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
朱玥2018-11-11 16:143,353

  正想到此处,就听见上官廷开口“青衣屋里也备一些女装吧,整日里这样穿,爹爹都快以为自己有两个儿子呢,话说回来,我这个做爹爹的也没见你穿女装。”说完了不忘叹一口气,故作惋惜。

  让青衣没想到的是柳氏也附和起来“是呀,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这些衣服。”

  顿时青衣有些不好意思,这爹娘怎么当着外人的面就说出来。若是平日里她还会撒娇敷衍过去,现在这个情况,她到是有些拒绝不了。

  她能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她身上,她不想答应,不是她不想穿,是想再过些年,现在穿了练武不方便。他相信,只要她现在同意了,明日就会有一大堆女子的衣服送到她院子里。

  她低着头不说话,岭南侯看她不说话,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于是开口打圆场道“我倒是觉得青衣这样穿没什么不好,方便练武。哈哈。”他虽说身为侯爷,却是一个武夫,对于青衣这般豪爽,倒是挺欢喜。

  这话说到青衣心坎上,向他投去感激的眼神。

  侯夫人也十分赞同岭南侯的说法“听闻青衣能文能武,又知书达礼,倒是比我家承儿好多了,就一糙老爷们。”青衣年纪小且董事,知道分寸,喜欢新鲜是正常的,再过一两年就好了。

  “就是,承儿小时候若是我不在,都无法无天了,他娘的话都不听。”岭南侯又道,还不忘剜李承轩一眼。

  这下轮到李承轩一脸愕然,怎么突然就说上他了?

  “爹娘,哪有你们这般贬低自己儿子的,再说了,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嘛。”他脸色微红,笑的有些尴尬。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青衣觉得呆在这里如坐针毡,虽说她是站着的,只要她在这里,几人的谈话就离不开她,所以引开了话题。

  “娘亲,怎么没见钰儿?”她环视了四周,没有看到上官钰,所以开口问道。

  “哦,钰儿估计在房里写字呢,昨日先生交待的抄书没抄完,今日先生教训了。”柳氏道。

  “那女儿去看看他。”她向几位长辈辞行,不等爹娘同意,刚要出去,又被上官廷叫住了。

  青衣很不情愿的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只听他道“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侯爷跟夫人不妨在我府上用晚膳。”然后他又看向李承轩“世子也跟着青衣去找钰儿,到了晚膳时辰再过来吧。”岭南侯还没同意,上官廷就让李承轩跟着青衣。

  原以为父亲只是客气一下,岭南侯夫妇不会答应,谁料下一刻就听见岭南侯的笑声。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青衣汗颜,知道他们关系好,却没想到如此不客气,那晚上是不就得同坐一桌了?虽说民风开放男女同桌并无不妥,可是自她有记忆以来,除了爹从未跟同龄男子同席而坐,所以……有些不好意思。

  续而又见那侯府世子起身,向几位长辈拱了拱手“那承轩就先告退了。”

  岭南侯摆了摆手“去吧。”

  随即他追上青衣,两人并肩而去,青衣表面虽说面色如常,可是心里却极为不愿意,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见李承轩面带微笑的样子,也不好拒绝。

  两人一路无言,李承轩好几次都想开口跟她说话,却见她有些闪躲的样子,便没有开口。

  心中也有些复杂,莫不是她不喜欢他?

  一直到上官钰的院子,青衣终于开口了。

  “你先进去吧。”她退后一步,侧身让他先进去,毕竟他是客人。

  李承轩抬头看了她一眼,咬唇走了进去。

  “钰儿?”青衣试着喊了一声。随后就踏了进去。

  “大小姐。”下人们见她来,分分行礼。

  青衣道“都起来吧。”

  天色渐晚,已经点燃了灯。到上官钰的小书房后,只见灯光下不停抄写的人。

  上官钰皱着眉头一副委屈样,不停的写。青衣看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见他的样子,刚刚似乎没听见她叫他。

  感觉有人挡住光线,上官钰不满的抬起头,看见是自己的长姐,立马又笑了。

  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向青衣走过来“长姐。”他委屈的开口,看上去楚楚可怜,刚要抱着青衣,又见旁边还有一人,定睛一看,笑的更开心了。

  原本是要抱青衣的,转眼又抱上了李承轩。

  “承轩哥哥你怎么来了?”

  青衣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轻咳了一声。

  “钰儿认识他?”

