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涯寻觅难聚守(二)
朱玥2018-11-24 10:503,469

  盯着手中的水杯,他神情太过于专注,这么多年来,他容貌似乎都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他具体多少岁沈云卿都不清楚。

  听到脚步声,林彦闻声看去,只见眉头紧皱的沈云卿,不用问也知道怎么一回事,他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

  待沈云卿在他对面坐下后,方才开口“你那个皇帝老爹给你送美人了,你怎么还一脸不高兴?我去看了看,长的一个赛一个好看,只不过脂粉味太重。”

  瞥了他一眼,林彦立即噤声,脸上的笑意却没有半分收敛。

  “你若是喜欢,那便收了去。”

  “哎,这就不用了,我怕哪天忍不住给她们扎死。”林彦连连摆手,那些女子脂粉味太重,他着实有些害怕闻得多了,会影响他的医术。

  抬眼看去,只见沈云卿喝了一口茶,转眼已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当初上官家去湘城之时,你不挺赞同的吗,还巴巴的送人家,当时嘴上说的只当她做妹妹,可如今,倒是日日思念了。”林彦忍不住打趣他,见他有反驳之意,又连忙道“别不承认,前些日子是谁称病不上朝,悄悄一个人赶去湘城了?又是谁整日拿着一副画像看的出神?”这些说的自然都是沈云卿。

  只见他目光微变,他去湘城,林彦与阡尘都知晓,只是这画像…林彦是如何知道的?

  这是他回来之后所画的,只有他一人知晓,却没想到竟被林彦知道了。

  看着喋喋不休的林彦,沈云卿一言不语。

  林彦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上官小姐倒是越长越标致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论这皇城,有谁能与之媲美?”说便说,他还咂了咂舌,续而又道“只是便宜了岭南侯府的世子,朝夕相处,难免日久生情。”

  说到这里,终于看见他的神情有所松动。若此时面前的是酒,他恐怕会多喝上几杯。

  当年是只将她当做妹妹,让他没想到的是,时间越长,她刻在他心里的印记就越深。

  “李承轩是一个不错的人,他能将青衣照顾好,皇家太过于复杂,我虽有能力保全她,可是却不想她趟这趟浑水。”

  就像她那年被沈暮云推下水,若是幕后没有宁苏烟挑拨,沈暮云就算再不服气也不会做出蠢事,比起沈宁烟的心机深沉,青衣太过于纯良。

  回到房中,他再一次那起那幅画,画中的人一袭红衣,娇艳欲滴,那回眸一笑让他毕生难忘。

  之前他悄悄去了一趟湘城,没有任何人知晓,她更是不知。

  执起笔沾了墨水,提笔写到:天涯寻觅难聚首,缘来缘去空等侯。

  幼时对她的承诺怕是不能实现了,他不能带她浪迹江湖了。但他会倾尽所有,护她一生相安无事。

  看着门口畏首畏尾的上官钰,君栖梧实在看不下去,走到他跟前去,差点就动手将他拎起来。

  “少爷,你在这儿偷偷摸摸做什么呢?”似乎是觉得君栖梧的声音过大,上官钰连忙拽着她往外走。

  还不忘看看里面的青衣,由于身子不舒服,这时候的青衣已经躺着午睡了。

  “干嘛呀,神神秘秘的。”上官钰放开了她的手,她开口问道。

  随后又看到手中的东西,一点也不像男子该有的,尤其是像上官钰这个年纪的男子。

  她迅速夺过来看,竟是一盒脂粉。按理来说,像青衣这个年纪,根本用不上,只是她面色不好,所以平日里会用上一些,看上去气色会好很多。

  不用说都知道是谁送的,可偏偏君栖梧还要装傻。

  “少爷年纪虽小,可是却知道送长姐东西了,挺好挺好。”看着君栖梧投来赞赏的目光,上官钰小脸一红。

  “这个不是承轩哥哥要我送过来的。”他小声嘀咕,但君栖梧还是听到了承轩二字。

  她装作没有听到,故作疑惑的问“那是谁送的?”

  眼见东西已经在她手里,上官钰也算把事情办妥了“是承轩哥哥让我带给长姐的,他知道长姐身子不舒服,不知道送什么,就送了平日里能用得上的东西。”说完之后,一溜烟人就跑远了。

  掂量着手里的东西,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女子来月事,哪有人送胭脂水粉的。

  再回去的时候,青衣已经坐起来了,一连五日,终于没有那么难受。

  君栖梧一进来,青衣就看见她手里的东西,光是拿着也就罢了。还不停的将它抛起来又接住。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玩的这般高兴。”闻言,君栖梧嫌弃的收起来,她哪里是玩的开心。

  隔着老远一下子仍在青衣床上,也不怕打着她,吓得翎儿心里一颤,见没有伤到青衣,才松了一口气,还不忘剜她一眼。栖梧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

  青衣将它打开,里面是女儿家用的胭脂,看着成色还不错。

  不等她说话,君栖梧先就开口了:“这是刚刚少爷送过来的。”她顿了一下,青衣嘴角慢慢上扬,钰儿也知道送她东西了?却又听到君栖梧的下半句“他说是世子让他帮忙带过来的。”

  闻言,青衣神色顿了顿,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淡去,看着手上的东西,陷入了沉思。

  还以为她不高兴了,翎儿试探性的唤了她一声“小姐,你没事吧?”

