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轻唤一声“承轩哥哥”
朱玥2018-11-14 13:463,417

  “可是娘有事找我?”

  绮月点了点头道:“今日靖安王夫妇生辰,小姐之前不是跟夫人提起过要去的吗?夫人见小姐没动静,特意让奴婢过来问问。”

  闻言,青衣瞪大了眼睛“不是…不是腊月十五吗?怎么提前一天了?”

  然后扭头看向翎儿,有些心虚,难道她记错日子了?

  翎儿低头“小姐,今日便是十五。”

  “啊?你怎么不早说?”果然是她记错了。

  绮月试探性开口问道“大小姐还去吗?”

  青衣又看向她,点点头“我娘现在在哪里?”

  “夫人现在已经在大门口了。”

  “绮月,你去跟我娘说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

  绮月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最后点头“是,大小姐。”

  绮月走后,青衣幽怨的看着翎儿,翎儿不敢看她,细声开口“奴婢以为小姐知道的。”所以她没有多说。

  换了身衣服,随便收拾了一下赶紧出门,到了大门口,看样子,柳氏已经等了许久了,旁边的上官钰裹得厚厚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青衣一脸歉疚的走上去,不等柳氏开口,她便道“娘亲,女儿记错日子了。”

  这事绮月已经跟柳氏说过了,看女儿此时有些愧疚,安慰道“时辰还早,不碍事的。”

  她还以为青衣又不想去了,来了就好,只是她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又道“青衣怎么穿这一身衣服。”

  青衣看了下觉得挺好看的,知道柳氏是什么意思。青衣连忙避开话题。

  “娘,先上马车,女儿扶您。”牵着柳氏的手就往马车走去,走了两步回头。

  见上官钰低着头往前走,青衣放开了柳氏,先把上官钰牵过去,随后有人扶他上马车,她又赶紧过来挽着柳氏。

  没想到这一次柳氏又重复了一遍“你呀,就知道岔开话题。”

  青衣干笑两声,蹭了蹭柳氏,窝在她胸前,撒娇道“哎呀娘,出来的匆忙,怕您久等,所以没来得及换。”

  “你这孩子。”柳氏面带微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别人都是从小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就怕别人抢了风头,她的女儿倒好,恨不得自己是个男孩子。

  青衣心里却想,她一不祝寿,二不相亲的,今日也不是她生辰,没必要太过于打扮。

  上官家的马车虽然宽敞舒坦,可是再舒坦的马车,也会颠簸,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掀开帘子青衣先看了看外面,张望了一下发现赫然四个大字:靖安王府。

  门口有很多的马车停着,还好位置宽广,不然这么多马车还没地方安置。

  人是一波接一波的进去,不过青衣基本不认识,门前还有穿着华丽的男子携着家丁门口迎客,这人青衣认得,就是之前在大街上跟端王马车相撞的那个。

  没想到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上去还人模狗样的。

  到了门口,柳氏递上请柬,送上贺礼,立马有人带她们进去。

  既然夫妇俩同一日生辰,这排场自然大,上至皇上皇后,下到靖安王邀请的各路官员及其家眷。

  一路将她们带到后花园,此时已经有不少官家夫人在那里三五成群的交谈。

  正值深冬,一眼看去竟是姹紫嫣红,本不是这个时节开的花,却开的茂盛。

  原来在冬日,不止只有梅花,牡丹亦能开的那般美。

  “青衣等会儿带着钰儿去别处玩耍,但也别失了礼数,知道吗?”王府人多,遇到些相熟的总要寒暄客气一番,如此怕不能时时看着姐弟俩。加上命妇们三五成群,总是喜欢攀比,孩子还小,听多了对将来的影响也不好。

  青衣她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她自小懂事,就是钰儿年纪还小,怕他走散。

  青衣了一眼母亲,正好柳氏也低头,两人对视,青衣点了点头。

  “娘亲,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钰儿的。”

  闻言柳氏满意的点头,双眼又直视前方。步伐轻盈,举止大方,这样的规矩,唯有必要时候青衣才会有这样一番姿态。

  上官钰却默默的不说话,他从来都不调皮,一直很听话,可为何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却是让人担心的那一个。

  前方有一个人影在慢慢向她们靠近,虽说隔得远,且人也多,但是青衣看得出来,那人是过来寻她们的,因为她是岭南侯夫人。

  岭南侯夫人一身淡紫色的衣裙,显得整个人更加的精神,面含笑意,且笑不露齿。

  “你可来了。”走到柳氏身前一只手就握住柳氏的手,亲切的开口。

  只是刚碰到柳氏的手眉头微微皱起。

  “手怎么这搬冷?”

