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曲余音袅袅
朱玥2018-11-10 15:193,705

  上官廷自然知道她在看什么,那方向正是岭南侯父子离开的方向,一眼就看出来她的小心思,难得见到的人,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只是见她平日里懂事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青衣再过两三年也要嫁人了。”说完还不忘深情的看一眼柳氏,柳氏娇羞的低下头。

  青衣脸色有些微微转红“爹爹再说什么呢,女儿才十二岁。”她可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语毕,又引来夫妻俩的笑声。

  回到了将军府,天色已经有些黑了,青衣极快的回自己的院子换了身衣服。

  摸了摸自己的脚,冰凉冰凉的,这鞋子都湿了能不凉吗,衣角也湿了一点。

  翎儿没有跟她一同进宫,只是在院子里等,担心了一天,以前小姐从未进过宫,担心她不习惯。

  好不容易等到小姐回来,就看见她匆匆跑进自己的房间,还没等她进门,就听见小姐的声音。

  “翎儿,帮我备水,我要洗澡。”她躲进被窝里,还有些冷的发抖。

  往里面看了一眼,平日里都是睡前沐浴,今日还未用晚膳,就么就要沐浴了呢。“是,小姐。”翎儿匆匆下去吩咐人备水,随后又回来。

  看见地上乱扔的衣服跟鞋子,走过去收了起来,青衣裹着被子咧嘴一笑。刚碰到鞋子,翎儿楞了一下。

  “小姐,这鞋子怎么都湿成这样了?”也难怪会那么冷,只是进了一趟宫,怎么就像掉水里了?

  她不知道又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暖炉,递给青衣抱在怀里。

  “没事,就是不小心踩雪里去了,这是你别跟我爹娘说,省的他们担心。”

  “嗯,小姐放心吧。”

  还好房里暖和,没一会儿,青衣就缓过来了,刚好这时候热水也已经备好了。

  她洗澡的时候不习惯有人在旁边看着,所以所有人都出去了,自己脱了衣服下去。

  洗完澡后她仍然习惯性的穿上男装,只是头发搭在肩上,刚出水的原因,脸上红扑扑的,她走到镜子前,虽然谈不上妩媚,却也是清秀可人,一身男装,活脱脱一个俊俏小公子。

  打开门一阵冷风吹进来,又是凉飕飕的,刚刚才暖和的身子,瞬间又冷了些,她加快了步伐回到房间又加了衣服,才又躺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青衣感觉有人在叫她,极不情愿的睁开眼,感觉都还没有天亮。就看见在床边叫她起床的翎儿。

  “什么时辰了?”她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沙哑,她只当做刚醒来的原因,没有太过于在意,只是清了几下嗓子,仍是有些不舒服。

  平日里她起床起的很早,只是今日她还没醒,翎儿怎么就叫她起床了呢。

  “小姐,已经快巳时了。”

  “巳时?咳咳。”她猛然坐起来,感觉甚是头疼,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这她再怎么贪睡,都会在辰时起床,今日却睡到了巳时。

  翎儿见状,赶紧给她到了一杯水,青衣接过喝了一口,再喝了一口,还是感觉有些不适。

  忽闻翎儿道“小姐是不是得了风寒了?”她也只是随口问问,并不确定,风寒这事可大可小,不能轻视了。

  风寒?青衣抬眼瞟了她一眼,试着活动一下,好像还真是。

  只是她向来身体好,风寒也不是特别严重,倒不像很多人,一旦得了风寒就卧床不起。

  翎儿见她面色不大好,还点了点头,心下有些着急了,昨日里小姐回来鞋袜都湿了,衣服也湿了不少,肯定是冻着了,自己居然也没想到,不禁有些自责。

  青衣见她那般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故作轻松道“翎儿在想什么呢,赶紧去抓点药,记得,别被爹娘发现了。”

  她最不喜欢翎儿这般表情了,自从她懂事起,翎儿就一直陪在她身边,明明比她大不了多少,却如此的会照顾人,在她心中,翎儿可不仅仅是她的贴身侍女。

  闻言,翎儿看向她,只见她挑了挑眉。

  “是,奴婢这就去。”说完匆匆的跑出去。

  外面的雪还在下个不停,青衣放弃出去的念头,乖乖呆在自己的院子里。

  看着一旁放了许久的古筝,她走了过去,坐在古筝旁边,伸出一双玉手,拨动琴弦,这一开始就停不下来。

  一曲高山流水,琴声高荡起伏,余音绕梁,让人听了却无比的舒心。

  离她院子不远处,岭南侯世子李承轩听得有些入迷,他停下脚步四处张望。

  身后的上官廷跟岭南侯也停了下来,见他突然停下来,后面的人险些撞上去,还好提前看到了。

  “承儿怎么了?”岭南侯面色有些不大好,这走路不好好走,突然停下干嘛,若是撞上去,岂不丢人,这孩子,平时挺懂事的,怎么忽然失了礼数。

  李承轩侧身抱歉的笑了笑,让二人走在前面,开口道“琴声婉转,却带有三分豪气,不知父亲跟世叔可有听见?”只是弹奏着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闻言,上官廷回头,爽朗的笑出声“哦,前方不远是小女的住处,这琴声便是从她院子里出来的。”他虽不懂欣赏,可是也听女儿弹奏过几次,这琴音跟他听过的相差无几。