  青衣回神,摇了摇头,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君栖梧,君栖梧不知道该不该接,问道“青衣是要我还给世子吗?”

  青衣道:“我只是想让你帮忙放在梳妆盒里,难不成刚让我压在枕头底下吗?”

  原来如此,君栖梧松了一口气,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李承轩喜欢她,她也并非无意,只是她一直在躲避。

  为了报答青衣的收养之恩以及教她琴棋书画,自然是要帮二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于,翎儿也是乐于帮助。

  一连几日身子终于干净了,恢复了往日的神清气爽,那般感受,着实不想在有第二次,可是娘亲跟栖梧都说女子每个月都会来。

  用过早膳穿戴好衣物,青衣硬生生的被二人拉着出去,看两人的小眼神就知道她们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看看时辰,若是跟以往一样的话,此时李承轩应该已经来到府上了。

  她本不想去,可是却抵不住两人的生拉硬拽,看来是平日里太过于放纵二人,以至于让她们忘了规矩。

  “你这里不对,手要打直,动作要快,不要抖。”

  远远的就听见李承轩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青涩,而是成熟男子富有磁性的嗓音,果然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听见他的声音,二人才放开青衣,此时已经到门口,不用回头都能看见她们。

  李承轩停下手中的动作,痴痴的看着门口一身红衣的女子,腼腆的低下头。

  一旁的上官钰捂嘴直笑,平日里那般威风的承轩哥哥居然也会像女子。

  原本青衣是想转身离去,奈何李承轩已经开口。

  “青衣,你来了。”语气中的愉悦,任谁都看的出来,青衣只好硬着头皮靠近。

  若是换作以前还可以装傻充愣,可现在再想装傻也不成了。

  “承轩哥哥。”在两人谈话间,君栖梧向上官钰勾了勾手指,上官钰识趣的跑过去,随后三人离开了这里,独留下二人。

  李承轩也发现了青衣今日的不对劲,她眼神有些闪躲,看见离去的三人,青衣下意识抬脚就要跟着离去。

  却忽然被李承轩抓住手腕,险些没站稳而摔倒,多亏李承轩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待青衣站稳后,他急忙放开自己的手。

  此时的二人面色皆是通红,互相不敢抬头对视。

  青衣忽然道:“我刚想起来我娘找我有事,承轩哥哥现在这里坐一会儿吧,我去将钰儿找来。”她找借口想要离开,可是李承轩像是看穿了她一样。

  又拽住了她的手腕,只是这次的力道极小。

  “青衣,我明日就要跟随父亲上战场了。”

  闻言,青衣不可置信的猛然抬头看着他,眼睛瞪的很大。眼中还有几分不舍。

  李承轩是岭南侯唯一的儿子,且不像她与钰儿一般,岭南侯只有一个这么一个孩子,怎么忍心让他上战场?

  只不过短短的一瞬,青衣面色又恢复如初,后退了一小步,声音很小。

  “战场上刀剑无眼,承轩哥哥一定要小心。”

  刚刚她眼中的不舍他也看出来了,心里又燃起几分希望,可是她的态度似乎比以往要疏离一些。

  他不敢贸然靠近,怕吓到她,只能隔着些距离开口“青衣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她摇了摇头后,道:“没有。”

  闻言,李承轩眼里闪过一丝伤痛,他假装就要离开,看着他落寞的身影,青衣又忍不住叫住了他。

  “承轩哥哥!”听到她的呼唤,他蓦然回首,面上尽是欣喜。

  “青衣。”

  谁知青衣只说了一句话:“祝你早日凯旋归来。”

  这话不是他想听得,他又走到青衣面前,眼神中的爱意再也藏不住,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青衣有些不敢看他。其实她心里也是很纠结的,她怕,她的身体不好,若是嫁给他,必定容不下他将来纳妾。

  可是她的心里又放不下。

  “青衣,你是知道的,从小我便喜欢你,我其实很向往我爹娘,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吗?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他似乎能看穿她的青衣面色为难的看着他。

  他刚刚的话,其实已经是在承诺,他的爹娘,亦如她的爹娘,一生一世一双人。

  面对突出起来的靠近,以及他眼神中的期待,青衣久久不语。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提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