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乘一马
朱玥2018-11-13 14:123,183

  背影显得格外落寞,原以为她只是远远的看着,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只是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有两双眼睛盯着她。一人是端王,神色复杂,似乎在想什么。而另一人自然是李承轩,神情担忧。

  这里差不多都是朝廷官员,而他不是,趁着无人注意,他悄悄的退了出去。退出了人群,向青衣的方向追去。只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他动作极慢。只是刚要退出去的时候,膝盖一疼,险些没站稳,他又站了一会儿,没那么疼了再走出去。

  牵着马的青衣走的很慢,加上他人又小,李承轩没多少功夫就看见了她的背影。

  只是她旁边还有一人,正是之前在城门口的端王,转眼功夫竟然到了这里。

  青衣的背影有些失魂落魄,然而她与端王并肩而行,似乎有些拘谨,青衣何时与端王这般亲近了?疑惑的同时还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依然远远地跟在两人身后。

  青衣也不知道端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走着走着就遇见他,正好当着她的路。

  “你是上官家的千金?”

  她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问她,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与中秋之日见到的不同,那日他对靖安王的儿子虽也是笑脸相迎,只是笑中带了几分疏离,业余她前两次见到的不同,前两次都是有些客气,今日她竟觉得有些亲近。

  她停下脚步看着他点了点头,一时间竟忘记了行礼。

  又听他道“回将军府有些距离,你一个孩子不安全,正好本王顺路,与你同行吧。”

  “啊?”青衣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虽不知端王府位于何处,可是却知道王府与将军府不在一个方向。又看了看他身后,没看见他的侍卫,难不成是不认识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只是王爷都开口了,她也不好拒绝,只是王爷是走路,她牵着马,看来只能走回去了,有马不能骑。

  “你是不愿意?”

  正在思考的她突然被他打断,她使劲摇头“没有没有,能与王爷同行是我的福分。”只是有点冷。

  一路上青衣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出,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身侧的男子。连走路都是那么好看。

  “你很害怕本王?”他又突然开口,吓了她一跳。

  她摆摆手“王爷丰神俊逸,我这是敬畏,并非害怕。”说这话的时候青衣着实想抽自己,曾几何时,自己也变得这般狗腿。

  听到她的话,沈云卿不觉轻笑出声,他的笑声很好听,青衣险些又忍不住看他。

  沈云卿无意间偏头看见她露在外面的小手,牵着马绳,瑟瑟发抖,视线有挪到她的脸上,只见她面色有些不大好,昨日见她,似乎面色也不是很好,想来是病了。

  接过她手中的缰绳,一跃上马,趁着青衣还没回过神来,拖着她的腰,一同搂上马。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青衣来不及拒绝,就已经在他怀里,原本想要挣扎的,可是,他怀里的确挺暖和。

  头顶传来男子好听的声音“坐好了别乱动,这下面积雪太厚,等这样走回去了难免湿了鞋袜。”

  “嗯。”她轻声答应了一声。

  随后马儿飞快的跑了起来,速度太快,冷风打在脸上,冷的生疼。

  沈云卿似乎也看出来,不动声势的将披风拉了拉,挡住她的小脸。

  后面的李承轩一头雾水,实在想不明白,他们关系何时这般好了。

  相比之下另一人则是满头大汗,王爷倒是骑马走了,他轻功再快,也追不上四条腿的啊。

  沈云卿骑马很快,然而一路上青衣却没有感觉到颠簸,也不知是太过于紧张还是他骑术好。

  很快就到了将军府门前,沈云卿先下去,顿时又感觉一阵冷风袭来,忍不住抖了一下。

  抬头看到他伸过来的手,似乎要接她,犹豫了片刻,青衣还是伸出了手。

  见她一直低着头,原以为是她想多了,他忍不住开口“你年纪尚小,不必思虑太多。”言外之意便是他没有看上她。

  素来聪颖的青衣怎么会听不出来,脸色顿时红了不少,也没有开始的冷意,只是觉得羞愧,她从没有过这种想法。他的意思莫不是说她上官青衣想攀高枝?

