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
忍顾2021-05-19 02:112,235

  这一切究竟需要怎么样去笑着遗忘,我不清楚。

  我不知道第一次,凌冉搂着蔡容从殷婧面前离开的时候,殷婧是怎么样想的;我也不知道,那一次她召集了一宫的御医被他讥讽之时,又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她一次又一次的守在了凌冉的宫殿之前,却每每总是难以见上一面之时,又是怎么想的;我更加不知道,当她面对着自己的后位不保,就只是低声下气的存活在这个燕王宫,丢弃掉自己赵国公主的威严之时,又是怎么想的……

  她果真是个很固执的姑娘,这一点她娘亲一点都没有说错。她固执的喜欢上了一个早年曾经轻薄过自己的狐狸一般的少年,曾带着满满的情意,为这个少年前后操持,谋得燕国君上之位,又小心翼翼的嫁给他,小心翼翼的爱护他,外带爱护他心上的姑娘。在知道他的心早就已经别有所属之时,只是缄默不语的放他离开,不吵也不闹,显示着他所期望的一个王后的雍容大气。

  我从不曾见到过一个姑娘可以爱一个人爱到这个份上,以至于让自己堕入了难以进退的地步。她的七窍玲珑心啊,终究只是在住进了一个少年之后,便就一窍都不通了。

  亥时未到,我与念暮归前去寻凌冉,微微的起了风,前面的殿中残风夹杂着几张纸片向着我们这边飘了过来,冷不丁的念暮归接住了一张,却不动声色收入了怀中。

  我黯然的站在凌箫的书房之前,听到宫人们又在说太后娘娘发狂了,就穿着旧时的喜服,一脸神神叨叨的,正在宫苑之内四处的乱跑。

  我好似知道凌箫很快的就会出来一般,很顺手的就拦住了凌箫。

  他诧异的忘了我一眼,正想要推开我,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我道:“以往,她发狂的时候,你都是怎么样安抚她的?”

  见他低头不语,脸上的神色难辨,我却继续道:“你可是说,你是燕昭王凌冉的?”

  他望向了我,眼神之中有着许多警告的神色,继而道:“你既然知道,又何必来问我?她的时间不多了,孤想……”

  他绕过了我,正想要让宫人们引路去寻殷婧,我默默道:“她有一桩怎么都解不开的心事……没准,我可以解决。”

  他回眸,错愕的望向我,面带着郑重之色,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迟疑就说:“你要孤怎么做?”

  一月后的夜半,四下悄然无声,整个宫廷都默默的挂上了大红色的帷幔,迎着夜风,所有的轻纱都四处的摇摆,透过曼妙的月色,我格外慎重的选了这么个月圆之夜。因为殷婧时常在月圆之时发病,我知道,这一夜,正是她嫁给凌冉的那一夜。

  我和念暮归就坐在高高的宫墙之上,望着底下四处张罗的宫人们,望见殷婧。她穿着旧时的衣裳,显得如是的单薄,就在风中飘摇。已经入冬了,她穿着那样的衣裳一定很冷,但我知道这远比不上她的心冷。

  她正一脸喜意的望着所有的人都在忙前忙后的模样,就笑着拉住了一个宫婢,道:“今日,是什么好日子的?”

  这些人都经过我们暗中作梗,她们都只有一个回答:“公主殿下,今日正是您要入主这燕王宫,嫁给君上的日子啊!”

  她的脸色竟然蓦的一红,娇羞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起了那些早就已经是物是人非的过往。

  她掩住了娇羞的神色,继续笑道:“你说……你家君上……是何人?”

  有宫婢立即回道:“公主,自然是燕昭王,恭喜夫人,奴婢们明日可是等着赏的!”

  殷婧娇羞的笑着,脸上带着一些嗔怪的颜色,就像是一个小姑娘正要出嫁,旁的姑娘揶揄她的时候,才会有的那种羞涩动人的样子。

  那些宫婢们说话的口气一定会如同那日卿合对她说的一模一样的话,会说:“公主殿下切莫要担忧,君上定会待你好的!可要记清了您母妃的话,今日嫁给君上了,可要什么小性子都使出来,不要憋在心里边!您是燕昭王的妻子,是他该要好好的照拂的人……”

  这话原本不是这么说的,原本卿合说的是:“可要记得您母妃的话,凡是讲究一个忍,不要骄纵,自古便没有一个君主只有一位夫人的。凡事只要能够忍下来,就好了。您是燕昭王的王后,要识大体……”

  可我知道,她心里边想要旁人对她这么说,她想要放下诸多的包袱,做一个人的妻子。

  接着,我就远远的望见了这场戏的另外的一个主角——凌箫,现在该被称呼为凌冉才对。

  他正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带着淡淡的笑意从连廊的那一头走了过来,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了殷婧的眼前。殷婧的手绞着自己的衣角,就像是个小姑娘一般,带着脉脉的情意,却怎么样也不敢去看他。

  突兀的倒了下来。

  我曾不曾想过殷婧的大限来的如此之快,就心急如焚的望着凌箫一个键步接住了倒下来的殷婧。凌箫扶住了殷婧,就随意的安坐在了地上,将殷婧安放在自己的腿上,静静的注视着她。

  我想说,凌箫的演技真是好的不得了,我以往从不曾见到过他有那般的情意望着自己的什么夫人的,如今却真的是脉脉含情,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了。

  他笑着说:“赵国公主果然艳绝天下,美貌无双。”

  殷婧闻后,嫣然一笑,继而道:“燕国君上果然风流倜傥,不羁之才。”

  然后,相视一笑。

  看到殷婧伸出手探了探凌箫的胸口,孱弱的声音笑道:“要嫁给你,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怎么,你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的?”

  他喃喃的问道:“你想要什么?”

  她张了张嘴,又停住了。望了凌箫良久愣是不说话,在我一心担忧着是不是穿帮了的时候,她说话了:“我毒死了那孩子的母亲,那孩子不该如是勤奋的侍奉于我……他该恨我,而不该每每都放下了国事来探望我……”

  凌箫却顿住了,惊愕的注视着她。我才想,这一句完全的不在计划之内,凌箫他不会半日就完全憋不出话来!还是说,他如今知道了这事,不会停顿的片刻,正在想着要怎么把殷婧给就地正法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