  “青衣这孩子多才多艺,不愧是上官兄的女儿,不仅有上官兄身上的豪气,还有弟妹身上的知书达礼。”岭南侯笑道,青衣他见过几次,心中甚是喜欢。

  有人夸赞自己的宝贝女儿,上官廷心里乐开了花,嘴上虽不说,可全写在脸上了。

  李承轩低头不语,久闻上官将军的千金今年十二岁,便能文能武,他却从未见过,不禁有些遗憾。

  几人又继续前行,这次李承轩的脚步有些慢了,心思全在琴声上。

  “承轩今年多少岁了?”前方的上官廷突然回头对他开口。

  李承轩愣了一下,随即开口“世叔,小侄今年十四,入夏便十五了。”虽不知为何突然问起他年龄,见父亲脸上没有任何一样,他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听完他的回答,上官廷似有似无的点头点头“嗯”了一声,目光又落在旁边的岭南侯身上。

  岭南侯似乎有感应,也看了他一眼,很有默契相视而笑。

  一首曲子还未弹完,青衣觉得很是难受,所以就停了下来,回到自己床上躺着,稍微感觉舒服了一点。

  躺了不知道多久,翎儿终于回来了,端着药碗小心翼翼。

  “小姐。”她轻声开口。

  听到有人在唤她,青衣睁开了眼睛,只见桌上有送来的饭菜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药,旁边站着翎儿,小脸跟鼻子冻的红扑扑的。

  难怪翎儿去了那么久,没想到药都熬好了,心下一暖,赶紧起身吃了饭端起药碗,吹了两下咕噜咕噜喝下去了。

  “小姐,慢些喝。”翎儿有些害怕她呛着,担心的提醒。

  而青衣已经一口气喝光了,将碗递给翎儿,还不忘舔了舔嘴唇。

  翎儿接过碗就听她开口“翎儿,我病了的事就别告诉爹爹跟娘亲了。”她的病不要重,就不要麻烦爹娘了,省的她们担心。

  “是,小姐。”知晓小姐向来懂事,翎儿也就由着她,让人把药收下去。

  喝完药的青衣立马躺在被窝里,用被子裹着,只露出小脑袋。

  看翎儿一直在旁边站着,吩咐道“这几日越发冷了,你先回屋去吧,有事我在叫你。”

  “这…”翎儿有些迟疑,平日里都是她近身照顾小姐,今日小姐病了,她怎么可以离开。

  青衣明白她的心思,又道“没事,我躺一会儿就好了,有事我会叫你的,刚喝了药可能会睡上一会儿,难不成你要在这里看着我睡?”

  “那好吧,奴婢先下去。”她走后把门关上,却没有走远,就在隔壁,这样小姐有事叫她,她也能很快赶到。

  翎儿出去不久,青衣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醒来时感觉有点肚子饿,却没有什么什么胃口,下床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闭目片刻更加的清醒了些,只是水有点冷。

  穿好衣服打开门看了看,没有下雪了。

  听到开门的响声,翎儿也赶紧过来了,见青衣已经起床,衣服也已经穿好了。

  “小姐,怎么把门打开了?”翎儿连忙上前要把门关上,却被青衣制止了。

  “不用关了,我出去走走。”

  “小姐等着,奴婢给你拿披风。”

  青衣点点头,不一会儿,翎儿就把披风拿出来给她披上。

  她想一个人走走,所以没带翎儿。路过前厅听见里面有说有笑,青衣好奇的走进去。

  走到门口看清楚里面的人时,青衣愣了一下,家里来客人了,下意识的想转身就走,可是这样做有些不礼貌,于是硬着头皮走进去。

  她走到中间,向上官廷夫妇拱手行了一个礼“爹爹,娘亲。”

  这让上官廷有些哭笑不得,明明一个姑娘家,偏要行男子的礼数。

  平日里青衣除了个别时候会行礼,倒也不是她不孝,只是将军府没那么多规矩。今日也是因为有外人在。

  上官廷笑道“青衣来的正好,这位是岭南侯,你见过的,那位是侯夫人,还有世子。”他一一介绍。

  介绍的同时,青衣也向他们行礼“见过侯爷,夫人,世子。”这以前都是岭南侯一人来,她也只是行了一个礼就退下,突然一家子都来了,倒还有些不习惯。

  当他她抬起时头正好看到李承轩,他眉眼含笑的看着她,是昨日在宫门口看见的那位少年,她果然没有猜错,他是世子。

  柳氏乐呵呵的拉过青衣“正想着今日不见你呢,你就过来了。”

  “娘亲身边有那么好看的侯夫人一起,还会想到女儿。”青衣打趣道。

  这话一出口,莫说是柳氏,就连侯夫人也乐的合不拢嘴,这孩子真会说话。

  谈话间,没有人注意到李承轩,时不时抬头看她一眼,原来她就是上官将军的千金,昨日还以为是上官将军的小公子。

  想想也是,那小公子虽然没见过,不过听说才九岁,怎会有这般高。

  看来白日里听到的琴声就是她所奏,父亲常说她能文能武,可是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并不像是习武之人。

  明眸皓齿,却与昨日一样是一身男装,不禁有些期待她换上女装究竟是何模样。

继续阅读:第五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