  青衣这才看了看两人的手,竟没看见,平日里娘亲不离手的暖炉。

  柳氏轻笑道“天冷手自然凉,无事的。”

  她今日出门有些急了,加上等了一会儿青衣,上马车才想起来没带暖炉,只是看着时辰不早,便没有去拿,今日穿的较多,少了暖炉也没什么。

  “你呀,仔细别冻着,拿着。”岭南侯夫人将另一只手上的暖炉塞给柳氏,柳氏却有些拒绝,可是对方把手藏了起来,柳氏没办法,只好拿着。

  见她收着,岭南侯夫人方才露出满意的神色。

  随后岭南侯夫人又看向她们姐弟二人,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

  “一段时间不见,青衣跟钰儿似乎长高了。”手不自觉的伸向青衣,为她整理了一下衣领。

  “孩子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尤其是青衣,去年才这么点,今年都那么高了。”

  青衣还未开口,柳氏先说话了,说话间还不忘用手比划着,满眼的疼爱。

  也不知道是因为岭南侯夫人跟娘亲关系较好还是因为别的,青衣也特别喜欢眼前的人,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岭南侯夫人目光又落在柳氏身上,道:“那边想必两个孩子会觉得无聊,不如去找承儿吧,孩子们待在一起会比较自在。”

  柳氏正有此意,点了点头道:“也好。”视线落在青衣的身上“青衣,你带着钰儿去找承轩哥哥,晚些时候再让承轩哥哥带你们来寻娘亲。”

  原本青衣是不想去的,可是一旁的上官钰却高兴的不得了,一听到江承轩,就变得一惊一乍。

  “真的吗?承轩哥哥在哪里?我可以去找承轩哥哥玩了。”一边说,还一边高兴的东张西望,只是他看了一圈,仍然没看到人。

  岭南侯夫人上前摸了摸他的头,伸手指了前方。

  “过了那个桥就可以看到承轩哥哥了。”

  青衣也跟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虽说没看到人,但是的确是有一座桥。

  她有些犹豫,她跟李承轩的关系没那么好,况且她也是一个女孩子。

  只是身旁的上官钰管不了那么多,拉着青衣就要过去,她回头有些为难的看着柳氏,只见柳氏点了点头,岭南侯夫人也是一脸赞同,再看看上官钰,小脸憋的通红。

  最后青衣叹了口气跟着他走过去。

  看着两个孩子走远,柳氏跟南侯夫人才转身向人群里走去。

  满园的百花争艳,柳氏也忍不住叹息。

  “这花开的倒是挺好,冬日里还真难得见到这般艳丽的花。”

  早就听闻靖安王妃花重金请了各地有名的花匠,就为了让花能够在冬日里盛开。如今看来,想必也费了不少功夫。

  只是好不容易培育出来了,一直养在花房,花房温度适宜,外面积雪还未化,搬出来一天一定会冻坏了。

  见她心疼的模样,岭南侯夫人有些好笑。

  “素来知道你爱花,如今倒是让你感慨一番了。”她掩嘴而笑。

  柳氏虽然爱花,倒也不痴迷,顺其自然。

  柳氏看了她一眼,仍是觉得这些花有些可惜了。

  过了桥不远处果然看见了李承轩,只是他周围还有不少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基本都是官家公子,有跟他差不多大小的,还有略小的。

  一群人不知道在干嘛,都没注意到姐弟二人的靠近。远远的看见李承轩,上官钰拔腿就想跑过去,却被青衣拉住。

  上官钰不解的看着长姐,见她有些不喜,于是低着头跟着长姐,不再乱跑。

  见上官钰看她的眼神,又立刻松开她,怔怔的站着。原本都跟着上官钰过来了,可是看见那么多人她又有一些犹豫,几乎都不怎么认识。

  这时候李承轩也刚好看过来,见两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李承轩便对着两人方向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怎么站在这里不动了?”他靠近后第一句话便是问她们两人。

  这里风景不是很好,还有些冷,不知道他们站在这里干嘛。

  再看看青衣,面无表情,就连他过来,她都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虽说有些冷淡,可还算客气。

  “青衣?”他试探性的叫了她一声。

  青衣听见叫她的名字,看向李承轩“承轩哥哥,怎么了?”

  闻言,李承轩愣了一下,她叫他承轩哥哥,也就是说他们不像之前那般生疏了。

  莫说是他,青衣也有些不习惯,爹爹与娘亲那边的兄长远在他处,都没怎么见过,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叫别人哥哥。

  她知道李承轩人不坏,反而很好,大雪天一个人给她送人参。

  李承轩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刚刚的小心翼翼一扫而空。

  “你们要不要一起过去?”一边说一边往人群看去。

  上官钰自然是愿意的,只是仍然看着青衣,双眼眨巴眨巴,似乎在征求她的同意。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三公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