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雪
忍顾2021-05-19 02:112,220

  我正着急得想要跳下了宫墙,去打一个圆场什么的。念暮归却好似是看出了我的用意,就一脸高深莫测的拉住了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良久,我竟见凌箫轻轻的俯身,抱住了殷婧,带着点淡淡的慵懒,喃喃道:“那孩子懂事,他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他是你的儿子,照拂你,终归是本分,你总不至于让天下人给他戴上一个不孝的骂名吧?”

  他的尾音甚至都颤抖了起来,虽然听起来有一点像是在调侃。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压抑着内心的某些东西,不让他爆发的。我就知道凌箫是个好样的,竟然这个时候都可以面不改色的继续华丽丽的演下去。

  “是嘛?”殷婧虚弱的又略带怀疑的声音微微的传了过来。

  凌箫道:“是的,他不恨你,一点都不。”

  继而,殷婧真的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接着气息微微的问:“玉箫近来如何了啊?”

  真是亏了凌箫超级发达的大脑,才可以跟得上殷婧这思维。

  他说:“乐儿甚好,只待他日……我为她寻一门好亲事。”

  她的手微微的拽了拽凌箫的袖子:“切莫定要为她寻一门好亲事……不要让她像是我这般嫁入……”

  她说着说着就开始咳血了,还咳得很厉害,大片大片的鲜血把原本就已经红艳艳的喜服染得愈发的鲜艳,凌箫浑然不顾,继续紧紧的抱着殷婧,默默不语。

  殷婧却好似突兀的想起了什么,费力的抬眸,眼神之中带着满溢的泪水,惊惶的问:“他们都说我疯了,你……你可是也以为我疯了?”

  凌箫望着她,专业到了不能够再专业的也流下了眼泪,摇了摇头:“不曾,他们说你疯了,那是他们的事……”话毕,就抬头望向了碧朗的浩空,夜幕之上只剩下了一轮高悬的明月。

  殷婧好似存了许多的问题,正是有一种不问完了,就不死心的样子,轻轻的拉着凌箫的袖子晃了两下道:“你说你说……当年,你薄待了我,可是因为蔡家势大,你想要护着我?你不想要我受伤害?我在这燕王宫中无依无靠,你就想要离我远远的,这样好不让他们害我的?最后,你让我毒死了蔡容,可是因为你想要让我出一口恶气的……”

  凌箫的演技我也不得不去夸上一两句的,他竟然可以一边流着眼泪的,一边现编台词,他说:“是了是了,都是为的你……全部都是为的你。小九,你可高兴的?”

  殷婧的眉间舒展,微微吃力的勾起了嘴角:“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是心里边有我的……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呵呵,你又唤我小九了,真好啊……”

  殷婧“咯咯”的笑了一会儿,撇了撇嘴巴撒娇似的道:“那你……为何不像当初一般问我,你想要什么?”

  凌箫回眸端详着殷婧月下奄奄一息的神色:“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只待我一人好……”

  她的手默默的垂下了,空留着满庭的烈红,刺目的色泽。落去了繁华,卸去了陈年,那些留连的过往还徘徊在离镜空洞洞的世界里,只是那个故事的主人终于离去了……

  她的一生啊,出生于显赫宫廷的生命,最终依旧凋谢在了这里。我仍记得离镜之中有一幕,凌冉诘问殷婧,问她若当初他不是这燕王宫的主子,就只是一个浪迹天涯为旁人所追杀的无名小卒,她殷婧可还愿意抛弃荣华嫁给他。彼时,殷婧早已对他无话可说,就默然不语。凌冉便道:“殷婧啊,你终归也是放不下这荣华的,那有何必说的好似只有我一个人贪慕虚荣?”

  可凌冉又何尝知道,若是他就只是一介无名小卒,她的一生该有多少的变化。

  我本以为这世上自欺欺人其实不是一桩什么特坏的事,可是殷婧竟然可是自欺到了这份上,我当真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戏毕,凌箫却依旧的坐在原地没有动弹一下,僵硬的模样正似死掉的是他自己。

  我跳下了宫墙,以为是凌箫的腿发麻了,正欲去拉一把他。却又被念暮归给拉住了,他又对着我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

  我看到凌箫默默的抱住了殷婧的尸体,眼泪竟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听到他说:“你不晓得,那孩子知道的……那孩子什么都知道。他的生母其实是燕王宫里的公羊氏,不过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洒扫女婢。被君上临幸过后就有孕了。那个姑娘曾定是怀着欣喜的想要生下这个孩子,再坐上高位的。可是,他的父亲却在他出生的那一日就令他的生母被旁人杖责至死,将他充作旁人的孩儿。”他顿了顿,我却是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可即便是如此,你也不计较,即便那个女人几乎夺走了你所有的东西,你也不计较。那个冬夜,她诱使那个孩子前往莲池,把他推了下去,是想要嫁祸于你。可是她却不曾料到,你会毫不顾忌的纵身跳下莲池。那一个大冷的冬天啊,那个孩子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冷了……”他的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完全没有任何的要止住的样子。凌箫毫不顾忌的继续紧紧地抱着她,接着道:“而今,你怎么可以先行了一步?于父王而言,你的爱情就只价值五十万大军,而五十万大军于父王而言却已是无价……但我却不以为然,于我而言,你的爱情才是无价。只是,你已经不可能知道了。而这些事,我也只是敢在你听不到的时候,一点一点的慢慢告诉你。”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之中竟然聚集了不少的黑云,乌压压的围在了庭院浩瀚的天幕之上,遮住了最后的明月光。熄灭掉流年里的最后一盏孤灯。苍穹之上,细细密密的雪一点点的淹没掉了这座恢弘壮丽的燕王宫,也掩埋掉了殷婧纠葛在权利与斗争之间的凄惶一生。

  庭院之中的雪光皎皎,悄然的愈下愈大,渐渐的就飞扬起了鹅毛般的碎雪。这是这一年的第一场雪,下在一个姑娘离开的时候,好似老天都在为这个姑娘默哀,为这个姑娘伤心。

  连廊之中,凌箫就默默的抱着殷婧的尸体,竟像个孩子似的嘤嘤的呜咽着,眼泪掉得到处都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