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九剑墨月
清水雅染2018-11-07 14:342,708

  九江原先并不叫九江,住在九江附近老一辈的百姓都知道,九江的原名,是俞华江。

  俞华江因其连通陵州北华和俞州俞阴两城而得名。

  不知何时起,有人传说在俞华江江右连绵横亘的群山上住了位神仙。

  刚开始大家并未在意,直到一日瘟疫肆虐,俞华江水变得浑浊不清。靠着俞华江江水生存的两岸百姓们死的死病的病,部分村民才突然想起那座山的传说,于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情踏上了那座山。

  说来也奇怪,那些村民从山上回来后不久,江水便又恢复成原来的清澈,两岸百姓的瘟疫病情也得到了控制,很快瘟疫就如同它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俞华江一带。

  后来经那上山寻仙归来的村民透露说,当时他们在山上遇到一个身负九把剑白衣白发的俊美少年,少年看见他们,只是往江里撒了些什么又丢给他们一张画有一株兰花的纸,便离开了。

  村民们看见那个俊美得不似凡人的少年,都相信少年就是传说中的那位神仙,于是照着那张纸上的画来寻找,果然找到一处地方盛开了许多如纸上一样,外形和一般兰花相似,只在每片花瓣上都有九点萤斑的花,将花带回家煎成药来服用,瘟病很快就褪去了。

  于是瘟疫过后,俞华江便被两岸百姓们改名为九江,江右边那座曾经看见神仙的山也改名为九剑山,而那救了村民们性命的兰草也被大家予名九星兰。

  村民们甚至请擅丹青的书生将他们在山上所见白衣少年的模样描画了出来,家家户户都在大厅里摆上香龛挂上画来烧香祈祷。

  传说之事可真可假,但九剑山上有一白衣白发少年倒是非虚。

  那白衣白发的少年便是如今名声响彻整个中原武林的武林盟主——银发双生云寒秋。

  江湖之人皆知,中原武林在前盟主宛阳南将他所持一半江湖令当做贺礼送与云寒秋之后,九剑宫便相当于变相统领着整个中原武林。

  九剑山上九剑宫,九剑宫里有九剑。

  这九柄剑相传都是极具灵性之剑,乃是上古铸剑师鬼穆子耗费一生之力所铸之宝剑。

  拥有这九柄剑的人会帮它们找到命中之主,而九剑的命中之主亦会一生追随那人以报予剑之恩。

  如今江湖上盛传的九剑剑主分别是:赤日剑主萧孤,紫陌剑主荣廷,蓝雪剑主皇都,翠云剑主景烟,白江剑主简文,碧水剑主温尚衣,银烛剑主曲凤池,青琐剑主云生,以及,于去岁腊月跳崖自尽的墨月剑主夏追月。

  乔雪帛抬头望向舱外仍自撑船的夏追月,脑海里蓦然闪过那双宛若腊月冰雪般彻人的清冽眼眸。

  很难想象是何种事情能将这清冷傲人的女子逼到如此境地。

  从乔雪帛上船,他就注意到拥有如此清冽凌厉眼神的青衣少女绝非是平凡之人。

  果然,方才拉开温尚衣衣衫露出胸口掌印时,青衣船家在一旁立马道出掌印之名。那时乔雪帛趁机快速向她瞟过一眼,只一眼,他便瞧出她是易过容,而她腰间所缠的墨色腰带乃是柄软剑。

  只是当时他未曾料到,那柄软剑便是墨月剑。

  而身边的少女船家,便是传言年前逝去的墨月剑主。

  过了珍巫群山和九剑山相交的一线天之后,很快便到达九剑山下的渡口处。

  直到将温尚衣送下船,青衣的少女船家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岸边的温尚衣眼中满含不舍和担忧,乔雪帛身边的少女却仍是清冷淡漠。

  然而就在她准备撑船离开的时候,乔雪帛听到一句清冷的女声,“师兄,保重。”

  果然还是不忍心就这么沉默离开啊。

  乔雪帛走进船舱正襟坐好,看青衣少女将船缓缓撑离渡口,直到越来越远,渡口处温尚衣的身影渐渐变作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他才开口,“你其实,忘记他了对不对?”

  如若他没有看错,方才夏追月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颈项处有一道蜿蜒到脑后的伤疤。

  看那伤口的愈合程度,应是几月之前所受的伤。

  而几月之前……

  想是夏追月年前跳崖,头磕到山石上,导致头部受伤,继而影响到记忆。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温尚衣出现在船上时她对于受伤的同门师兄无动于衷。也同样可以解释,为何这一路过来她都一言不发,却在临走时向温尚衣道“保重”。

  她早就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了,也不记得自己曾是九剑宫的墨月剑主,更不记得从前的师兄。

  但是,乔雪帛看了眼船舱内的碗筷,温和微笑,但是,她的心毕竟是善良的。

  所以即使忘记了,她也不想让那个关心自己的师兄难过。

  所以她才会向温尚衣道保重,即使她的声音那么冷淡,但她毕竟还是没有一言不发就离开,不是吗?

  “嗯。”兀自撑船的少女点头——那个男人是银针圣手,会看出来她失忆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可是,”夏追月沉默着看向江面,突然扔了船篙走进舱里,指了指心口,对上乔雪帛的双眼,很是认真地道,“可是听他说那些话,这里会痛。”

  虽然痛得并不厉害,只是轻微,但她从刚才就开始觉得事有蹊跷。

  她貌似遗失了某些东西,忘记了一些事情。

  她的眼里,疑惑代替了清冷,微微皱眉的茫然模样像极了找不到回家路途的孩子。

  “也许,温尚衣话中的那个‘他’,曾经对你来说,很重要。”

  “重要?”

  乔雪帛微微颔首,“只有重要的人,才会在被提起的时候有心痛的感觉。即使忘记为什么,但感觉不会变。”

  青衣少女歪着头想了许久,重要的人?

  什么人呢?

  她努力去回想,脑海里却依然和以往一样,只有些零星碎片——“你别不开心啊,我教你剑法吧,你学会了就可以保护自己哦。”

  那个温声安慰她的小小少年,是谁?

  “月儿你瞧,我特地央娘亲给你去寺里求的护身符哦,来,我帮你戴上吧。”

  那个帮她戴上护身符的男孩子,是谁?

  “呐,你来的最晚,但剑术功夫却比几位师兄都厉害,开心吧?”

  那个在月下闭着眼睛轻吻她的男子,是谁?

  “我不会放开你的,死也不会!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那个和她争吵的人,是谁?

  “我不会让你去冒险的!来人,把小姐关进密室,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见她!”

  那个不顾她的挣扎把她囚禁的男人,又是谁?

  那些碎片,那些碎片就快完整了,让她看看、看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

  头好痛……好痛……

  每当她快要把那些碎片拼凑完整之时,总会头痛欲裂,然后,那些她辛苦拼凑起来的记忆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依旧支离破碎。

  “我总觉得,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夏追月捂着又开始疼痛的头对面前的医者很肯定的说,“甚至,比那个会让我想起来就心痛的人还要重要,记忆里我好像……总是为那件事和人争吵。”

  乔雪帛道声“得罪”,拉过她的手腕来把脉,“那你是否记得要去到哪里才能做那件重要的事?”

  脉象虽很平和,但细细感受,仍可察觉到一丝异样。

  看来想要完全恢复记忆,将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但也许故地重游能刺激到记忆从而恢复也说不定。

  “帝都西临。”

  “我陪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