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
忍顾2021-05-19 02:112,302

  赵穆王六年三月初一,那日正是个春光无限好的日子,这是我从这离镜折射出的影子之中大略的望出来的。其实,不用望也可以知道那得必须是个好日子,起码开场的时候必须得是个好日子,紧接着才是个大雨天,这一般戏本里边都得这么写的。否则男女主角该要怎么着才能够遇到,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哦,或者也可以像是念暮归被我捡到一样,来一个狗血血的相遇。

  然而,她与他的相遇显然比较正常一些些了,当然这也就只是相较于我们的相遇。

  就是在一个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好日子里面,在一株桃花树下相遇。

  根据戏本定律,一般年轻的姑娘头一次背着自己的王兄跑到了王宫之外游玩,基本上都会遇到些什么匪夷所思的事件。就比如说,亲眼看到了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少年一脸春风得意的从桃花树上跳到了桃花树下,身后还尾随着一大票的黑衣人正拿着刀,喊打喊杀的想要灭了他。

  彼时,她尚是涉世未深的赵国顶小的公主,在宫中备受宠爱,虽然不是太懂人心,却也并不是十分的骄纵。

  但不骄纵归不骄纵,她既然是生得么貌美如花,荣华至极,看夫君的眼界很高那自是不必多说的了。

  至少她没有第一眼就相中那个从桃花树上跳下来的男子,那是我可以肯定的。

  接着,我就看到了那个男子的脸,禁不住靠向了念暮归:“怎么凌箫原来有那么大把年纪了?”

  他就继续面不改色的道:“我想,即便是用脚趾头想,也该晓得那个是他的父王的……”

  我:“……”

  他刚刚在地上站定,身后跟着的一群黑衣人也迅速的紧接着站定。那景色煞是好看,这是一条前无去处,后无退路的死胡同,小公主干巴巴的看着这么一群人,才想着把那个唠唠叨叨的婢女卿合给甩掉了,这莫不是刚出牢笼,又入虎穴了?

  于是,小公主也不是等闲的下意识爆发出了一个公主的威严,对着那帮来者不善的黑衣人,面不改色道:“尔等宵小,竟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当真是放肆!”

  可是明显的,威吓要是没有什么实质的力量,总归就只是威吓,压根就木有什么人鸟。

  于是顺理成章的,黑衣人的目标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对着两个人,眼里顿时都放出了精光。

  而殷婧却只听得那个英俊不凡的少年人道:“嘿嘿,近几日总是我一个人被旁人追杀,今日感情好,总算是有人愿意陪陪我,凑成一对苦命鸳鸯了!”他的口气略微带着一丝调侃,听起来倒是没有半分的紧张之意。

  “好你个头!我若是有半分损伤,我王……我兄长定叫你死无全尸!”小公主眼见N多的人持着刀剑正要攻上来,忍不住不再顾及公主的面子以及修养,破口大骂道。

  而正在她抱怨的片刻之间,那少年人竟然就已经揽着殷婧的腰,一个纵身飞上了屋檐,还不忘了丢下了一枚烟雾弹,对着身后若干被困在迷雾之中的黑衣人嬉笑道:“老子我今日运道好,被你们追杀了半日,半路捡到了漂亮姑娘,正打算回去办一办我出来之前,娘亲交代要办的一桩要事,就先行告辞了!”

  小公主被他紧紧抱着,完全的动弹不得,就黑了一脸,干巴巴的问:“你出来之前,你娘亲交代了什么要事的?”

  他若有深意的望了一眼殷婧,然后飘飘然一笑,那笑起来的神色竟然与凌箫颇为神似,那真的是一个狐狸样,却又不得不说好看。

  他说:“唔,我娘亲说:‘人生在世,不孝有三,无后乃为大’。”

  殷婧:“……”

  那个少年带着殷婧出了城,一路狂奔的到了城外一处破败的城隍庙,才放下了她。

  按照一般世俗的女子想法,这少年都抱了殷婧这么久,总则算是个有个肌肤之亲了。这算是桩伤风败俗的事,况且那少年还偏就生了一副风流倜傥的好样貌。照常理,一般的姑娘接下来都会说点让他娶她什么云云。

  可偏偏这姑娘她就似乎不大愿意做这一般的姑娘,于是就下意识的甩了一个耳光上去。估计要是甩了身子骨弱的人,想必那人定是就要一命呜呼的了。

  那个少年就皱了皱眉,我震惊于他竟然还能够笑的出来!

  我就小声嘟囔道:“狐狸就是狐狸,被人掌匡了,还可以笑得出来。”

  而念暮归却是饶有深意的望着镜子之中的那个少年,默默不语,似是看出了点什么,继而流露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

  “可是我救了你,你倒是这般的来谢我?”他顺手从腰间抽出了折扇,扇子随手一开,他兀自的摇了两下,我就觉得他更加的像是凌箫了。难怪那太后那么的不喜欢凌箫,想他不仅是自己的情敌之子,还和负心人长着一个模样,任是哪个姑娘,恐怕都不会对他笑得出来。

  “是……是你说……你……你是来办事的……我……我……我不过是在自保……”小公主显然已经是语无伦次的了。

  那个少年竟把扇子一合,笑意更盛了,道:“我都不曾记得还有这么一桩要紧的事,你倒是记性好的!莫非是急得想要为我添后的?”接着,他似是沉思了一下,才继续:“唔,来来来,这边没人,我们不然就把这桩事给办了吧!”

  殷婧气得差点两眼冒烟的背过气去,直接一脚向着那个少年横扫了过去,不过完全没有踢到,还一个没有站稳,险些摔在了地上。那少年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却冷不丁的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轻轻的啄了一下。殷婧迅速的捂住了脸,正已经满脸通红了,神情煞是好看。

  却见那个男子就只是定睛看着自己手上新到的物件,嬉笑着道:“真是一把好箫!成色通透,毫无杂质……”原是刚刚,就只是为了去取这把玉箫的。

  殷婧大怒:“那是王兄送给我的!快换给我!不然我要你……”

  “王兄?”少年饶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殷婧,她顿时没有再说下去了。

  半天才憋了出来:“对……就是我家隔壁家的王哥哥……”

  “那……可是你的情哥哥?”

  匆忙的听完了这么句话,殷婧有一些欲死无望的心情,翻了一个白眼,恨得牙痒痒的道:“对,那就是我的情哥哥了……怎么了着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