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矛盾再生
水边的祈祷2018-11-07 14:303,286

  过了几日,木易曦来到了意行阁,木易茗正在跟小依学棋。

  “姐姐好厉害,我又被包围了。”

  “这个呀,叫‘倒扑’,就是先舍弃自己的一子,然后再一举消灭对方。”

  “茗儿。”

  “三少爷。”小依急忙站起来。

  木易茗只当没听见也没看见,“姐姐,在什么情况下应该用‘倒扑’呢?”

  “茗儿。”木易曦站到茗跟前,“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对不起。”

  听到这句话,木易茗颇为惊讶,她完全没想到,前几日还叫嚣着说她是奸细,要查她的三哥这个时候站在自己面前向自己道歉。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对不起”这三个字对她来说太陌生了,不管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还是亲耳听到。

  “茗儿,我知道你那个时候一定很难过,你也一定恨我吧。三哥以后,不会那样对你了,你能原谅我吗?”木易曦这个时候倒是很恨自己,大哥说得没错,自己是在嫉妒茗儿,以前自己是家中的幼子,爹娘长辈都宠着自己,现在四妹回来了,受爹爹的宠爱,所以自己才会心生不满,觉得她抢了自己的位置,爹会冷落自己。可是,茗儿才十岁,她懂什么,她知道什么是“奸细”?她在极乐岛待了八年,谁知道她受了怎样的苦,谁能理解她?就算她真的是极乐岛派来的,那也定是被人利用。不关心她,不帮助她,反而怀疑她,自己配做这个哥哥吗!

  木易茗抬起头,“没事的,三哥,我不恨你。”

  “啊?真的吗?你不恨我,哈哈哈哈!”一听这话,木易曦像孩子一样跳起来,欢快得笑了,差点就要手舞足蹈。

  木易茗不禁也笑了声,这个三哥,头脑倒是简单得很呢,看来三哥并不讨厌我的,以后要好好跟山庄里的人相处。

  又过了些日子,木易茗对山庄很熟悉了,山庄附近大大小小的地方也都逛了个遍,当然,除了那个神秘的训练场。山庄的建筑没什么特色,跟一般的大家大户差不多罢了,花花草草也都圈在花园里,或是困在花盆里,真是寂寞的很。每天早上到父亲房里请安,白日跟小依学棋,或是跟三哥玩会儿,或是到二哥那里翻翻他的书,听他讲那些奇异的花草。大哥总是忙得很,一般见不到的。

  这日,无聊了,翻出临行前师父送给她的礼物——一把软剑,当然,看上去是一根木棒,是用上好的红木制成,表面光亮。自己个子小,一般的兵器对她来说太大了,这个木棒的长度刚好合适,再用两年也没问题。木棒是中空的,施加内力,便会伸出一把软剑,整个剑身比木棒略短,而伸出长度可长可短,剑亦可拿出,轻便可贴身携带。

  木易曦来找茗的时候,正好看到茗“练剑”,身形轻盈,动作奇特,出“剑”迅速,打趣道,“四妹拿着木棍练剑那?”

  茗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随即收敛了目光,笑脸迎上去,“三哥。”

  “茗儿,陪我练武吧!”

  “啊?不行的。”

  “别这么小气嘛!反正你现在也是闲着,我刚刚看了一眼你的剑法,从来没有见过,我们切磋一下。”

  “切磋?”

  “是啊是啊,走吧,我带你去训练场。”

  “可是,可是……”

  茗被曦拽到了训练场,密林深处,上百名弟子在练武,整齐的动作,划一的口号,怪不得自己上次什么都没看到,大家集中练武的地方离山庄还有挺远的距离。两人经过众弟子,继续往前,到了一块落叶铺盖的空地。

  “那,就在这儿吧!”曦一脸兴奋。

  茗无语,我可没答应要陪你练武,更不要说切磋了。

  “来!”说着,曦就摆好了姿势。木易家是以修内力为主的,不用兵器,赤手空拳,精通掌法和腿法,跟极乐岛完全不同。

  “三哥,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跟你比试。”

  “为什么?虽然听说极乐岛的功夫怪异,但是龙瑞山庄也是很厉害的。”

  这话没错,龙瑞山庄庄主木易麟在江湖上几乎无人能敌,木易麟的四弟木易宁更是天下第一,人人畏之。手下的弟子也很出众,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角色有不少师出龙瑞山庄,其中就包括常年行走于武林中的“十八玉人”。

  “三哥,我不会跟你切磋的,我要回去了。”

  曦挡住茗的去路,“切磋一下有什么关系,你看不起我?还是始终都没有原谅我?”

