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湍流暗涌
水边的祈祷2018-11-07 14:594,423

  近来江湖上有些不太平,小帮小派之间纷争不断,为一点小事一定要拼得你死我活,虽然规模不大,也没有什么影响力,但是帮派相斗,必有死伤,大多这种帮派都惨遭灭门,即使有幸存者也无力重振帮派,极少数吞并了其他帮派,然仍势单力薄。

  月色朦胧,冷风袭来,树枝不住地颤抖。木易连此刻在暗部总部听着手下人的报告,也只能无力叹息,又有帮派消失了……与龙瑞山庄结盟交好的几个帮派也参与到这场小规模战争中,被派去调解的暗部都无功而返,有的还因此负了伤……这股暗流到底源自何处?是什么在背后操控?大脑完全理不出思绪,接到的报告越多,头脑越乱。

  又有人进来了,“少庄主,四队来消息,烈虎门要挑战七星派。”

  木易连皱了皱眉头,这两个帮派都是龙瑞山庄的盟友,“叫木易惜月来。”为今之计也只有让惜月去试试了……

  两日后,木易惜月回来了,一进厅堂,就单膝跪地,“惜月无能。”

  这是早就料到的结果,但是还是有些遗憾,二弟都不能阻止纷争,看来不是小事。

  “跟我进来。”

  跟大哥进了内室,惜月就自觉地双膝跪下了。木易连没有着急,先问道,“伤得重不重?”

  “不重,只是划伤了手臂。”惜月感慨,大哥竟然注意到了自己的伤?不对,是猜到的吧……

  “既然不重,就去衣受责吧。”木易连淡淡地说。

  惜月顿时一副苦瓜脸,果真,还是要……唉——看到惜月乖乖地褪去上衣,木易连握了握手里的藤条,直接挥到惜月背上,惜月虽是男子,可是皮肤雪白无暇,光滑无痕,这一藤条留下的红痕显得格外刺眼。

  “说说吧。”又是平淡的一句,听不出一丝波澜。惜月心里可难以平静,大哥呀大哥,你拿着藤条站在我身后,那意思明明就是如若我说得令你不满意,就会藤条上身啊……

  原来烈虎门与七星派的恩怨只是由于简单的联姻失败,就是上个月的事。两家原本关系不错,两位夫人年轻时是要好的朋友,可嫁人后来往就少了,近十年根本没有再见过面。烈虎门之女彩月与七星派之子青雉是指腹为婚,到了结婚的年龄,两家安排见面,也就是上个月。因为双方都不满意,子女也不情愿,所以婚事就不了了之,两位掌门人也不再提及。然而,几天之后,烈虎门突然不满,说七星派瞧不起他们,假惺惺安排见面,侮辱了小女;七星派也强烈反击,说烈虎门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不放在眼里,好心好意想要与之联姻,结果烈虎门还不领情。前几天,两家的矛盾到达白热化,烈虎门掌门几乎带了全部手下前往七星派所在地,要给七星派点颜色瞧瞧。

  惜月是傍晚抵达的七星派,七星派周围看起来都已安排好手下,布下七星阵。七星派掌门七星怪老前来迎接,将惜月安顿好之后,就直截了当地说,“二少爷,近日帮内不太平,二少爷有何吩咐就直说吧,只是还请二少爷在此休息一晚后明早便离开。”

  “掌门既知道我为何前来,也应该知道我不会轻易离开。”

  “这是七星派自己的事,还请二少爷莫要干涉。”

  “七星派与烈虎门都与龙瑞山庄交好,之间也未曾有过矛盾,惜月不解,为何为了一件小事要拼得你死我活?掌门不至于如此糊涂吧!”