  上官钰放开李承轩,看向青衣,点了点头。

  “承轩哥哥可好了,经常带我出去玩。”每次上官廷带他去侯府的时候,李承轩都会带他玩,所以他很喜欢承轩哥哥。

  “哦。”青衣面无表情,似乎不感兴趣,走过去拿起上官钰刚抄好的字,仔细的看了看,字迹不工整,显然是赶出来的。

  看见长姐拿着纸,上官钰赶紧夺了过来,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含糊不清的开口“长姐别乱动,若是弄坏了我又得重新抄了。”

  闻言,青衣面色立即黑了一半,她有那么不靠谱吗。

  “谁让你昨日偷懒的,今日被先生罚了吧。”

  想着昨日,上官钰撇撇嘴,昨日在宫里不小心吃撑了,回来躺就不想动,结果今日先生来了才发现昨日还有一大半没写完,先生让背的诗书也没背。

  不过还好,今日已经全部补回来了,差最后一点就可以停下了。

  他又重新回到书桌前,拿起笔继续写,小手微微颤抖,虽说青衣很心疼,却帮不了他什么,只能在一旁坐着。

  而李承轩则是现在他身后看着他,见他下笔不对会提醒一下。

  十四五岁的少年虽说声音还很青涩,可是在青衣听来,却挺好听的,偶尔会盯着他看两眼,待他看过来的时候,她又极快的转移视线,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咳咳咳。”忽然她咳嗽了两声,原本还有些头晕,现在却忍不住咳嗽。

  两人同时看过来,青衣干笑两声“没事,你们继续,不小心被口水呛到了。”

  话音刚落,上官钰就投来鄙视的眼神,居然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长姐着实丢人。

  青衣挑了挑眉,这孩子,什么眼神。

  李承轩看着她的眼神却有些复杂了。

  晚上用了晚膳青衣就直接回房了,见她回来,翎儿端上药碗,青衣看了她一眼,端起来一饮而尽。

  一夜无梦,一直到第二日清晨。

  看着外面依然厚厚的雪,青衣缩了缩脖子,看来昨夜的雪依旧很大。虽说现在没下雪了,可是依旧很冷。

  不经意看见房间里放着的兵器,有点惋惜,她似乎都好几日没碰过了。

  下午时候,青衣躺在椅子上看书,风寒还没痊愈,她没有乱走,昨日天色有些晚,所以爹娘没看出什么,只是这大白天的,一定能看出来她生病,所以就呆在屋子里没出去。

  正当她看的入神的时候,翎儿却匆匆进来了。

  看她火急火燎的样子,青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继续看书。觉得有些渴了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水。

  “小姐,听说将军又要出征了。”她跑的气喘吁吁,说话间还有些微喘。

  青衣刚喝进一口水,听她这么说,险些呛着了。

  将水咽下去,她才困难的开口“谁跟你说的?”放下杯子关上书,盯着翎儿。

  翎儿道“刚刚去厨房,听夫人身边的婢女绮月说的,据说今日点兵,明日就要启程了。”

  绮月是柳氏最喜欢的丫鬟,她说的话绝不会有假。慢慢的就见青衣皱起眉头,神情不大好。

  前两日就隐隐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明日就要启程。

  她忽然起身,带上披风就向柳氏的院子赶去。

  她看到柳氏的时候,柳氏正在拨弄她养的花,虽说冬日里没开,叶子却长的极为茂盛。

  看见她进来的身影,柳氏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她温柔一笑。

  “青衣怎么来了?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病了?”抬手就要摸上青衣的脸,却被青衣挡开了。

  青衣开口道“娘,我没事,我素来身体健康,您是知道的。”

  “就是因为你平日里身体好,病了可就严重了。”

  青衣撇撇嘴“哪有那么严重。”

  柳氏看了她一眼,又低头开始修理花枝,柔声开口“看你那么急的,可是有什么事?”

  见母亲神色自然,与平常无异,青衣小心的开口“娘,听说爹爹要出征了,是吗?”

  听到这句话的柳氏身形顿了一下,只是瞬间,又恢复如常,抬头看了看青衣。

  “是啊,这才不到一年,又要走了,这一去不知道又要多久才回来。”纵使面色平静,于其中还是有淡淡的不舍。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谁让她嫁的是一个大将军,一个身负重任的大将军,在嫁给他之前她就知道往后必定与夫君聚少离多,既然早就知道,又何必那么多伤感。

  她要做的,就是给他照顾好这个家。她也已经习惯了,不奢望夫君日日陪在她身边,只要他相安无事。

  青衣却有些心不在焉,除夕快要到了,却突然传来战事,还那么急。

  看着沉默的青衣,和她当年一样,一样的不舍,一样的担忧。不一样的是,她是不舍丈夫,青衣是不舍父亲。不过不舍的都是同一人。

继续阅读:第六章 出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