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甍?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3,005

  当他们二人来到克莱街后,小果告诉月魅说:“主人,我找不到那人的足迹了。”

  听言,这倒让月魅怀疑,这不可能啊,小果可是神果:“小果你再试试。”小果又继续变成小飞果躲在月魅衣袖口鼻子自觉的向外嗅了嗅说道“主人,没用的依旧是没味道。”

  听闻这倒难住了月魅,一般鬼修炼魄气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灵魂气息,小果虽然现在和她一样没有恢复本来的力量,但是对于那名大汉肯定是能找得到,除非他已经是魄帝级别以上,才能让没能恢复力量的小果发觉不到。

  可那粗壮大汉是魄士级别怎么又成魄圣了,这也太矛盾了,月魅不信暗中又质疑的问小果:“你确定你发现不了他。”

  “是的,主人。”得道小果准确无误的回答,月魅相信这其中必有玄机。月魅带着熙宇在克莱街问来问去,终于打听清楚那大汉的住处。

  他们根据介绍,沿街走到最里面的巷口,入目的是一间快要堋塌的晰黑木屋,像是在警告去了只有像木屋那般随时堋塌死去。但对于胆大的月魅来说这只有吓吓三岁小孩差不多。

  月魅身旁的熙宇以为柔弱的月魅即便是变了,也还会害怕,就轻溺的劝说道:“魅儿,咱们不用进去了,没关系我下次送你个更好的魄兽蛋。”

  月魅并没有任何反映,眼神一直看着那间屋子冷言道:“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这让熙宇大惊失意,这还是他认识十几年的雨宫月魅吗?

  当熙宇还站在原地沉醉于自己的疑想之中,月魅早就不去踪影。她的好奇心想要把这件事早点弄清楚,心里更是绝意那颗蛋是她的。

  当一身淡紫薄衣的月魅踏进门时,便容进了那间漆黑无比的破屋之中。因为月魅现在还未真正成为吸血鬼,才导至她不能清楚的看清房间里的一切。甚至看不见,一切都是黑如地狱般的可怕。进来的月魅发觉这里和外面根本是两个世界,在这里受不到雨宫族某件东西的庇佑,直是黑暗的替身。

  所以月魅只能靠她自己当杀手时的听觉,来觉察这里的一切。“孩子,你终于来了!”苍老激动的声音来自于月魅跟前可触摸的的寒墙。

  月魅立即回声道:“你是谁,引我来干嘛?”

  “孩子,我不是引你来的,是你跟来的,而我是你所知晓的黑暗璃殿的殿主甍。”

  “甍?你是黑暗璃殿的殿主?”月魅滞疑的问。

  “是的,我遭人暗算困在这里已有十年之久。身上的那丁点魄气只能维持我的性命。”原来如此月魅恍然大悟。看他困在墙上想必这些年过得不是很好。

  “那刚刚的那个大汉是你?”

  墙上立马否认:“不,不,不,我发现他早就死在这了,我刚刚只是附在他的身上。”

  听此月魅真是怀疑他引自己来是干嘛的?月魅正想问出口时,墙壁内的殿主又问:“孩子你身上怎么无一丝魄气?”

  月魅并没有回答,在她看来墙壁里的鬼魄气等级肯定比她高,才会发现她身上没有一丝魄气。至于原因是不能让外人轻意就知道的,这是她自己的秘密。况且说不定人家是故意来骗你,再在你背后插上一刀,那就玩完了……

  甍殿主看月魅的沉默,知道这孩子肯定是有原因才会使她的防人之意这么重。“孩子,你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对于这个问题月魅直言道:“找那颗蛋,我要它。”坚决果断的话顿时让甍对月魅刮目相看,这孩子能有这样的气场,将来必能有所做为,说不定可以让她帮帮这个忙。甍殿主带着期求的语气问向月魅。

  “孩子,我看得出你是个正直的人,现在我有件事希望你能帮个忙。”月魅听着甍殿主即使是在求她声音,依旧不卑不吭这样的吸血鬼着时难得。

  月魅好奇的问:“什么忙?”我是被我的兄弟璃衡也就是如今的黑暗璃殿的殿主给困在这里,本来他是要向我争夺你所说的那颗蛋和我的玉佩来继承大统,可他最终没能成功。“

  月魅好奇即然没成功那还帮什么忙?

