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
忍顾2021-05-19 02:112,505

  “对!快还给我吧!”殷婧伸出了手,一脸凶神恶煞的道。

  “我偏偏不!”那个少年把玩着玉箫,不动声色侧眸打量着殷婧,冷不丁的接着问道:“你可是很喜欢你那个情哥哥?”

  对于殷婧而言,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们两人矫情之间,又是一群黑衣人乌压压的围住了这间夕阳垂暮之际的破败城隍庙,他们个个手上都拿着沉甸甸的刀,仰着高昂的神姿,刀锋在夕阳的映照之下显得雪亮雪亮的在日暮时分闪着熠熠光辉。

  殷婧虽是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但昔年仍旧是随父王在军营之中呆过的,陈师鞠旅之时那种骇然的士气亦是见到过的。傲气的时候,还会自夸的说上两句她曾是随父出征过云云,可饶是如此,站在这么多面无表情的杀手前面,不免还是微微的后退了两步。

  她没有注意,身体竟然诧异的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他镇定的抱着她,在她微微侧眸的余光之中竟然可以看的到他眼神之中的那份淡然之色。

  他只是在她的耳边低吟:“别怕,有我在。”她的心里边竟然真的觉得安心了许多。

  顷刻,他又摸了摸脑袋,道:“对了,你叫什么的?总觉得这么威风凛凛的话,我不在前头加上个名字,就不是那个味了……”

  殷婧无语望天,道:“你……”前一个字气势汹汹,可是后面的话明显弱了下来。“那你就叫我小九好了……”

  他听完了,就立即道:“唔……小九,别怕,有我在!”

  我就纳了闷,指着殷婧:“你说,她一个姑娘,虽然不愿意把真名告诉旁的人,怎么着就这么的叫自己小九的了……”

  “殷婧在赵王室的众位公主之中排行第九,小九这个小名是只有她的父王母后和几位哥哥姊姊才唤得的。”

  我就一愣一愣的听着念暮归说这话,觉着他这个人可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连这么些想必是去刨人家祖坟,也未必刨得到的事竟都是知道的……

  可是,转念又一想,他不是殷婧的侄子的么……唔,知道也是不奇怪的,然后,转念再一想,那殷婧是赵国公主……他还是她的侄子,那岂不是也是个王子的!唔,原我是傍到了一座金山的。

  我就默默的盯着他忘了好半天,时间长了,他大抵是被我望得毛骨悚然的了,就一脸疑惑的望着我:“你在看什么?”

  我淡定的说:“看你。”

  他眼神之中带着点戏谑说:“很好看么?”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是的。”

  他笑的坏坏的说:“那你好好看吧,我不介意的。”

  我:“……”

  就在我们都慌神了的这么片刻,那场打斗就这么结束了。可惜了那支玉箫,那么好的玉,竟然就已经悲剧的碎了一地。

  不过想来也是,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本着既毁之,则安之的心态,我坚定地相信着凌冉定还是会再送给她一个的,想必过程该有一些些的曲折,但那不是问题。

  果然没有按照我想的那样,那个少年的脸上竟然毫无歉疚之色,空留着殷婧蹲在地上哭丧着脸。

  良久,他见她不愿意起来,就说:“你没事吧。”

  她不曾说话,而是低低的垂着脑袋,细细的收拾玉箫的碎片。他也就蹲了下来,用双手托住了她的脸,竟然看到她满脸都是泪。

  他竟然慌了:“你……你……不要紧吧……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我……我赔你一支好不好?你不要哭了……”

  他脸上竟然瞬间就流露出了惊惶的神色,是方才与那班黑衣人打斗之时都不曾有过的惊惶。那种害怕的神色略带着几分清澈的羞涩,恍然之间才有这少年人该有的摸样,忽然让我隐隐的想起了他日,他为王,她为后之时,流连于燕王宫之中那段封尘的传奇,劳燕分飞之时的惨淡光景。

  这份爱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因果。彼时,我尚是一无所知的。

  听到他柔声说:“小九,你不要哭了……到下一次相见,我就送你一支这世上顶好的箫,好不好?我发誓!”

  离镜只展现一个人生平最为刻骨铭心的回忆,我想于殷婧而言,她的刻骨铭心就只关乎于他,于是她的记忆正跳转得飞快,跳掉那些没有那个狐狸模样的少年的回忆,她的刻骨铭心里,我就只看到了那个叫做凌冉的未来的燕昭王。

  时光流逝之间,光阴辗转。一晃竟然到了一个萧索的秋日,大雁南飞,沉沉的暮霭,隔着浓重的烽火一路飘渺,迅速传遍了战火萧条之中的各国各地。

  凭借着念暮归博古通今的头脑,以及悉心的指导介绍,我大体晓得,那一年燕韩两国交兵,一纸战报,快马扬鞭传至燕都九重阙,燕翰王闻后,咳血咳得一条命就只剩下了半条。

  缠绵病榻数日,病危之际,却还不忘了惦记着自己个的王位继承人,就寻来了在自己的十一个儿子当中最为出息的四个儿子,分别是长子凌漠,三子凌薐,六子凌冉,九子凌濡这四个人。让他们跪在病床前,一边咳着血,一边老泪纵横的说:“汝等谁人若可救大燕于危难,挽狂澜于既倒,孤便将王位相传于他!若是……若是天要亡我大燕,这王位亦是无人可坐得的……为父言尽于此,尔等且好自为之……”

  此言一出,各个王子便就一样一样的跃跃欲试,开始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想要挽一挽这个既倒的狂澜。

  有的人想要自己亲自挂帅出征,但是才刚刚到了军营,就连战场的影子都没有望得见,就已经被敌方派来的奸细给刺杀了。

  有了这么一个教训,接下来就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要不消停的想上战场了。蹲在家里边,想着现在开始要不要搞搞农业,这样方便百姓安居乐业,也方便大家好好地呆在家里边制造人口,可以用来打打仗。但是,这转念一想,这终归是个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才可以完成的浩大工程,想要直接套现,想要一举成功,恐怕就是痴人说梦。

  接着,就有人想着,要不要先去练练军队,把军队搞好了就可以去前线杀敌卫国了。但是转念一想,这是个比搞农业还要费人费事,而且还完全的没有任何的经济效益,这军队建好了一天到晚就要吃饭穿衣的,又不能租赁,又不能买卖的,到底是件亏本的买卖。

  于是,这就诞生了下一种新兴的方法,那就是——租赁军队!

  话说这个创意好,而且古有前人都早早的实践过了。然后某人掐指一算,心想着这是个好买卖,就屁颠屁颠的前来了。

  而显而易见的是,这个债权方必然就将会是雄踞一方的大国——赵国,而这个债务人也必然就会是日后节节高的燕昭王——凌冉,而这个传播媒介当然就必须该是貌美倾国的赵陵安公主——殷婧。

  这是一段传奇,只是早早的被旁人封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