,而凌冉在迎娶了她之后,更加是不曾迎娶过旁的什么女子,殷婧的心里边其实是又高兴,又歉疚的。

  继而,他说要接蔡氏的一个姑娘进宫,他说那个姑娘自小便在边外长大,受了不少的苦,不比她殷婧一生荣华至极,可以呆在赵王宫之中养尊处优的过日子,望她好好的待这位姑娘就像是待自己的妹妹一般。

  我想这凌冉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挺好的,竟还指望着自己的妻和妾可以和睦相处。

  可殷婧却果然不比一般的姑娘,秀外慧中的在听闻凌冉如是的为这个女子讲话之后,自是暗中知道这个姑娘对凌冉很重要,不曾说过什么不愿意的。

  虽然,从来都不曾有任何的一个姑娘希望自己的夫君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这别的什么心上人。可他说,她是赵国的公主,该有一个公主的教养;可他说,她是燕国的王后,该有一个王后的大度……可他却没有说,她是他的妻子,该有一个妻子的小心眼;可他却没有说,她是他的心上人……

  面对着这样的场面,殷婧作为这燕王宫的女主人,任何的时候都不曾失态的外表终于惊惶了。

  她开口解释:“我没有……我只是说要与她一道服侍你……我从不曾让她做一些为难的事情!”

  她的解释也许是得到了凌冉的认可,凌冉的神色微微的缓和了一些,蔡容却在这个时候低声的呜咽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兽。

  凌冉道:“我不想听你说什么!我只知道容儿受伤了。你以后离我的容儿远一点!”说着就揽着蔡容缓缓的转身离开。

  殷婧很想要辩解这么一两句,奈何殷婧与蔡容说这些体己话的时候,不曾留下任何的宫人,放眼整个燕王宫,竟没有一个半个人的可以为她说上几句。

  他曾唤她容儿,还唤的如是的亲昵,却从不曾唤过她婧儿,这一句就足以看出他待蔡容胜过她多少。

  其实,也许蔡容就只是想要与她争夺凌冉的宠爱,可是这局殷婧好似还不曾披甲上阵,胜败就已经十分的明了。她望着凌冉离开的身影,很想要追上去,把这件事情给说清楚了,可她作为赵国倾国陵安公主的高傲却不允许她那么卑躬屈膝的在他搂着别的女人的时候低声下气的示弱。她在想,也许等他气过了,等他想清楚了,等他惦记起她的时候,在好好的告诉她,她被他伤到了。

  而这一日,是那个叫做蔡容的女子第一日入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