  接着甍殿主又继叙道:“听别人说他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当上了殿主,所以他一直在想尽办法得到它。”

  “我怎么不知道那璃衡有这么段可耻的往事,我知道的他是一位不问一切世俗的高人,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厉害。”月魅反驳道。

  “高人?孩子是你没真正了解他,其实黑暗璃殿在他的领导下处处欺干坏事,恐怕雨宫三族都敌不过他,才会听命于他。”

  “就连三族族长也得听他的?”月魅想起雨宫族族长雨宫熙淋,是他杀害了父亲,他怎么可能会听命于他人?

  “是的。”甍殿主肯定的回答:“以前我们称兄道弟时,他就开始在修炼魔杖和魔功,才会导制他最后失去内心的那份善良。我希望你能帮我解救他,我的兄弟。代我掌管正个黑暗璃殿。”

  说完也不顾什么,甍竞强行将自己逼出墙,房内的灯一下子都亮了,月魅吃惊的看向这个所谓的甍殿主。

  一身上等蝉丝所制的衣袍早已成破破烂烂,布绸般的金发浓密凌乱,全身皮肤都被灰色的尘埃给涂染,五官在此显得拟恍平淡,一双金光眼眸脱影而出。最让月魅感到特殊的是他竞有两只尖长的粉耳朵,这还是月魅第一次看到。

  当甍看到月魅时,身着紫衣的月魅亭亭立在他面前,他很惊讶这么小的女孩子能说出之前这样狂妄霸气的话,实属难得。他更是从月魅紫晶眼眸中看到了她一直锁定着他的耳朵,真奇怪她能让他的侧耳脸红起来。

  月魅看到某殿主的耳根都红了,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咳了几声来缓和下气氛后问道:“你的耳朵怎么和别的吸血鬼不一样?”

  甍这才明白月魅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的耳朵看。

  “每个吸血鬼都有,可能你从小一直就生活在雨宫族,所以才会不知道。”

  原来如此,可那易容戒怎么没有见它有这样的效果?下次得仔细看看。正当月魅还在想时,甍殿主又说道:“我时间不多了你听好了。”

  “时间不多了?”

  “怎么和雨宫月魅死前一样的话,不会你也要死吧?”月魅问道。

  “是的我会将黑焯玉佩和魄兽蛋给你后,没有了玉佩我无法存活”

  “那我不用玉佩行不?”

  甍一脸坚决不带一丝动容的回答:“不行,我等这一天等你来已经不容易了,况且这蛋对你的到来有感应,我才决定给你的。所以别辜负我的嘱托。”

  说完手里悬空出现了颗黑蛋,虽然外表变了,不过月魅知道这就是之前的那颗蛋。月魅的手莫明的被蛋吸引过去,白嫩细手一触到蛋壳,蛋就自然的飞向月魅手中。

  见此甍暗叹道:看来我没选错了,这赤炎大陆不久又将出现一个袭卷风云的人物了。接着甍又将胸怀内的炽黑玉佩交到月魅那着球的另一手中。

  “孩子这玉佩不是平凡之物,传说玉在黑暗璃殿就在,玉碎殿毁。所以你要小心保管。而蛋中的魄兽是我璃殿神兽暗血凤凰,是黑暗璃殿王者的座下,它是各路高手必夺之物,而在你没有能力独挡一面时,千万别让人知道你有这么只魄兽。否则你随时有危险。”

  月魅知道能让甍警告,这事非同小可,所以一直在认真听,最后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能如此信我,我很高兴能认识你。我想我们也算是朋友了。”

  “朋友?这个词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出现过,你我虽刚认识,我都不知道你的身份,不过你是我心中的第一位朋友,永远。”甍殿主特意将“永远”二字说得更是大声。

  月魅看着甍这人很正直,还很重情十分感动。只可惜时间总是苍忙流过,甍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自然得往后退一步,向面带不舍的月魅招手,示意自己将要灰飞烟灭了。口中高声喃道:“希望你能做一个优秀的暗女。”

  不等月魅回答甍慢慢由下身化成金沙,在灯光的找射下随风飘散。直到最后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月魅看着自己真心结识的朋友先是雨宫月魅,现在又是甍,都为她着想,倒底还有多少人为了保护弱懦的她,离开她。所以她必须要变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