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蝉
忍顾2021-05-19 02:112,333

  殷婧时常的前往凌冉的从政殿,可是凌冉却总是不愿意见她。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即便就是当初是殷婧她罚的蔡容,那也是应该的,她殷婧可是这燕王宫的女主人,难不成责罚一个新进宫的甚至就连一个名份都没有的女子的权利都没有的么?

  他不见她,她就想着办法让他来见她。称病卧在寝宫之中,殷婧让整个燕王宫都为她闹得鸡犬不宁,那一日,他真的来了,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了有什么触手生凉东西正在轻轻的磨蹭着自己的额头,睁开眼竟然看见了凌冉,他僵硬的吐出了这么几句话:“你以为这里是你的赵王宫么?这宫中上上下下都只需照拂你这一个人么?”

  她想说点什么,却蓦然的眼眶一热,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不曾说出口。

  凌冉便不曾再说点什么,只是站了起来,良久道:“容儿病了,可是找遍了御医苑,竟找不到半个人。你可是燕王宫的王后,凡事怎可这般的不识大体!”说完,头也没有回一下的离开了。

  她想说,不要那么说的那么绝情,好似只有她殷婧不是人一样;她想说,她从来都不介意与蔡容一道呆在他的身边,只要他不嫌弃就好了;她想说,事到如今,即便你爱的是蔡容,那也无所谓了,只是可不可以待她也有待蔡容的十分之一的好?

  本来睡着了之前,是想了很多很多的话,想要不要那么的倔了,她的母后就总是说男人不喜欢很倔的姑娘,姑娘家就要温柔如流水般的模样,说自己就是因为性子不好,所以才会被父王冷落,落得这般的凄惨。

  世人总是知道她殷婧是个出生不凡且荣华至极的赵国公主,但是世人又怎么知道,那不过是赵王室为了搪塞天下,粉饰门面的说法。她的父王生前薄待了她的母妃,她十岁以前都是随母亲在赵国平安观之中度过的,过得孤苦伶仃的日子,直到她的父王驾鹤西去,她的胞兄在赵王宫之中坚忍的夺得了王位之后,才被接出了平安观,被赐予封号,成为赵国荣华无限的陵安公主。彼时,她的母后也已经早早的去了。

  她没有说话,因为她有她的傲气不容许被旁的人折服,她有她的尊严不容许被旁的人作践。

  花开百日,终有尽时,每个姑娘总希望在花开正好的日子里就遇到过这么一个可以不论花开花落都愿意相随的人。

  我亦然,殷婧亦然。

  凌冉没有来看殷婧月余,起初她很伤心,曾夜夜对着窗格兀自伤感。就像是一般的小姑娘,看到春庭日晚,也会叨念两句惜春,看到云散花凋,也会默默的发一会呆。

  我看着她发呆的时候有一点小姑娘的样子绕着自己的头发,好似正在思念着自己远方的夫君或是心上人,而她的心上人正在旁的宫中,搂着旁的女子。

  后来,殷婧才渐渐得知了原来那个叫做蔡容的姑娘是凌冉的青梅竹马,而凌冉的生母便就是蔡容的姑姑,他们幼时的感情很好,时常的在一起出行游玩。本就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后来适逢了那么一桩事,就未曾定下一个什么亲事。

  也是因为那么件事,凌冉的生母蔡氏后来十分的不受燕翰王的待见,想必若是不曾有燕韩两国的那么一场硬仗,是怎么也不会轮到这燕国六子凌冉来继任燕王之位的。

  殷婧有的时候,还就真的觉得自己很像是个杯具的第三者,横亘在这凌冉与蔡容之间,因为若她一日为后,凌冉终是不会与蔡容举案齐眉。还有的时候,殷婧就真的觉得自己是欠了蔡容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愈是时间长了,殷婧就愈发的平静了起来。早前若是走在了路上,她若是见到了凌冉与蔡容的浓情蜜意,她亦是会冷笑两声。蔡容总是一副娇柔的模样窝在凌冉的怀里,而凌冉却总是一再的无视殷婧。渐渐的,殷婧才发现自己把这局棋下成了一个死局,任是她殷婧早前被人说成有着玲珑七窍心,斟酌来斟酌去,终归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这一局。

  就在这斟酌之间,一晃就是一年多,那一年燕王宫大喜,容夫人有孕。喜讯传来了这燕王的王后宫中之时,正是个春意盎然的好日子,殷婧就竟然琢磨起了要不要给这个孩子绣点什么小衣服小鞋子的。

  等拿着绣了好几日的小衣裳和小鞋子,还有一些糕点到了曹荣宫中之时,殷婧竟然觉得自己相当的圣母,想着这一回该不会再招惹凌冉的怨恨了吧。过了这么久了,他也可以来看看她了吧。

  可是,那一日却是出了很多的岔子。主要还是要怪殷婧她自个儿不好,别的日子不去寻蔡容,偏偏要挑凌冉不在的那几日。其实,殷婧主要也是考虑到自己的情绪,她怕自己在容夫人处见到了凌冉的时候,会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就是那一日,凌冉本是要再过几天回来的,却早早的回来了。因为,容夫人的孩子差点没了。

  经过御医们的重重化验,发现原是王后才是罪魁祸首,而蔡容就一脸惊恐的望着殷婧道:“姐姐……为甚……为甚你要这般的待容儿,容儿可是有什么地方做的让您不顺心了的?容儿知错了,您要气就气容儿一个人好了……切莫要怪我腹中的孩子啊……”话还未说完,就呜呜的伏在凌冉怀中哭了起来。

  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搞得殷婧也在想是不是真的是自己一个神思恍惚就干了这么一茬事的。

  凌冉却是开口说话了:“我不是让你不要接近容儿的么!?你这个疯女人!”

  他的声音几乎像是来自九幽的地狱,不是什么凄厉的哀嚎,而是一声一声的想要将殷婧脱下了地狱。

  殷婧却毫不畏惧的昂首挺胸:“本宫不曾做过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你又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再者,你那心上人的腹中胎儿不是不曾流掉的么?若是你有这份闲情指责于我,倒不如好好去照拂你的美娇娘。”

  话刚刚说完,殷婧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松了一口气,好似心里边一直有一桩很想要知道的事,总算是尘埃落定了。这么着,转身就想着要走了。

  “站住!”凌冉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怒意,他说:“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歹毒,就连做贼都不会心虚一下,甚至就连辩解都没有,难道是想要说你这是在承认这是你干的事?”

  她就背对着凌冉站在他的眼前,声音轻飘飘的:“辩解了,你会信吗?”

  话毕,便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