  “不是这样的,三哥,对不起。”说罢,用银针点了曦的穴道,离去了。

  曦哪能这么快就放弃,随后,不断地找茗要跟她切磋,都被拒绝了。曦又想办法激怒茗,可是茗知道他的意图,刻意躲着他,躲不过又受不了就用银针解决问题。这不,曦又被定在了花园里。

  “三少爷又被点穴了?”木易惜月走过来,打趣道。

  曦动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急得脸都红了。惜月帮他把银针拔出,解开穴道,曦垂头丧气地说,“我已经尽力移开穴道了,茗儿点穴又很奇怪,内力无法冲开。”

  “就这样,你怎么跟她比试?”

  “如果她不点穴的话,也说不准……”

  “那你觉得,她的剑能比银针慢多少?”

  “我……”

  “我觉得,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再练练吧!”惜月知道自己弟弟是个武痴,并且骨骼精奇,有练武的天赋,但是现阶段的木易曦,的确太弱了。

  惜月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曦不愿承认,没比过怎么知道不是她的对手。她不想跟我比,明明就是看不起我,还是说,极乐岛的功夫很神秘,不能随意展示?哼!我一定要跟她比比看看!

  木易茗回到意行阁自己的房间,拿起木棍,挥了两下,小依端茶进来,没拿稳,托盘落在地上,瓷片碎了一地。小依连忙蹲下收拾,有些埋怨地说道,“小姐想练出去练吧,把小依吓了一跳。”

  “很可怕吗?”

  小依没说话,上次小姐练剑的时候,她站在一边,冷汗直冒,有一种自己要死了的感觉。茗也没有再问,只是叹了口气,练武不是为了比试切磋的。

  那是第一次和二老出去的时候,茗看什么都新鲜,大街小巷,卖什么的都有,糖人、蒸糕、木偶……大家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有吆喝卖豆腐的,有杂耍的,茶馆里还有说唱的……茗看看这儿,看看那儿,不亦乐乎,二老说的话完全没听见,二老离开了也不知不觉。

  看到众人围了很大一个圈,不时激动地叫喊着,茗就钻了进去,原来里面在比武,两个人在台上你一招我一式实在是好玩,如果落到台下就算是输了。有一个强壮的男子在台上已经赢了五个回合,底下没有人敢上去,茗一激动,跳上了比武台。男子哈哈大笑,“你一个小奶娃娃上来做什么!”

  “不可以么?”茗把嘴一撅,满脸不服气。此次比武的主持者坐在一侧,忙说道,“孩子,你快下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偏不,我要把你打下去。”对着比武的男子,满脸自信。

  “哈哈哈哈,小娃娃,把你扔下去可怨不得叔叔!”说完就过来抓她。茗灵巧地一躲,反身把男子绊倒了。底下人一哄大笑。男子气急败坏地朝站在台子边缘的茗冲了过来,茗又是一躲,转身推了男子一下,男子没站稳,直直地倒下台去。底下人起哄说着“好!好!”,热烈地鼓起掌来。茗得意地一笑,底下便有不少人想上来陪这个孩子玩玩。

  正在茗玩得得心应手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我来陪你玩玩。”说罢,一个蓝衣老头儿就踩着众人的头飞上了比武台,茗正要兴奋地喊一声,却看见蓝爷爷一脸黑线,瞪着她。茗吓得一哆嗦,一动也不敢动。蓝衣老儿走过去,抱起她,就飞走了。

  进了客栈,“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全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蓝衣老儿厉声道。

  “不是……我……”茗紧张地捏着衣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比武,比武很了不起是不是?!”

  “不是……”

  “过来!”

  茗害怕地挪过去,完了,蓝爷爷要打人了,呜呜呜呜———果真被摁在了腿上,连求饶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巴掌就狠狠地落了下来。被蓝爷爷修理了一顿,只能趴在床上了,蓝爷爷轻易不打人,只要打就下重手,可怜茗现在已经疼得动不了了。白爷爷这才进来,拿着一串糖葫芦,“薰儿?”

  茗抬起头瞥了一眼,立刻就开心了,啊!第一次吃糖葫芦呢!白爷爷一边帮她揉屁股,一边语重心长地“教育”道,“你呀,也玩地太过头了吧!早点下来,不就不会被抓到了?”

  “疼……”茗小声说道,心里不知道是不是该赞同白爷爷的观点。

  “啧!疼就对了,不疼能记住吗?不长记性的小东西!”

  “额,爷爷,蓝爷爷之前到底说什么了呀?说我当耳旁风。”

  “那个老头儿说,‘薰儿,我们出去办点事,你就在茶馆里哪儿都不要去,要是敢出去比武打架,会连累屁股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