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忍顾2021-05-19 02:112,288

  再后来,殷婧就再也不去管凌冉和蔡容的任何事,终归他与凌冉存了这么一个夫妻的名分,待他日他们都羽化登天之后,后人们还是要将自己安葬在凌冉的身边的。这么说来,殷婧倒是觉着自己与凌冉以后的道路还很漫长,要在入土之后就这么一直的相守在一处的,身前的这么点琐事就不需要计较的吧。

  殷婧其实想得挺开的,活着的事情都还没有个什么了断,就先行一步的想着身后事了。那么按这么说来,这个世上除了现下的这么个燕王王后的位置,她还不能放下,她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那一日和宫夜宴,多日不见的凌冉竟然几度想着旁人暗示要废后。

  这理由非常的简单,也是指戳了殷婧的痛处。她,殷婧,入燕王宫三年,未有所出。

  这几年,凌冉也依照自己母后,也就是燕国太后的性子迎娶不少的夫人,但是若是按照受不受宠来说,后位最顺理成章的人选当属蔡容;若是按有没有生得了孩子来说,这后位最顺理成章的人选还是蔡容。就是左一句是蔡容,右一句还是蔡容。

  别的事情她都可以闭口藏舌的忍下来,唯独这么桩事,她死也不愿意忍。

  那一夜,她喝得烂醉。

  她一向是个很有分寸的姑娘,起码由她在斟酌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对蔡容下过毒手这件事上,就略可见一斑了。可是,这一夜却真的是喝得过头了。

  她不知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凌冉竟然安睡在自己的身边,殷婧差一点以为是在做梦。他安然的睡颜闲适的安放在殷婧的身边,还带着点孩子般的狡猾,那模样很像是许久以前初初相遇时候的模样。

  殷婧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不想要把他给吵醒了。也许,昨夜他留了下来,只是因为他也喝得多了。但是两个都喝得多了的人,竟然还能够睡到了一起,还真的是桩很神奇的事。

  殷婧想凌冉一定把殷婧当成了旁的姑娘,他要是醒过来,就会迅速的离开,所以她小心得不能够再小心了。

  夜宴随后,宫中说要换王后的谣言就风生水起,而且还很有不到长城不死心的气势,愣是在三日之内传遍了燕王宫的前庭后院,大门小户。

  有的人甚至都已经公然的跑去给蔡容道贺的了,那荣仪馆当真是门庭若市,而殷婧这边却是门可罗雀。本着谣言终归是浮云,解释终归是掩饰的想法,殷婧安坐在后位之上,表示要对此不置一词。

  这样的日子直到殷婧在花园里边闲逛的时候,碰巧的听到了蔡容在和凌冉撒娇之时,凌冉满口的答应了蔡容的种种要求要求之后完结。殷婧很干脆,一个不留神的就昏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正见一宫的人乌压压的围着自己,一位老大夫满脸欣喜的道:“恭喜夫人,您有孕了,这燕王宫恐怕是又要添一位小公子的了!”

  接着,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拜三拜,三呼“王后洪福齐天”。

  自然也有没有跪下的,便就是远远的站着的,那个神色难辨的凌冉,还有就是一直依偎着凌冉的满脸笑意的蔡容。

  殷婧的眉头微微敛起,一脸倨傲的望向凌冉,指着蔡容:“汝为何不跪?本宫乃为燕宫之主。汝乃妾侍,纵便诞下燕王长子,却也远非嫡子!”

  蔡容听完,娇羞的模样卸下,显然是愣了半日,直到听到了凌冉说:“她说的没错,容儿。”

  她面色一冷,就噗通的跪了下来。

  殷婧知道,蔡容定是恨得牙痒痒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边很痛快。

  从此以后,殷婧便就闭门不出,整日就好好的呆在这王后宫中稳稳妥妥的安胎,任是何人来了,她一概不见。谁知道那些个访客之中,有没有谁不怀好意的,她可不似蔡容那般的胆大与狠心,能够毫不顾惜自己的孩儿。

  只是天意弄人,殷婧最终却还是生下了一位公主,而不是位公子,不可能成为燕王宫的嫡子。可这些,她全都不在乎。殷婧老早以前就想好了,日后若是能够为凌冉诞下孩儿,不管是男是女,都要为他取名为箫。可是很不赶巧的是,这个账号已经有人注册过了,盗号是不道德的。

  于是,殷婧也不计较的退而求其次,为自己的女儿取名乐,小字玉箫。

  虽是个公主,但介于谣言已经平息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什么人再敢说什么废后之类的话了。

  殷婧就这么一直安心的带着孩子,过自己的生活。她的日子,总算在以往只是一直等死的这件事上多了几分的乐趣。

  她的女儿很是聪慧,约莫到了三岁的时候,就可以整篇整篇的诵读诗赋了。有了这个女儿的殷婧很是欣慰,便就再也不去管任何别的事情了。

  凌乐很喜欢跟着凌箫玩,就一天到晚的追在凌箫的后头,还“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笑起来的时候都是“咯咯”的像是铃铛一样清脆的声音,很活泼,也很开朗,就是身子骨弱了一些。

  凌乐很喜欢和凌箫一起下棋,但是凌箫总是赢。输罢,凌乐就不乐意的伏在棋盘上面装哭的说着这一局不算,要和凌箫再来上几百局。凌箫听罢,每每都是取了折扇,兀自的用着小小的胖手握着纸扇,对着自己摇啊摇的。

  我才想。原来凌箫还只有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着自己的老子学,而且学得和凌冉一样一样的狐狸模样,真是生来就是要坑害良家少女的。

  在后来,凌乐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以往还会躺在床上“咯咯”的对着殷婧笑两声,再后来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在她七岁的那个生日还不曾到来的时候,就卒殁了。

  她的女儿死去的那一日,凌冉甚至都不曾出现一下。原因很简单,蔡容害了病,现下正在荣仪馆之中发病的。

  “君上顾不上公主了,容夫人病得厉害。”凌冉的贴身宫人前来禀告,来的时候甚至都不曾对她下跪。

  她没有说什么,而是唤他退下。

  那一夜,她就穿着旧时的喜服,她初初嫁与凌冉的时候所穿的喜服,面无表情的走在燕王宫阴测测的宫苑之内,不动声色的模样正似是个飘忽的鬼魅。

  他们就都说,王后的脑子出毛病了,王后中邪了,王后发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