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来不及说的真相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2,928

  三老爷厌恶的眼光看向失去往日光泽美貌的溪柔,虽然没再打下去,但狠插了溪柔心口一刀:“这就是你十月怀胎所生的野种,低贱的血统哪有我族血统高贵。”

  听着他的话月魅总算是知道自己在雨宫族处处遭人祸害,的根本原因。而女子的贞洁在她人眼中是很重要的。看着溪柔哭丧着脸失望的说:“魅儿不是野种,这么多年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雨宫三老爷不敢正视溪柔脆弱的眸子,转身离开大厅,看得出年少时的三老爷是真心爱溪柔的,才会在她背叛了他时依旧没忍心去杀他,而这也是三老爷心中的疤痕。不过十几年过去了,月魅相信这男人的心早就变得六亲不人认。

  溪柔悲着脸,全身无力的瘫倒下来,幸亏月魅及时挽过她,让她坐躺在月魅怀里。随着三老爷的离开,仆人都下去干活了,大夫人则是得意撇了眼月魅二人,笑着离开了。现在大厅里只剩下月魅,月灵和她们的母亲。

  月灵妒忌的看了眼月魅说道:“低贱的野种,我雨宫月灵没有你这样的妹妹。”月魅现在只是关心着溪柔哪还有时间去理会月灵的话。被忽视的月灵不甘心又开口咒骂。

  “野种就是野钟,比家禽都不如!”月灵的话彻底激怒了月魅怀里本是慈母般的溪柔,她迅忙站起在月灵眼前,一挥袖巴掌大的红影映在月灵白暂的脸颊上。月灵修长暇净的细手揉着脸,哭泣的说:“你打我,从小都没打过我的您,竞然为了那野种打我……我恨你……”

  月灵伤心欲痛的跑了出去。听到哭声溪柔才觉察自己刚才发了风似的打了月灵,算了,灵儿这孩子脾气倔得很。月魅缓慢起身感动的问:“娘亲,你怎么了。”

  溪柔微笑的朝月魅摇晃下头说:“魅儿乖,娘亲去拿药箱,你现去小楼躺着。”娘亲,我没事。“

  “怎么没事,你看你身上这么多伤口,不小心处理很容易会留下疤的。”溪柔边说边用手指着月魅的上口。月魅不忍心拒绝娘亲溪柔,只好应着回小楼。

  筱忆在院内本来在扫地,当她看见她家小姐走进院里,整个人伤痕累累时,立即丢了扫把一扶着月魅问:“小姐,你怎么受伤了?快,快进屋。”月魅被筱忆搀着进了屋,拿着药箱的溪柔这时也快步走进院内。

  筱忆本想去找溪柔要点药。结果在门口就遇上溪柔。

  “魅儿怎么样了?”溪柔关心的问筱忆。

  “小姐现有还躺在床上流着血。”说话间筱忆的眼里还粘这泪。

  溪柔听言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屋内。月魅见着自家娘亲凌乱不堪的形像笑道:“娘亲,我没事,一点小伤。”

  溪柔知道月魅懂事,为得是不要让她太担心。坐到床沿伸手想脱去月魅的破衣为她涂药,谁知她手还没碰着衣襟就让月魅给拦下来说:“娘,你让筱忆进来换吧,您去客房等着女儿有要事要跟您讲。”知道女儿是特意支开她,她也没再多问,出房叫了门外的筱忆进去。

  这时一道熟悉的黑影悄让飞越在雨宫府内。像是在找什么。

  筱忆进了屋就知道小姐不想让夫人知道她的血比以前香多了,怕是让夫人但心才会让她进来包扎。她快速打开药箱,那了些治皮外伤的要轻抹在月魅的伤口处,看着小姐肩上淌流着刺眼的血红,原本在眼里打转的泪珠情不自禁的滴落在月魅的伤口处。

  月魅疼得发出:“嘶……”的声音,筱忆实在是粗心大意用手擦去泪光口唇微张:“小姐,筱忆不是故意的。”歉意的说道。月魅只是摇摇头示意她不用紧张,她没事。

  伤口一处理好,月魅就迫不及待的让筱忆扶她去客房,来到门前月魅让筱忆去厨房看看还有没吃的。而她自己一进门就朝溪柔跪下,双腿并拢。溪柔一看急忙蹲下双手拖着月魅,疑难的问:“孩子,怎么了?”

