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疑窦丛生
清水雅染2018-11-07 14:343,682

  逍遥门,建在伫立于咸冲顶东边城门之外的城郊处的逍遥山上。

  逍遥山虽不高,但好歹是座山,毕竟比咸冲顶城内地势要高一些,因而虽已过立夏,但山上还是有些冷的,特别是清晨与夜晚。

  夏追月将气息沉入丹田,又静静端坐了片刻,这才站了起来。

  虽然很多事不记得了,但每天清晨的早课晨练即使脑海里没有,身体却早已习惯了。

  她四下转了转,虽隔着幂离,却也将这院子里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细细地看在眼里——小巧的院落里,仅一间厢房和一间小厨房。

  在厢房窗外,竟然还被人开垦出小块花圃,里面栽种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奇特花草,开着漂亮的蓝色花朵。

  院子里有两棵很有些年岁的银杏树,想来是一公一母的一对树。

  虽然逍遥门从不收女弟子,但逍遥门向来和其他各门派交好,故而也会准备些客房供女客人居住,而夏追月今次住的这间,便是殁羽阁大弟子莫清羽每次前来逍遥门时所住的单门独院。

  夏追月凝视着那些开得正艳的蓝色花朵,心底却有种怪异的感觉,这些花……

  “这些花叫墨鱼驼骨,是生长在希宛的特殊药材。这种花的根茎可入药,有极好的止血疗伤之功效,花的汁液幽蓝,可作染料,亦可融入铁器之中高温灼烧后成一种剧毒。”

  早就察觉到乔雪帛出现在她身后,夏追月摘了朵墨鱼驼骨,仰头对着阳光看了看,淡声问道,“就是你中的那种毒么?”

  “中毒后的症状很像,但,不是。”乔雪帛接过她递过来的花朵,放在鼻下轻嗅了嗅,一丝淡雅的花香幽幽散开来,在空气中飞舞,“那是白鱼驼骨的毒。”

  墨鱼驼骨和白鱼驼骨,除却颜色不同,外观形状相差无几。但两种植物,根茎入药时,墨鱼驼骨有止血功效而白鱼驼骨有活血功效,且白鱼驼骨的花汁无色无法作为染料,若与铁器高温灼烧相融,二者虽都有剧毒且中毒后症状亦相差无几,但,白鱼驼骨能让内力在中毒之时缓缓散去,墨鱼驼骨却无此功效。

  他二人皆都中毒,虽意外的没有失去内力,但中毒伊始时还是感觉到了内力像被一丝丝抽掉一般。

  至于为何最后二人内力都保有八九成,乔雪帛是因了夏追月给他吃的万物丸能解百毒,至于夏追月,所幸救治及时下针准确,且乔雪帛偷偷给她用了师父留给自己保命的药,虽效用不及万物丸强大,但配合他的银针,却也与万物丸可以比上一比。

  只是没想到啊,这世间居然还真存在着白鱼驼骨,若不是此番中毒,乔雪帛怕是和其他所有医师一样相信书中所说的,“墨出,则白尽藏”。

  如此看来,事情似乎更复杂了。

  这院子之前乃是殁羽阁大弟子专属客房,此间却将它安排给了夏追月,也正巧,让他们看到了栽种在窗外的墨鱼驼骨。若不是亲眼目睹清虚道长吩咐下去,乔雪帛不禁要怀疑给他们安排住所的人是故意为之。

  自他二人上来逍遥山,虽夏追月的名号一直以来没有过多透露,只说是乔雪帛好友,然则银针圣手到逍遥门做客之事却在半柱香之内传遍整座逍遥山。

  那隐在暗处之人,不是故意想要将之前的事嫁祸给殁羽阁,便是殁羽阁也参与此事,故布迷阵,让他二人以为是被嫁祸。

  细细想来,当初追杀他们的五煞,虽所使武器不是煞血盟门下弟子所独有之剑,但那五煞归一的阵法却极其严密熟练,若不是修习了多年,恐怕难以做到如此吧。那五人如若遇到不是墨月剑主夏追月,怕是不废吹灰之力便能将仇敌手到擒来。

  能有此等功力,定然是煞血盟的弟子无疑。而他们之所以不选择自己专有的武器,一来可能是他们本就没有请示盟主私自动手,二来,或许他们也想借此来混淆乔雪帛与夏追月的视听也不一定。

  这样分析下来,那追杀他们之事,怕是四大门派中至少有两个参与,且追杀他二人之事,四大门派的掌门都不知晓。

  “谁!”

  就在乔雪帛走神分析这一路走来发生之事时,一个身影从厨房那边闪过,夏追月下意识就追了上去。

  乔雪帛望着她轻掠而起的身影,沉思片刻,也纵身跟了上去。

  那个人是刚来还是已经在这里很久?若是刚来倒还好办,只怕是在他们身边跟踪许久而他们却方才才发觉。被他听到一些话倒是不怎么打紧,只是能在他二人身边呆上如此之久而不被发现的,恐怕是高手中的高手。最最重要的是,那人到底,是敌是友?

  黑色的身影在屋宇之间迅速移动,眨眼功夫,便不知消失在何处。

  乔雪帛追上夏追月时,她正停息在逍遥山最高的那棵树上望着远处出神。

  “你故意放走的罢?”白衣的医师飞身停靠在她身边,温和问道,“有什么发现?”

