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苏醒(二)
朱玥2018-11-19 15:573,201

  留下一张药方跟一瓶药,林彦离开了房间,见他出来,太医都围在他身边,唯有岭南侯夫人牵着上官钰进去,只见柳氏坐在青衣的床头,一脸慈爱的盯着青衣,而青衣的脸色看上去也好了许多,侯夫人顿时松了口气。

  “青衣没事了吧?”她轻声问道。

  柳氏的视线从青衣脸上挪到侯夫人身上,神情缓和了不少,不似之前那般一脸伤心绝望。看来是青衣没什么大碍了。

  “大夫说这两日就会醒来,但是我总觉得心慌得厉害,感觉他还有什么事没说。”

  侯夫人宽慰道“只要能醒来就好,到时候再找太医仔细的瞧瞧。”

  柳氏点点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那么多的太医诊治了半日都没办法,她在想若是刚刚的那位大夫没有来,青衣是不是就醒不了了?

  “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夫人跟世子就在将军府歇下吧,今日辛苦你了。”

  看了看外面,已是黑压压一片,想着侯爷与上官将军出征,也就答应了。

  好不容易摆脱宫里的那一群太医,却没有看见阡尘,只有李承轩一人还坐在原地,这大冷天的,看着也挺心疼的,淡淡的瞥了一眼,便原路返回,心里暗骂:这该死阡尘,居然扔下他一个人跑了,下次再求他的时候,怎么也不会答应。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李承轩激动地站起来,向青衣的房间看去,她是没事了吗?

  林彦刚刚暗骂完,就看见前方的沈云卿,他还是跟来的时候一样站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换,而他身边那个狗腿人,不是阡尘是谁?

  待他走近,沈云卿道“如何了?”

  林彦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于是明知故问道“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闻言,沈云卿愣了一下,脸色微红,只是夜里看不到,轻咳一声又道“我说的是上官青衣。”

  “哦!”林彦故作恍然大悟“要是关心自己去看看就行了,问我干嘛。”

  其实看他这般出来,沈云卿知道没什么问题,只是忍不住问他,几人开始往外走,准备回府。

  见他一副不正经的模样,沈云卿又道“你是想自己走路回去还是不想回去?”闻言,林彦的笑意僵在脸上,连忙追上他。

  “哎哎哎,别这样。我一出手,只要是没咽气没有我救不回来的。只是……”他声音突然低了下来,面色凝重,沈云卿突然停下来看着他。

  “只是什么?”

  “只是那上官小姐这次是伤了身子,以后怕是不能习武了。”听闻上官青衣自小酷爱习武,这日后怕是会很伤心吧。

  原以为是什么大事,只是不能习武,她是一个女子,是让人保护的,不能习武也不是什么大事,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只是没等他松一口气,又听见林彦开口。

  “且寒气入体,日后怕也是难以生育,常年药不离身,不能再受冷。”这边是人们常说的弱不禁风,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孩子。

  想着之前阡尘说的话,再看看沈云卿,若是日后他娶了那个小女娃,岂不是受罪了?若不是只娶她一个还好,若是,岂不要绝后了吗?

  果然看见前方的男人身形一顿,显然是不能接受。

  “可有根治的方法?”

  林彦不语,世人皆道他医术高明,可只对于疑难杂症,对此,倒是从未研究过,着实有那么一点点棘手。

  只是看沈云卿这般模样,也不想让他过于伤心,于是道“给我一些时日。”

  几人一路上皆是一言不语,沈云卿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张惨白的小脸,还记得她小时候跟现在不一样,那时候看见他,她还不是这般小心翼翼,那时候的她对着他也是活泼可爱,喜欢叫他云卿哥哥,怎么才五年就把他忘了呢。

  今日若不是上官钰跟李承轩的对话,知道青衣跟李承轩都不会水,所以匆忙赶去,还好她没事。

  第二日,青衣没有半分要醒来的迹象,反而不断发热,顾不得其他,连忙让人去端王府请林彦,反而将府内的大夫给忘了。

  林彦还未起床,就被阡尘拎了起来,睡眼惺忪,目光呆滞。

  “快点起来了,王爷让你去一趟将军府。”

  将军府?听到将军府林彦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将军府又怎么了?

  “那上官小姐已经没事了,随便找一个大夫就可以,干嘛非得叫我?”