  “此事事关我七星派的声誉,与龙瑞山庄无关,二少爷还是莫要多管闲事,明早便离开吧!”说完,就一甩袖子出了房间。

  夜深,惜月悄悄出去查看,七星阵果真已布置好,七星阵是七星怪老从做过将军的父亲那里传承下来的。所谓七星,六星在地面上,分别指向六个方向,一星在空中,是总指挥,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袭来,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应对,摸清对方的人数和势力之后,六星就可以汇合为两星或三星,发起反攻。可惜的是,七星阵是将军在草原上与游牧族交战时创立的阵法,由于不熟悉地形和敌人的方位、数量,故而用此阵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获得反击的机会。现在,烈虎门来到七星派的地盘上挑战,略加分析,就可以知道烈虎门会从哪个方向来,用此阵大不合适,如果烈虎门打算速战速决,七星派必来不及应对。

  第二天一大清早,惜月就去见七星怪老,可是怪老却不见踪影,见到青雉,青雉鞠躬行礼,“二少爷好。”

  “请问令尊现在何处?”

  青雉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少年眉头紧锁,看了惜月一眼,欲言又止。

  “你若有话,不妨直说。”

  “不瞒二少爷,上个月就在家父决定取消婚约后,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来找过家父,之后家父消失过几次,每次回来,都嚷嚷着要灭掉烈虎门,我曾劝说家父,不要被他人的话蛊惑,可是家父……”

  “消失?”

  “嗯,我跟踪过一次,但是跟丢了。”

  ……

  “二少爷,家父这一次必定会和烈虎门斗得你死我活,您是阻止不了的,还是尽快离开,免得卷入其中。”

  “我会的,你自己要小心。”

  惜月命随自己同来的弓夜去找怪老,他则去见烈虎门掌门林霸虎,林霸虎号称“霸天虎”,使一副铁锤,力大惊人。

  烈虎门一行人的方向正是七星派正门,没有其他分队,他们走了大路,完全不去想会不会中埋伏,会不会过早暴露行踪,正面攻击,是烈虎门的风格。惜月观察了一会儿,想先找林彩月问情况是不可能了,只能先试试林霸虎。

  林霸虎见到惜月有些诧异,“二少爷,您怎么在这儿?”

  “我来是想看看能否劝退烈虎门。”

  “二少爷,您要是为这个来,就请回吧。我林霸虎一向尊敬龙瑞山庄,敬重木易庄主和两位少爷,只是这一次,请恕林某不得不下逐客令了。”

  “惜月知道林掌门是爽快之人,说一不二,惜月此次前来,还想向掌门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戴面具的人。”

  林霸虎眼中闪过一丝惊色,立刻说,“二少爷所说的人,林某恐怕没见过。”

  “既然如此,惜月就先告辞了。”

  过了晌午,烈虎门抵达七星派,冲破两星,进了七星老怪的老巢,只是领头的不是林霸虎,而是林彩月。

  惜月坐在屋顶上看着林彩月在院子里叫骂,心中有些不安,林霸虎也不见了,而去找七星老怪的弓夜还没有回来。

  这时,七星派其他人都已放弃七星阵回来,院内院外又打了起来,叫喊声,兵器的碰撞声充斥着耳膜。青雉被拖了出来,神情痛苦,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彩月手举着大刀,冷哼一声,“还真是个懦弱的男人!”说完,就向青雉砍去,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闪过,惜月用手及时抓住了彩月的手腕,彩月挣扎不出,一双愤怒的眼睛盯着他。

  惜月救走了青雉,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对他说,“你本不该被卷入,好好活下去。”

  返回途中,遇到了同样往回赶的弓夜,“二少爷,人找到了。”

  被带到了附近的一座山脚下,惜月对弓夜命令道,“你去七星派监视他们打斗,看到可疑的人就抓起来。”然后,独自一人上了山。

  山顶,七星怪老和林霸虎正打得激烈,林霸虎一身蛮力,怪老招式怪异,两人难分上下,这样打下去,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惜月站在一旁,仔细观察着周围,一面是悬崖,两边是灌木丛,另一面是低矮的树木,那个面具人会不会来?会从哪一面来?

  突然,轻微的响声,一支箭飞了过来,不行,速度太快,来不及了!箭射中了林霸虎,林霸虎趁着七星怪老发愣的瞬间,用最后的气力抱住他,两人一起坠落悬崖。同时,惜月向箭来的方向跑去,灌木丛中确实有人待过的痕迹,但是人已经不见了。

  回到七星派的老巢,只剩下遍地的尸体,依然查无线索。

  讲完事情的经过,惜月紧张地等大哥的反应。

  木易连问道,“两人都没有中蛊的迹象?”