  夏追月摇摇头,那人并不是她故意放走,而是真的速度太快步法太过诡异,她根本追不上,看来和之前追杀他们之人并非同一批。

  “把枫叶镖交给清虚道长罢。”夏追月隔着长长的幂离对身边的医师道,“有些事,他或许能帮我们解开疑惑。”

  藏经阁。

  朴素清净的室内满满的堆着各类经书,夏追月和乔雪帛一眼便找到被经书遮掩了大半身形的清虚道长。

  和其他门派有些不一样的是,逍遥门的藏经阁可以说是掌门的第二书房,只要一有闲暇,清虚道长便会埋首藏经阁,翻阅各种古籍经书。

  “诶?乔贤侄你怎么来了?”察觉到他二人视线,清虚道长放下手中经书,转身道,“在这逍遥山上住得还习惯罢?”

  乔雪帛躬身行礼,笑答,“都很好。此番前来,晚辈是有一事相求。”

  他将夏追月来时交与他的墨月剑递给清虚道长,道长接过来,只一眼,便瞧出那是九剑宫所出。只是,这第九剑与乔雪帛又有何关系?

  “这是何意?”清虚道长将墨月剑交还与他,疑惑问道。

  一直在一旁戴着幂离静静地观察清虚道长神色的夏追月见他虽奇怪这剑为何会在乔雪帛手中,却没有其他别的意思。她缓缓取下头上遮住了她容颜的白色幂离,行礼道,“晚辈九剑宫墨月剑主夏追月,见过道长。”

  那白色的幂离方一取下,清虚道长便看见一张漂亮得足以倾世的脸,那精致的五官,即使冷漠清冽拒人千里,也让看到的人不禁惊艳赞叹。传闻九剑宫的墨月剑主有倾城绝世之貌,此间看来,所言非虚啊。

  “墨月剑主……”清虚道长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重又将幂离戴上,方想到一件极其重要之事,叹道,“所幸小姑娘你时时刻刻都戴着幂离,连老头子我也是今日才得见真颜。”

  “道长何出此言?”乔雪帛与夏追月对视一眼,果然不出所料。

  清虚道长见他二人发此一问,先是一惊,随后叹息着抚上胡子,轻捋几下,道,“九剑宫月前发布江湖令,整个武林为之惊诧不已,九剑宫主云寒秋竟花重金以全江湖之力只为抓回一女子。”

  “江湖令?!”

  二人见清虚道长点头叹息,霎时间明白了为何这一路过来会有那么多人跟踪追杀他们。若是没估计错,早在他二人前往崔府之前,江湖上便有人开始动手了,那匹沾有四尹艳珠之香的雪落马便是最好的佐证。

  云寒秋竟然会为她做到此种地步,夏追月在心底猜测,莫非,她失去的记忆,更多的是与云寒秋有关?

  乔雪帛见夏追月听到江湖令一事后便兀自出神思量,考虑再三,从袖中摸出一物交与清虚道长手中,“此物,便是晚辈相求之事。”

  拨开层层纱布,里面包裹着的一枚枫叶形的飞镖出现在清虚道长眼中。

  他细细翻看了掌中的暗器,再三确定了镖身后的半月标记乃逍遥门所特有,方向他二人问道:“此乃我逍遥门门下弟子所有,不知你二人如何得到?”

  虽早已确定那枚毒镖出自逍遥门,但在清虚道长确认之前,乔雪帛还是在心中存有一丝侥幸,希望不是来自逍遥门。

  早在胥佘谷还是师父管事之时,他便知道,逍遥门乃清修之处,门中弟子皆以清静无为、顺应自然、少私寡欲为修行之宗旨法门。而修道之处,最忌便是为一己私欲而残害无辜。

  毒镖若真出自逍遥门,便意味着逍遥门门下弟子有破戒犯禁之人,这对清净的修道之地来说,不会是好事。

  感觉到他有些悲哀的情绪,夏追月回过神来,看向他的眼神中不禁多了些许担忧。她言简意赅地将他二人在眉江之中遭遇追杀以及乔雪帛被毒镖射中之事告知了清虚道长,并将之前遇到高手之事也一并说了。

  “不知前辈是否知道这暗器的主人,还有那轻功极高的黑衣人是何人?”

  “这种枫叶镖,在我逍遥门中有三人擅好使用,要知道追杀你二人的逆徒是何人不是难事。只是……”道长摇头道,“能有那黑衣人如此高绝轻功之人,据老道我所知,我逍遥门中弟子尚未出现。”

  不是逍遥门中弟子……

  看来江湖令出之后,果真有很多人盯上她啊。

  夏追月在心底叹道,枫叶镖的主人虽已死,但她直觉那人仅仅只是弃子,真正的幕后之人必定仍在暗中注视着他们。

  若真只是为江湖令所许诺的重金,根本不必以命来博,更何况到底是在修道之地住了许久的逍遥门弟子,即使道行再浅,也不至于为身外之物而置性命于不顾。

  乔雪帛曾说过,那人是在断气之前扔出的这枚飞镖。

  是什么原因让他即使死也必须打出飞镖?

  怕不止是金银所能驱使的吧?

  还有那五煞、莫清羽专属客房窗外的墨鱼驼骨,以及那个轻功极高的黑衣人……

  这后面,定然还有别人在操纵。

  只是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悄无声息地先将枫叶镖的主人身份查清楚,在此之前,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那就有劳前辈帮忙查出暗器的主人。”夏追月将自己方才所思虑之事说了出来,又道,“还请道长暗中调查为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