  “外面天寒,青衣就不送王爷了。”她态度冷淡了不少,原以为他是一个温润男子,却没想到如此可恶。

  不等沈云卿开口,自顾的进去,有人将马牵进去后,青衣使劲的把门关上。丝毫没有之前的胆怯。

  刚赶到这里的阡尘一脸疑惑的看着呆呆王爷,不知他在想什么,一动不动。

  “王爷。”阡尘拱手开口,沈云卿回神看着他点了点头。

  “走吧。”

  看着一言不语王爷,阡尘知道肯定是有事。走在后面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心事?”刚刚还好好的,一会不见,情绪都变了。

  “无事,只是那丫头似乎生气了。”他似乎也没说什么话。听到关于青衣的,阡尘不语,不是他不想说,是不知道怎么说,皇城的大家闺秀千千万,王爷怎么会看上一个小丫头。

  一晃二十日过去,这二十日大雪断断续续,虽说润雪兆丰年,可是隔三差五的大雪也让人吃不消。

  一大早起来感觉屋内很亮堂,打开门一看,居然出太阳了,似乎没有要再下雪的迹象。青衣起的比较早,所以太阳才刚出来,不过照在身上依旧有些冷。

  累积了好几日的雪在慢慢融化,还真是化雪比下雪冷。

  算算日子,爹爹应该也到边关城。只希望这场战争早些结束,这样爹爹也可以早日归来。

  她伸了个懒腰,几步踏了出去。

  门口的红梅依旧开的那么艳,雪压在上面看上去赏心悦目。她伸手把树枝上的雪摇下去,红梅就露了出来,特意吩咐翎儿拿着一个盘子跟在后面,她在前面摘梅花,开的最艳的,最好看的。

  “小姐,你摘这些红梅做什么呀?”翎儿疑惑的开口,若是插在花瓶,为何不一支一支的摘,一朵一朵的可怎么养。

  听见她的声音,青衣一边摘一边开口“桂花,桃花,莲花都可以做成点心,我想试试看梅花了不可以。”

  虽说她不喜欢吃,但是也可以试一试的嘛。

  翎儿想了想,好像很多花都可以食用,这梅花香气扑鼻,想必味道会更好。

  只是“小姐,你会做吗?”据她所知,小姐会的东西很多,可下厨,她好像从未见过。不过夫人的厨艺倒是极好。

  闻言,青衣停下手中呢动作,看了看盘子里的红梅,感觉差不多了,拍了拍手道“我不会做,厨房里的人还不会吗?”

  要知道,将军府上的厨娘厨子可是花了大价钱找来的,连这点都做不了,每个月还领那么多月钱。

  翎儿了然,原来不是小姐亲自做,傻呵了两声。

  “好了,让人送到厨房吧,做好了记得赶紧送过来。”

  “是,小姐。”

  这时候还早,教钰儿念书的先生应该来了,钰儿在听先生讲课。等先生讲完了,那梅花做的点心应该也好了吧,到时候拿过去给钰儿尝尝。

  只是等了许久还不见点心端上来,青衣不禁心中纳闷,有那么难做吗?

  自从之前感染风寒,一直到现在,青衣还是会经常感觉不舒服,药可是每日都在喝。

  可偶尔还会头痛不舒服,果然让娘亲说中了,她这样健康的的人,不病则已,一病惊人。

  她不想请大夫,她怕娘亲担心,平日里操劳府中事务也就罢了,可还要应付人际关系。

  今日某个大人家嫁女儿取媳妇,明日哪个府上举办赏花宴,后日某个夫人生辰。

  这不,前几日收到靖安王府的请柬,明日是靖安王夫妇的生辰。若说这夫妇俩还真有缘,生辰都在同一日。

  若是单单靖安王的生辰还好,派人送些礼过去就好了,一家之主上官廷不在,也有推脱的理由,可偏偏俩人的生辰在同一天,如此,柳氏便不好推脱。毕竟是皇上的亲弟弟跟弟媳。

  以前的青衣从不去凑热闹,只是近来她才发现,自己好像都没有什么好友,试问哪个女子没几个闺中好友。

  而她,哪家的千金出了名的才女,哪家的千金貌美,她都只是听说,从未见过,见过的世家子弟屈指可数,更别说相熟的了。也唯有李承轩稍微熟一点。

  坐着都快睡着了,终于看见有人端着东西进她的院子,不用说,梅花点心做好了。

  抬眼看去,竟是娘亲房里的人,就是叫绮月的那个侍女。

  “绮月见过大小姐。”绮月进来先行了一个礼,青衣连忙坐端正。

  青衣笑脸相迎,客客气气“绮月怎么来了?”一般只有柳氏找她有事才会让绮月过来。

  再看看绮月有些匆忙的样子,难道出什么事了?她忽然站起来,吓的翎儿往后退了一步。

继续阅读:第八章 轻唤一声“承轩哥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