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征
朱玥2018-11-12 14:253,131

  出了柳氏的院子,青衣心情有些复杂,虽说心里不舍,可更多的还是失落,父亲要出征那么大的事,居然还是听下人说的。

  不知不觉走到了将军府正门口,门口空无一人,柳氏体恤下人,冬日里下雪太冷了没有让人守着。

  她打开大门蹲在门口,她有很多话要跟爹爹说,不知道为什么要蹲着。可能是蹲着没那么冷吧。

  刚蹲下去抬眼就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人,面向将军府,一身白衣,披风也是白色的,与地上的血融为一体,若不是他头发是黑色的,青衣险些看不见。

  那人似乎也看见了青衣在看他,于是走了过来,越来越近,大概还有十步之遥的距离,青衣才看清楚,那人竟是岭南侯世子。只是他今日换了白衣,险些没认出来。

  他手上拿了一个盒子,直到站在青衣面前他才停下来,她抬头仰望他,觉得有些不妥,才缓缓起身。

  “世子?你怎么来了?”她有些疑惑,四周看了看,似乎只有他一人。

  “给。”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将手中的盒子递给她。双眼静静的盯着她,没有任何的表情。

  看了那盒子一眼,平淡无奇,她还是接了过来,不等她开口,李承轩先说话了。

  “昨日见你面色不大好,有些咳嗽,想必是得了风寒了,里面是侯府最好的补品,我给你送过来了。”他面色绯红,神色有些不自然。

  闻言,青衣诧异的抬头,目光从盒子转移到他的身上,突然觉得手中的盒子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想要将盒子还给他,他像是知道她的意图,往后退了两步。

  “既然得了风寒,就不要在门口蹲着,对身体不好。”

  说完不等青衣回话,他转身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道“以后不要叫我世子了,我叫李承轩。”

  随后匆忙离去,留下青衣一个人愣在那里,怎么感觉他今日怪怪的,昨日还笑脸迎人,今日怎么就板着个脸。

  低头琢磨这个盒子,摇晃了两下,挺轻的,就是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他说是补品,只是她身体那么好,年纪也小,需要补身体吗?不过是小小风寒,喝几天药就没事了。

  在她琢磨的时候,面前又站了一个人若不是那人身穿盔甲,她会以为李承轩回来了。

  抬头一看,果然是爹爹回来了,只是他虽然面对着青衣,头却偏向李承轩刚刚离去的方向,而在他身旁还有一人,竟是端王。

  “爹,你回来了。”青衣高兴的开口。

  随即又对端王行了一个礼,端王点了点头。随后眼睛也一直盯着李承轩走的那个方向,眼神中的情绪让人琢磨不透。

  听到女儿的声音,上官廷才回头看着女儿,又看了看她手中的盒子。

  “青衣,刚刚那人是谁呀?”

  上官廷开口问道,随后将大门关上,对着端王示意了一个请的手势,端王在前,上官廷牵着青衣在后。

  “哦,他是岭南侯爷的世子。”刚刚一门心思在盒子上,现在却全部在上官廷身上。

  “承轩?”

  “嗯。”青衣点了点头。

  上官廷忽然笑了,没有多问,想必女儿手中的盒子就是承轩送的。

  走在前面的端王虽一言不语,可是耳朵却仔细的听两人的对话。

  原本有很多话要跟爹爹说的,可是因为端王在,所以她忍住了没有开口。

  看着前方笔直的身体,虽说他看起来很温柔,可是青衣却有一种畏惧的感觉。原本对他的敬仰,慢慢的也变了,毕竟年纪轻轻就能封王的人,绝对不简单。只不过,他的功夫真的很厉害,不知他与李承轩谁厉害,他是岭南侯世子,素来虎父无犬子,想必也不会差。

  到了上官廷的书房外,青衣停了下来,她知道爹爹与端王肯定有事要说。

  上官廷看着她,柔声道“青衣先回去,晚些时候爹爹再来看你。”

  “嗯。”她乖巧的点了点头,临走前还不忘向端王行礼。

  只是端王看着她的身影若有所思,在上官廷回过头时,他也转移了视线,一副不关他事的神情。

  “王爷请。”

  回到院子,青衣好奇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人参,看起来不错,应该有些年头了,岭南侯府的人参应该不会差。

