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别
忍顾2021-05-19 02:112,629

  殷婧的嘴里面一直喃喃的叨念着什么,凌冉来的时候,她就高高坐在自己的王后宝座之上,面色忽而如常又忽而嬉笑了起来。他听到她说:“要嫁给你,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怎么,你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的?”

  凌冉面色一凛,道:“殷婧,你疯了么?”

  黑漆漆的宫宇,没有点亮任何的一盏灯,她的神色隐在黑暗之中,没有人可以看得清楚。

  “哈哈?我疯了么?”她的笑声带着一点自嘲,还略带着一些撕心裂肺的声色:“你……为何不像当初一般问我,你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凌冉倒是很听话的略略的蹙眉问道。

  “那好啊,你,便就仔仔细细的听着,本宫——赵陵安公主殷婧,宁愿是坐在这王后宝座之上赴死,也绝不会拱手相让于旁人!”她一字一顿的说着,字字句句都清晰得不能够再清晰了。

  然而,这般的狂言,竟然也不过是得到了凌冉淡淡的一句:“随你。”

  紧接着,凌冉似乎正是要离开了,却又止步,背对着殷婧道:“殷婧,这便就是夜半装疯想要告知于我的事么?这个后位当真就是你这般放不下的么,殷婧?”凌冉的声音淹没在静谧幽深的黑暗之中,听不出他的口气。殷婧却没有说话,是他不懂,她放不下这个后位不过只是为了一件事。

  “那好,殷婧,你便就好好地坐着我王后的位置吧。我会即刻下令封凌箫为储。”他的话轻飘飘的说完了,也轻飘飘的,不带着任何的情感。

  “好啊,随你!”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嘲弄,远远的从暗宫的幽冥之中透了出来。

  是凌冉不知道,彼时,她早就已经颤抖着泪流满面。

  此后,殷婧就一日又一日住在这燕王宫之中,没有什么人来管她,她也懒得去管别的人,她的面色也一日比一日的颓败。

  本来,这般算是她与蔡容再无任何的瓜葛的了,可偏偏这个蔡容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那一日,她的陪嫁的贴身婢女卿合消失不见了。当再见到的时候,她已经是遍体鳞伤的毫无声息了。

  抬她来的几个宫人告诉殷婧,这个女人妄图行刺容夫人,被燕昭王当场捉拿,鞭笞而死。

  她默默的望着躺在地上的卿合,面无表情。她眼泪没有掉下来,这个姑娘曾陪着她走过不知道多少的路,她知道这个早就已经毫无声息的姑娘不会希望她低三下四的在旁人面前痛哭。

  那一日,久违了的故人蔡容来了,她就带着一脸的笑意,美眸含着盈盈的秋水,依旧很是柔弱的望着殷婧,却字字句句都刻薄得要死。

  可殷婧对此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态。就任由着蔡容在她的眼前说着一些愈发恶毒的诅咒。

  彼时,蔡容已被人抓获在宫中行巫蛊之术日日夜夜的在诅咒殷婧,地位大不如前。

  殷婧却是好笑,她一个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为什么这个容夫人还要日日夜夜的诅咒于她?蔡容的儿子都已经是世子了,她还有什么不愿意的?难道是为这个王后的宝座么?

  罢了,她忽然觉得她累了,当初撇下的狂言,也不过是想要留一留凌冉。

  而如今,物是人非,这王后的宝座谁想要,就给谁吧。若是百年之后,当真的与凌冉共葬一处了,也许更加的不省心,这又是何苦?

  次日,殷婧竟然就一反常态来到了凌冉的从政殿,说是有着些什么事想要与凌冉商量一下。

  殷婧刚刚说完了商量这个词,就觉着委实的不妥当,这哪里算是商量,就只算是缴械投降而已。

  她进去的时候,本着凌冉的时间很宝贵,未必愿意听她细细说的这么一个想法,就相当的直截了当的求他废后。对凌冉说希望他可以废后,让她住到冷宫去,她想要这么一辈子老死在冷宫里边。

  可是,凌冉竟然笑了:“你想以此来挑起燕赵两国的战祸?你这个女人当真是恶毒!自己不如意,便就要整个燕国都与你一般的不如意么?”

  殷婧竟然被反驳的哑口无言,不是被旁人料到了心事,只是完全没有料到凌冉的心事。原来,他留着自己的后位,只是因为害怕燕赵两国的邦交崩坏。

  于是,殷婧说:“此事你无需担忧,我会修书一封,告之兄长,此事皆因小九一己之私,与你凌冉毫不相干。”

  凌冉听罢,竟然甩掉了手上的茶盅,怒气冲冲的道:“这事由不得你!”茶水翻了一地,湿掉了一大片的地砖,映出了凌冉倨傲而薄情的面容。

  “那你要我怎么办!我的女儿病死了,你不管,无所谓。反正你也不喜欢她。”殷婧撕心裂肺的大吼,她的声音开始颤抖,却强装着镇定。“我婢女被你打死了,你无情,无所谓,反正她也不是的心上人……”

  以往是她不想要被废,就处心积虑的处处保全自己,不想平白的招惹事端,而今她累了,想要好好地安度余生了。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么?

  她还想说:我的心被你摔碎了,你不晓得,无所谓,反正也与你也毫无干系。

  “你再为我办一件事,我便就放你离去。”凌冉沉吟了一下,便就撤下了所有的宫人。

  片刻,这座巍峨的从政殿之内,就只剩下了她与凌冉。

  她抬眸,倨傲的望着凌冉,即便她如今的地位与阶下之囚无异。

  “你要我做什么?”她朗声问道。

  “帮我毒死蔡容。”他的声音幽幽的穿了过来,殷婧的全身猛地震惊住了。“之后的一切,你都不需要去管。”

  “为……为甚……”她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喃喃的问道。

  “蔡氏一族势大,必须除掉。当初启用之际,我便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日,蔡容要成为一根导火线。”他沉吟,似是在斟酌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你的母后可也是蔡氏一族的族人?”她的牙齿都打颤得厉害,差一点这么一句话都不能够完整的说出口。“怎么,你也要除掉她?”

  “若是母后执意要扶持蔡氏子孙与我为敌,我亦是不会顾惜母子之情……”

  “呵?”殷婧怪异的笑了一声,继续问:“倘若今日,我今日修书一封告之兄长一切真相,你可也会杀了我?”

  凌冉缄默不语,只是殷婧却早已得出了答案。

  她缓缓的转身,喃喃的默念:“昔日,以为妾是只秋日孤蝉,为螳螂所获,螳螂幸得五十万大军,免于身首异处。黄雀却紧随其后,便得荣华不减……原是,这场……这场黑白棋局,我才是个真真正正的局外人,你燕国的战争又何苦拉我下水?呵呵……妾乃冬蝉,愿绥绥去矣……”说着,她步履阑珊的走向了殿门,缓缓推开了门的时候,却听到凌冉站在她的身后高声道:“汝当万世为吾昭王凌冉之王后,千秋百载,同德同心,此言不假,此誓长存。”

  殷婧淡淡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亦对着殿外朗声道:“本宫,乃燕昭王王后,赵陵安公主殷婧在此立誓,天地为证,万物为凭,此生唯愿与燕昭王死生不复相见!”

  殿门缓缓的合上了,里面站着一个叫做凌冉的少年,就如同殷婧的心一般,也合上了,里面也只有一个叫做凌冉的少年。

  只是,殿门会常开,她的心却再也不会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