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高人相助
清水雅染2018-11-07 14:393,369

  不过一天时间,傍晚时分,先前那个可爱的小童子清源便带着掌门清虚道长的话来到夏追月居住的独门小院。

  那清源虽只有六七岁,却因天资聪颖、道性非常,是以被上任掌门收养后便视为关门弟子,和如今的掌门清虚道长同辈,同属清字派。

  彼时乔雪帛正与夏追月商议这一路过来所遇到的诸多怪事,见清源小道长来传话,登时被他那童稚却又故作老成的模样逗乐,从袖中再次摸出一把糖来,塞进小童子的道袍口袋里了。

  待清源小道长扭捏着走了,看着他有些开心却又得忍着强作镇定的背影,夏追月不禁觉得好笑又好气道,“下次莫要再逗弄人家小孩子了。”

  一旁的白衣医师温和微笑,不置可否。

  逍遥门门中弟子众多,所用暗器虽各不相同,但难免有人喜欢相同图案的,只要无关大雅,便也虽他们去了。

  根据清虚道长所查,逍遥门中使用枫叶镖者有三人——半年前方入门的落魄书生魏青峰,大弟子空一之徒邵云波,以及山上的挑水师父宁远。

  其中邵云波被师父空一派去屠浮宫做客掌门的花甲大寿,魏青峰请假下山回家探望家中寡母至今仍未归,而挑水师父宁远,则不知所踪。

  “那三个人这段时日都不在逍遥门中。也就是说,三人都有可能是枫叶镖的主人。”夏追月道。

  在旁凝眉思虑的医师点头道,“那邵云波虽去了屠浮宫做客寿宴,但却中途离席,并且许久不见踪影,至今也杳无音讯。这样一来,这三人是死是活我们现在都不清楚。”

  “而今之际,只要查出这三人的行踪抑或是找到活着的另外两个人,失踪的第三人,便是被你击杀的枫叶镖的主人,也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夏追月皱眉道,“有两件事我想我们得先了解清楚。”

  “你是说,那三人的背景?”

  夏追月点头,接口道,“还有就是,清虚掌门门下的几位弟子。毕竟,这逍遥门中管理处事的,是他们。”

  每一任逍遥门掌门都会收七大弟子,作为下一任掌门以及门中各要职的继承人来培养。

  而清虚道长门下的七大弟子便是——空一,空静,空凡,空无,空虚,空定和空心。

  其中以大弟子空一和二弟子空静尤为出众,门中弟子私下皆悄悄讨论过,下任掌门定是他二人中之一。

  大弟子空一,出身名门,为人稳重,武艺虽不及师弟空静,但处事干练,心境不骄不躁不急不缓,很是沉静,道行颇深。

  二弟子空静,自幼被掌门收养,虽名为静,却不比师兄空一能沉得下去,为人处世颇有些浮躁,但其武功却是堪称逍遥门中第一人,对道家所讲之清净无为也颇有些独到见解。

  至于其他五位弟子,虽亦各有所长,但都不比空一空静二位师兄,故而早早便被门中几位护法内定了接任自己之职。

  “会不会有可能是二人为争掌门之位……”夏追月喃喃自语,“若能得到武林盟主九剑宫的奖赏和支持,坐上掌门之位便是众望所归了。”

  “难道你认为幕后之人便在这二人之中?”白衣的医师笑道,“别忘了煞血盟和殁羽阁。若枫叶镖的主人是邵云波,说不好屠浮宫也有份。”

  青衣的女子不禁觉得有些烦闷头疼,现下唯有先查出那三人到底谁死了,方能有所线索。

  两日后。

  在这逍遥山中住了几日,虽然心中有事仍未解决,但乔雪帛仍能感觉到道法之清净自然之玄妙,整个人也不比之前急躁。

  他背着药篓边采药边欣赏山中风景,不禁觉得有些怡然之感。

  “我说这位小兄弟,你要是不采药呢,就别挡着老道我挑水的道路。”

  乔雪帛正望着四周之景出神,此时被说话声惊到,回过神来一看,才知自己所站的地方,恰好挡住了挑水师父的路。

  他连连道歉,运气施展轻功直入云霄,轻点着旁边一个树上停下。

  这山中小路极其狭窄,两边亦无落脚处,若真是遇到一人上山一人下山,唯有此法方能解决了。

  “哟哟!想不到小兄弟你轻功不错嘛。这一身纵云天的身法虽算不上极其精妙,倒也比寻常许多人要高绝啊。”那挑水师父见他飞纵的身形,不禁笑呵呵地连连赞叹。

  乔雪帛闻言不觉在心里暗暗称奇,他使的纵云天的轻功身法乃是胥佘谷独有用于采药的功夫,江湖中人所知甚少,没想到这路上随便遇到的挑水师父竟然识得,“道长如何识得这身法是纵云天?”