  可她只是小小的风寒,用得着着人参吗?又重新收起来,找了个地方放好。

  快到午膳时辰,院子里终于传来响声,青衣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果然是爹爹来了。下意识的往他身后探了探,只有爹爹一人,端王想必已经回去了。

  上官廷见她探头探脑的,自然知道不是在看他,想着刚刚随他一同回府的端王,摇了摇头。

  “青衣在找什么?”他明知故问。

  听到上官廷的声音,青衣又转头看着他“爹,端王来府山做什么呀?”在她记忆里,端王似乎是第一次来,倒是有些稀奇。

  “不过是商议出征的事宜。”端王羽翼渐丰,如今已经慢慢掌管军权,出征的事也是由他全权负责。只是关于朝中的事上官廷不想多说,说了轻易也不懂,边说边往青衣的屋子里走。

  刚坐下就有侍女端上茶,天冷,喝一口热茶是最好的了。

  两人就静静地坐着,一杯茶都快喝完了,轻易还没有说话,原来爹爹明天真的要出征了,时间那么仓促,原本有很多话的,可是突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

  “爹,这次出征怎么这么急?之前怎么都没听说过。”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却不是害怕上官廷训斥,而是不舍。

  “哪一次不是那么急呢?战事不等人。”他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

  以前都是收到八百里加急,当日收拾行装就出发。这一次好在边关邕城易守难攻,方有两日时间准备。

  青衣“只恨青衣不是男儿身,否则一定跟爹上战杀敌,建功立业。”奈何她是女子,纵使是一身武艺,也只能防身。

  上官廷笑笑“女子又如何?习武并不是一定得上战场,还可以防身,可以保护想保护的人。”

  用了午膳,上官廷急匆匆去往军营,一去又是到了天黑才回来,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本是天黑,仍旧能看到白茫茫的雪地。

  原以为所有人都熟睡了,当他回到回到内室,却见柳氏还未睡下,一人坐在床头,不用说他也知道是在等他。

  见他进来柳氏上前给他宽衣,手刚伸到他胸前,就被他握住,顺势带入怀中。

  柳氏静静的不说话,贪恋这一时的温暖。

  许久,上官廷才放开她,看到一旁的包袱,那是柳氏为他收拾好的。

  “将军明日何时启程?”柳氏开口,眼睛没有看他,她怕一直看,心里会越发舍不得。

  “明日卯时。”

  如今正值深冬,卯时天还未亮,他们迎着大雪便要出征,原本收到快捷就应该及时点兵出征,还好边关城易守难攻,守将还守得住,所以拖延了两日。

  柳氏点了点头,继续为他宽衣。躺在床上,两人一言不发,直到第二天醒来。

  等青衣干过来的时候,上官廷已经穿好战袍准备出门,赶往城门。三十多岁的上官廷正值盛年,一身战袍英姿勃发。

  柳氏将他送到大门口便停住了脚步,上官廷上马前还不忘停下,回头看一眼门口的妻子。

  “祝将军早日凯旋平安归来。”

  上官廷一跃上马,青衣也跟着上了后面的一匹马,二十万大军已经在城门口,她想送到那里。上官廷自然知道她的意图,所以没有反对。

  十二岁的年纪虽比同龄女孩稍微高一点,可是毕竟还是个孩子,骑在马上显得格格不入。

  将军府到城门并不是很远,不过一刻钟就已经到了,这是天还没有全亮,可是上官廷到了之后竟是最后一个。

  二十万大军,守将,皇上王爷太子还有一众大臣都在等他。听说这一次皇上是下了狠心,打算一举歼灭,不留后患,否则春风吹又深,隐忍了多年,终于下定决心。所以这一次,一年半载是回不来。

  青衣停了下来,她不想引人注意,所以远远的就停了下来。

  她看见还有一位也身穿战甲,是岭南侯,原来这一次又是他与父亲一同出征。

  还看见了李承轩,他是来送岭南侯的,从青衣的角度看过去,他是侧着身体的,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切准备就绪,号角声响起,随后是马蹄声,再是数万人的脚步声。

  大军渐行渐远,众人依旧站在城门口未散去,皇上未动,其余的人也不敢动。

  青衣已经不知道哪一个是爹爹,甚至已经看不见身影,她牵着马马往回走,没有骑马,只是牵着。

继续阅读:第七章 同乘一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