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左右为难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320

  到了县衙,易随安亲眼瞻仰了一番县官升堂的威武场面,然后很配合地跪在堂下,初来乍到,入乡随俗是必须的,否则,当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整个问询的过程发展得非常富有戏剧化,这位县太爷或许是觉得今年的政绩不够,两句话一问,便硬是将一个户籍无着落问题变成了父母官带兵剿匪救民的刑事案件,最后贼子当场伏诛,百姓皆大欢喜的结局,在自己的功绩簿上又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对此,易随安也没什么意见,直接拿过笔签字画押,有句话说得好,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在乎那么多做什么呢,还是小命要紧。

  易随安识趣地准备磕头谢恩,师爷却走过来将一封信件模样的东西递到她手里,信封上面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路引。

  她疑惑地抬头,余光瞥见通往内堂的路上,一道门帘后人影闪动。县太爷笑得眼睛眼睛变成了一道缝儿,和师爷满面春风地走进去。

  对于路引,她略有所知。明朝年间就有这样一项规定:凡人员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由当地政府部门发给一种类似介绍信、通行证之类的公文,叫“路引”,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是要依律治罪的。“路引”实际上就是离乡的证明。

  打开一看,路引出自泉州上清城。握紧手里的路引,她知道,自己算是由黑户转正,成为临河城的暂居者。从明天起,她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随着子虞进城,去徐郎中那儿当学徒了。

  这样过得虽然不滋润,但却很充实,据子虞所言,一日三餐都在医馆解决,每日忙碌之后,大多到了日落,屋子对他而说,作用仅限于睡觉,因此,大小都无所谓。

  俗话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今人的医学著作尚有出错,更何况知识局限的古人呢。那日的小小不满早就全部散去,剩下的便是对徐郎中的敬重。

  他不苟言笑,对待患者时少见的柔和与对医学的认真专注才深深地打动了她,救死扶伤的无私医者总是能获得人们发自内心的感激与尊重。

  也因此,他的医馆大部分时间都入不敷出,需要隔日就上山采药,今日他们已经出发去山里,过了这么些时辰再赶过去最多只能与他们一起回返,不如就此回去,待明日再同子虞一起过来。

  在衙门外围观的人众已经散去,她拿着路引走出来,却碰上一伙人操着家伙气势汹汹地闯进衙门。

  她奇怪地望了一眼,然后轻声失笑,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如此放肆地挑战地方官权威?是不要命了,还是有恃无恐?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加快了回村的脚步。

  第二日,她与子虞早早地就到了医馆,徐郎中一向不喜欢人迟到,否则这一整天他都会对你板着脸。

  今天的任务有些重,在接待患者的同时,还要将昨日晒过的草药称重,然后分类装好,而且,其中大部分采药需要捣碎筛好。她与子虞相视一笑,很默契地走过去拿起各自的工具,开工。

  上午前来求诊的客人稀稀落落,有几个甚至付不起微薄的药费,只得痛哭流涕苦求赠予。医馆本就是薄利经营,徐郎中又是面冷心软之人,有时候甚至无偿问诊,入不敷出那是经常的事。

  对徐郎中的善举,子虞已经司空见惯,而易随安却不太能理解。粗粗一算,忙了一上午,其实相当于没开张。

  就在易随安开始暗暗琢磨,今天会不会又是一个馒头和开水的搭配时,医馆来了一个衣着富贵,肚子略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

  子虞连忙放下手里的工具迎上前去,这些老爷大人的,伺候好了或许会有打赏,徐郎中也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准备走上前去一番望闻问切,而易随安则是心里突地咯噔一下。

  “小兄弟,你跟我去泉州吧。”中年男子背着手,目光打量着这间狭小的医馆。

  徐广流与徐郎中闻言都惊讶地朝易随安望了过来,易随安自己也是莫名其妙。手下没停,药杵力道均匀地敲在药槽里,发出一声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这个人为何从一进门就将视线投到她身上?似是有备而来,却没有一丝不善,反而他脸上笑意潺潺,一副温和的模样。

  易随安蓦然想起自己文书上出自泉州上清城,那帘后晃动的身影渐渐与眼前中年男子的身影重合,易随安眉心一紧,那份雪中送炭的路引……难道是他给的?

  中年男子见易随安不搭话,只是随意看了他一眼,也不以为忤。他望着易随安,慢慢地说道,“小兄弟初来乍到,恐怕不知道自己一时无心之举会惹下大麻烦吧?今日你一走,县太爷的干儿子就闯进来问你的住址。听说这人平时就张扬跋扈,见人不顺眼便寻思着给人点儿教训,我看,他或许会对你不利。”

  “你在县衙就盯上了我?”易随安淡定地回望过去,假装波澜不惊地问道。

  “路引的事于我,不过是举手之劳。想要帮你,只是我一时的善念。要说盯上你,那更是无稽之谈了。我若是想强行带走你,今日便不会给你路引,而是等着何大人将你卖入奴籍,然后到人牙子手里把你买下即可。”

  中年男子温和的目光里闪现出商人的精明,“我不是庆州人,路引快要到期,再过几天就必须起程返回泉州,否则让县太爷赶出临河城面子就丢大了。我很欣赏你,这次来,不过是问一下你的意思,去不去,主要在你。”

  “你说,路引会过期?”这下易随安不淡定了,她这种情况不仅仅是被赶出临河城那么简单,而是……被卖入奴籍,或被判流刑。不论哪一个结果,对于生活在人权社会的人来讲都将是一场灾难。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的结局,从水深火热到生不如死,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子虞凑过来悄悄地说道,“县级以下的,路引最多有十日之期,郡级以下,路引便可一月有效,至于皇上亲王所制路引,则另当别算。也怪我,一时没想起你把什么都忘了。”

  啊?在易随安努力接受这个坏消息的时候,中年男子雪上加霜。

  “此番你惹到的人可是此地远近闻名的恶霸,你现在不过一介升斗草民,无论如何,都斗不过他的,甚至,你还可能会连累到他们,和这间医馆,”他指了指徐郎中和徐广流,“难道,你已经决定……罔顾他们的生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