  “没有。”他在与两位掌门交谈时细心观察过,两人虽然都难以克制愤怒之情,但是还是属于比较正常的,况且他也不相信中蛊之说。

  “关于那个戴面具的人,你有什么看法?”

  “精明,事先有准备,背后或自身有势力,不排除他是鬼岛的人。”

  “嗯。”木易连赞同地点点头,就任务来说,二弟是出色地完成了,派二弟去的本意就不是阻止纷争,而是获取情报。二弟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是也有令人头疼不已的缺点……

  “是不是还瞒了什么?”

  惜月一惊,大哥果真自始至终都记着呢!木易连用藤条戳了戳惜月左手小臂上缠着的厚厚的绷带,上面还有血渍。惜月一脱下上衣,连就一直盯着看,怎么看都不像简单的划伤……

  见惜月还不说话,木易连平静地说道,“跟你一起去的暗部是弓夜吧。”

  惜月听罢,直后悔不该让弓夜给他包扎,只好从实招来。

  当时那支暗箭没射中林霸虎,箭的确很快,来不及阻止,但是惜月拥有独一无二的瞬移之术,是的,他成功了,用自己挡住了箭,箭直直地射穿了他的手臂!

  他顾不得痛,立刻跑到灌木丛那边查看,但是却没有收获,同时,两位掌门坠落悬崖。

  木易连一听到箭射穿了手臂,气得脸色铁青,举起藤条,就狠狠地打了三下,总是不管不顾让自己受伤,为了两个既不德高望重也不武功绝越,没什么名气,没有影响力的人挡箭,就这么轻薄自己的身体吗!

  打完威胁道,“要是再敢让自己受伤,我就让你伤个够!”

  回想起二弟十二岁时第一次执行任务,为了保护一名暗部差点被剑刺中要害,木易连心疼不已又气急败坏,怒吼道,“暗部是为了保护你的!你竟然反过来以身试剑!”

  年幼的惜月愤愤不平地反驳,“我出手了,顶多是受伤而已,可是如果我不出手,他就会死!”

  那是乖巧听话的二弟第一次顶撞他,之后就不理他,唯一一次闹脾气耍性子,结果最后还是要他去哄。

  山庄里,木易茗心不在焉地同小依下棋,迟迟不落子,突然说了句,“我去找二哥。”然后就跑出去了。

  来到惜月的意月轩,正好碰见惜月在换药,木易茗愣愣地唤了一声“二哥”,看着那深深的伤口,心中骤然一痛,她是喜欢二哥的,从第一次见到二哥起就被吸引了,那迷人的笑容,温暖的声音,不仅让她感到舒适,而且还像极了那个人,那个曾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陪她度过最艰难的日子的人。

  “哦?茗儿,呵呵,被吓到了吧?!”

  木易茗缓缓地走过去,盯了一会儿,说道,“等我一下,不要包扎。”

  然后跑了出去,很快,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打开,将里面的粉末轻轻倒在伤口上,这是从极乐岛带来的上好的药,伤口会愈合得很快,而且不会留疤。凭着自己的医学知识和行医经验,惜月敏感地嗅出里面混合了多种稀有的珍贵药材,看着木易茗专注的神情,惜月有些愣住了。

  上完药,茗小心翼翼地给惜月包扎,然后就站在一边,盯着厚厚的绷带不讲话。

  “茗儿,来找二哥是有什么事吗?”

  “我……二哥……二哥可不可以带我去上次那个地方?”

  “好啊。”

  跟着二哥来到山谷入口处,茗恍然大悟道,“啊——原来是这样!”

  惜月摸摸她的头,笑着问,“原来是哪样?”

  “我来了几次都没有找到,原来山谷在这里。”

  呵呵,茗儿其实是如此可爱呢!天气变冷,树木都快光秃了,草也进入了冬眠状态。

  穿过山洞,又来到那个“好地方”,这里的景象也大不一样了。茗找到那块岩石,看了一会儿,拿起石头刻上几个字,表情很是郑重。惜月走过去看,是“大哥我想你了”,说起来,茗儿有半个多月没见到大哥了吧,难怪会想。

  大哥,我写下了,写下了你就会出现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