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下)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875

  列车徐徐开动,窗外的风景很快由一座座楼宇变成了一些高高矮矮的房屋,然后就是无边的绿色原野。她知道,这代表她上高速路了,代表她正快速地离学校远去,离烦恼远去,离尴尬远去······

  旁边有个小女生将MP3的声音开得很大,以至于坐在旁边的她想不听见都难。易随安无力地靠在车窗上,呆呆地看着窗外不断远去的景物,想象着自己的烦恼也就此远去。

  这种行为很可笑,她知道。可是,除了精神胜利法,她还能怎么做?还能怎么做?易随安痛苦而无奈地想。

  幸福那么缺货,请别肆意挥霍。耳朵里忽然跳进这句歌词,易随安不由地愣了一下。幸福,她有吗?这个词语,离她真是好遥远,遥远到——遥不可及。

  这次学校放假,她是瞒着家人用自己偷偷攒着的的钱买了票出来旅游。不是她想乱花钱,是她真的要崩溃了。

  糟糕万分的人际关系,一塌糊涂的学业,庸庸碌碌的生活,四分五裂的家庭,看不见的未来······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自己的人生跌进了一个阴暗的怪圈,逃开不了摆脱不掉。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一直以来,她都非常清楚的知道,她的身上承载着多少人的希望。面对养育自己长大的家人,她从没有胆子看到他们失望的眼神,所以就一直背负着这些重量,顺着家人指给的模糊方向,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挪,尽管她不知道下一步在哪儿。

  可那么强烈的希望,那么殷切的希冀,一座座重得像五指山,狠狠地向她压下来,使得她险些窒息,她现在只想换个地方呼吸。逆境造人才,可压力毕竟不是‘鸭梨’,一口啃得下么?

  她也曾想拒绝多余的压力,然而,这压力却是早已与爱缠绕不休。它像一株藤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疯长,直至它与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心同命!灭了它,就绝了爱,绝了爱,她会没命的。

  爱不一定代表幸福。她隐约开始醒悟。

  她的迟疑再次给了它扩张的时间,谁能想到,它竟然牵引着那浓烈的爱意演变成铺天盖地的藤蔓从四面八方涌来,牢牢地缚住了她的手脚,让她进不得退不得,并挟持着她一路向前,尽管前方是荆棘!到现在,它终于用爱来铸成一个牢固的囚笼,成功地困住了她,任她在里面苦苦挣扎,却依然逃不出它的禁锢。

  煎熬!无尽的煎熬!那里面没有刑具,只有爱,无边无际的爱,浓重深厚的爱,令人窒息的爱!可是压力根本无视她的痛苦,它将她的心穿在烈火上炙烤,并以爱为名警告她,要是敢反抗,死的会是爱!

  她不敢反抗。

  她不再反抗。

  下雨了。她不知何时天上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甚至连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女生是何时下的车也不知道。转头一看,玻璃上全是斜飞的雨渍,然后想起来自己没带伞。可想起来又怎么样呢?她黯然摇头。

  这个世界本就不在人的掌控。那么她降临这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是爱吗?

  那爱到底是什么?怎样才算爱?爱会产生什么样的感觉?怎么做才可以拥有爱?易随安忽然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常常被人挂在嘴边的字眼竟是一窍不通。

  身体忽然向前一倾,是车速减下来了。原来列车到了靠近风景区的小镇,在这里,就需要自己掏钱打的去风景区了。

  易随安于思绪中挣出,转眼看着车窗外面,阴沉的天色下,入眼的是一朵朵寂寞失色的伞花,一张张黯然伤神的脸,年年岁岁景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四月清明,又是一年断肠时。

  不知,那居住着亡灵们的山顶,又鼓起几座寂寞的新冢?不知,谁家的屋顶,又被浓浓的忧伤笼罩?亲人隔阴阳,挚爱永分离,谁人不哀,谁人不恸!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她又何尝不是!易随安拉开车门,细雨立刻飘过来打湿了她的外套。她没有伞,下了车近乎失魂落魄地走在雨中,尘世纷扰,断魂人行断肠路,一切都被庸人自扰四个字一笔带过,实在是有失偏颇。

  “美女,要打车吗?”一辆的士停在她身边,的哥探出头来笑嘻嘻地问道。

  美女?也只有讨喜的生意人才会这么称呼她吧?易随安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让的哥一阵无语。

  “那就上车吧,外面下着雨呢。淋雨很容易感冒的。”的哥殷勤地帮易随安打开车门,“你去哪儿?”

  易随安回过神儿来,跌跌撞撞地钻进了的士,“去前面的风景区。”

  的士平稳地前行了一阵后开始颠簸起来,幅度之大让易随安不得不从自己的世界中醒过来。

  “不好意思,美女忍到点哈,这段路凹凸不平,过了就好了。不好意思哈,美女。”的哥从后视镜中看到易随安被颠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不由地连连抱歉。

  易随安无声地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可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开始隐隐地有些不安。想起背包里有她的护身符,她赶紧找出来握在手上。

  不会有事的。

  果然,十多分钟后,的士再度平稳地载着她向前飞驰。

  她手里握着的是一把精致的匕首。这匕首是她很小的时候,跟酷爱古董的爷爷一起在夜市地摊上淘到的。她还记得那摊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他面带慈祥之色,眼中笑意盎然,好脾气地听她乱砍价,然后竟以她随口所说的价格将这把看起来很复古的匕首卖给了她。

  在将匕首递给她之后,他郑重地对她说道,这把匕首随身携带可以逢凶化吉,是难得的护身符,爷爷对此深信不疑,让她一直带在身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性格内向的她也在感情上对这把匕首有了莫名的依赖。

  “美女,刚下了雨,路面有点儿滑,你最好抓紧前面的把手。”的哥又开始跟易随安打起了预防针。

  “哦,好。”易随安照做了。

  在驶上拱桥中心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前面的桥拆了护栏又没修,眼看着的士就要滑进桥下清浅的小河里。

  “美女,不要慌。桥不高,桥下的河流也很浅,应该会没事的。”在的士滑下桥面之前,易随安听到的哥的安慰她之后紧接着又小声地加了一句,“不过受伤是免不了的啦。”

  看来这次到风景区的计划得泡汤了。易随安叹了口气,随着歪斜的的士撞向车门,一头掉进了河里。

  “美女,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易随安听到大哥焦急地大喊,后脑却在此时撞到一个硬物,眼前一黑,意识便模糊了。

  就这么晕倒不会再醒不过来了吧?想来这么小的落差加上这么浅的河流,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才是。再说了,她手里还攥着护身符,它会保佑她的。

  这该死的清明节。

  可这种直直下坠感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条看起来清浅的小河跌下去却像跌进了一个无底洞?易随安感觉自己轻飘飘地飘在空中,却又不停的下落。那种失重感恍若是身在梦中,给人一种不切实际的虚无感。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伸出一只手掐了掐胳膊,没有半点痛意传来,易随安不禁悲从中来,她精心计划的旅行居然变成了一场空梦!无尽的悲伤之中,她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去想什么。这一觉醒来之后,等待她的,就会又是那个纷繁的世界,就让她在梦中轻松一会儿吧。

  混沌之间,她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虽然空灵,却拥有救赎所有迷途者的力量,温暖让人依恋,还没等她仔细去听清楚那温柔地低喃,意识里忽然涌现出一个个连贯的画面,竟像是在播映影片。

  这些突然出现的画面令她感到脑袋胀痛,想清醒却是不能。易随安不由自主地抵抗起来,却又被那声音安抚住。一个个不连贯的画面汹涌而来,易随安仿佛是进入了记忆乱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