  阡尘摇了摇头,道“估计是王爷不放心把。”

  无奈之下,林彦只好不情不愿的起床穿衣,一直到出门都没看见沈云卿的身影,不是说着急吗,怎么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柳氏见他来了,忧愁的双眼瞬间出现了几分光亮。

  “大夫,你快看看青衣,她从早晨到现在一直高热不止。”看她这般着急,林彦一脸严肃。

  疾步走到青衣床前替她把脉,慢慢的,他的神情有所缓和。

  从医药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喂在轻易嘴里,转头对柳氏道“令千金无事,只是寻常的发热,等我再开一副药,与昨日的一副岔开喂她,高热散去就可以停了。”

  闻言,柳氏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很严重。顿时看向林彦的眼神有些歉意。

  知道她的意思,林彦只是客气的笑了笑。

  昨日皇上下的旨她都听说了,心里没有太大的波澜,事已至此,何必多去计较,只要女儿没事便好。

  见翎儿端了一盘点心上来,从未见过,是褐色的,看着实在奇怪。

  “这是什么东西?”她好奇的问道。

  翎儿道“回夫人,只是昨日小姐采摘的红梅做的,厨房将它碾成粉末跟绿豆糕混在一起了。”原是小姐说回来尝了好吃给少爷送去,谁知……

  后面的话翎儿没有说下去,她怕说出来夫人会伤心难过。

  柳氏看了一眼,道“青衣素来喜欢吃绿豆糕,只是掺了红梅味道也许会变了,还是给钰儿送去吧。”

  “是。”

  今日的雪已经化的差不多了,却还是那么冷,大夫虽说青衣这两日就会醒来,可她看着青衣的脸色似乎没有早上好了,煎好的药一碗接一碗的送来。

  回到侯府的母子两各回各的院子,昨日夜里都没休息好,临走时,她又叫住了李承轩。

  李承轩回头看着她“娘可是还有什么事要交代?”

  侯夫人点了点头“你得空的时候多去将军府走走,如今若宁一心都在青衣身上,你去多带带钰儿,别把先生教的给落下了。”两家关系本就挺好,如今各自的丈夫也都一同上战场,能帮的自然多帮一点。

  “知道了娘,儿子会多去将军府的。”其实娘亲不说他也会去的。

  “对了,去的时候多拿一些补品去,青衣那孩子得好好补补。”

  “是,娘。”

  夜里,柳氏仍然在青衣床头,虽说翎儿素来做事细心,可她还是不放心。

  翎儿端着水进来啊,看着憔悴不少的柳氏,道“夫人,你还是去歇歇吧,小姐这里有奴婢。”

  柳氏摇了摇头,大夫说这两日就能醒来,她想看着青衣醒过来。

  “你们都下去歇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有事我会叫你们的。”其他的丫鬟听到后都纷纷退下,唯有翎儿跟琦月还留在屋内面面相觑。

  “夫人,奴婢留下来陪您吧。”琦月道。

  柳氏:“不用了,都下去吧,你们也都累了。”

  两人临走时还不忘再给屋内加上一个炭盆,生怕她冷着了。

  原本开始柳氏还是拿着一本书在看,只是不知道看了多久,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手中的书也顺势落在地上,声音太小,没有将柳氏吵醒。

  屋内灯光摇曳,不觉已经到了后半夜。

  床上的头眉头紧蹙,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艰难的偏过头看了看,是自己的房间,旁边还趴着一个人,看样子是睡着了,仔细一看,竟是自己的娘亲。只是,自己的手似乎被娘亲压着了。见她睡得这般熟便不忍心打扰。

  天已经那么黑了,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是让娘亲担心了。

  她试着轻轻动一下手,好像已经麻了,她轻哼了一声,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也不知道是她的动作太大,还是柳氏睡着不舒服,突然就醒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看着青衣那双无力的眼睛,柳氏眼泪差点就流了下来。

  “青衣,你终于醒了。”她抚上青衣的脸,才发觉刚刚睡着的时候压着她了。

  青衣一脸歉疚,低声道“让娘亲担心了。”

  柳氏喜极而泣,只要能醒过来就好“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看她小脸惨白惨白的,似乎还不如昏迷时候的脸色好。

  青衣只感觉头痛欲裂,只是面对柳氏担忧的目光,强忍着扯出一抹笑意。

  “娘,青衣没事,只是还想再睡一会儿。”

  柳氏点点头“天色还早,再睡会儿吧,天亮了我再叫你。”

  “好。”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求情(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