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求情(一)
朱玥2018-11-20 16:223,295

  青衣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钰儿长大了,当上了大将军,爹爹不再上战场,整日和娘亲相守,她也长大了,到了嫁人的年龄,她梦见她嫁给了李承轩,她很高兴,可是却有人来抢亲,当她看清楚那个人的相貌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居然是端王。

  突然间觉得头疼,等她睁开眼才发现是一个梦,原来她落水昏迷了。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时间应该不会短,柳氏安抚她再次睡下,一闭上眼,似乎就会看到梦里的景象,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原以为她会睡不着,只觉得头晕目眩,躺下去没多久又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却发现床头做了一个男子,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是她从未见过的。

  发现他居然在摸她的手,青衣大惊,立马把手抽取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林彦,险些摔倒在地。

  抬眸看向床上睁开眼的青衣,只见她一脸防备的模样,睁着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你是何人?”她开口,却发现声音极小,有些沙哑。

  林彦轻笑“我是大夫,为你看病的大夫。”

  青衣显然是有些不相信,还是一脸防备的看着他,见他要靠近,她想往里面缩,却没有半分力气。

  他侧了侧身子,青衣就看见柳氏居然也在,见她有些不配合,林彦有些无奈,柳氏看她一眼就知道怎么了。

  她走到床前拍了拍青衣的手背,柔声道“青衣,这位是大夫,你别怕。”

  听到柳氏的话,青衣才点点头,随后又慢慢的靠近林彦,眼神中仍是有几分探究。

  这么年轻的大夫,一般医术都不怎么好吧,可是看娘亲的样子,似乎很相信他。

  林彦无视青衣的眼神,自顾为她把脉,不过片刻,又收回了手。

  柳氏急忙问道“大夫,青衣如何了?”

  林彦笑着看了青衣一眼,青衣装作没看见,竖着耳朵仔细听二人的对话。

  “上官小姐能醒过来,差不多没事了,加上刚刚在下为她施了针,日后细心调理便是。”

  闻言,柳氏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的终于放下了。

  “只是…”

  忽闻只是,柳氏脸上的笑意又慢慢淡去,青衣也更加好奇,只是什么?

  林彦回头看了一眼青衣,青衣也一直盯着他,看着他的背影,却看不到他的神情,但是听声音也能听出,他有些为难。作为一个大夫,说话为难的时候,便是病人的情况不好。

  只见两人似乎要出去,青衣心里着急,这明明是她自己的身子,为何她还不能知道了?

  “等等。”她费力的喊出两个字,声音虽小,但是足矣让两个人听到。

  两人皆停下脚步看着她,她道“既然是关于我的,你们为什么要出去说?我也想知道。”若是瞒着她,整日看着愁眉苦脸的母亲,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柳氏素来了解青衣的脾性,只好点了点头。

  “上官小姐这次落水,伤了身子。以后还是不要在习武了。”习武动作过大,以她的身体,根本经不住这样折腾。

  话是这么说,但是青衣也明白了,她这是不能再练武了。

  柳氏半天才从他的画里面反应过来,面色极为不好,再看看青衣,只见她没有半分伤心,看不出来她是伤心还是不在意。

  林彦也盯着青衣,这话其实他说的很含蓄,又不敢说太多,怕她们受不住打击,毕竟来日方长,不一定调理不好,她素来身体好,想必十年左右应该能调理好。

  只见青衣嘴角微微上扬,对着柳氏道“娘不用太难过,青衣能醒过来就已经是万幸,至于练武,不练就不练了,正好可以换回女儿装。”她反过来安慰柳氏。

  以往都是为了方便练武才穿的男装,以后不需要练武了,她穿上女装,爹爹跟娘亲应该都会很喜欢吧。

  “那在下再为小姐开一副药方,暂且用着三日后再来换药。补品什么的,也可以为小姐补补身子。”青衣或许平静,倒让他有些吃惊,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喜好,突然之间不能碰了,换作谁,估计一时半会都接受不了吧。

  就比如说是他,说让他一夜之间不能在习医术,他也绝对不能接受。

  青衣又何尝不难受,只是如果她难受,她知道娘亲会比她更难受。

  拿着翎儿端过来的药碗,青衣一口一口的喝着,有些出神,就连翎儿叫了她几声都没听见。

  “小姐?”见她出神,翎儿声音又大了些。

  吓得青衣险些没拿稳手中的碗,转头看着翎儿“怎么了?”