  “啧啧……老道我也不知道,顺口就那么一说,小兄弟你也别往心里去。”说着,便挑着担向山下走远了。

  逍遥门居然有此种怪人……乔雪帛望着挑水师父远去的身影,心下不禁有种怪异的直觉,那人,必会与他再见。

  果不其然。

  午后时分,清虚道长遣人来请乔雪帛与夏追月去藏经阁一趟。

  方一进去,乔雪帛便瞧见了早晨在山路上遇到的挑水师父。

  “宁远师叔,便是这两位小辈。”清虚道长见他二人进来,恭声对瘫倒在太师椅上打瞌睡的挑水师父介绍道。

  那挑水师父居然是掌门的师叔!乔雪帛先是一惊,复又想起逍遥门上一任掌门貌似就是宁字派,那人既然叫宁远,清虚道长称他一声师叔倒也不足为奇了。

  二人施礼见过宁远道长,在一旁站立了许久也不见清虚道长开口,夏追月隔着幂离细细瞧了瞧,那宁远道长不过三十来岁,比清虚掌门还要年轻许多,此时虽瘫睡在太师椅上,姿势却颇有些怪异。

  “小姑娘这样偷偷瞧我莫不是看上老道我了?”宁远睁开眼睛,笑眯眯地调笑夏追月。

  夏追月淡声回道,“世人皆知逍遥门属全真派。”

  道家分两种,正一派与全真派。全真派注重修身养性,清规戒律皆全;而正一派虽亦属道家,却可结亲生子,无过多规矩。

  既然逍遥门属全真派,必是不可结亲,宁远的调笑被夏追月这么一挡,他不禁在心里笑叹,果真聪慧敏捷的女子。

  “换下一话题下一话题哈。”宁远笑嘻嘻的把怀中的一个包袱扔给乔雪帛,转移话题道,“这东西你们先收着,日后会用得着的。”

  于是,他便将这段不知所踪的时间里查到的事情告诉了三人。

  逍遥门每次换掌门,都会事先派人去查清楚下任掌门候选人的背景。

  而这次去查空一和空静的,便是宁远。

  大弟子空一,早在出家投身清虚道长门下之前,便是名门之后。由于其生来便好道学玄法,故而少年时便来逍遥门出家为道。身家清白,为人厚道沉稳。

  而二弟子空静,八岁时被清虚道长在荒郊野外捡到收养,故而其出身并不为人所知。

  因此,说是去查空一与空静二人身世,但其实说到底,真正查的,却是空静一人。

  经过宁远的多番探查,总算知道了空静的身世。

  他原是富商独子,八岁时随爹娘回母亲娘家探亲,不想却被贼人打劫,父亲和母亲皆都丧命与贼人手下,全家三十几口,唯有他在管家的掩护下得以逃生。

  调查完空静的身世回山之时,宁远却在山下遇到两三个逍遥门中弟子从赌坊中出来,他悄悄跟踪他们,准备捉弄捉弄一番,好惩罚一下他们犯戒之罪,未料,却听到一个秘密。

  原来,半年前出家的落魄书生魏青峰其实身怀功夫,且与空静交好,空静更是视其为心腹,对其格外信任。

  于是宁远想着再转转,就顺道去了趟魏青峰的家中。

  早在宁远下山之前,他便瞧见魏青峰请假回家探望家中寡母。可他到了魏家时,一问之下才知道魏青峰根本就没有回过家。

  那么,魏青峰去了哪里?他又为何要撒谎?

  “早饭后,云波已经回来了。”清虚道长对乔雪帛道,“他在屠浮宫失踪那几日,其实是去跟踪魏青峰了。”

  这样一来,很明显,那枚枫叶镖的主人,便是魏青峰。

  此时,宁远却打个呵欠道,“没我什么事我就回去睡觉了啊……哦对了掌门师侄,记得把你答应给我两坛酒让人送我房里去。”

  说罢,便边打着呵欠,边慢悠悠地离开了。

  宁远走后,乔雪帛打开他手中的包袱,里面包着一对玉玦,光滑精致,雕刻流畅,上面刻着古怪的纹饰,像是家徽之类。

  “这纹饰!”清虚道长方一看到那对玉玦上的纹饰便惊讶道,“这分明是空静家族的族徽。”

  难道莫非,魏青峰是空静的族人?

  三人面面相觑,许久,乔雪帛将那对玉玦重新包好,方将心中疑惑问出,“不知道长伯伯可否告知,这宁远道长为何会是挑水师父?”

  清虚道长闻言笑道,“他说自己喜欢,老头子我便由他去了。”

  其实宁远本是上上任掌门最得意的关门弟子,却生性只爱逍遥自在,不喜管理门中事务,若不是他师父将调查挑选掌门一事交付给他,恐怕宁远也和乔雪帛师父药圣乔达一样,出去云游去了。

  “那东西你且听宁远师叔之言收好。他既说有用处,那便是用处极大。”清虚道长嘱咐道。

  自见到那玉玦开始便一直在旁沉思的夏追月突然道,“不知道长可否再帮一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