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银针圣手
清水雅染2018-11-07 18:362,335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九江位于晋朝东北,因此春天比之离州要来得晚许多。

  乔雪帛紧了紧背上的药篓,愣愣地望着九江边上刚露绿意的桃树出神——此时正值阳春三月,胥佘谷院子里的那株碧桃树怕是早已花开多时了。

  他走了约莫有半年之久,也不知那小徒弟书追一人在谷中是否能照看好他那些药花药草。

  离他不远的江边渡口处泊着条乌蓬小船,此间正是清晨,过往行人不多,更遑论搭船渡江。

  小船上倒是有些许青烟飘散开来,想是船家早起正做着早饭。

  乔雪帛几步走到渡口,便见一青衣少女正低头拨弄着锅里的鱼。

  “请问……”他刚一开口,青衣少女便回过头来瞧,平凡无奇的脸上那双眸子清冽冷淡,宛若腊月的冰雪般彻人,他温和微笑,对上少女询问的眼神,“姑娘是此处的船家么?”

  青衣少女闻言点了点头,乔雪帛这才又问她能否渡江。

  “渡江?”青衣的船家夹起块鱼尝尝咸淡,上下打量了乔雪帛片刻,待瞧见他背后的药篓淡声道,“你确定无需绳索?”

  被少女清冽的目光扫过,乔雪帛一时怔愣,待明白过来她话中的意思,方才微笑道,“无需。”

  九剑山陡峭险峻,寻常人家采药都会先备好绳索。

  少女见他神色一派从容淡定,想他定有武艺傍身,便不再多说,只道了句“待我吃完早饭再走”便丢下乔雪帛,自顾自地去继续拨弄她锅里的鱼了。

  乔雪帛弯腰进了船舱,放下药篓,安静坐在一边等候船家开船。

  锅里水煮鱼的香味顺着风飘来,肚子不自觉的“咕咕”乱叫,他这才想起自己从早上起来到现在滴米未进。

  “喏,给你。”一副碗筷递过来,他看了看碗里的饭菜,又抬头看了看青衣的船家,有些犹疑。

  船家倒是很干脆,将碗筷塞到他手里便又回去继续吃饭。

  呵,这船家,倒也不是面上看来那般冷漠。

  尝了尝碗里的饭菜,乔雪帛望向那个青色的背影,嘴角晕开温暖的笑。

  吃完早饭又收拾完,青衣少女正准备开船,不远处却隐约见得有人正向他们招手,一瘸一拐的向船靠近。

  又一个搭船之人。

  乔雪帛细细打量着越来越近的那人。

  来人满身泥污,极是狼狈。长发披散,看不清模样面相。但从衣着看来,应是男子无疑。看他背后背着的布裹着的长形物什,想来该是宝剑之类东西。

  如此看来,那人应是刚和人有过一番生死较量的武者。

  那人挪至船舱跟前,乔雪帛正欲起身让座,不想来人竟然猛地晃了几晃,便晕倒在船板上。

  乔雪帛见此连忙上前抓起那人手腕来把脉,脉象极是混乱,体内真气乱窜。解开他胸前衣衫,一个发黑的掌印赫然出现在眼前。

  “巫金掌。”身边的少女突然出声。

  乔雪帛点了点头,确是巫金掌无疑。

  中原武林虽以掌为武器者比比皆是,然而如此这般能将毒混入真气中之人却至今仍无。

  唯一听闻会此毒功者,除却一直安于珍巫群山的巫蛊教教主邬思儿再无他人。

  莫非,邬思儿有入主中原武林之意?

  若真是如此,以巫蛊教近年之壮大,一场浩劫在所难免。

  乔雪帛低头又仔细观察了那人伤势,沉吟片刻,方解开腰间针包,取出几枚银针扎下,又从袖中拿出一青瓷小瓶,倒出一粒剔透晶莹的药丸喂那人服下。

  约莫一盏茶功夫,那人胸前的黑色掌印开始渐渐消退。

  青衣少女清冽的眸中闪过一丝了然,随即起身回去撑船。

  小船快行至江中的时候,昏迷的那人渐渐转醒。

  乔雪帛此刻正帮他包扎腿上伤口,见他醒来,微微一笑算是安抚。

  “你体内的余毒再过一炷香时间便可消除,这一月你最好不要与人过招,否则再伤及左腿,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让它不废了。”

  “在下九剑宫温尚衣,多谢阁下救命,”温尚衣闻言连忙抬起身来,略略点头致谢,眼神瞟过身上扎着的银针,疑惑道,“敢问阁下可是银针圣手乔雪帛乔先生?”

  “圣手之名愧不敢当,在下只是略通医术而已。”乔雪帛温和一笑,“倒是碧水剑主这伤……”

  温尚衣知他想问自己所中巫金掌之事,但事关九剑宫与巫蛊教两派之争,他也不好为外人所道。

  “足下不愿多言,我亦不会责怪。”乔雪帛看他满脸愧色却又支支吾吾不愿提及身上之伤,微笑道,“只向足下求证一事便可。还望足下能如实相告。”

  “先生请讲。”

  “此事可关乎中原武林之安危?”若是巫蛊教南下入侵中原,虽说他乔雪帛能医得巫金掌之毒,但凭他一人之力,也难救千万武林同道之命。

  其实巫蛊教只是想从九剑宫手中抢回九江一带漕运,此次温尚衣也是意外遇到邬思儿才遭袭,依温尚衣对巫蛊教的了解,他们应该只求偏安一隅,若非情势所迫,教中人人都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此番是九剑宫有错在先,难怪邬思儿会对他重下杀手。

  温尚衣见乔雪帛眉头紧蹙,忙温声宽慰道,“不会。”

  难道竟是我杞人忧天过于多疑,想错了?

  乔雪帛放下心来,微微颔首,“如此便好”,便不再多言。

  舱内一时安静无声。

  小船在江中徐徐前行,江岸两旁山石嶙峋、形状各异。

  乔雪帛望向舱外江景,此时小船恰好行至珍巫山和九剑山交接之处,两山之间相隔不大,若从空中俯瞰,倒像是一整座山被九江活生生冲开一分为二一般。

  那一线天两边顶上的山石有些还似相连,从舱内向外望去,一时竟有些压抑之感。

  “你依旧不愿回去。”

  小船的静谧被打破,温尚衣望着正兀自撑船的青衣船家说道。

  乔雪帛回过头来,温和一笑,便低头整理自己的药篓。

  “他一直不相信你死了,即使云生师弟目睹你跳崖他也不信。”温尚衣盯着青衣船家,温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他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九师妹,自你假死离开九剑宫,他就再也没笑过了。”

  虽然不知道温尚衣口中那个“他”是何人,但听到他喊那个青衣少女“九师妹”,再细细揣摩他方才的话,不难猜出青衣船家的身份——九剑宫第九剑墨月剑主,夏追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