  翎儿道“小姐,药碗里面的药,你已经喝光了。”

  闻言,青衣方才低头一看,的确已经喝光了,而她却还拿着勺子不停的舀。

  她把药碗递给翎儿,随后有人进来收了下去。

  “小姐怎么心不在焉的?”在青衣躺下去之后,又听见翎儿的声音。

  青衣摇了摇头“只是有些头疼,总觉得打不起精神。”

  翎儿心思少,没有多想,青衣这般说,她也就相信了。

  翻了一个身,青衣险些落泪,却又怕说话时被人听出来,只好克制着,她从来没有想过,弱柳扶风四个字是用来形容她的。

  “对了,翎儿,之前送去厨房的红梅呢?做出什么来了?”她突然想起来,就开口问了问。

  翎儿道“小姐,厨房用它跟绿豆糕混在一起,那日在这里,夫人怕你不喜欢,就给少爷送去了。”

  青衣了然,原本就是打算觉得好了就送给钰儿,既然已经送去了,那便没什么了。

  外面寒风萧萧,屋里面的门窗全部关死了,又有炭火燃烧,顿时觉得有些胸闷,冷不防咳嗽了几声。

  半月一晃而过,青衣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外面的太阳正好,看着这个天,似乎也没有要下雪的征兆,之前的雪也已经化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翎儿有些不放心,给她穿的衣服左一件右一件的加,青衣有些无奈,笑道“翎儿,你要是在给我穿上两件,我出门都不用走了,直接用来滚。”

  闻言,翎儿‘噗嗤’笑出声。

  “小姐还小,壮实一点好看。”青衣笑笑,并不相信她说的,人人都喜欢身材纤细,她当然也不例外。

  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上官钰的院子,这段时日,上官钰每日去她房间里,每次去见她躺在床上,小脸都是皱巴巴的,青衣知道,他这是关心她。

  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青衣疑惑的看着翎儿,似乎在问:府里来客人了?

  翎儿知道她的意思,说道“这些日子岭南侯世子每日都来府上,每次来都带了好些东西,夫人顾着陪你,世子就陪少爷。”说到李承轩,翎儿脸上满是笑意。青衣见了忍不住抖了两下。

  “你这般模样,倒像是来看你的。”青衣打趣,翎儿低头脸红。

  “奴婢只是觉得世子人好,等将来小姐长大了,世子倒是一个不错的夫婿。”两家门当户对,小姐又那么有才华,怎么也配的上世子。

  闻言,青衣艰难的摇了摇头,她还没忘记之前在王府里遇到的三公主,两人看上去才登对,况且人家是公主,她也没有喜欢李承轩的意思,只是将他当做兄长罢了。

  没走两步,忽而想到之前落水的时候,恍惚看见李承轩那张慌张的面庞,是他救的她吗?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青衣又停下了脚步,转身离去。

  见她突然不进去了,翎儿好奇的追上去。

  “小姐怎么不进去了?”难道小姐不喜欢世子?还是她刚刚说错话了?翎儿暗自懊恼。

  青衣道“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身上穿的那么厚,头发也是随意劈在肩上,脸色也不好,因为在府上,所以青衣没怎么注意,但是现在来了外人。

  翎儿这才打量了她一番,着实不妥。

  而里面的李承轩则是怔怔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她明明是要进来的,怎么又走了呢?

  “承轩哥哥,我想歇会了。”上官钰见他一直盯着窗外,推了推他,自己也跟着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李承轩回头看着她,脸上的笑意一如既往“那就歇一会儿吧。”

  双眼看着上官钰,思绪却飘向了远方,看她的背影,身子似乎虚弱了不少。

  刚回到院子里,就看见在门口等候的林彦。

  经过这些天,青衣也明白,一个人的医术不能光看年龄来判断,就像一个人的武功,年纪大的不一定厉害,年轻的不一定不厉害。

  看见青衣的身影,林彦着实愣了一下,平日里躺在床上没仔细看,今日虽说蓬头垢面,脸色苍白,不过还是能看得出,是一个美人坯子。

  也难怪那么小年纪就被端王看上。

  “听说你是端王爷府上的大夫?”青衣坐在椅子上,任由他把脉,盯着他的脸,忽然问出声。

  林彦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脸得意“白给你看了那么久的病,现在才知道?”

  他这副得意的模样,青衣看了着实不喜,不就端王府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只是奈何需要他看病,只好一副诧异的表情。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求情(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