  “溪夫人,对不起,我骗了你?”月魅说得十分歉意。听自家女儿这么陌生的叫她,她忽然有一种不想听月魅讲下去,有些害怕的阻拦道:“魅儿,娘亲不管你骗没骗我,你先起来,娘亲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听闻溪柔有要事要告诉她,那就先听着,待会儿再告诉她真相于是就在溪柔的搀扶下坐到了木凳上问:“娘,你要说什么?女儿听着。”

  “魅儿,其实你真的老爷的女儿,你要相信娘,娘没做过任何背叛你爹的话。”溪柔讲得有点迫切,生怕月魅误会她。月魅轻拍了溪柔紧握着她的手安微着说:“娘亲,女儿相信你。”

  “还有就是灵儿,她不是老爷的孩子,她是我之前的丫环敏芯的孩子,她因为难产求我能养育她的孩子,当时我实在不忍心,所以才会有如今的雨宫月灵。”溪柔的话显然不想隐瞒月魅。

  现在的月魅她很想笑,原来雨宫月灵才不是雨宫三老爷的女儿,她才是他们口中的野种,而月魅她爹还帮着外人差点打死自己的女儿。而他真正的女儿早就孤独悲泣的死去了。这该是谁造的孽。

  溪柔见月魅走神,以为她是不相信,她更是讲得起劲希望月魅能相信她:“魅儿,这是真的,正因为我只有你一个女儿,所以你还有一个身份。我想不久我的父亲就会派人来带你走,去你该去的地方。”听娘亲说了这么多本想再仔细问问,突然听到外头有人,而且不是一个,月魅做了个手势告诉溪柔外头有人,溪柔聪明的点了点头。

  月魅将小果召唤出来,因为艳在修养,而她自己现在又是个废人一个,浑身上下没一点力所以只能量,恐怕她连溪柔也打不过,谁让吸血鬼的身体这么强悍呢,将在只能希望那小不点有点力量。

  溪柔看着这颗小飞果一脸惊怂,她的女儿拥有这么小,鄙视一点力量也没有的小飞果。

  与此同时,外面的个个黑衣鬼拿着武器闯了进来。看他们的武器上残留的光辉不难得知其中一个带着绿光的是魄灵,两个带着澄色刀光的是魄师,还有三个脚下出现的粉色光恢还带着七把,六把,九把斧头魄体的是魄士想来是几个粗汉。

  只见那个魄灵的黑衣鬼跟这三个魄士讲了句话,他们就纷纷走开来。看样子那魄灵级别的鬼是他们的头。月魅知道自己再截难逃,可望望自己身边对她恩爱有加的母亲,今天一定要保护好娘亲,于是月魅故意问道:“你们是谁,来干嘛?”

  那三鬼听到月魅如此幼稚的话双双大笑,最后那三鬼中的头说道:“拿鬼钱,要你的命。”

  月魅自然知道这些鬼是来杀她的,她只是想托延时间,再看向一旁的溪柔竞没有像往日那般柔弱,反而是一脸镇定。

  “是谁要杀我?”

  “哈哈……一个废材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干脆告诉你吧,是雨宫月秀,怎么样很惊讶吧。”

  听言溪柔后退步滞疑的喃道:“月秀?那孩子才十六岁,心不可能这么狠来杀她的妹妹。”

  月魅反驳着溪柔的话冷意的言说:“在雨宫族除了竟争就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呵呵,小姐说得对,那么就受死吧。上.”三鬼对上一鬼一人一果:月魅看着前面魄灵等级的黑鬼运动自己体内的魄气通过手转移到手中的剑内,光射出刺眼的绿色,接着猛一挥手,一把绿色刀剑的幻影朝她射来,幸好月魅身手敏捷,翻空躲开。可接二连三的刀剑,月魅再敏捷的身手也没法全部躲过。只听“嘭”的一声,月魅被击中,身体碰撞到木桌上,一下子桌就粉碎了,躺在地上的月魅嘴角边还残留着鲜血,看着跟前男子贪滥的眼神,在阵阵恶心下晕了过去。

  听到声音的溪柔向月魅望去,看到女儿翻倒在地,更是烦躁不禁。也正因如此,遭到偷袭,被那鬼给一剑击中心脉。而小果这边和那三鬼拼打着倒是没有败,只见那之前三个魄士匆忙跑到门口对着那已是魄灵级别的男鬼说:“头,一切都好了。”

  只听他们的头喊道:“撤。”这六鬼转身离开。小果像是元气耗尽,自觉的回到月魅的魄精空间化成一颗七彩漫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