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雁
忍顾2021-05-19 02:112,290

  “好!”前方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之声,我迎着声响向着前方望去,探了半日也不曾见到什么。就只是远远地望见了凌箫骑着马,穿着镶金的袍子,被众人众星拱月般的簇拥着向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却只是下意识的望见了他身边接着跟随的就是念暮归。

  深秋萧条的树林,今日凌箫领着众官前来秋狩,大家一早便就整装待发的过来了,我与念暮归也被他带来。只不过,介于我连马匹都骑不好,所以对于上场狩猎这事儿,自然也就不曾有我的份了。

  草木为秋风消磨殆尽,就只是剩下了一些终年常青的灌木依旧挺立,这样望去,这片树林倒是依稀的仍旧一片翠色。

  待他们一行人都兴高采烈的走过了,我才拉住了站在最后的念暮归,好奇的问:“这是怎么了?怎着大家都这般高兴?”念暮归略略的指了一下身后,我竟然瞧见了一只身长将近一丈的猛虎已经悄然被随侍的侍卫搬了过来,微微略作震惊,道:“他……凌箫杀了一只老虎?!”

  “你说呢?”他不动声色的反问我,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我看了半日竟觉着心跳得快了许多起来,便就做贼心虚般的再也不看了。

  “唔……他打一只老虎来干什么的?”我低下了头,小声的问。

  许久,才听到他说:“他说,快要入冬了,打一只老虎,送一张虎皮给太后。”

  我听得了,却不知道补上点什么好。那日,凌箫竟是放下了国事去照拂那位太后的,可是她却是罚他在先祖的画像之前整整跪了一日。因为她说他罔顾社稷。不识大体。

  我却不知道凌箫在想些什么,也许真像是就像是那几个整日整日的躲在旁边,偷偷的望着念暮归抚琴而不敢上前的小姑娘们说的一样的——男人心,海底针……

  唉,难懂,难懂……

  我听到了这里,就经不住继续道:“那……那……我也想要!你看呗,这真是快要入冬了……我也想要一件虎皮大衣!”

  “你也想要我打一只老虎?去抢了凌箫的风头?然后,他盛怒之下。一刀做了我?”他微微挑着好看的眉眼,脸上的神色带着淡淡的戏谑。

  “我知道了嘛……不要了,不要了……”我知道这也是实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边就是想不开的不乐意,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哦,老虎就没有了……倒是打了一只野兔,怎么,要不要?”他弯着腰,略微垂下了头看我。我没有看到,却只是望见了秋日拨凉的日光裁剪出了他好看的侧脸,就明暗相接的映在了地上,我略略晓得,他是笑着的。

  “要,当然要,只要是你送给我的东西,就什么都要……可比起老虎,兔子,我更加想要一双大雁……”我别向了一边,小声嗫嚅道。

  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这么一句话,他说:“采采,我暮时便就回来……”

  他竟然没有说话,也许是他根本不想要接话,我禁不住,抬起头问:“你不肯送给我……可你曾送过给旁的姑娘!”

  他望着我的神情突兀的停滞的片刻,许久才沉默了神色,缓缓的摇了摇头,道:“阿鸾,我并不曾送一双大雁给过任何姑娘……”

  “那……你说要送我东西,其实就只是因为那时,你对着凌箫说……说我是你的小妹,对不对?可我叫鸾遗,你叫念暮归,凌箫聪明得就像是狐狸一样,他一早就该是不相信的,所以你不需要把我当成妹妹……我……我本来就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我说得越来越急,说到最后竟觉着隐隐的都带着一点哭腔了。我想,这个样子的我一定丑死了。“我先走了,你不要管我,烦死了!我去找凌箫,我……我要和凌箫一道走……”

  话就这么草草的说完了,还不待他的回答,我就迅速的转身,想要寻一处地方躲一躲。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日,我在傍晚时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时,已经是腰酸背疼的了,捶了捶腿,我懒洋洋的趴在了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把离镜拿了出来。

  我静静的望着离镜,又掏出了刚刚从凌箫那里诳来的那一管洞箫。因是那日偶然闻得,原来这管凌箫视若珍宝的竹箫,竟是那是殷婧下嫁于燕昭王凌冉之时的心爱之物,只是在这燕王宫之中住的越久,她便就越是不怎么吹了。

  我“借”过来的时候,曾细细的研究过,这并不是一管做工有多好的竹箫,但是却被保管的甚好,看得出来主人家十分的真爱。从背面早已模糊不清的几个字中,我略略的看得出来,也许他们曾经很相爱。

  我正咬破了手指,将竹箫放入了那镜妖的族中,又顺便滴了几滴血进去。正是在这么个不巧的时间,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我连忙大声道:“我睡了……不要吵我……”

  “阿鸾,是我,让我进去。”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可我却是苦恼于这个时候他的出现。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我赶忙接着说道,说得都快要语无伦次了。“我睡觉了……我连衣服都脱光了……你……你要是现在要进来,你就要……就要娶我!”

  然而,我的这句话还没有说的完,他老人家就已经推开门进来了。而离镜竟然一时光芒骤现,一下子就照亮了这个房间。

  我赶忙连滚带爬的把跑上去把房门关好,以防再有别的人进来。

  他皱着眉,严肃的望着我说:“你在干什么?”

  我不好意思的说:“额……干一点不道德的事儿……”

  他挑眉,面色不改的继续奚落我,接着问:“唔,不是说衣服脱光了么?我还等着进来一睹迤逦春光的。”

  我:“……”

  离镜飞速的漂浮到了半空,透过春日迷蒙的浅桃色,一片花海之中,我竟然瞧见了那个倾城绝代的女子,一脸小姑娘的神色,与自己的婢女女扮男装的在桃花、人群之中穿梭嬉戏,流露出如二月春风般银色的笑声。而她的明眸之中,那种皎皎的春色,完全不见了如今这般沉沉的死气,我想原是每个姑娘都曾这般明媚的日子。

  我只望见念暮归神情难测,略带着艰难的口气,皱着眉的样子,简直是遇到了什么严峻得不得了的事:“阿鸾,那个……是……是我的姑母么……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