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对症下药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228

  啊?在易随安努力接受这个坏消息的时候,中年男子雪上加霜。

  “此番你惹到的人可是此地远近闻名的恶霸,你现在不过一介升斗草民,无论如何,都斗不过他的,甚至,你还可能会连累到他们,和这间医馆,”他指了指徐郎中和徐广流,“难道,你已经决定……罔顾他们的生死?”

  怎么可能。看着徐郎中和子虞的脸色从惊讶转为忧虑,易随安不由得有些自责,他们的表情已经充分地说明了此事的真实性和糟糕度。

  没想到只是平常一笑,竟然闯出这么个麻烦,真是躺着也中枪。她无奈暗叹,只好低头装作仔细地捣药:“口说无凭。我胆小,如果你能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我就相信你有能力可以保护我。”

  中年男子踱步走到她面前,“若是我证明了……你敢不敢跟我走?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可以简单了结的麻烦。县太爷既然会暂时被我的银子收买,也会在恶人的武力中屈服。他收下这个四处为恶,将忠孝仁义当狗屁的干儿子本就是逼不得已。那你觉得银子与干儿子,他会选择帮哪一个?”

  现在易随安可以肯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绝对是个商人,而且,还是个成功的商人。自己与他玩文字游戏,他看透了不说,还一针见血地将问题直接摊开来讲,她顿时感到一阵无力。

  在武力上不保尚可接受,可是在文字游戏上,怎么也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面对他,她感觉就像面对一座未知的高山,现在的自己,根本毫无胜算可言。这种想法让她萌生一种冲动,实践这种冲动无意需要胆量和赌注,她动摇了。

  看出苗头的徐广流一把拉住她的手,急切地想要阻止她,“小易,你疯了!你现在什么也不记得,怎么可以冒冒失失地跟一个陌生人走?路引的事情我们可以想其他的办法,若遇到那恶霸上门找茬……”他也毫无办法。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自然地小了下去,黯淡的眸光里满是懊恼。

  古板固执的徐郎中看着她的目光里也带着担忧。

  感动让易随安从心底涌起一股暖流,她愉悦地勾起嘴角,“别担心,子虞。关于离开与否的问题,我会好好想清楚的。”谢谢你。

  “敏之,你……”徐郎中皱皱眉头,欲言又止。易随安没有字,敏之还是他给易随安想出来的。

  “徐师傅,我不会鲁莽的。”易随安笑了笑。

  三天后,一辆马车摇摇晃晃地出了临河城城门。一大群凶神恶煞的家丁抄起家伙追到城门口,却被何大人派来的衙差拦下,领着家丁前来的男子听了县老爷传来的话,才面色不虞,骂骂咧咧地拂袖而去。

  “听说,你失忆了?”坐在颠簸的马车上,这位貌似对她感兴趣的庐老爷开始随意地询问起她来。

  “嗯。以前的事大多记不清了。”易随安的反应很淡。她伸出手掀起车帘往外看去,缓缓后退的风景让她心底有些惆怅。

  不得不承认,她现在比以前更加没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一点儿用不上不说,而且,连生存的经验也与以前大相庭径,她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是,只是竭尽所能地保留了所有动物的本能……吃喝拉撒睡。

  尽管有好心人人对她表示同情和善意,她还是觉得自己像个不受欢迎的外来者,这样的无奈想起来就令人无比沮丧。

  庐老爷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莫名的神色,“那你还记得些什么呢?”

  “虽然记得,可是我只要一想就头疼,后来索性便不想了。”易随安摇摇头。直觉告诉她,这个庐老爷帮助自己是有目的的,至于是什么目的,她也想不出,只是觉得,他对自己并无恶意。

  庐老爷心头一喜,这一趟临河城之行倒真是没白来。这少年当真合他心意,连失忆也是失得及时,前尘过往一次性了断,多省事。

  老友的心愿能不能得偿,就看他与这少年的缘分了。为了老友,眼下他还是多费点嘴皮子吧。

  “你当真……不去泉州?”他不死心地第N次开口,希望易随安能改变主意。

  易随安摇头,“不去。”

  “为什么?”他又问。

  “因为现在还没有到不得不躲的时候。”易随安直直地迎上他的眼睛,放弃了自己的一贯说辞,将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跟老狐狸斗,斗不过啊。

  那个长了一双豺狼眼的家伙实在是讨厌,没在医馆见到她竟指使狗腿子打伤了子虞和徐郎中,还把医馆弄得一塌糊涂,她第一次被人打到狼狈东躲西藏,浑身不知被人揍了多少拳,踢了多少下。

  她以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整日就是与书为伍,本就属于弱势群体的她来到这里,比弱势群体还不如。那时,想压抑痛苦的呻吟从嘴里冒出来都是不能的。

  被人踩在尘埃里,第一次……好想哭。

  可是,心底的倔强不许她哭。

  她暗暗攥紧拳头,不能让他们被自己连累下去……她知道,这种张狂不可一世的人,通常有个广为人知的缺点。再怎么顽固的病症,只要对症下药,就不怕没机会。

  况且,临河城的地皮她都还没有踩熟,人也没认识几个,隐藏在心底的些微好胜之心突地窜起,然后星火燎原。

  她忽然觉得自己当时的一时冲动没什么不对。冲动虽然是魔鬼,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只要周详行事,应该不会死得难看。让自己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至于窝囊到这个地步嘛。

  庐老爷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真不去?”

  易随安也笑,“真不去。”

  庐老爷望着她,目光里渐渐露出一丝欣赏之意,嘴里却反问,“不后悔?”

  “停车。”易随安微笑着摇头,转而扬声让外面的马夫停车,然后转过来对庐老爷道,“庐老爷,谢谢你的帮助,我就在前边下车。祝您一路顺风,后会有期。”

  马车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庐老爷突然让马夫停了车,掀帘扔给她一只绣着花开富贵的锦缎袋子,“如果你不在临河城待了,可以到泉州上清城找我,庐府或曲府都行!哈哈……”后面他说了什么,易随安就没听清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